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第九章 ...

  •   月光经过那匹仿佛从天而降的青骢马时特作停留,陈塘关既无草原,也不需对外征战抑或抵御外来的侵略,因而这里的人可能活一辈子都未见过马。
      
      哪吒盯着骏马身上写意的青白花纹发呆,他的那只小鹿不知从何处蹦蹦跶跶地跑来,任风吹起周身舞动的红绫,飘在寂寞的云天之下。
      
      “该死的冰夷……色胚,活该宓妃不要他……”女媖坐在地上一下一下给自己打着羽扇,眼里醉意朦胧,嘴上嘀嘀咕咕,月光也不确定她究竟有没有看到自己,只好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一脸没好气的敖光。
      
      一身白色华服、长发披拂的敖光不悦,瘦长的手指如刀锋篦过她湿淋淋的头皮,他朝同样一身水汽的哪吒望一眼,突然冷笑:"我就知道……"
      
      哪吒不甘示弱地回敬之。
      
      "她是你的师父——西昆仑女媖,你跟她走吧。"
      
      月光疑惑:“她看起来喝醉了,京文呢?”
      
      “我不知道。”
      
      她望着敖光深不见底的眼,突然地很恼恨:“你一定要告诉京文,不要和岸上的女子纠缠不清,滥情是会带来灾祸的。你是他的父亲,要对他负责任。”
      
      敖光道:“那你呢,难道我不是你的父亲?”
      
      月光故意气他:“你怎么确定我一定是你亲生的?”
      
      敖光露出看到有人在吃翔的表情。
      
      “是你——”哪吒望着女仙十分惊讶,继之恨声,“每次你来都没好事!”
      
      女媖打个哈欠,勉力支起柔若无骨的身子,月光迅速进入徒弟的角色,殷勤地让她扶住自己。
      
      女仙睁开一双略狭长的美眸:“小哪吒,七年过去了脾气还是这么大啊。”
      
      哪吒回怼:“与你无关!”
      
      “幼时不懂好歹,难道长大了还喜欢下海捉龙么?”
      
      女媖语气很暧昧,哪吒嘴硬“与你无关",但耳朵尖尖开始泛红。
      
      敖光大声咳嗽起来。
      
      被内涵到的月光很不耐烦,她兢兢业业地扶着比自己高半个头的师父,希望她注意到自己。
      
      女媖却轻轻立定了,端肃起面容叮嘱:“哪吒,以后有困难,记得来找我。”
      
      哪吒不理会她,他抽去小鹿身上的混天绫,有一瞬间,月光以为哪吒是要将那漂亮的法宝送给自己,但哪吒只是抱起了小鹿柔声地说:“你也把她带走吧,今日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再见,你看到她就像看到我一样。"
      
      月光问:“七年前究竟是怎么回事?”
      
      哪吒做出唯我独尊的神气:“也没什么,七年前我在九湾河洗澡,敖丙突然跳出来找我麻烦……”
      
      敖光咆哮起来:“你那叫洗澡?龙宫都要被你那根破布条晃塌了,杀夜叉就罢还打伤我儿……”
      
      哪吒冷淡:“东海龙族年年吃陈塘祭祀,借你块地洗澡怎么了?我邑里隔三差五就有渔人一去不回,巫父卜筮是夜叉所为,我杀一两个也不冤。至于你儿子……”哪吒耸耸肩,“老大年纪打不过一七岁小儿,是不是有点儿……”
      
      白月光心想:如果他用这种态度跟我说话,我理都不要理他。
      
      女媖将敖光袖子轻轻一扯:“三千大千,一身如寄。为龙为蛇,不报睚眦。东海君,我们都是老人了,火气这么大做什么呢?”
      
      白月光不想掺和他们的恩怨,一言不发望着即将分别的海洋。一只精卫振翅飞来,从她脚边衔走一枚脏兮兮的贝。
      
      她惋惜,当年那个少女的精魂真的就这么不可逆地化作了无知无觉的鸟吗?她的怨恨冤屈何等深切竟连炎帝也无法将之唤醒。
      
      “走!快走!”敖光突然握住她细骨伶仃的胳膊往青骢马那边带,“只要别和那哪吒厮混,随你去哪儿——”
      
      月光一只手艰难地搂住小鹿,踉踉跄跄,鹿有灵性,所以很乖巧,知道跟着她大有前途。
      
      “我告诉你的,你一定要和京文说啊。”
      
      敖光道:“你既然放心不下,为何不亲自跟他说?他一直很喜欢你的。”
      
      女媖皱皱眉头,觉得敖光表述得很古怪,知道一点内情的哪吒直接骂出了声:“不要脸!”
      
      而月光的心情恐怕和哪吒相差无几。
      
      敖光将她抱上马——这是他做的为数不多像父亲的事,月光忍不住:“你当初为什么要把我带回来呢?”
      
      敖光拍拍她的发顶:“我的孩子已经太少了。”
      
      “你是龙王嘛,只要愿意,孩子要多少有多少。”说完,她还掩着嘴偷乐一下。
      
      敖光寂寞地笑了笑。
      
      女媖优雅地在她身后落座,一大一小两个美人,琼花玉树。
      
      青骢马四蹄腾空,迅速地变大,两肋如大鲲生出铺天盖地的黑翼,伸长的脖子像鹿,脑袋却更像龙。它的名字是“龙雀”,是凤凰中最凶猛的一种,也有传言它是龙种,落地成马则更是个谜,总之贵圈很乱。
      
      多力善飞的猛禽,状若垂天之云的羽翼饱饮长风,向极西之处翱翔。
      
      “三千大千,一身如寄。为龙为蛇,不报睚眦——是什么意思?”
      
      “你知道睚眦吗?”
      
      “知道,龙首豺身,性情刚烈,且好勇斗狠,一向口衔宝剑,晨昏怒行,像是随时要寻嫌隙、启杀伐。嘻,龙生九子,还好我不长那奇怪的样子。”
      
      “在这渺茫的宇宙,无论是多么高贵或卑贱的物种,都不过是寄托在此身之中,成就了生之一切,毋须为小小的意气之争而罣怀。”
      
      “如果人人能懂这个道理,世间就没有纷争了。”白月光看到花果山倏忽掠过,“师父,我听说哪吒不是阐教的仙童嘛,怎会变成李靖的第三子?”
      
      “乾坤弓与震天箭,其中,震天箭又叫轩辕箭,是当时轩辕黄帝讨伐东夷部族首领蚩尤的神兵,黄帝曾以三箭大破蚩尤军队,后赠予阐教金仙太乙真人保管,希望可以消弭蚩尤留下的戾气。灵珠子淘气好动,他不知道这乾坤弓震天箭是用上古凶兽的筋骨制成,一旦射出,绝无空发,必有伤损。他这一箭,一直射到骷髅山白骨洞,将石矶娘娘的门人碧云童子一箭穿喉,翻身倒地而死。”
      
      月光苦笑:“他师父不告诉他,这是不能碰的吗?”
      
      “太乙一直很自责,也许他也没想到灵珠子竟能拉开那弓。”
      
      “后来呢?”她隐隐猜得到。
      
      女媖轻描淡写:“杀人偿命,天经地义,石矶誓要给徒弟报仇,何况碧云童子无端遭此横祸,确实可怜,太乙也只能忍着痛命灵珠子自杀谢罪了。”
      
      所以不要把危险物品放在小孩摸得到的地方嘛。
      
      “太乙真人什么时候接他徒弟回去?陈塘关是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哪吒在那里格格不入,找不到人玩,所以只能找我玩,现在我走了,他该怎么办呢?”她摸摸胸口的玉蝉,摸摸小鹿,想起自己似乎没送哪吒一点东西,算惹,和他睡一觉,对得起他了。初次和她想的一样体验不好,但看在哪吒长得漂亮的份上,她勉强原谅,日后有机会找他再切磋……她畅想,嘴角流出了克制的泪水。
      
      时人族风气浪漫奔放,龙族天性又是重欲而善于恋爱的,两个看起来乳臭未干的毛孩子只怕把任何该做的都做了。女媖老练地嗅到徒弟身上的旖旎气氛,在心里发出“年轻真好”的悲鸣。
      
      “小月亮,敖丙对你是怎么回事,他是不是你同父异母的哥哥?”
      
      月光毫不避讳:“他喜欢我,成天想和我睡觉,但我觉得亲兄妹不大合适,而且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女媖偷偷捏了把汗:这,岂止是不合适……
      
      人族很早就意识到亲兄妹姊弟结合的坏处,但夏殷时期尚不嫌一姓之婚,西周始确立制度禁绝同姓之娶。龙族则没有生殖上的顾虑,也无人类的伦理,以致很长一段时间,这个种族在外任性妄为,内部也是胡作非为的。
      
      “但离开之前没有见到他一面,我觉得很遗憾。我们之前吵了架,他说他不想看到我,好可怜哦。”
      
      女媖轻轻一笑:“徒儿,你不用觉得他可怜,爱情在男人眼里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男人在爱情中受的所谓挫折不是无病呻·吟就是小题大做,但他们特别喜欢扮出一副可怜相来迷惑你。我们女人,有时间还是让自己过得快活一点。”
      
      白月光深以为然:“对,我才不同情他们,我……”
      
      她微张的嘴,冷不丁被女媖塞入一颗冰冷的似丹丸的东西:“师父,你给我吃了什么?”
      
      女媖奸笑:“我的独家秘制——美人从今大可尽情享受而无后顾之忧,王母羲和试过都说好。”她倾身在她耳边吐息如兰,“但你到了昆仑可别张扬,因为那里某些人——很古板~”
      
      月光正要问是哪些古板,一只白鹤破云而来,巧妙地乘落龙雀巨翼鼓动的气流,若即若离。白鹤俄化作一白衣少年,负手凌空,杏核状的眼睛似笑非笑。他的白衣高华不可逼视,他束发的玉冠造价不菲,他……
      
      白月光暗想:这就是城里的神仙吗?
      
      “白鹤是南极仙翁之徒,也是元始天尊的童子。昆仑有九面,每面都有山神开明兽把守,但比起开明兽,我觉得白鹤更像山神。”
      
      她们即将飞过西海,即白月光便宜叔叔敖顺的地界。传说昆仑位于西海之南,实际中间还有一段极长的路,几乎是世界的尽头。
      
      那是送走世间最后一缕阳光的地方,而天就要黑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