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第十二章 ...

  •   女媖住在西昆仑一隅一个名叫栗广的原野上,原野中央有株数十人合抱粗的巨木,百仞无枝,名曰建木,但其已经是死物,据说是很久以前一名夸父族的巨人一时兴起将它从都广的建木林中移植过来,可惜未能成活。建木死后永不朽倒,树皮从深紫转为岩石般的灰白,女媖把中间挖空成宅舍,这儿便成了第一个家。出生后的头一个百年,她阅读着传承来的记忆用梼杌笔在空白的树皮上写写画画,她落笔稚野而用色艳丽,涂抹出一片粉色的天空,血色的云彩里有一个光亡四射的太阳,如流动的金球包在荒古的熔岩中,原来是这太阳把天空和云彩染红的。而天的另一边是一个冷且白的月亮,这是天地初分时的景象,诞生不久的羲和常曦因未商议各自的业务范围致使日月时常同出。
      
      第二幅画中天空如洗,鱼鳞样的云下立着一个高如山岳的女人。
      
      女娲在海边跪下一足,伸手掬起一捧带水的软泥,揉捏几下后抟出一个和她相似的人形。
      
      她觉得欢喜,一连做了好几个人形,她又觉得疲乏了,看到手边的山上长着一株大不可言的紫藤。
      
      她将巨藤连根拔起,抽在水中溅出好多和着水的湿泥,点染到地面就成了一个个和之前一样的人形。
      
      天地间很快充满了人。
      
      『昔者共工与颛顼争为帝,怒而触不周之山,天柱折,地维绝。天倾西北,故日月星辰移焉;地不满西南,故水潦尘埃归焉。』
      
      女娲从长久的睡眠中醒来,发现自己躺在歪斜的大地上,倒灌的海水从身上隆隆滚过,连忙一把揪住山峰才阻住自己的落滑。天上有道同样歪斜而阔大的裂纹,太阳月亮吓得躲了起来,他们的母亲羲和和常曦驾驶日御月御来到地面,帮同世间还活着的众生负驮从江河中拣来的许许多多的五色彩石。
      
      女娲从昆仑边的火林采来一棵带火的大树点燃她堆好的芦柴,天地间烧起一根火焰的柱,女娲的长发在厉风火势中四散旋转,她趁这火还旺时用它将彩石融成五色的石浆。她用石浆填补天的裂缝,烧尽的滚烫芦灰则蒸干了地面的洪水。
      
      出力负石补天的那批生灵功成受封,从此有了昆仑山上无拘无束的自在之身。
      
      女娲永远地躺了下去。
      
      地上颛顼与共工氏的纷争在继续,无数芥子样的小人在女娲的死尸上安营扎寨。
      
      这围绕建木而绘的连环壁画最后一幕是女娲之身羽化得只剩一团条形盘曲的东西,旁边立着十个外形一模一样的女人。
      
      女媖指着她们,一字一顿:“有神十人,名曰女娲之肠,化为神,处栗广之野。横道而处。”
      
      “我是十人之一,她们都走了,我留了下来。”
      
      “她们为什么走?”
      
      “她们感到失望,但我留了下来,因为总有人要留。”
      
      月光没问女娲化身的其余九人为何失望,又走往何方,画外的天空亦有一轮光芒四射的太阳,师徒间流动着难以言传的悲哀。
      
      女媖从不以她师长自居,多数时间都带着她在昆仑各处游荡,教她辨认生长此间的神花瑶草,她也见识了剧毒的钦原和食人的土蝼,有时西王母的女儿会参与进来,怂恿地带她调戏一本正经的开明兽。
      
      非常难得的时候,女媖突然来了兴致:“过来小月亮,我教你一两招!”
      
      追星逐月,云海翻腾,于是这昆仑山上的岁月,就如流水一般过去。
      
      月光卧在摇落的百花丛中,借独处的时光翻来覆去地看身上仅有的两件带自东海的“家当”。一枚玉蝉,一个吹起来很难听的海螺。奇怪的是,她虽然爱摸它们,心里却不甚想念。想的更多是自己的未来和天帝的千金一诺。
      
      仙人与天地同寿,与日月兮齐光,对物质的欲求已经降免到最低,她曾闪念地觊觎东海龙主之位,但思及敖光和青君的司马脸心想还是作罢,她若砸了傻哥哥的饭碗十之八·九还得给这一家子养老——总不好意思把他们赶出去吧。
      
      小鹿踩着凌波微步从天而降,口里似乎咀嚼着什么,月光没放在心上,这牲畜打自来到昆仑吃了不少好东西,服食下蹑空草更能轻举腾空无拘束地往返东西昆仑,看她满足的样子显然在元始天尊的地盘搜刮了不少油水。她的身体涨大了一圈,皮毛在短时间内几换风采,先是遍布全身的白色梅花斑点如冰雪消解,然后不知吃坏了什么,身上长出五色纷呈的花草来,紫儿从口粮里省出一个蟠桃给她“治病”,于是五色不再,花草尽消,鹿儿通身如雪如玉,珠圆体润,灿灿然不见一丝杂色,任谁见了只有惊艳和赞叹的份儿。
      
      白鹤童子追拿鹿贼,却不知百花洲早已归到她名下,可怜的少年立时出了仙生中第二个大丑。
      
      月光盯着从天边滚到脚边的白鹤心情复杂,不敢相信初至昆仑时她对他是钦羡甚至有些爱慕的。
      
      她拿足尖蹬他:“哟,小老弟,你没事吧?”
      
      白鹤沮丧地躺在地上悲声:“没事,我没事。”
      
      “你起来,别把我的花压坏了。”月光去扶他捂住眼睛的手臂,“起来。”
      
      白鹤却像被钦原蛰到似的猛将臂一挣,月光踉跄地退开。
      
      “……别碰我。”他很没底气地说,正对她的一边面孔红得耀眼。
      
      他比哪吒还别扭,月光顿时觉得很没劲儿,也没了好声气:“你来做什么?”
      
      白鹤嗫嚅:“你的……鹿,偷了我师尊的灵芝。”
      
      始作俑者早已钻到她裙底躲了起来,月光突然觉得裙下的形体异样,掀起一看,咋舌。
      
      “白鹤,你把脸转过来。”
      
      “凭什么?”
      
      “转过来,我还你灵芝。”
      
      “灵芝已经被她吃了,你怎么还我?”白鹤说着,眨动一双不安的杏核眼,缓慢地……
      
      “啊——”他看着蜷在月光小腿边的通体洁白的小女孩凄声惨叫,“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总是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可怜的白鹤抱头蹲下,掩面涕泣。
      
      她不耐烦:“你不是鹤嘛,人的皮囊与你何干,你要怕羞也得是看到母鹤的屁屁才怕羞……”
      
      白鹤扬声愤怒:“你怎么能说那么粗野的话?”他抬头又看到不该看的,哀叫一声后持续捂紧双眼,为自己辩解,“我,我已经习惯做人了……”
      
      白月光道:“因为俺是乡下来的嘛,大兄dei,你衣服穿那么多,施舍一件予俺呗。”
      
      白鹤转了180度,背对她们飞快地脱下外袍向后一掷。
      
      小鹿化形成不到十岁的小女孩,眉眼跟她很像,头上披生着丛林密草似的银丝,在阳光下赫赫然如玉山负雪,云蒸霞蔚 ,漂亮得让人不能移开目光。
      
      小女孩乖乖地由她穿衣,南极仙翁闻风而至,喜不自禁:“太好了,太好了,阐教难得出个坤数,白鹤,你闭着眼睛做什么,你有师妹了。”
      
      她则十分意外:“原来你们阐教,也收女徒啊。”
      
      “收,收,怎么不收?我们一直想收女徒调和一下阴阳,奈何总无机缘,好一些的女孩子永远被你们瑶池之主扣得死死的。”南极仙翁打量新鲜出炉的鹿童,满意地点首捋须,“在此之前,慈航师妹是玉虚唯一的女真,只可惜被师兄弟们带得坏了,不爱女儿家的红妆,天尊又疏忽,世人便以为我阐教不收女徒,真是大错特错。”
      
      

  • 作者有话要说:  南极仙翁的鹿童
    道教的慈航真人确实是女的
    建木:
    《山海经·海内南经》:"有木,其状如牛,引之有皮,若缨、黄蛇。其叶如罗,其实如栾,其木若蓲,其名曰建木。" 郭璞注:"建木,青叶,紫茎,黑华,黄实,其下声无响,立无影也。"
    《山海经·海内经》:"建木,百仞无枝,有九欘,下有九枸,其实如麻,其叶如芒, 大暤 爰过, 黄帝 所为。"
    《吕氏春秋·有始》:" 白民 之南,建木之下,日中无影,呼而无响,盖天地之中也。"
    《淮南子·墬形训》:"建木在 都广 ,众帝所自上下。"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