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5、第 35 章 ...

  •   可爱的小姐姐之一(8)
      夏桃吓得脸都白了,死命把包袱往回薅:“你要死啊!这是我们小姐的东西,丢了我这条命赔进去都不够的!爹!你快把她拉开!”
      金大宝倒是上来了,那拉人的力度还不如不拉。
      二梨想上去帮忙,可是手里还推着车,一个不好把夏桃颠了,只能前前后后的摇晃,趁机挠上继母一把给姐姐帮忙。
      还是夏桃抽了头上一根簪子扎了王菜花的脑袋,才让她松了手。
      推着板车的二梨找到空隙,急慌慌往外退,腿都被地上的石头磕青了也不敢停。好不容易掉过头来,便飞也似的推着车子跑掉了。
      
      金大宝见儿子女儿都没了踪影,回身踢了王菜花一脚:“你这蠢蛋,怎么手脚这么不麻利?我早说了,把包袱皮扒下来就行,你抢什么包袱?”
      王菜花狠狠剜了他一眼:“包袱皮才几个钱?”
      “咄!那里面是块绸子!怎么也得一二百钱!”
      “那绸子里的东西不是更值钱!”
      金大宝不说话了,咂了咂嘴巴:“到底是个官家,抢个包袱皮也就算了,不过她再打夏桃几下,抢了值钱的东西,可就要去公门,不划算,不划算!”
      王菜花哼了一声,扭头进了房间。
      
      一直跑出去大半条街,到了他一个小哥们的家门口,二梨才把车停下。
      “大桃啊,你是不是傻?居然敢带着你家小姐的东西过来。二三十两的东西,你随随便便就带回家,今天居然能拿回来,简直是你的运气!”
      夏桃刚刚被卖到顾家的时候,金大宝还撺掇着夏桃往外偷顾殷殷的绣品卖呢!被顾殷殷发现了,狠狠打了她一顿,又下了死力教育她,才把她管好了。
      “我、我也没想到会这样啊!”
      不是二三十两,而是至少三百两啊!
      夏桃想起来都心有余悸,哪里想到回到家里还能遇到这等事情。
      她在顾家格外野,是听了顾殷殷的吩咐,回道自己家里,不由自主地就软了些。
      谁知道竟是这样对自己的!
      夏桃狠狠咬着嘴唇,心里对家里那点眷恋越发稀薄了。
      她摸了摸散乱的头发,低声道:“二梨,附近哪里有客栈?我们去找个房间,我先梳妆一下。”
      二梨白了她一眼:“哪里用花这个钱?你留着买花儿戴吧!”
      他反手拍了拍旁边的破旧木门,就见到一个小脑袋钻了出来。
      “哟,二梨哥,这是带了相好的回来了呀?”
      探头的矮小子名叫周八哥,当爹的当年有些口吃,就给儿子取了这么个名字,盼望他口齿伶俐,倒是真的心想事成了。
      “你放什么屁呢?这是大桃!以前你抢我的饼子被她打青了半个脸,不记得了?”二梨瞪了周八哥,“她头发散了,借你家房间让她梳梳头。”
      周八哥把两扇门都拉开,让二梨把板车推进来:“好好好,进来吧。我家好歹有个院墙,也不用房间了,外面还亮堂些。”
      说完他搬了条长凳子去给二梨当车架子,打了盆水放在车上给夏桃当镜子用,又扭头进了房间去拿了把旧梳子出来。
      夏桃就着水盆慢慢梳着头发,把小姐的包袱放在脚下放着。
      二梨把姐姐给的包袱打开拿出饼子来,分了周八哥一个。
      “哎呦,豆面的,不错不错,”周八哥吃得眉开眼笑,“晚上要不要过来一起吃饭?你爹只当你占了便宜,今明两日就不会打你了。”
      大桃要是不回家,还是有可能的。二梨叹了叹气:“下次的吧,这次的东西过了幌子。”因着金大宝的无赖劲儿,自己费了好大力气,才进了木匠铺子做学徒,平时也给师父惹了不少麻烦,这次先得把东西孝敬师傅才成。孝敬完了还能剩下一点,这次是必须得拿回去了。自己的早晚饭还是在家吃的,若是不拿回去,王菜花非克扣自己好几天不可。
      
      收拾好了离了周家,二梨把夏桃一直推到离如意坊只几步距离的巷子口那里。
      “我这一身打扮,哪里能去那等地方讨人嫌?你先过去吧,我在这儿等着你。有什么事情喊一声我就到了。”
      夏桃点了点头,又仔细整理了一下衣服,就踏着小碎步一路走进了如意坊。
      此时如意坊的大厅里正好没有客人。如意坊的伙计见过夏桃几次,见她托着个蓝色绸子包袱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颇为热情地打了招呼,“好久不见啊,夏桃姐今天带了什么好东西来?”
      去年夏桃拿了条银丝掐边的西湖十景腰带过来寄卖,当场就被一个南方来的富商高价买走,店里的抽成不算,光是赏钱自己就得了一个银元宝。
      不提起这回事还好,一提起来夏桃几乎想打死他:“便是有好东西也不敢来啊,有你这张破嘴,还害得我们小姐被夫人好一顿骂,那里还敢过来呢?”
      小伙计多少听到一点风声,只摸着鼻子嘿嘿笑,连连表明自己已经得到了教训。
      “是我的错我的错,夏桃姐你大人有大量,莫要和我计较了。我们掌柜的都打了我一顿,如今呀,我是除了招呼客人,半点话不敢往外传的。”
      顾殷殷不仅手工极好,而且审美出众,胸中自有沟壑,像这样的一等一的绣娘本就少见。他传一次话就害得人家被打了一顿,还被人上门来闹了一场,若不是大掌柜的是他的亲爹,早就被撵出去了。
      夏桃小心翼翼把包袱揭开,箱子打开,把用白色素绢包着的四幅桌屏面拿了出来:“诺,这一次的东西是有人托我家小姐绣的,费了她好大功夫的。小姐说是他们四个打了个赌,要看看谁给的图更值钱,所以,你要一幅一幅的给出价格才行。”
      “那也成,就是估价麻烦一点,说不定还不如一起卖呢。夏桃姐,就没个底价么?”
      “三百两一幅!不能再少了,不然不如拿回去当小姐的嫁妆!”小姐好像没说是一共三百两还是一幅三百两呢,但是应该比上一次多吧?
      哎呦,乖乖,比上一次还高!小伙计手一抖,正要揭开白色素绢的手停了下。又把桌屏面捧进了盒子里,引着夏桃去了一间客室。
      “这个价格,可不是我能做的了主的,你等我去找我爹啊!”
      
      正和东家聊天的大掌柜见小儿子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顺义,怎么这么不知规矩?”
      “啊?东家好!”小伙计愣头愣脑地回了话,“爹啊,上回卖腰带的那位顾小姐送了绣品过来,价格,有点高,您过去看看?”
      大掌柜的没说话,做东家的先笑着开了口:“那条西湖十景?我去看看吧,当时可就是从我手里卖出去呢。”
      夏桃正吃着包间里提供的免费点心的时候,突然门被人推开了。一个身穿雪青长袍的俊美青年笑吟吟走了进来。
      真是好看啊,大少爷二小姐都没他漂亮!
      词汇贫乏的夏桃呆呆地盯着如意坊的东家叶良成,连点心渣子从嘴角掉了下来都没注意到!
      叶良成看着普普通通的松木盒子,微不可查地撇了撇嘴:“就是这个?”
      回过神来的夏桃没找到手帕,就在前襟下摆上狠狠擦了几把手,才小心翼翼拿起一幅屏面给叶良成看。
      啧啧,还用着这样的蠢丫鬟。
      叶良成在心里又看轻了那位顾小姐几分,随意往绣品上看去。这一下,他的眼睛就挪不开了。
      画中是一片牡丹花圃,尽是姚黄魏紫二乔烟绒紫承露白等等名品,大朵大朵的牡丹花争相怒放,端的是国色天香。
      一张绣榻在花丛中半掩半映,有位明艳照人的丰腴美人在上面半坐半躺,身上逶迤着一条流光溢彩的织锦,仿佛春睡初醒一般。身上轻纱半臂配着大红色的高腰襦裙,显示出曼妙的曲线。美人微微仰着头,朱唇半张,露出口中含着的羊脂白玉的小玉鱼儿来。
      一只紫色玉笛半垂半落,穗子在美人身下半遮半露。
      紫笛伴,玉鱼含,美人艳若牡丹花。
      想来这画中人就是那倾尽天下的太真妃子了。
      叶良成心中赞叹不已,面上矜持着开口道:“报个价格吧,只是——你可要心里有点数,我叶良成可不是那些任由人开价的冤大头。”
      叶良成?夏桃眼珠转了转,伸出一根手指:“至少一千两!一幅!”
      小伙计顺义在旁边开口了:“喂喂,夏桃姐,你刚才还说至少一幅三百两的!”
      随即把之前夏桃忽悠他的哪一套话竹筒倒豆子地复述了出来。
      夏桃一时狮子大开口,心里也是发虚,到底还是硬撑着:“是啊,但是小姐说过,满京城的生意,叶良成叶老板是最黑的,但是眼光也是最好的。买东西遇到他,价格直接翻两番!”
      我说一千两还是给他抹了零头的!
      这样也可以?顺义目瞪口呆:“但是,东家可以不买啊!”
      一直埋头研究图中美人,任由两人你来我往的叶良成此时突然发话:“好,就按你的价格,一幅一千两!只是我才疏学浅,没法子评判哪一幅更好些,不如直接都算成一样的价格,你看如何?”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