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东海,涛声呜咽。
      
      敖丙冷眼看同父异母的妹妹坐在礁石上啃吃朱果,妹妹白皙纤细的手指有如茅草的嫩芽,沾上了点点黏腻的浆汁,她旁若无人地含住手指吸吮那些红如鲜血的液体,吮得津津有味。
      
      敖丙垂眼打量她胸口的曲线,这丫头不足50,在龙族里尚是幼儿,但看这人身本钱已经足够。她从生母那儿继承了织水成绡的本领,爱做漂亮衣服,也很会打扮自己,小小年纪已经足够迷人,可惜父亲明令禁止他染指,因为他刚从人间学到一种名为“伦理”的东西,即使没有学到,亲生儿子搞自己在外一夜风流生出的女儿也觉得哪里怪怪的。
      
      这让敖丙很是扫兴。
      
      她是敖光“办”了一名鲛女的产物,对方属自愿还是强迫恐怕只有堂堂东海君自己知道。反正她一出生即被生母丢弃,天晓得她是如何在凶险的东海幸存下来的,而敖光得知她原形十足十是一条龙样,便死皮赖脸地把她抱回水晶宫,引发了和龙母青君的大吵,虽然青君未必见得对敖光有多深的感情,后者仅仅是她名义上的伴侣,二人结合仅仅是为了繁衍血统纯正的后代,但丈夫和鲛女生的野丫头就这么堂皇地登堂入室,她觉得自己的威信受到了极大的冒犯。
      
      这对东海最尊贵的夫妇先是打口水仗,然后真刀真枪火并,从海底一直打上水面,手脚打累了继续吵,吵得正酣,过路围观许久的一名美貌女仙忍不住出言相劝:“既然一碗水端不平,何不把女孩儿给我,我倒是膝下无人呢。”
      
      青君眼睛一亮,抓起龙女就往女仙怀里丢:“一言为定!”
      
      几近虚脱的敖光摆摆手,允了。
      
      但是女仙并没有立刻把她带走,称还有件要紧事要办,结果一去不返,至今杳无消息,气得青君大骂昆仑山出来的都是骗子。
      
      对比天地初开时鼎盛繁荣的画卷,龙族一脉发展至今由于种种原因业已凋零式微,敖光也只剩了敖丙一个儿子。东海龙王三太子名叫敖丙,那么,他上头理所当然还有两个叫敖甲敖乙的哥哥,但在这个故事里,大太子二太子设定N多年前殁于涿鹿之战,已无再出场的可能。
      
      敖丙□□裸的注视并未让她有任何不自在,她将十根手指舔得干干净净,然后坦然面对他的目光。他长得很漂亮,有双阴柔的略狭长的眼睛,不是她喜欢的类型,不过,只要能带来好处,合欢宗的妖女不介意尝试多种类型的男人。当然,即使是合欢宗的妖女也不至于对亲兄弟下手。
      
      她打破沉默,有意幸灾乐祸地说:“你好像被放鸽子了哦。”
      
      敖丙不懂什么是放鸽子,就像他也不懂她为什么给自己取名为白月光。
      
      白月光讨了个没趣,目光落向那些常年在海上盘桓凄鸣的文首小鸟,看它们锲而不舍却徒劳地衔取石子微木,心里想着某个古老的传说和一首沿海人族世代口耳相传的歌谣。
      
      精卫鸣兮天地动容,
      
      山木翠兮人为鱼虫。
      
      娇女不能言兮父至悲痛,
      
      海何以不平兮波涛汹涌。
      
      愿子孙后代兮勿入海中,
      
      愿吾民族兮永以大陆为荣!
      
      这究竟是个怎样的世界,它与自己的来处有很多相似之处,却有着更深广的历史内容和更复杂的天道规则,她在这里目睹了许多曾经只闻说于泛黄书页的生灵与神迹,这里的多数人类同修仙长生无缘,在一种名为“王权”的怪物的控制下过着形同猪狗的生活,另一面所谓的神灵又距普通人的世界很近很近以致到了人神莫辨的地步。
      
      比如,前方,陈塘关,就有着这样一个人。
      
      一名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人族少女笑闹着赶来与海中的王子约会,她扑到敖丙怀里为自己的迟来喋喋不休地道歉,敖丙一如既往地命令她给二人望风,然后搂着小情人消失在一块被潮水冲刷得失却棱角的巨石后面。
      
      白月光裙摆大开,光着两条洁白秀长的腿在湿漉的沙滩上席地就坐,百无聊赖地把玩为潮汐冲上陆地的海贝螺虾。虽然敖丙和那少女完全为巨石遮掩,但他俩做的事于她可谓毫无私密可言,当然,也不会产生任何不良影响。男女之事于她曾如喝水吃饭一般平常,既无新鲜也不神秘,有时甚至仅仅当作按部就班的任务,因为不是每个男人都能带给她rou体的欢愉,精神的则更少。他们沉醉鱼水之欢的美妙,其中一些少不经事的不自量力试图占据她的心,最终却因无法走入她的世界而恼羞成怒。
      
      但也只能恼羞成怒罢了毕竟她比他们任意一人都强大太多。
      
      少女突然尖叫一声,说话都带上了快乐的颤音:“还是你好,哪吒他都不搭理我。”
      
      敖丙一声低沉的哑笑:“哪吒?他不过是个毛孩子。”
      
      “什么毛孩子,他都14了,女孩儿们很喜欢他,可他谁都不理,谁也不放在眼里。”
      
      “他不是灵珠子转世么,道家有些奇奇怪怪的法门,也许他是怕破了童身,功夫就不灵了。”
      
      少女是与哪吒同出一宗的姊妹,名字叫小嬴,长得很是美丽,只听她嗤嗤地笑起来:“也许正是你说的那样,今天回去我一定要问问他。”
      
      “回家吧。”敖丙闻言把她一推,“天色不早,那些渔人蚌民要回来了。”
      
      “你——”小嬴幽怨地欲言又止,海里的王子不是人类少女的良伴,她不是他的第一个,他用她疗以寂寞,但她又何尝不是呢?
      
      白月光轻手轻脚地爬上巨石往下俯瞰,开始往回走的小赢无意留心近在咫尺的她,敖丙轻叱命她下地,但不待白月光有所动作,他便长袖飞卷将她摄入怀中。
      
      “你怎么弄得这么脏?”敖丙低头凝视她露在裙外的裸足,白月光暗道不妙,没跑出几步便被敖丙抓回按在腿上借取了海水冲洗身体,贼心不死的哥哥,不加掩饰的游弋的手,白月光好笑地将他一推,对方又急不可耐地扑将上来。
      
      “京文——”她故意叫道。
      
      京文是敖丙的字却鲜少人知,此时,这只在亲密之人间流传的称呼显然带给了他别样的刺激,敖丙手忙脚乱地捧起她的脸:“月儿,看着我。”
      
      从前她池子里的每一条鱼都喜欢月儿月儿的乱叫,或动真情或故作深情,其之缺乏创意令她不胜烦扰又不得不看在元阳的面上勉力凑合。白月光撇撇嘴,推出的手掌上沁着两片凉丝丝的唇:“我下次,不想给你望风了。”
      
      敖丙冷不丁向她掌心舔舐一口,懒洋洋看着她浅笑:“嫉妒了?”
      
      白月光嫌恶地在他衣上擦了又擦:“适可而止,不负责任的滥情会给你带来麻烦。”血的教训。
      
      敖丙低下头颅,更加确切:“嫉妒。”
      
      白月光简直要替他的自大难过了,学会谦逊对男人来说真是天下第一困难的事,这在哪个世界都一样。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