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6、第十六章 ...

  •   月光将天化给她的东西纳到袖中,一片竹叶漏过指缝顺水漂去,眼前哪还有什么船,只有落汤鸡黄天化骂骂咧咧。天化见月光看着他,面上一红,忙闭了嘴巴闷头向她游来。
      
      一股突然的逆流把天化冲开去丈余。
      
      “他怪讨厌的,你不要理会他。”
      
      月光被无数道细腻暖流包裹,白龙在她周围游来游去,不时轻蹭她的娇躯:“你叫月亮,是不是?”
      
      “……是月光。”
      
      “问题也不大。”名字不是他关心的,“我叫晧髯,你不要走了,留下做我的王妃吧。”
      
      这世间人类以外的种族求偶都很直接,月光早已见怪不怪,晧髯见她犹豫又道:“你看这浩浩洞庭,千里的烟波,都是我的,也会是你的。”
      
      一派胡言,月光想,原本就该是我的。
      
      “你是不是喜欢玉?”晧髯神秘兮兮地凑过来,“我收集了好多玉和其他亮晶晶的宝贝,如果你和我好,我就把它们都送给你。”
      
      月光实在忍不住地噗嗤一笑,故意逗他:“我若不和你好你就不送了?我可不喜欢势利的人,你得先给我,我看了喜欢,才会考虑该不该和你好。”
      
      “也对,”少年也跟着憨憨地笑,“其实我身上还有一件宝贝,你试了一定会喜欢的。”
      
      “什么宝贝?”
      
      晧髯捉住她在水里的手牵往自己的小腹,借水遁来的黄天化将二人强行分开:“晧髯,你弄翻我们的船我不计较,但你这未免太过分了!”
      
      晧髯被坏了好事大光其火:“我们龙之间的事,你一个人插什么嘴!”
      
      黄天化扯着喉咙喊:“你耍流氓,不要脸!”
      
      晧髯哼笑:“我白天可是听到她骂你不要脸呢,你做了什么呀?”
      
      “不关你的事,反正比你做的事好!”
      
      月光看他们争吵,内心极是兴奋:打起来!打起来!
      
      晧髯道:“我让她验我的宝贝,不像你们人族,什么唱歌、情诗,净是虚伪的东西。”
      
      天化理直气壮:“这不是虚伪,这是——礼,你,你太直接了,禽兽才做这样的事!”
      
      晧髯很淡定,他没有人族的文化,也不觉得禽兽是辱骂的词:“我本来就是禽兽,她也是禽兽,我们禽兽和禽兽,最配啦。你说是不是啊,禽兽妹妹?”
      
      月光差点一口老血飙出,看晧髯得意讨赏的模样,似乎满心等她亲昵地回一句“禽兽哥哥”呢。
      
      “什么配不配,她才刚认识你,又不爱你……”
      
      “要不是你来搞破坏,她早就爱我了。”
      
      天化杏眼圆睁:“凭什么啊?”
      
      晧髯得意洋洋:“凭我的——器。”
      
      天化一下子愣了。尽管他外表是那么擅长交际卖弄,讨好起她俨然一老道的风流高手,但白月光可是一眼看出他是个雏呢。
      
      月光看够了戏,道:“你们别争啦,依我看,你们……唔……”打一架?不行,洞庭君可是女娲世过来的老妖怪,天化肯定不是他对手。
      
      “谁追到我,我就归谁!”
      
      月光脚底抹油了,如一枚发射出去的箭矢。晧髯和天化呆呆地,望着她离开处溅起的小小浪花。
      
      云梦再大,能大得过海洋?想之当年,老娘可是东海的游泳健将,区区一个洞庭都不够她发挥的。
      
      水色如晦,寂寞幽深,月光在湖底找到了晧髯的老窝,它同水晶宫一般坐落于一片广袤的细白沙地,是一个巨大的用水草铺就的巢窠。
      
      边上有片鲜艳的珊瑚丛林,可见这条龙穷归穷,但还有点品位。
      
      月光没找到晧髯口中的“好多玉和其他亮晶晶的宝贝”。
      
      嗬,穷就罢了,还不老实。
      
      晧髯那坐牢的弟弟,住的地方可比他哥阔气多了。
      
      晧髯的胞弟丹朱,据说法相是一条长千余尺的巨龙,他此时维持人身龙尾的半妖形态,项上扣一副与玉柱相牵连的金锁——他囚犯的标志,也仿佛一条狗,月光能从中看出羞辱,也看出恶趣味。当然最怪异的,莫过于那个不着寸缕伏在他尾上的少女。
      
      少女腰部以下是遍生着鳞片的,晶亮的鱼尾。
      
      原来这赤龙虽然被禁,但不时有馋他美貌的鱼女虾姑趁晧髯不在偷溜进来与他春风一度,丹朱往往来者不拒,聊以慰藉他寂寞无聊的囚徒生涯。
      
      丹朱把鱼女打发走,月光也满足了好奇心,正要离开,丹朱叫住她。赤龙在人间留下凶暴之名,实际他的声音温柔极了。
      
      “你,等等,你是龙女?”
      
      月光回过头,用眼丈量锁链之长短,确保自己立在安全之境。
      
      “你从哪儿来?”
      
      “从来处来。”她故意胡说八道。
      
      “又到哪儿去?”
      
      “到去处去。”
      
      丹朱大笑,江河摇曳:“不要跟我打机锋,你名字叫什么?”
      
      “晧髯。”
      
      他那张极具侵略性的俊艳面孔微笑起来夺人魂魄:“你还认得晧髯……你过来,靠近点与我看看。”
      
      她摇头:“不行。”
      
      “为何?”
      
      月光故作羞涩:“你没穿衣服。”
      
      丹朱有动怒之 意,上肢现出长长的指爪勾取过紫袍,覆在身上道:“我好久未见过同族的龙女,看到你高兴,你不要害怕,我不会伤害你。”
      
      月光小声:“假话。”
      
      “什么?”
      
      她不怀好意地打量金锁玉柱:“为什么非要我过去,而不是你过来呢?”
      
      丹朱语气温柔:“可是,你也看到了,我过不来呀。”
      
      “那是你的问题。” 月光柔腰贴地,横扫的龙尾距她皓白的额不过毫厘。
      
      她叫着“好险好险”,倏忽百里以外,闻大声忽发,仿佛天坼地裂,她攀附一座不知名的巨鱼骸骨上抬望眼目,见一足有两头敖丙粗的赤龙,朱鳞火鬣,电目血舌,引颈怒啸,仿佛亟欲擘青天而飞去,奈何金锁粲然,摆簸玉柱,只是徒劳而已。
      
      如此之大的动静,晧髯不能无察觉。
      
      白龙愤然而无可奈何:“你来这儿做什么,你怎么惹怒他了,你不知道他是极易发怒的吗?”
      
      月光轻描淡写:“我只是路过,他却对我不怀好心。”
      
      晧髯道:“走开去,你的心才坏呢,我不稀罕你做我王妃了!”急急地去安抚他的爱弟。
      
      月光游向一同过来的黄天化,看他面色难过,忙抱着他口唇相贴渡一口气。
      
      天化与晧髯争先,在水下待的时间过长,几乎耗尽法力。月光扶他上岸,给他透湿的衣衫做个法术。
      
      黄天化以手撑地大口喘息,半晌吐露:“禽兽,禽兽尔。”
      
      月光揽裙凝立,感到袖口一紧,低头见黄天化牵衣道:“不是说你。”
      
      她:“哼。”
      
      “真的不是。”天化转去牵她的手,“我笑那白龙始终参差,苍黄翻覆……”
      
      她做作地摇晃身体:“真没道理,某虽然比别人家生得略好些,可实在没有勾引人的意思。”
      
      天化惊于她突然地卖娇,感到一阵受宠:“是,是,明明是别人家勾引你。”
      
      他站起身想吻她微噘的樱唇,月光面色一沉:“老实点,我对你好不代表你可以为所欲为。”
      
      天化大冤屈:“什么,你对我好吗?”
      
      先前湖底动静不小,清虚和女媖两个有大法力的神仙竟然一点反应也无。水面杳无人迹。
      
      眉月高悬,于云气中若隐若现,傍着微茫的月光,漫天星斗也一一陈列。
      
      幽壑鱼龙悲啸,倒影星辰摇动,海气夜漫漫。
      
      时间飞逝,新的一天,天化睁开眼睛,看到身边的月光不知何时换了白衣,黑发铺陈像怒放的墨菊。
      
      她体态横陈舒展,一双洁白的手臂交叠着伸在袖外,素衣下一痕雪脯微露,美丽的事物呼之欲出,看着真是姿态娇艳,楚楚可人。
      
      天化实在忍不住,欺身上去吻了一口。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