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第十一章 ...

  •   碧海苍梧,如获新生,但月光此刻的心中又有小小的哀怨沉渣泛起:“那日你离开后,去了哪里?为何这么久才来接我?”
      
      “我算到我的一个朋友,未来会有大难,非渡河不能救之,奈何黄河无船可用,我跟河伯冰夷打个招呼,央他到时划江成陆。冰夷强行留我,灌我一通酒,现在劲儿还没过呢……”女媖切齿咬牙,“孩子你看,这就是应酬,应酬啊。”
      
      白月光想起先前她在东海的醉话,觉得她跟河伯不仅仅是喝酒那么简单,传说河伯冰夷也是同龙族一般多情而善恋的神灵,当年他与宓妃、大羿、嫦娥的四角狗血可谓轰轰烈烈洒遍三界,河伯更在情场之争中被大羿射伤左目一时传为笑谈。而今这故事的二位女主角早已大彻大悟,一个回老家洛水与前夫老死不相往来,一个一口不死药下肚直接奔月。
      
      月光试问:“姐姐的朋友,是凡人?”
      
      得到肯定的答案后,她又好奇:“为何不现在就提醒他呢?”
      
      “他位极人臣,责任重大,不到逼不得已的程度是不能背弃国家的。”言辞颇为惆怅。
      
      “他是殷商重臣?”
      
      “没错。”女媖手摇羽扇侧目,“小月亮,你从未离开过东海吧,知道殷商吗?”
      
      “我从京文、敖光还有哪吒那里听过,”月光笨拙地说,“殷商的都城在朝歌,国君的名字是受德,别人都管他叫大王。”她掩着嘴巴噗嗤一笑,就她所知,只有十万大山的妖修和山贼头子才喜欢被称为“大王”呢。据说这位商大王天资聪颖,知识渊博,能诗会赋,铁嘴钢牙,绝佳的口才令所有的大臣都辩不过他,因为他们都不抵他聪明,而高智商的人总是看不起人说话的,放在一国之君身上,就很容易一意孤行,这就是所谓的“智足以文过饰非,辨足以拒谏塞议”。
      
      帝辛不仅聪明,而且力大无穷,曾亲自在祭天仪式上表演与猛兽相扑,敖光与敖丙都表达过对这文武双全的帝王的赞赏,在他们眼里,帝辛其他的一些小小爱好,如把不听话的鬼侯父女剁成老干妈,把抗议此事的鄂侯做成周黑鸭,或把某个胆敢犯颜直谏的老臣架在炮烙上烧烤……根本不算什么嘛。
      
      重刑杀向是商王朝的传统特色,放眼这个时代,帝辛的作为确实不算什么,这年头收拾个人就跟收拾条鱼似的,即使是民风淳朴的陈塘关,海神祭上杀起人牲也毫不手软,以致隔三差五需要三公子哪吒戴上方相氏的面具驱傩禳灾,唯恐奴隶的鬼魂回来作祟。
      
      想到哪吒,月光突然喋喋不休:“哪吒的母亲是殷商王族旁支,说起来哪吒也算王亲国戚呢。素知夫人屋前悬着四个头颅,据称是殷人的风俗,哪吒觉得很恐怖,但他毫无办法,就像他也无力阻止陈塘拿活人血祭一样。”
      
      女媖的目光变得兴味十足:“他和你说得挺多。”
      
      “不……”她红了脸,“有些是我揣摩出来的。”
      
      “你还揣摩出了什么?”
      
      她很遗憾仅与哪吒相处了寥寥数月,作为一名被强行塞入凡人躯壳的神仙,哪吒给她的感觉寂寞而撕裂——对祭祀杀伐的憎恶、血亲的羁绊、一飞冲天的愿望……而与东海龙族有嫌隙的哪吒莫名其妙地喜欢她,在她看来也像一种撕裂。
      
      她愀然:“我今后能回去看望他吗?”
      
      “何必费那力气。”黄衣女玉卮懒洋洋地插·进话来,“要他过来看你才有意义呐。”
      
      “他过不来。”
      
      “灵珠子的风火轮神通广大,东海至昆仑往返不消一日,怎可能过不来?”
      
      “灵珠子太淘气了,老给他师父闯祸,油盐不进,我记得他有回捉青虫吓唬姐妹们,萼绿华当场昏了过去。”紫儿(瑶姬)玉指纠缠胸前一缕乌发一面回忆,红儿(华林)夸张地表演晕厥之状,“这下可好,萼儿本来就有些呆,被那么一吓就更呆了。萼儿本体是绿牡丹,生平最怕虫子。”
      
      黄儿乐不可支:“然后灵珠子的屁股也开花了。”
      
      红儿突然袭胸:“这莫非是你情郎送的?”
      
      月光轻轻接下她的爪子,摘下玉蝉丢过去叫她们看个够。
      
      紫儿轻轻道:“但谁能想到灵珠子会去动乾坤弓和震天箭呢,他可吃大苦头了,太乙心真狠。”
      
      “没法子,杀人偿命。”不知是谁说道。
      
      七嘴八舌的讨论里蓦地穿插入一个清冷的声线:“不……我偶然听到阿母和天帝交谈,他们说,那是灵珠子的——命。”
      
      所有人一齐看那蓝衣女仙(婉罗),后者一脸高深莫测凝望微明的天空:“天帝说了,有些事情,即使是他也没办法的。”
      
      红儿捶她:“你之前怎么不告诉我们?”
      
      “阿母不让我到外面瞎说。”
      
      “我们是‘外面’?”
      
      黄儿把玉蝉掷还给月光:“难道和封神榜有关?”
      
      “封神榜?”白月光又听到一个新鲜词汇,“什么是封神榜?”
      
      “姐姐——”黄儿扑到久不发言的女媖身上撒娇,“姐姐,这儿只有你对封神榜的事最清楚,阿母天帝把我们当小孩子,什么都不肯多说,你告诉我们吧,告诉吧。”
      
      “告诉吧,告诉吧。”黄儿开了个好头,莺莺燕燕一拥而上,白月光费力地拨开一堆香喷喷的玉笋柔荑,四脚并用爬将出去。
      
      “昊天苦历一千五百五十劫,每劫十二万九千六百年,方做了这光杆天帝。却不想天地秩序流散,而天庭人手不足,天帝实在力不从心,便召太上老子、元始通天三尊商议,令其门下弟子转修神道,助他统管流散的天地秩序。这天庭的神职,同娲皇、羲和、西王母、炎帝等先天神灵抑或神人是两码事,听似高贵,终究不如仙道自由。”
      
      黄儿:“三尊怎么说?”
      
      “三教之中,八景宫仅有玄都大法师一人,玉虚二代门徒不过17,第三代弟子除白鹤、土行孙跟玉鼎家的杨戬,其余皆未成气候。而碧游宫算上所有挂名的香火弟子,号称万仙来朝毫不夸张。倘若事成,恐怕碧游弟子十之八·九都要入天庭。
      
      紫儿:“他们肯吗?”
      
      红儿:“怎么可能肯,换我也不肯。”
      
      “大家僵持不下,正欲不欢而散时,却见天上降下一道凌厉红光,待红光褪却,现出一榜一鞭。榜名为‘封神榜’,鞭名叫‘打神鞭’。榜上列有无数名姓,但云遮雾罩不能辨看,三尊经推演而知阐截二教各有不少弟子上榜,截教更是占据了七八成……”
      
      黄儿道:“这么说,封神榜上的名字是生来就有的,不是后天写上去的。”
      
      红儿抱紧了小胳膊瑟瑟发抖:“此时此刻,我终于悟了老子的名言——天地不仁,以万物为猪狗。”
      
      蓝儿冷冷:“是刍狗。”
      
      “……差不多!”
      
      紫儿很善良:“可怜的通天教主一定气坏了。”
      
      “是啊。”女媖道,“天帝说他回来后洗了好久的脸。”
      
      “为什么?”
      
      “他脸上全是通天的口水。”
      
      红儿沉吟:“看不出教主还有这嗜好。”
      
      “你思想怎么这么污秽?我的意思是——通天胡乱撒气,唾沫星子溅了天帝一脸。”
      
      红儿无辜:“我以为教主气急咬天帝的脸,这就算污秽了吗?”
      
      “那没事了。”
      
      “姐姐,封神量劫可会殃及我等西昆仑女仙?”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问话的是这些高龄少女中脑筋最清楚的黄儿。
      
      女媖无奈:“你们阿母为此操碎了心,虽然算得西昆仑无有女仙上榜,但我希望你们不要乱跑,只怕封神榜有自己的意识,突然看谁不顺眼……”
      
      “那龙吉怎么办?”某几名几乎没怎么发言的女仙提起另一个姐妹,“他们说人间将要大乱,阿母却在这节骨眼上罚龙吉去大泽跟一个老头子学种地。”
      
      距月光最近的青儿(青娥)跟她道:“龙吉是瑶池水精,阿母认她做义女,除去婉儿,姐妹里数她年纪最小。”
      
      “……”
      
      青儿补充:“我们的小妹妹太真,乳名婉儿,她还是个不会走路的娃娃呢。”
      
      这时白月光问了个蠢问题:“你们爹是谁?”
      
      “什么爹?”青儿像在看弱智,“哪来的爹,阿母想生就生了我们,就像羲和生十日,常曦生十二月。”她同情地抚摸白月光的发顶,“你一定被人间的故事荼毒了,羲和常曦二位姐姐最近还向阿母抱怨,凡人编故事硬把她姐妹二人一道许配给了一个子虚乌有的神灵,那家伙叫什么来着?帝俊。”
      
      “帝俊是殷人信仰的天帝,我想他的原型是帝喾,因为帝喾的名字就是俊。”
      
      青儿不以为然:“嘁,即使是帝喾,那也配不上。”
      
      “你们的龙吉妹妹平常最喜欢一声招呼不打玩失踪,还和我抱怨仙界寡淡无趣比不得人间花花世界。看,我这不是成全她了?”
      
      橙儿(态盈)惊呼:“你让她干农活耶!”
      
      “干农活怎么了?你们几个小丫头去问问炎帝、黄帝、嫘祖,哪个年轻时没刨过土?就是堂堂天帝,从开天辟地至今,不知做过几世田舍汉,饿了多少肚子,你说是不是,昊天?”
      
      “是,是。”西王母身边一个样子“平平无奇”的青年陪笑。
      
      西王母责怪:“媖子,你和她们说太多了。我和天帝事事找你相商,因为你是娲皇唯一的弟子,但她们还是孩子。”
      
      女媖嬉笑:“没见过1000岁的孩子,封神量劫祸及三界,她们迟早要知道,你看她们不也没吓破胆嘛。”
      
      白月光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躲在青儿身后偷望突然降临瑶池的二位巨头。
      
      作为天地初开之际最早的一批先天神灵,传说中的西王母是个豹尾虎齿蓬发戴胜的可怕形象,但随着岁月的发展,抑或说审美的改进,如今的西王母完全脱去朴野,常以彩衣靓丽的貌美女身现于人前。
      
      天帝年少而白衣,丰神洒落,他容貌的年轻实在出乎了月光的意料,更重要的是,他怀里抱着一个可爱的小女孩。
      
      天帝望着她,笑:“这孩子怎么有些呆?”
      
      “被你的王霸之气吓到了,小月亮,快说句话呀。”
      
      月光张口结舌,心想:说什么,总不能说没想到你还是个奶爸吧。
      
      西王母揽裙在女儿中间席地就坐,将她的容貌好一番打量,评价:“敖光长得丑,生出的女儿倒不错。”
      
      月光惊呆了:敖光,丑?
      
      王母问:“你在东海长大,认不认得陈塘关的灵珠子?”
      
      红儿一脸八卦:“阿母,他们岂止认识,灵珠子是她的小情郎呢,你说厉不厉害?”
      
      “厉害厉害。”王母敷衍,“灵珠子他现在长得如何呀?”
      
      这王母怎么这么关心别人的长相啊?
      
      “长得还能入眼吧。”她替哪吒谦虚。(哪吒:我谢谢了您nei!)
      
      女媖道:“没有变化,你如果见到他一眼就能认出来的。”
      
      “是么,李靖长相平平无奇,妻子生出和他一点都不像的漂亮儿子,那榆木脑袋不会生疑吧?”
      
      当日惊鸿一瞥,白月光觉得李靖算得上相貌堂堂,不过王母的问题确实犀利,即哪吒这种神仙托生的孩子,长得不像父母的任意一人。
      
      等等,莫非这才是哪吒与他父亲不合的深层原因?
      
      红儿不耐烦:“阿母,你操心得太多了,当心长皱纹。”
      
      天帝怀里的小女孩嘻笑起来,向王母伸出小手:“阿母,抱抱。”
      
      “乖婉儿。”王母接过小女,道,“昊天,娲皇的徒孙,你不表示一下吗?”
      
      他们稀松得像在聊天气,天帝思忖须臾,轻轻掼下:“云梦那块地还没人,就给她吧。”
      
      “昊天你可记得当年黄帝软禁在洞庭的一条赤龙,当年尧受九年洪灾,涂炭生灵百万,就是此子一怒造成。黄帝怜他兄长晧髯有助娲皇负五色石补天之功,故饶恕了赤龙的性命。晧髯为守护胞弟盘踞云梦至今,当地土人知晓洞庭有龙神岁岁叩祀膜拜,晧髯有求必应,俨然洞庭之长,世人皆唤之洞庭君。”
      
      “洞庭君?自作主张。”
      
      “民意难违。”
      
      “罢了,就让他做那洞庭君吧。”天帝转向她,“孩子,你想要什么?”
      
      城里的神仙都这么阔的吗?
      
      你们别看我!
      
      白月光矜持地埋下头:“我不知道。”
      
      昊天·霸总·上帝:“我欠你一个愿望,等你知道要什么了再说予我听,王母,你呢?”
      
      西王母毫不迟疑:“我的百花洲刚好缺个美人。”
      
      百花洲?一听就是好地方!
      
      “但那儿除了花什么都没有,明朗朗一片毫无遮盖,你若有心,需亲自建造屋舍、开垦田地、植木造林……”
      
      问题不大,劳动最光荣。
      
      又是红儿:“阿母你糊涂,小月亮是龙,给她挖个池子就行了。”
      
      黄儿举手:“住我的池子,我的荷塘缺条锦鲤。”
      
      “不行,我的比你大,住我的!”
      
      “我的我的!”
      
      ……
      
      白月光无功受此大禄,竭力搜索枯肠想说几句吉利话讨女神的欢心,天帝突兀地提醒了所有人:“元始家的白鹤是不是在这儿?”
      
      面面相觑。
      
      “坏事,我们把白鹤忘了!”
      
      少顷听到她们嚷笑:“没用的东西,居然还睡着!”
      
      “天尊真是作孽,他为何不多收几个女徒?”
      
      “分明是小月亮那一脚踢得太重!”
      
      包括了天帝王母在内的所有人都循声前往,而白月光打算找个地方躲起来。
      
      天帝显然很无语:“你们谁和我解释一下,他究竟怎么了?”
      
      七个知情者努力忍笑,出于对白鹤童子的同情,善良的人们决定保持沉默。
      
      

  •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水,下章,我继续水。
    赤龙和他哥,就是未来柳毅传书里的钱塘君洞庭君。
    百科:太真夫人,中国民间传说中的女神。西王母的小女儿,名婉,字罗敷。玄都太真王之妻。
    没查到什么太真王的资料,也不知和玄都大法师是啥关系。我私设小女儿大名太真,名婉儿。
    唐朝杨贵妃的道号也是太真,忽闻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缥缈间……
    萼绿华,民间戏文里和白鹤cp的女仙
    可爱的小龙吉,我要让她和杨戬cp,永乐封神榜里他俩多般配,意难平啊意难平。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