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第十七章 ...

  •   尽管她是如此心不在焉,天化却闭着眼睛十分投入,幸福地沉醉在她的甜蜜里。
      
      别看他对晧髯如此愤慨,他自己又能老实到哪儿去呢。
      
      天化知她早已清醒,既然没有拒绝的意思,也就放心大胆地把她搂抱到怀里打算更进一步的亲密。
      
      月光伏在黄天化的肩上沉吟,放在前世,这个英俊少年可是宝库,合欢宗的女修们为了跟他睡觉会把对方的脸都抓花的。
      
      天化突然捧着她的脸道:“我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你一下一下踩我的头……”
      
      他见月光满脸杀气忙含笑:“好,不提不提。”
      
      月光抵住他再贴过来的唇:“天化,你几岁?”
      
      “按师父摸骨的推算,我今年应有16岁。”
      
      月光莫名的高兴:“嘻,小毛孩!那你父母呢?”
      
      “不知道,师父从奴隶贩子手里救下我,当时我只有三岁,受了惊吓,什么都记不得,只知自己叫黄天化。”
      
      她想不到其中还有这段曲折,语气不由温柔了许多:“你有名有姓,可能出身贵族之家。清虚先生不是神仙嘛,难道算不出你的生身父母是谁?”
      
      “神仙顶多窥得天机一二,而世界之大,推算我的父母姓甚名谁无异于大海寻针,就是对元始天尊也是难事一桩,何况,师祖他老人家哪愿费这个事……”
      
      月光听出其中有些意气,但她不以为然:“没有俗世的牵绊,你可以更专心地修炼,早日成仙。”
      
      “哦,你是这样想的么?”天化就近折了根草茎咬在嘴里,“看看我师父,神仙也就那个样子,我倒是觉得,凡世的生活更多姿多彩呢。”
      
      月光道:“若清虚当年没有救到你,沦为奴隶的你就会反过来羡慕神仙逍遥自在,无病无饥。”
      
      黄天化突然很专注地看着她,探寻的目光仿佛在说“你不对劲”。
      
      月光打开他不安分的手。
      
      ”说说你的,你的父母。”
      
      月光霍然起身:“我的?晧髯和丹朱的德行你也看到了,听过龙性本·淫吗?所以有什么可说的。”
      
      “不要生气,原谅我。”女子的性格有如天气变幻无常阴晴不定,天化尽管迷惑,但他觉得道歉就完事了,“来,我送你件小礼物。”
      
      月光本能地喊出二字真言:“不要!”
      
      黄天化变戏法似的取出两只铃铛样的小玩意儿,在晨曦下银光闪闪。
      
      “这是师父给我的法宝八棱锤,能变大变小,伸缩自如……”
      
      月光虎躯一震:“你要做什么?”
      
      “你看,变小了做耳坠多可爱……”
      
      月光感到左右耳垂分别被什么轻轻一扣后,一对尺寸特别迷你的小银锤就这么荡悠悠在两边了,她自惭形秽,她思想龌龊……
      
      “我现在用不到它们,暂时寄存在你处。”
      
      ”什么?”她故作凶悍,“不是说送我么?”
      
      天化应对自如:“我的就是你的。”
      
      ……
      
      “你就没什么想对我说的么?”
      
      ”我说什么?”装傻。
      
      “至少说句喜欢吧。”
      
      月光道:“我不喜欢你。”
      
      天化耸耸肩。
      
      她诡辩:“你看我这句话不是有喜欢两个字了?”
      
      躲起来偷听许久的清虚道德真君扭头对女媖叹气:“你的徒弟怎么这么会折磨人,叫我的天化以后怎么办呐?”
      
      女媖笑容满面:“凉拌咯。”
      
      失踪了一夜的师父们,荡舟滑出洞庭氤氲不散的雾气,金光灿烂的晨曦,洒在老少悬殊的两张脸上。
      
      天化对清虚闹脾气:“师父,你知道我们昨晚经历了什么吗?”巴拉巴拉,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知道。”清虚面不改色,“现在不是没事么?”
      
      就此辞别云梦,沿洞庭东下长江。
      
      月光取江水织成白绡,天化去砍来竹子,在船上张挂起来。于是扬帆顺流而下,走势如飞,师徒四人赏玩山水,非止一日。
      
      一去不知千百山川,直取三峡。
      
      长江三峡风景秀丽,前后由瞿塘峡、巫峡、西陵峡相贯而成,其中瞿塘峡位在最西,景貌最为短促,却最是雄伟险峻,江水千漩万涡,怒激奋搏。两岸高峰绵延,突出江面数百丈,而江面狭仄之处,往往不及数十丈。江北赤山氧化的红色岩石如熊熊烈火在空燃烧,南对岸的白山则恰似白盐堆积,在晨曦中银光灿灿。两山对峙,天开一线,峡张一门,状如天地门户,故称夔门。
      
      山高峡窄,仰视碧空,云天一线,峡中水深流急,期间竟遇一龙一蛟缠斗,原来是山中土龙欲借水中长蛟之力奋起升天,为免遭池鱼之殃小船奔乘御风绕道而行,径落在以绮丽幽深著称的巫峡。
      
      巴东三峡巫峡长,猿鸣三声泪沾裳。
      
      巫峡静水流深,江流曲折,百转千回,峡江两岸青山如黛,群峰排戟,巨木苍苍,万叶翻腾,船行其中,宛如进入迂回曲折的画廊。
      
      清虚挥袖变出案几杯盏,与女媖悠哉游哉在船上对酌起来。
      
      巫峡两岸群峰各具特色,以屏列南北两岸十二峰为长,十二峰中又以神女峰最为峭丽。
      
      月光激动地搀住天化:“看到了吗?那是炎帝的女儿瑶姬!”
      
      黄天化含笑:“我把她叫下来陪你玩一会儿。”
      
      他果真高喊起神女的名字,瑶姬瑶姬,一遍又一遍,回音绵绵不绝,清虚无语扶额:“天化住口,当心坐罪——大不敬……”
      
      巫山升拢起团团云气,风萧萧兮雨萧萧,风吹过来的雨丝,有着柔润的芬芳,这是神女的应答。
      
      风停雨住,云开雾散,天空黑中透出无垠的深蓝。
      
      女媖突然指着天上的满月,问:“今天是什么日子,月亮好大一轮?”(黄天化对月光:“好大的你。”)
      
      “今天——今天是仲秋啊。”清虚捞起长篙就江一点,船行如发矢。
      
      女媖惋惜叹息:“广寒嫦娥桂花宴,今年我是错过了。”
      
      清虚道:“中原天子也拜月。”
      
      女媖:“本想带小月亮认识认识嫦娥呢。”
      
      天化捕获一朵空里的流霜,化在掌心给她看:”年年月相似。”
      
      她跟:“江河万古流。”
      
      听师父提起嫦娥,月光好奇问:“人间说常曦是月神,嫦娥是月中仙子,她们究竟是什么关系?”
      
      清虚道:“说嫦娥,就不得不提大羿,大羿是帝尧时的神人,当时猰貐,凿齿,九婴,大风,封豨,修蛇皆为民害,尧乃使羿诛凿齿于畴华之野,杀九婴于凶水之上,缴大风于青邱之泽,断修蛇于洞庭,擒封豨于桑林,上射九日而下杀猰貐。大羿的英雄名声传遍三界,常曦爱慕他,但她是有职责在身的女神,就做出一个与她一模一样的女仙嫦娥,作为她的化身下到人间,代她去爱羿。某种程度上嫦娥也是常曦的孩子。后来,后来呀……”
      
      “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天化笑得很八卦,“嫦娥不习惯人间的生活与大羿不合,宓妃也因河伯四处拈花惹草与他不合,大羿宓妃,两个失意的人凑到一块儿,一拍即合。河伯被大羿射伤左眼气炸了肺,西王母送嫦娥不死药,助她回到月宫,师父,我说得对不对?”
      
      清虚煞有介事地捋胡子:“女人啊,就是爱感情用事,有些事情哪有想象得那般美好。像那云华仙子,看上人间一个姓杨的小诸侯。结果呢,人家并不因她是仙子而少纳姬妾呀,好好的女仙和一帮凡女争风拈酸,搞得容颜憔悴。玉皇处罚她的擅离职守,桃山下压五百年,不知现在有没有开窍一点?”
      
      月光对此表示了强烈的赞同:“说得对,女人女仙当以事业为重,男人玩玩就好,认真你就输啦。”
      
      清虚:“咳!咳!”
      
      女媖:不愧是我徒弟。
      
      昔时,九黎部落以勇武的蚩尤为首领,由九大部落组成,九个部落之下,又各有九个大的氏族联盟,总共八十一个大的氏族群体。这八十一个氏族群体,亦各有首领,皆以兄弟相称。所谓蚩尤有兄弟八十一人,即是如此。他们联成一大片,分布于黄河下游及中下游地区,实力雄厚。兴起于黄河上游姬水的以黄帝为首的部落联盟逐渐强大,向九黎发动进攻,经过多次征战,终于在涿鹿把九黎打败。九黎战败后,一部分与华夏部落融合,另一部分退居长江中下游,与原有的部落会合,发展为“三苗”部落。
      
      他们弃船登岸,山中传出隐约的笙簧,御风越岭数重,找到一个林间空地,原来是泛居巴东的苗族部落趁此仲秋良辰载歌载舞,举行盛大的“跳月”活动。
      
      师徒四人皆作中原装扮,苗人不喜华夏人,便都变换了和当地一样的服饰。
      
      女媖给她塞了一个木铎,教:“快去,不然天化就被别的女孩抢走了。”
      
      月光被喧闹的歌乐吵得晕晕乎乎,对苗人的这个“跳月”仍处在混沌状态。一错眼,师父和清虚又不见了。
      
      苗家跳月,男吹笙于前以为导,女振铃以应之。
      
      柴木堆火舌嘶卷,虔诚而蛮野的青年男女,著节日盛装,在习习灵风中发扬蹈厉,如火如汤,如醉如狂。
      
      一开始就被人群挤开了去的黄天化排除万难来到她身边:“和我在一块儿,和他们一样!”
      
      月光想起在昆仑拾到过一块破石头,上书:伏羲作琴,伏羲作瑟,神农作琴,神农作瑟,女娲作笙簧……
      
      她抱怨:“到底谁做琴谁做瑟啊?”
      
      “你在说什么呀?”
      
      月光如梦初醒,她学别人的样子追赶前方吹奏芦笙的黄天化,摇振手里的木铎。
      
      “黄天化,这个’跳月‘是做什么用的,祭拜月亮吗?”
      
      天化旋身对向她,一边吹奏芦笙一边维持了那种活泼轻快的舞姿,面上只是笑而不回答问题。
      
      “喂!”她提高声音。
      
      黄天化却转过身去了,白月光只好跟着他一圈一圈地跑,久之不胜脚力。“这要到什么时候?天化,天化,我走不动了!”
      
      她话音刚落,黄天化就握住了她的手走出火光耀耀的歌舞场,她脚下酸软得厉害,不由地往他身上靠,天化将她拦腰抱起,换来感恩的道谢。
      
      “我的生母是鲛女,我和她一样脚力不足,严重的时候,就像走在刀尖上一样,真是太没用了。”她自责地说。
      
      黄天化在如茵的绿草地上驻足把她放下,披着漫天交映的星月跪落下来。
      
      “我爱你的娇贵。”
      
      她才不承认自己娇贵。
      
      几个苗家少年发现了他们,其中一人手持葫芦,把盛着的酒糟水泼向二人,另两少年击掌大笑,高喊:“繁荣!繁荣!”
      
      然后去别处找看对眼的青年男女。
      
      天化一身的酒糟味,而月光只手上溅到少许,她在天化身上擦擦,有些生气:“这又是什么礼节?”
      
      “你听到他们说‘繁荣’了么?”
      
      月光说我不懂苗语。
      
      “这象征男子的……”天化在她嫩美的耳际吐息,说完后半句。
      
      他再耐心地解释:“苗人生活环境恶劣,寿命都很短暂,为求得部落的生存发展,每个成员都不能不关心氏族人口的增殖。他们跳舞是怀着美好的情感的,不是猥亵,也不是淫·秽。”
      
      “哦哦。”她很谅解地点头。
      
      天化握着她的手深情款款:“就像我现在也对你怀着美好的情感……”
      
      “啪”的一耳光甩过去:“流氓!”
      
      

  • 作者有话要说:  打过哪吒,打阿黄。
    啪啪啪!
    下一章,旅行结束,黄天化潼关会父,封神剧情正式开展。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