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白月光伸手将敖丙一推,这几乎成了她认识他以来对其运用最多的动作。之后,她慢慢蹈着海水,而敖丙的愤怒化作了千雷万霆的神通,附近辛苦填海的精卫仓皇逃逸。身量远远超过她的白色巨龙,掀将起一场短暂的风暴,蛮横地将她席卷入海。
      
      对身为水族之长的龙君而言,周围的水不过是另一种形式的空气,即使身处惊涛险浪也如婴儿睡卧摇篮无惧无怖,换了前生,纵是蹑步太清、飞天遁地的修真者,充满秘密与未知的海洋也绝非适宜居留之地。
      
      白月光强行按下敖丙神通的余波,因而拯救了数艘结伴返航的渔船,似也抚慰了他暴烈的心。但他依然躁动,硕大的白影在身边游弋往返,白月光不时能感到一股不怀好意的暖流,如手指试遍身体各处。
      
      如果不是作为兄妹,放在前世她就答应了。
      
      白月光继续下潜。
      
      后世有个笑话——
      
      问:为什么深海的鱼都长那么丑?
      
      答:因为海底太黑,谁都看不见谁,就随便长长了。
      
      从海洋表面到200米深的水底,叫做海洋上层,这里的阳光透过海水,海水呈明亮的蔚蓝色;从200米到1000米的水层,叫海洋中层,这里的阳光不能全部透过海水,光线十分微弱,海水是一片灰蓝色;而从1000米到4000米的水层,叫做半深海层,这里察觉不到一点阳光,是一片漆黑的黑暗世界。
      
      在这暗黑如铁的海底世界,水晶宫坐落于一片平滑的白细沙地,它确实以水晶铸就,却并非世人想象的那般华美,只是大得夸张,衬得殿前二人若蝼蚁一般。
      
      宫殿壁上粘了密密麻麻数也数不清的荧光石——所谓夜明珠的原材料,加上水晶本身反光性较强,整座宫殿就明晃晃似雪洞一般。放在更久远的从前,这些海底的君王还会抓来无数鲛人,拿锁链穿了琵琶骨,做蹲伏下跪的姿势,反锁在宫殿各个角落。他们用手段让鲛人尸身不腐,肌肤皎洁宛然如生,细长的发丝如海底盛放的花朵,只是嘴巴个个大张到极限,口里冒出一小簇用人鱼油脂、用生命燃就的暗淡火焰。
      
      鉴于鲛人与人族外表比较接近,在白月光的想象中,这个场景自然是极端恐怖的。
      
      幸而涿鹿之后,天庭招安海龙一族,昊天上帝认为此举过于残忍故下达专门的敕令以终止暴行,龙族乖巧照做,但内心是不屑的。
      
      受天道宠爱的人自诩万物之灵,中间也出了许多有本事的上仙强者,他们拿到世界的话语权后便开始以自己的道德标准构建三界。白月光常常心怀此念,有时候人与非人,即禽兽妖修之间的矛盾,比人族内部的性别矛盾阶级矛盾更加难以调和,甚至无解。对待鲛人,人族出身的天帝觉得残忍,但在龙族眼里只是简单的四个字:弱肉强食。和人类杀猪吃肉没有分别。但天帝有他自己的考量,饥饿的龙要拿臣民供口腹他管不了,但在肚皮吃饱的情况下以屠杀作乐就万万不可,要知道即使是人类虐杀阿猫阿狗也是要受谴责的。
      
      前生的白月光一面诛杀冲撞村庄饕餮人类的异兽,一面和十万大山的妖修谈情说爱,她不觉得有何不妥,她的情郎也不觉得有何不妥。
      
      今世,她看到龙族既是天庭的臣民,是受万民供奉的神灵,是某些神仙的坐骑,亦是瑶池盛会上的美食肴馐;她也看到人类的贵族少女一面和海里的王子约会,同时她的族人在祈雨仪式上毫无心理负担地屠杀他们取名“奴隶”实际与贵族平民没有分别的同胞祭祀东海龙神,年年如此,岁岁皆然。
      
      有人觉得不妥吗?
      
      水晶宫不见敖光与青君,可能又躲在哪个角落造小龙。白月光回到所谓的闺房——一个充塞海水的雪洞冰窟,躺尸寒玉床上,思考着身份认同的问题。
      
      “京文,你是觉得龙的身体好,还是人的模样好?”
      
      伏在床边觊觎已久也yy已久的敖丙神思恍惚:“自然是龙好,人算什么东西?”
      
      白月光指出:“既然看不起人,为何变作人身?”
      
      敖丙一针见血:“我不知这见鬼的天道为何如此偏袒人族,又为何把人身定作修行有所成的标准?”
      
      白月光:“有一说一,人身行事方便。”
      
      敖丙点头赞同:“行房确实方便。”
      
      白月光:“你是没事干了吗?”
      
      敖丙:“还不到给陈塘关下雨的日子,我能做什么去?”
      
      被吵得不得安生的白月光缓缓游出水晶宫,而敖丙像条甩不掉的尾巴。他还是太闲了,天帝应该给他更多的事做,比如给日母羲和拉车,或给王母娘娘做面首。
      
      敖丙兴起捕猎,招来密如繁星的鱼群,斑斓的鳞片在海底闪耀着广袤的光辉,身长无可匹敌的白龙,巨口一张吞噬生灵无数,白月光觉得恶心,但也趁敖丙进食的功夫,她悄然遁走逆流而上,从海口进入一条汹涌的大河。游了很久,方才接近那座夯土城墙圈起来的大邑。大邑前临海洋,后方又为奇峻深邃的群山环抱,这样的地势给她一种压抑的感觉。
      
      城邑周围有田地沟渠,但此时劳作的邑人早已归家,开放的城门前有五六个手执斧钺的值夜武士巡逻。
      
      挤在河边的柳树,已经开始泛黄的细叶在风中交谈,声音中潜藏着逼近的冬天。
      
      河上波光月影竞相追逐,白月光伏在青草稀疏的堤上,大半身体浸在水中,陈塘关的人族又在举行祭祀仪式,城内传出喧天的鼓乐神秘的巫歌,和偶尔升上天空的跃动的星火。
      
      白月光在水中醒来,她透过蔚蓝明亮的水看到耀目的日光,她仍在九湾河,敖丙也没来找她。她的下身不知何时变成了龙尾,因鲛人血统的缘故,它较纯血统的龙族略短,两侧有半透明的飘逸的鳍,白月光浮出水面,目光为岸上多出的一个“东西”吸引。
      
      人?
      
      他身被熊皮,面上又戴狰狞的驱傩面具,她仍一眼认出他就是陈塘关那个闻名遐迩的少年神仙。
      
      白月光凫过去,两条水淋淋的苍白手臂攀附上岸,支撑着她接近那个似乎睡着的颀长躯体。
      
      面具乍看十分可怖,兽面的头顶有蘑菇状双角,铸黄金四目,其中二目中心为透孔。前额中部有一菱形凸饰,鼻部向上鼓起,口旁一对獠牙。
      完完全全是地狱里爬出的恶鬼形象。
      她看到属于他眼睛部位的透孔闪耀着两点太阳的光辉。
      
      白月光不动声色,推动青铜面具缓缓上移,露出光洁白皙的下巴和两片形状优美的唇。
      
      好多……好多的元阳,前世那些小虾米根本没得比。
      
      在对方钳住她手臂将她压下去的时候她仍在胡思乱想,面具被甩在一旁,厚厚的熊皮从他身上褪落,露出玄色的上服和朱色的下裳。他瘦得像根芦苇,但绝不干枯,一袭黑发如柳树的枝叶纷披而下,头顶一侧梳着总角,另一边已经散开。
      
      “龙?”哪吒目光粗粗扫过被他膝盖压着的不安分的尾巴,“我大概猜到你是谁了。”
      
      白月光看到他抓着自己的手臂上套着一枚指粗的金环,雪白莹润的颈与耳朵也各自悬挂彰显身份的金器。她盯着他缠在小腹上的一块红绫腰带,心想如果把它抽去不知会怎样。
      
      “不要看来看去。”哪吒握住她的脸俯身以颜面就她,“回去告诉敖丙,若再冒犯我族少女,当心我扒了他的皮!”
      
      白月光道:“我说过他,可他不听我的。”
      
      哪吒露出惊讶的神色:“原来你会说话啊。”
      
      “人家你情我愿,我有什么办法。要不你牺牲一下色相,你家阿姊不就顾不上我哥了?”
      
      哪吒假装没听到后半句话,他松开紧绷的手足,一再命令:“你只需替我转告——再敢冒犯……”
      
      白月光扑上去两腿交缠,娇滴滴地凑近他的脸:“酬劳是什么,我不能白做工。”
      
      哪吒浑身僵硬,又满眼是火:“这么点小事,你还要酬劳?”
      
      她点点他的唇:“一个吻怎样?”
      
      他脸红了:“不行。”
      
      退求其次:“脸总行吧?”
      
      “哪都不行,快从我身上下去!”
      
      白月光将螓首美滋滋往他肩膀一搁:“就不下去。”
      
      哪吒大骂:“妖女!”
      
      “你说对了。”
      
      片刻后,白月光如愿以偿在少年的粉唇上亲吻一口:“假正经。”
      
      哪吒威风大减,扛起他的熊皮面具,一手捂着腹部,拼命搬动两条长腿往自家土城的方向跑去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