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第十四章 ...

  •   桃核散了一地。
      
      白月光披无缝彩衣,梳双环高髻,闭目卧在一棵歪脖子树上。
      
      月光大口地啃净最后一只桃子,将桃核弹指一挥。
      
      其实她没有旁人想得那般伤心,但也绝不快活。
      
      呦呦奋力攀爬大树光滑的主干,一次次地失败却自得其乐,做人不如当鹿可爱,月光打心里对人形幼崽是有点讨厌的。于是想到了哪吒的族姊,哪吒可以通过玉虚宫的无上仙法复活,敖丙有本命龙珠她不信他就此完全死去,小赢却是这桩公案里最无辜的,也是最无力的。不管是修真的世界,还是这个神话的世界,没有仙法仙药自保的女人要送命是多么容易。女人一和男人发生爱情就禁不住和他睡觉,睡了觉就难免有孩子,白月光虽没生过孩子,但她也见多了生产时鲜血淋漓的凡女和面色苍白的女修,她们无一例外叫得跟杀猪一样。
      
      “你还是很在乎你哥哥的,对吧?”
      
      月光收起海螺:“如果他的龙珠还在,他是不会死的,我想哪吒不会坏得打碎他的本命龙珠吧,他不会的。我希望这对他是一个教训,他太随心所欲了,觉得所有人都要依着他的意思。哪吒很勇敢,但也是很傻的,我不能原谅他,因为他根本没把我放在心上,我想一个人但凡在这世上有个在乎的人,就不会想着去死了。”
      
      女媖道:“灵珠子意气甚盛,像一颗砥石,太乙如何悉心教养都没能让他圆润起来,当年他闯下大祸,师父开口他就自尽,没有一刻犹豫,连那牙尖嘴利的石矶都没了话说。如今他虽然成为哪吒,但内心还是灵珠子。”
      
      月光垂足坐起来:“那他父母呢,就眼睁睁由着他死吗?”
      
      “哪吒不死,全陈塘的人都要陪葬。”
      
      月光又躺回去:“敖光昏头了,天帝要降罪的,不过他就剩了一个儿子,也许那会儿他也不想活了。”
      
      女媖摸摸她的脸:“妹妹,我怜惜他,但你不要学他,你要珍惜肉身,珍惜作为一个人的生命体验,我们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 ”
      
      “那他一定是体验得太辛苦了……话说姐姐,”月光带着希望道,“敖丙究竟有没有死啊?”
      
      “我带你回东海看看好不好?”女媖有些心虚,暗想小月亮说得不错,龙族有本命龙珠在,确实不那么容易死,但听太乙说敖光给儿子招魂失败,又偷听到南极仙翁那帮人嘀咕张挂在玉虚宫深处的封神榜上最近又新亮了一个名字,而且还见鬼的很不安分,不会正是她想的那样吧?
      
      “我才不要!”月光断然拒绝,“青君一定恨死我了,搞不好还想杀了我,我才不要去贴她的冷脸。”
      
      女媖干笑。
      
      月光摆手把天上一片云彩变成骏龙形状,枕住双臂自言自语:“从前我听人说神仙即是逍遥游,原来都是假的。”
      
      女媖没往深处想,道:“即使是元始天尊都不敢放言做到逍遥游呢,至于神,神性沉重,天帝他若去逍遥游了,谁来打理天庭呢?”
      
      月光道:“元始天尊仅仅站在那儿就让近旁的人没法逍遥游。”
      
      女媖连忙捂住她嘴:“当心被听到。”她又道,“好孩子,趁天下未乱,我带你去外面的世界走一圈,好不好?”尽管可能性甚微,但万一被那封神榜上敖丙的魂魄跑出来找妹子叙旧,场面可就太好看了。
      
      月光瞪着大眼点头:“呜呜呜。”
      
      事情就这么定下了,离开之前西王母给女媖派了任务,月光再次见到龙雀,同女媖坐乘他前往云梦。
      
      后世李白作《云梦赋》曰“历十万载而成泥沼兮,又八千纪而漫汪洋”,堪说十分精尽地概括了此地的水文实况。在炎黄的时代,云梦一带尚是土地平旷的原野,就地质而言,云梦泽是在不断地沉降之中,有水处蓄积愈深。夏商以来中原气候普遍温暖多雨,各地江河溪水充沛肥涨,兼之不尽的长江之水汹涌而来,进入下沉中的沼泽平原,岁月既久,将毗连着的许多小湖逐渐淹漫成一大湖,“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的样貌便由此形成。
      
      “陂陀纵横而卑湿兮,若有杂处之阴阳。鱼龙交陈而出入兮,宁无啼笑之虎狼?”(李白《云梦赋》)
      
      云梦大泽,雨雾繁滋,无处不蒸腾着令人不安的的氤氲之气。传言蛰居此地的洞庭龙神慈和宽厚,但其爱弟却是个让人恐惧的存在,即使身陷囹圄,此君在湖底风雷一怒之龙威常令云烟沸涌,山河为之变色。
      
      “大泽之东泛居断发文身的百越之人,他们恐惧赤龙和其他的陌生物类,通常不敢深入云梦至此。小乖乖,你在岸上等我,我一会儿就上来。”
      
      女媖叮嘱毕,奉西王母的命令下入洞庭湖给赤龙加厚禁制。白月光赤足站在松软温湿的土地上呆望前方云气深浓之处,一会儿觉得周围太静了,一会儿又嫌身上的彩衣霓裳累赘,俄顷天上下起牛毛花针似的细雨,月光欲到近旁折一叶阔大芭蕉,却被茎叶上匍匐的几条肥大蛞蝓吓得尖声乱叫。
      
      她沮丧地回到湖边顾影自怜,颈上悬挂的玉蝉突然松脱沉坠水中杳无痕迹,月光正要为她与哪吒已尽的缘分长叹一声“天意”,水里蓦地冒出一个紫衣少年,左右手分举金银物事:“这位少女,请问你掉的是这枚金蝉子,还是这枚银蝉子呢?”
      
      月光一时呆住:“你,是洞庭君?”
      
      少年不承认也不否认,笑嘻嘻地再问了一遍。
      
      月光只好道:“我掉的是玉的,请问你见到我师父了吗?”
      
      少年龙神拉出一个长长的咏叹:“啊~可爱的少女啊,为了奖励你的诚实,我决定将这金蝉子、银蝉子和你掉的玉蝉子通通送给你。”
      
      月光看着他脸上荡漾的乱七八糟的笑容皱眉:“你和传说中的不一样。”
      
      她话音甫落,湖心隆隆传出一句打雷般的脏话:“我X你,天庭!”伴随这句话,远处密林蓊郁的湘山之上暴起一片为数不下百千的禽鸟,绕七十二黛螺峰翱翔一周后便振翮而去。湘山又名洞庭山,传说湘水女神娥皇、女英与洞庭君相好常与之交游,后世楚三闾大夫屈原作《湘君》、《湘夫人》,故后人又称湘山为君山。
      
      月光正想问这指名骂天的勇士是否他爱弟赤龙,前方突然泛起一圈高可半尺的白浪,少年咂嘴说糟了,他手心里除去玉蝉如故,金蝉银蝉皆化作卵石。月光忙捉走玉蝉退后三尺余,她直觉少年要倒霉了。
      
      “黄天化,你休要变成我的相貌骗人坏我名声。”真正的洞庭君在一圈圈凌乱的涟漪中浮出水面。
      
      ”哪里哪里,我可是帮她捡回了珍爱的东西,宣扬了你的美名呢。”叫黄天化的人抛开卵石笑嘻嘻,相同的面孔长在真正的洞庭君身上,可比他顺眼多了。
      
      洞庭君奇道:“黄天化,你怎么还不变回原样?”
      
      黄天化看她一眼,不作声。
      
      洞庭君恍然:“我懂了,你终于意识到自己长得太丑,不好意思在美人面前显露真容。”随即一脸大度,“你大可顶着我的面孔献几天殷勤,我晧髯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天化道:“晧髯,我同这美人有件不足与外人道的渊源,贸然现真容恐怕会吓到她。”
      
      “什么渊源?一定是你太丑把她吓昏了。”
      
      我在哪里见过他?我在哪里见过他?
      
      “我是差点把她吓昏,但跟容貌无关系。”黄天化说着脸红起来,“事实上,她也把我吓坏了……”
      
      月光心烦意乱,洞庭君也看得暴躁:“不要用我的脸做那么恶心的表情!”
      
      “唉——”天化向景色旖旎的七十二螺峰怅望怅叹。
      
      “唉——哎,天,天化……”
      
      “怎么了?”
      
      “后面——”
      
      “我想起来了——”白月光猛将一根裙上撕下的彩练套住黄天化吊将起来狞厉地笑,“你不就是那红配绿吗,你变成灰我也认得你——”
      
      黄天化四肢扑腾地被她拖将上岸,挣扎之中法力不能支持变回了原貌,晧髯颤颤地伸出一只手:“姑娘,有话好好说来——”
      
      水面又有了动静,月光闪电般地收手径跑向女媖,娇声地叫:“姐姐——”
      
      女媖含笑跟她介绍旁边一道来的白胡子老头:“这是清虚道德真君,不想他师徒二人近日也在云梦盘桓呢。”
      
      “没想到你也收徒了,你看看天化,他已经长这么大了。”
      
      女媖连说不错不错,上回在昆仑见到还只是四岁的小毛毛呢。
      
      “几个月前老天塞给了我第二个徒弟——商王受的大夫杨任。”
      
      女媖咯咯笑:“怎么塞的?”
      
      “他进谏劝阻商王受修建鹿台,被那听不得反话的君王剜去双目后弃身郊野,一股怨气未散惊动了我足下之云。我救了他性命,只是他元气大伤需还在青峰山静养几年才能如常人生活。”
      
      “清虚——”女媖拖着嗲音,“我记得你从前就喜欢在外边捡受伤的小动物小鸟回来医治,你真是一点都没变——”
      
      清虚老脸一红:“你也是一点都没变呐……”
      
      月光背过那二人打自己一个嘴巴:不会吧?
      
      晧髯已经潜回水底,而黄天化的脖子还疼着,他茫然地望那对红颜白头“打情骂俏”,目光遇到同样茫然的某人。
      
      阿黄能怎么样,当然是原谅她啦!
      
      黄天化超然地抻抻一身原谅色的衣服,给自己做了个清洁的法术。
      
      

  • 作者有话要说:  查资料时偶遇的一个洞庭神话:
    《潇湘的传说·七十二仙螺 造君山》略云,远古之时,洞庭湖有七十二仙螺,修炼九千九百九十九年,皆化为俊美少女, 胜似月宫嫦娥。晨则嬉于水,夜则宿于以珊瑚、 玛瑙、翡翠、珍珠所筑之仙螺宫中。
    一年秋收在望,忽降暴雨,三昼夜不止,洞庭湖水,猛涨三丈,堤坝房屋,尽没水中。?男女老少,马牛猪狗, 或已毙而漂浮,或垂死犹号呼,此情此景,惨不 忍睹。众仙女惧悯之,欲往救,而人多不能全救。
    一仙女议曰:“脱螺壳以化大船,则可如愿。然 脱壳之痛,胜于剥皮,且一日不还壳中,虽重炼 千年,亦不得再返仙宫矣。”众仙女为拯万民, 均无暇顾此,力脱其壳,化为大船,往拯众民。打捞七日七夜,众民俱得救,而诸仙因疲累过度, 倶昏倒于船上。
    及醒,见七十二船已连为一体, 搁浅于湖中滩上。此时风静浪平,洪水方退,船上灾民,虽从死里逃生,均已困馁无力。七十二仙螺乃聚而议 计,齐对大船高呼曰:“变! ”顷间湖面突现小 岛,上有七十二峰,峰峰势态不同。
    诸仙乃拔下头上青丝发撒于山头,变为青松、翠竹、麦苗、 瓜果;撕裂衣裙掷之峰顶,化为牡丹、金桂、杜 鹃、芙蓉;挥洒汗珠于山上,化为涓涓溪流。小岛遂因螺仙之捐舍而丰饶美丽,被救之灾民遂耕耘、生活于此山矣。
    后人或名此山曰熊耳山、洞庭山,或名曰湘山、君山,而山上七十二峰,至今犹存“翠螺”、“碧螺”、“黛螺”……之名,盖记诸仙螺之伟绩。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