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第十章 ...

  •   金乌沉下虞渊,但炎火之山把四野照得有如白昼。所谓的炎火之山,其实就是一座长四十里广四五里的火林,其中皆生不烬之木,昼夜火燃,得雨猛风不灭。龙雀载乘二人有惊无险地飞跃火林后,女媖指着下方汪洋浩荡、乍看同凡间大河别无二致的白水,道:“弱水可沉万物,其力不能胜芥,鸿毛不能起,纵是神仙一旦失足也难脱身,你以后经过这里,没事千万不要逗留。”
      
      “崇吾至于翼望有山二十余数,诸山是以昆仑之丘为中心,各山几乎都有神灵居住……“女媖此时仿佛变成了一台没有感情的科普机器,不带歇气一路直讲,“崇吾之山的西北是不周之山,乃承天之柱;又西北是峚山,是黄帝取玉荣之处,丹水出焉,西入稷泽。又西北是钟山,钟山神灵的儿子叫鼓,人面龙身,曾与钦鵄于昆仑之阳合谋杀葆江,被天帝罚下死罪。钟山西边是槐江之山,由神英招司管,丘时水从这发源,向北注入泑水。西边有大泽,后稷神魂游荡之所在。东望可见恒山。槐江之山的西南便是昆仑之丘,昆仑之西为流沙,过去便是神长乘所司的嬴母之山……”
      
      峻高的昆仑有九道大门,守门的开明兽有九个脑袋,经由蛇一般的长颈连接在生有华丽花纹、类似老虎的巨大身体上,并且都长着人脸。
      
      昆仑有仙作歌:一只陆吾九张嘴,十八只眼睛四条腿;两只陆吾十八张嘴,三十六只眼睛八条腿;三只陆吾二十七张嘴,五十四只眼睛十二条腿……
      
      二人脚甫沾地,龙雀便一刻也不耽搁地疾飞而去,化作天边那轮辉煌不可逼视的巨月下一个壮丽的剪影。
      
      和她一样初来乍到的小鹿似乎比她更不怯场,撒开四蹄一鹿当先窜入大敞的山门,白月光亦步亦趋跟随女媖,山神特将其中一个脑袋蛇一样高高升起,两只黄澄澄的大眼居高俯视,仔仔细细。
      
      白月光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她们置身群山环抱,挺拔苍翠的云杉绵延其中,远处的山峰则终年为冰雪覆盖,高入云天,冰河倒挂。
      
      女媖把她带到一个烟波浩渺、水平如镜的大池前,道:“这是瑶池。”又指着瑶池上空矗立的一个流转着瑰丽色彩的尖垂□□,“这是凌云钟乳,吸收天地精华,百年方得聚一滴圣水。圣水经过百年过滤,纯洁无瑕,瑶池之水先有圣水炼化,洁净成云,广布天地之间,成为天地之界,亦视为一重天。”
      
      她再指二人脚下:“我们此刻所在,是西王母所居之玉山,玉山西面是轩辕之丘,又西是白帝少昊居住的长流之山,又西是毕方居住的章峨之山,又西是天狗所居的阴山,又西是江疑居住的符惕之山,又西是西王母三青鸟所居的三危之山,又西是帝江所居的天山,又西是神蓐收所居的泑山,泑山紧连着崦嵫之山……”
      
      月光听女媖“西”了一连串,问:“那玉山东面是什么?”
      
      女媖微微一笑:“东面都是玉清元始天尊的地盘,他的道场玉虚宫在玉虚峰上,你没事不要去他那边,他的宫殿很冷,又不屑于装扮,说话也不和气。”女媖皱皱小鼻子,哼了一声,“而且他那边除了白鹤就只有老头子,哪比得上我们西昆仑热闹。”
      
      “师父……”
      
      女媖揉揉她的发顶:“西王母不论女儿徒弟,都叫她作阿母,你也不必叫我师父,叫姐姐就好。现在下瑶池洗个澡,对你修行有益,我去给你找点吃的。”
      
      她原地消失不见,白月光心想这师父挺好,还管吃的,简直把她当成了小宝宝。
      
      她听从师父的话,脱光衣服扑入清寒的瑶池,兴高采烈地凫起水来。瑶池圣水经过百年过滤,纯洁无瑕,故没有其他生命存在,味道也不错。
      
      小鹿安详地啃食瑶池边上散发清香的嫩草,先她一步进餐,月光今天都没吃饭,吨吨吨吨喝了个饱,然后摊开四肢,呈大字漂在水上望着漫天交映的星月入神。
      
      她突然想道:也不知哪吒现在在做什么?
      
      月光又想到花果山邂逅的那个白痴,如果他日不幸再遇,他敢提起,她就揍他。
      
      她伸了个懒腰,慢悠悠地向岸边游去。
      
      不久她悲剧地发现:衣服不见了!
      
      不是传说只有下凡洗澡的倒霉女仙才会被偷衣服么,为什么昆仑圣地也会有这种变态?
      
      白月光掐住小鹿的脖子仰天长啸:“是不是你吃了?”
      
      “嘻嘻!”
      
      “咯咯!”
      
      “嘿嘿!”
      
      “哈哈!”
      
      “嗤嗤!”
      
      “嘎嘎!”
      
      “喵喵!”
      
      笑声一个比一个匪夷所思,一个比一个有病,月光听到“喵喵”后再也忍无可忍:“何方妖孽快快现形!”
      
      七个身披霓裳羽衣的少女自幽深的树林鱼贯而出,白月光一瞬以为是天上的彩虹成了精。为首的红衣少女盛气凌然:“听说汝是新来的?”
      
      白月光看到她手里提着的一坨白色便出离愤怒:“汝是何人,为何偷吾的衣服?快快还给吾!”
      
      彩虹精相视而笑,红衣女仙咧开嘴:“若问吾辈是何人,说出来吓死汝,汝可站稳了。吾辈正是上圣白玉龟台九灵太真无极圣母瑶池大圣西王金母无上清灵元君统御群仙大天尊——”
      
      不会吧?白月光不愿相信。
      
      “——之亲女,昆仑人称七仙女是也。”
      
      吓,原来只是女儿,而且看起来脑子没发育好。
      
      白月光大力拍打水面:“吾管汝是谁,快把衣服还给吾,汝太缺德,吾要告诉吾师父!”说着,掬水去泼她们。
      
      七女后退,其中容貌看起来最年幼的紫衣女仙怯怯:“大姊姊,她生气了,别再捉弄她啦。”
      
      红衣女仙噘起嘴,示威地抖搂她薄薄的一片式长裙:“想要?自己上来拿。”然后,她凑到她的衣服上闻了闻。
      
      旁边几个姐妹问:“大姐,香不香?”
      
      “有点。”
      
      “给我也闻闻。”
      
      白月光黑线万丈,张牙舞爪爬出瑶池:“还给吾,汝这些强盗,变态!”
      
      七仙女见她真的上来,愣在原地盯着她的身体发呆,白月光不费吹灰之力地从黄衣女仙手上夺走衣服迅速披上,一边数落:“吾要告诉吾的师父,还要告诉汝辈的母亲。”
      
      林子里传出怪怪的呻·吟,紧接着是什么落地的声音,众女纳罕,白月光紧跟七仙女,看到先前遇到的白鹤童子倒在草丛里,鼻血如注。
      
      又被看了!她对准白鹤俊俏的小脑袋就是一脚。
      
      “小月亮——”
      
      离开了很久的女媖在叫她,白月光提起裙子跑回瑶池,地上多了张巨大的荷叶,琳琅地摆了很多花草吃食,其中一颗宽五寸、长一尺的白色东西非常惹眼——热气腾腾,发着诱人的香气。
      
      “这是木禾所结的谷粒,也叫清肠稻,吃它一粒,你一整年都不用吃饭了。”女媖催促,“快吃。”
      
      白月光第一个想法是:这要是给敖丙,一年能省多少粮食啊。
      
      就是在上辈子的修真界,她走南闯北,也从未见过这么大的米饭。女媖给她准备了匕——一种凡间流行的取食工具。匕是勺子和刀子的混和体,形如勺子,但比勺子浅,边缘磨得锋利,可以用来切割肉食,尖端可以当叉子用,勺体还可以舀汤。
      
      白月光便用这个“匕”切割巨大的米饭,取食。
      
      禾谷味道比一般的大米香甜,入口即化。
      
      女媖随手向碧草丛中摘了几株芬芳的青草,青草形如韭菜,开着几朵青花:“此为祝余,不仅牛羊鹿能吃,人食用也有疗饥功效。”
      
      月光以为师父下一秒要喂自己吃草,但女媖把它丢给了小鹿。
      
      “沙棠,食之使人不溺。”
      
      女媖再拾起一枝黑色小花,徐徐道来:“嶓冡山下有汉水,汉水注入沔水,沔水又分出嚣水,嚣水汇于汤水,汤水岸边有一种木本植物,只开花不结果,名字叫做蓇蓉,女子食用可避免怀孕。我先前让你吃的丹丸便是用这蓇蓉制成,哪天你若改变心意,可用法力将它逼出。”
      
      “嘉果,形似桃子,食之可消疲劳,昆仑山上也有一种类似功效的薲草,样子像葵花,你哪天看到可以留意一下。”
      
      ……
      
      白月光敬畏地看女媖把一枝约长二尺,赤若涂朱,尚留着根系的红草从根折断,丢入一个产自东夷民族的黑色陶碗。红草名为“朱草”,状如小桑,茎似珊瑚,汁流如血。
      
      月光看到师父目光诡异,立刻捂住胸口的玉蝉摇头。女媖转向七仙女,葱指一抬随便点了个,中奖的绿衣女仙满不情愿地褪下翡翠玉镯抛将过来。
      
      女媖把玉镯整个丢入陶碗,碧玉朱草顷刻成浆,其色甚红,女媖将满满一碗递给她:“这便是世间流传的玉液琼浆。”
      
      然后命她喝下。
      
      白月光吃完只觉芳馨透脑,精神百倍,继续听师父教学。
      
      女媖带来的花草中有一棵最美丽的,香气袭人,叶子重重叠叠非常茂盛,结着碧绿的小果。
      
      “炎帝第三女,名瑶姬——此瑶姬非彼瑶姬。”她示意那边的紫衣女仙,“瑶姬幼年夭亡,炎帝把她葬在巫山之阳,后封其精魂为巫山神女。神女旦做朝云,暮为行雨,正所谓翻云覆雨……”女媖的语气突然变得很暧昧,彩虹仙女那边传出几声窃笑,白月光装傻充愣。
      
      女媖清清嗓子:“炎帝埋葬女儿的地方便长出了这种瑶草,据传是瑶姬玉体所化。瑶草的果实食之可令女子美丽动人,广结异性桃花,被人喜爱。”
      
      红衣女仙超大声:“谁稀罕讨臭男人的喜爱!”
      
      六个姐妹点头如捣蒜。
      
      “红橙黄绿青蓝紫。”女媖眨眨眼,“华林、态盈、玉卮、媚娴、青娥、婉罗、瑶姬,如果你实在记不住她们的名字,就叫红儿黄儿青儿,大家都是这么叫的。”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