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6、第 36 章 ...

  •   可爱的小姐姐之一(9)
      夏桃一时还没反过神来,下意识地表示反对:“不成!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你要是这么说,我就换一家会分开评的绣坊!”
      叶良成循循善诱:“唉,我不过一个商人而已,那里能评价这样的妙品,不如你先把钱拿回去?等我这里卖出去了,我再把结果告诉你?或者你把原画作者告诉我,这上门告知一事,也由我代劳了可好?”
      那位顾家小姐的刺绣技法自然是不错,但是比起这宛然若生的画中美人来说,就完全不够看了。
      若是能从这作者这里得几幅稿子,让自己那一等一的刺绣大家绣出来,端的是绝好一份进上的礼物!
      叶良成心中火热,夏桃却给了他一盆冷水:“不可能的,再说我也不知道。小姐说了,为什么那几位先生要这么做,就是不想被人知道,你就别指望了。”
      这样吗?
      叶良成听了这话,心里先是一沉,又是一惊。
      他完全想歪了。
      材华出众,却又藏头露尾——这不会是哪位朝中官员的游戏之作吧?
      顾殷殷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自以为窥到了其中奥妙的叶良成踌躇良久,还是没有答应夏桃的要求。
      他口才也算了得,只最终说服了木头脑袋的夏桃,先给她四千五百两,让她带回去给顾家小姐,等拍卖结果出来,再按最终价格给出分红。
      “你可看好了你们家顺义啊!这钱可不是全给我家小姐的,再让他胡闹一场,我就来砸你们家牌子了!”看天色将晚便松了口的夏桃拿了银子,不放心地叮嘱道。
      叶良成连连点头,回头狠狠横了顺义一眼,吓得他死死捂住嘴巴,做了个杀鸡抹脖子的动作,表示绝对不会乱说。
      当晚,收到一沓子面额大小不一的银票的顾殷殷简直目瞪口呆。
      “夏桃?你确定是去卖绣品,不是打劫了银楼?”如意坊的隔壁就是一家极大的银楼。在如意坊买了绣品,扭头就可以去配上首饰,反之亦然。
      “怎么可能?小姐你能不能不胡说?”夏桃表示很生气,自家小姐的猜想
      顾殷殷一点没想到,夏桃居然会带回来这么多钱。
      当年那条西湖八景腰带她足足花了一整年的空闲时间去绣的,还不算画草稿用的两个多月,总共也就换了一千两,扣去给如意坊的费用,到手一共八百五十两。
      而且她最终落到手里的也不过只有二十两,其他的一部分被拿去还了顾珍珍出嫁时的欠债,一部分被补贴给了顾李氏的娘家。
      老实说,顾殷殷如今手艺上长进的不多,只是速度快了些,没想到差了这么多。
      她更惊讶的是,夏桃居然会把钱带回来。
      说真的,她觉得自己要是拿到这么多钱,说不定就卷款逃走了。
      “夏桃你真是厉害了,”顾殷殷喃喃道,手上抽出了二百两的银票,“这二百两是给你的奖励,你自己好好收着。以后等你出嫁了,我再给你添一份厚厚的嫁妆。”
      夏桃很是高兴地接了过去:“那可好,我可以先给二梨把当学徒的钱给了,以后他就可以在师傅家吃饭了,还可以给家里买些东西——”
      正要说下去,想到今天中午的遭遇,就不想说话了。
      这种表情顾殷殷熟悉的很:“在家里冷了心吧?”
      夏桃点了点头。
      “我倒不是说你家人不好,只是有了后娘,一般也就有了后爹。你如今过得好些,给他们些东西也没什么,只是一个人养活一家子,还得不到好的话,那就是傻了。好在二梨还和你亲近,你多照顾他也就是了。”顾殷殷干巴巴说了几句,便说不下去了。
      两主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只觉得物伤其类。
      顾殷殷慢吞吞倒到床上:“咳,我是不会劝人的,要是我姐姐在就好了……”
      “我也觉得春枝姐姐在比较好。”
      唉……两人又一起深深叹了口气。
      
      顾珍珍比顾殷殷大五岁,是个善解人意的美人儿,两姐妹从小关系就特别好。
      春枝是顾珍珍的丫鬟,也是个温柔体贴的,两年前顾珍珍出嫁的时候,跟着她做了陪嫁。
      顾殷殷的刺绣是跟她的姐姐顾珍珍学的。第一年拢共赚了八两三钱银子,还包括了帮姐姐镶边拿到的一对银锞子。
      第二年累死累活,赚了三十两,当母亲的还不太满意——顾珍珍那一年足足赚了二百两银子,还挤出时间绣出来全套的嫁衣。
      当时顾珍珍正好十五岁,已经上了五年的女学,她趁着家里宽裕,说服顾成业把顾殷殷送进了女学。
      对着顾李氏她也有说辞——我自己作画,绣一幅山水图能换二十两,同样的时间,殷殷拼命赶工接绣活,也不过能拿回来五两,所以还是读书好。
      果然,顾殷殷当年赚了将近八十两,相差的钱数足以供她上两年的女学。
      ——第二年顾霏霏也上了女学,顾李氏怎么也不能让自家吃亏,顾殷殷也就不用担心失学了。
      第三年,顾珍珍出嫁了,顾殷殷把自己所有的私房钱和拿到的工钱都拿了出来,给了姐姐添箱,还给她缝了满满一大包手帕荷包留着日后用。
      顾珍珍得知熬得眼睛通红的妹妹身上只剩了一对银锞子和一吊钱,又心疼又感动的,翻来覆去把她教育了个遍,又给了她一个银锁片一个铜锁片作为临别的赠礼。
      半年后顾殷殷才发现铜锁片上有个机关,里面是个夹层,放了一张二十两的银票。
      ——这也差不多是顾珍珍所有的私房钱了。
      出嫁不久,顾珍珍就跟着丈夫一起去了北方。
      又过了些日子,顾殷殷绣成了西湖八景腰带,卖了一个好价钱,买了一些礼物分发之后,顾殷殷开开心心地上交了六百两给家里。
      谁知道这才是不幸的开端。
      有了一笔横财的顾家有很多事情要做。
      顾老太太年纪大了,需要补品。
      顾成业需要还债,需要买回因为长女出嫁而卖掉的田地。
      顾李氏需要补贴家用,也需要补贴自己娘家。
      顾论孝期跟着自家哥哥念了两年书,如今要正经进蒙学了,光学费就不少。
      顾证进了国子监,需要买书,需要新衣服,需要上好的文房四宝,需要交际的各种费用。
      顾霏霏也十岁了,要开始打扮了,就算女学是考上的减免学费,总需要买一些女孩子需要的衣服首饰。
      
      五百两仿佛流水一样花完了。
      开始,顾李氏还只是温和地向顾殷殷借一些私房钱,顾殷殷手头上还余了五六十两,也没觉得怎么样,便给了自己母亲四十两。
      没想到顾李氏自此认为,二女儿应该是挣钱非常容易了,比大女儿还要容易,花钱的时候手越发的松。
      后来,家里人的要求越来越多,顾李氏再一次向顾殷殷伸手要一百两的时候,被顾殷殷拒绝了。
      已经被娘家那边逼迫得焦躁不已的顾李氏当即给了女儿一个耳光:“你还是不是我生的?不过是先用一下你的钱而已,怎么这样三推四阻的!”
      她的侄子前些日子摔断了腿,求到了她这里,急等着五十两过去救命的!
      “没有,我已经没有钱了!”顾殷殷嚎啕大哭。
      顾李氏此时根本不肯相信:“胡说!那条腰带卖了一千两,你手上应该还有两百多两才是!又不是不还你了,拿出来给家里用一用都不肯吗?啊?”
      “材料也要用钱的啊!”那条腰带用的是上好的雪缎,用了极细的银丝锁边,再织出花边,刺绣的时候也用了不少银丝,还有托人画底稿的钱,也是好大一笔,统共大约用了一百多两。
      顾殷殷买东西也花了一二十两,还偷偷通过驿站寄了五十两给顾珍珍,再算上上一次给顾李氏的钱和日用花费的,如今竟是又只剩下了五六两了。
      顾殷殷一边哭一边解释,火烧眉毛的顾李氏根本不肯听,直接抄了女儿的家。她本就不像喜爱大女儿那样喜欢不善言辞的二女儿,竟是连锞子,铜钱,散碎银子,珠花,簪子都全盘给拿走了,首饰拢到一起送进当铺,勉强凑了五十两给了娘家嫂子,只有那个大女儿留下的铜锁片逃过一劫。
      偏巧这两日是顾柔柔的生日,顾成业想着总要买点礼物给小女儿,便去了一趟当铺,买了一个银锁片回来。
      三天后,红着眼睛的顾殷殷在顾柔柔脖子上见了自己的东西,当着顾成业的面就抢了回去。
      见两个女儿如此不和睦的顾成业又惊又怒,没收了锁片,勉强按耐下怒火问了原因,扭头就和顾李氏发了大火。
      搜刮了女儿去补贴家里的顾李氏自然是不能和丈夫顶嘴的,便把怒气都发泄在了不听话还告状的二女儿身上,两人闹得不可开交,好在顾成业一家之主的威严尚在,硬按着才让母女两人勉强能和睦相处,只是这母女之间的情分,也和薄纸没什么两样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