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5、第十五章 ...

  •   越人是指使用一种石戉的人类群体的名称,来源于黄河上中游之西羌,与华夏族的炎黄集团有亲缘关系,其中一支为夏禹之后。越人于夏商时分批逐渐南迁至长江中下游,武丁时多次征讨越方,逼使更多的越人大批南移,形成了部落歧纷而互不统属的“百越”。百越包括“吴越”(苏南-浙北)、“东瓯”(浙南-闽北)、“闽越”(闽北-闽东)、“扬越”(江西-湖南)、“南越”(广东-广西东部-越南北部)、“西瓯”(广西西部)、“雒越”(广西南部)等,其广泛分布于汉水下游南至湘水流域一带,遍布长江以南及岭南、滇黔各地,其中已杂有许多南方土著和外来的异族。
      
      百越混杂了众多的南方部落和民族,但不等于南方各族,因为只有南蛮才泛指南方各族,它以苗、瑶人为主,其中包括百越。
      
      夏商时人神共处,仙人在凡世行走不会刻意制造神秘,人族对仙神的降临也不会过于惊讶及恐慌。当地土人得知他们为加固赤龙禁制而来都很高兴亦很感激,拿出了最好的食物招待客人。
      
      所谓最好的食物其实也只是稻饭和鱼羹,这里的人都很贫困,但也正可能因为贫困,人人都必须成为劳动者而无中原繁华国邑森严的等级壁垒。
      
      小小的斗室之内,年长的首领用鸟语般的方言说着祝福的话,执漏勺自甑中取出亲手烹煮的食物分给尊贵的客人。清虚道德真君作为神仙里的资深驴友对九州多地方言熟稔于心而能流畅地与之攀谈,于是乎应酬交际当归长辈,小徒弟专心对付食物。
      
      鱼羹里放了珍贵的盐,也可能因为她今生难得食肉,月光愣着眼睛吃得很香。
      
      黄天化把鱼肉择净刺放到她的陶簋里,见她神色警惕递来一个几近黏糊的笑:“多,多吃点。”
      
      管好你自己就够了,月光在心里说。
      
      饭食得差不多,清虚和女媖打发两个小的出去玩。月光如获大赦,提裙小心地经过门口摆放的神龛——神龛里供奉的是洞庭君,上面盘曲着条漂亮的青蛇,成人拇指粗,长三尺许,苍翠可爱。
      
      黄天化殷勤地道:“你不要怕,这是家蛇,不怕人,更不蜇人。当地人养来灭鼠保护粮食的。”
      
      “越人崇拜龙蛇,龙蛇在形貌上相似,蛇就是小龙,据说闽越之地还会养蟒蛇守家,成年人出工时留蟒蛇于门口大树上,用以保护小孩和看守家门,也可防御毒虫猛兽的侵害。”
      
      蛇是小龙?月光暗想,要让敖丙听到不活撕了你才怪呢。
      
      她走到哪儿,黄天化跟到哪儿:“你说这里的越民若知道你是龙女是高兴还是害怕呢?”
      
      真烦。
      
      云梦处处丘陵草坡水网密布,越人不喜吃猪牛羊肉而嗜好鱼虾水产,螺蛳蛤蚧,他们架屋而居,(干栏式建筑),以船为车,以楫为马,往若飘风,去则难从。越民穿的是用植物的皮剥下来纺成的葛布,他们的模样也很奇特,男子头发都割短,余下部分扎成“椎髻”。女孩儿把上门牙敲掉露出黑黑的豁口,如果怕拔牙疼,也可以用松树枝子烧出的烟灰把门牙涂黑。
      
      百越之人断发文身,越民不论男女都在身面绣画龙蛇以象龙子避水中鳞虫之害,使龙以为己类,不吞噬。
      
      “你怎么不说话呀?”
      
      月光指着湿地里那些捕鱼的越民道:“我在想,你若扎个和他们一样的冲天辫,一定很有风采。”
      
      天化道:“我在想,你若没了门牙一定也很漂亮。”
      
      他忍笑着补充:“就是说话会漏风。”
      
      他比哪吒巧言,而且脸皮更厚。
      
      “你盯着我做什么?”
      
      赶紧移开目光。
      
      黄天化倾下身体以颜面就之,笑眼弯弯如将蚀之月:“喜欢我了吧?”
      
      月光后退一步,脸皮厚的男人她不是没见过,有意思的应承一下,没意思的晾着,他没趣了自会走开,若实在不堪其扰……月光面无表情地转身,手指关节掰得啪啪响。
      
      “小月亮,你为什么不理我?”
      
      小月亮也是你叫的?
      
      月光走得快了,远离人族聚落而向双龙蛰居的大泽迫近。
      
      “天化!”清虚不知从哪儿冒出,问,“你们两个怎么回事?”
      
      黄天化搔搔头发:“没什么,她……”
      
      “她怎么了?”
      
      天化轻轻吁出一口气:“师父啊,她好娇。”
      
      清虚别有深意地笑了:“师徒两个都很娇。”叮嘱徒弟照顾女孩子,然后原地消失不见。
      
      月光远远地看到清虚来了又去,待黄天化走近了,问:“我家姐姐呢?”
      
      天化道:“不知道,可能和我师父一起吧,话说你为什么管师父叫姐姐呢?”
      
      “管你什么事。”
      
      ……
      
      “小月亮!”
      
      又来了。
      
      白月光紧紧捂住耳朵,背对某人蹲下,但脸皮贼厚的某人顽强地凑过来,献宝一样将一个草编的蚱蜢双手奉上:“送给你。”
      
      月光瓮声瓮气:“不要。”
      
      黄天化干脆地抛开草蚱蜢,又不知从哪儿提出一双草鞋:“送给你,你的小脚这么漂亮万一被石头割坏多可惜。”
      
      月光低头看自己蜷起的晶莹脚趾,抬头对上黄天化色迷迷的眼,她登时气呼呼:“不要,你别烦我!”
      
      天化在她面前蹲下,佯做苦恼地托着腮:“那你喜欢什么?”
      
      月光道:“我,我喜欢你倒霉!”
      
      天化舒然一笑,伸手去拉她:“你起来,咱俩找个地方坐着谈谈心。”
      
      “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白月光嚷嚷地挣他多力的臂膀,天化满面笑容,当做和她玩耍。
      
      她出其不意地踢在他小腿上,脚趾撞得很疼,但黄天化也哎哟哎哟地倒了下去:“你真的要看我倒霉呀,这下你称心了,我的腿断了,以后走路就是个高低脚……”
      
      白月光知道黄天化在装傻乔痴,但她想象天化走路一瘸一拐的样子也不由捧腹憨笑:“那可太好啦,恭喜你啦!”
      
      天化突然抱住她藕白的小腿,很响地在玉足纤纤的可爱脚面上亲了好几口。
      
      “不要脸!”月光挣脱跑开去几步,又不甘心地折回踹他几脚,“臭不要脸!”
      
      更不要脸的在后面。
      
      “你踢断我的腿,丢下我不管,你好狠心……”
      
      黄天化躺在茂密的草丛里呜呜假哭,月光烦恼又好笑,又没来由地心跳。
      
      “娇滴滴玉人儿,我十分在意,
      
      恨不能一碗水吞你肚里。
      
      日日想,日日挨,终须不济,
      
      大着胆亲个嘴,谢天谢地,不推辞。
      
      早知你不推辞也,何待今日方如此……”
      
      天化生就一副好嗓子,歌声嘹亮清越,以这首当地男子挑逗少女的情歌赤luoluo地表白爱慕之意,更招来一个浑厚粗野的男声助他:“小姐妮走路走路碧文文,情歌郎碰碰你勿要推辞……天当帐子郎当被,麦做屏风妮做床……”
      
      黄天化一跃而起,追上她道:“唱着玩儿的,你不要生气!”
      
      ……不理。
      
      “我吹笛子给你听,好不好?”
      
      月光好半晌回他:“不要。”
      
      天化自顾自地取出他无比珍视的七孔骨笛:“这是我和师父游历蜀地时当地羌人赠予的纪念,它曾属于6000年前一名部落领袖,你看,6000年前的笛子就做得这么好了……”
      
      月光冷冷道:“那你千万不要在白鹤童子前亮你的宝贝。”
      
      毕竟这支笛子是用仙鹤尺骨做的,至于那位先民领袖是找的死仙鹤还是特地杀了只鹤就是个谜啦。
      
      天化只四岁时去过昆仑一次,对什么白鹤黑鹤印象全无,他可怜兮兮地将笛子往她怀里一送:“我把它送给你罢。”
      
      比起哪吒,黄天化别有可爱之处,月光喜欢他的蛮勇,又笑于他的天真。
      
      “不要,我不会吹笛子。”她没有伸手接骨笛,黄天化眼睁睁地看它掉在地上,磕到了尖利的石头,断作三截,他的心,也碎成三片的啦。
      
      黄天化蹲在地上望着断裂的笛子愣神。
      
      月光暗叫不好,她伤到他的心了。
      
      女媖说过男人不值得可怜,她深以为然。
      
      但月光开始不忍。
      
      黄天化变成了石头,任她怎么推怎么拍都无反应,即使当着他面把笛子收走,他也仅眨了眨眼,面上不像生气但也看不出悲伤。
      
      黄昏清虚女媖一起提了许多花果美酒回来。
      
      师长在前,天化说笑如常,师徒四人泛游云梦大泽,清虚不知抽了什么风,摘片竹叶给两个小辈另变出一片轻舟,命他们二人自己玩耍。
      
      云梦七大泽浩渺苍茫,无涯无际,水汽氤氲,置身这千里烟波,真个漫无来处去处,仿佛此身之外,只余天地而已。
      
      师父们的声音已经听不大见,黄天化垂足坐在舟首,空望着水上的大雾和透明的杯中物。
      
      他不搭理自己正好,白月光专心手头的事。
      
      眼看微醺的黄天化要睡过去,大功告成的月光臊眉耷眼地挨到他身边,双手奉上精心制作的礼物:“给你。”
      
      断成三截的骨笛被她在断裂处钻了四个小孔,用透明柔韧的鲛丝密密地连缀,她尝试吹奏,发出哀烈的一声,是羌笛独有的音色。
      
      “你看,还能吹。”
      
      黄天化弄着笛,月光再怯怯地摊开手:“我把草蚱蜢也捡回来了。”
      
      “还有草鞋。”
      
      天化,是一意绪潇洒的少年,他把这些不要紧的事物拨到一边,正要……小舟突然剧烈颠簸,月光猝不及防,投怀送抱,正中下怀。
      
      天化来不及窃喜,翻船了。
      
      女仙正要把颗漂亮头颅搁上旁边人的肩膀,不想听到哗然的水声和人叫:“怎么回事?”
      少年清虚潦草地往那扫一眼:“……不管他们。”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