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7、第 37 章 ...

  •   可爱的小姐姐之一(10)
      顾殷殷新得了这样一笔巨款,满心都是欢喜,第二天去女学的时候都是难得的笑眯眯的。
      “看默娘这样高兴,不知可是早起捡到了金子?”前座的圆脸少女打趣道。
      这个女孩子叫做姜淑庄,父亲是从八品的大理寺评事,平日里和顾殷殷关系不错。
      顾殷殷平时总是沉默寡言,被同学的女孩子戏称为默娘,姜淑庄是叫得最欢畅的那一个。
      顾殷殷随口答道:“金子倒是没有只是昨日你们都在做女红,而我请了假回家睡觉,心里就开心而已。你说是不是,硕人?”
      卫风硕人,有女庄姜,姜淑庄还多了一个淑字呢。
      顾殷殷一般叫她阿硕,故意的时候就叫她硕人。
      被反调戏了一把的姜淑庄拍了顾殷殷一巴掌,感觉和猫打得差不多重。
      随意环顾了一下四周,顾殷殷奇道:“咦?今日怎么人人都是一副容光焕发的样子?”
      “哦。你不知道,昨日来了宫内司的文书,说是让京中三十六所女学考核优秀学子,每所女学选五人做代表参加淑女选拔,其中表现优异者宫中会择优录取,选为郡主县主伴读。这屋里几乎个个都高兴得很呢!”
      难怪顾霏霏要买琴呢。
      “哦,那都比什么?”
      “还不知道呢,左右不过琴棋书画那些。”
      在学里每一项都表现平平的顾殷殷表示很失望:“什么嘛?换汤不换药的,和以前的才人赞善有什么区别?”
      姜淑庄还没说话,旁边一个妩媚少女先笑道:“你这个败兴的妮子,怎么不说是和参选昭容彩嫔有什么区别?”
      这一位小美人名叫姚福儿,父亲是太常寺的八品官,不知为什么,总是不喜欢顾殷殷。
      顾殷殷懒洋洋摇头:“不敢不敢,小女子不过生于微末,小选大选都是够不着边的。葡萄你说是不是?”一般来说,才人赞善多是小选,昭仪彩嫔则是大选。
      被叫做葡萄的妩媚少女用袖子掩着嘴巴轻笑,姿态如娇花照水,楚楚动人。
      “默娘,你可是失望了?嗳,不用这样,虽然不能参赛,但是你可以去看啊,一所女学给三十个去观看比赛的名额,你这个校榜二十九几乎是十拿九稳了。”
      “哦,那祝愿葡萄你发愤图强,早起挤进前五,到时候我送一条霞披给你上场用……”这话可戳了一贯是稳定无比的校榜十一的葡萄姑娘的肺管子,又不好说对方的不是,只愤愤嘟着嘴巴不说话了。
      一个冷清清的声音此时传来:“殷殷?”
      发话正是本班的班长,出身孔家旁支的孔如仪,此人简直是一本活的规矩,让班里几个活泼些或是懒散些的姑娘敬畏不已。
      原本顾殷殷和她并不是一个班的,班长也另有其人,但是最近良辰吉日颇多,好些姑娘都回家待嫁了,学里便把两个班级合为一个,才学规矩都极为出众的孔如仪便成了新的班长。
      顾殷殷后背一紧,当即坐得笔直:“班长有什么事情?”
      孔如仪的声音永远是那个样子,不疾不徐,四平八稳,就像她这个人一样:“默娘,你刚才说到霞披,我觉得,这个主意不错,若是方便的话,可否请你绣上五条,给我们女学选出的代表用?”
      微微顿了一顿,孔如仪又道:“于你来说,也算是个扬名的好机会。虽说女子以贞静为要,一切抛头露面之事都应该避免。但是女红为四德之妇功,倒是可以宣扬一二的。”
      不,我一点都不想要这种宣传。
      孔如仪你这个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女人,真是够了。
      顾殷殷麻木着一张脸刚想说话,又被打断了。
      葡萄姑娘一点不给顾殷殷推辞的机会,忙不迭的火上浇油:“哎呀,想不到还有这样的好机会,默娘,我可真要羡慕死了。你说什么样的花式好?蝴蝶百花都太一般了,不如绣一些人物故事上去,一定相当别致……”
      孔如仪点头表示肯定:“嗯,不错,我会回去帮你画画稿的。”
      葡萄姑娘笑得更欢了。孔如仪在丹青上极有天赋,她是知道的。更妙的是,孔如仪的画风绮丽繁复,若是拿来做花样子的话,简直能累瞎绣娘的眼睛。顾殷殷这个阴阳怪气的死丫头,这一回可是踢到铁板了。
      顾殷殷此时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般:“多谢班长好意,但是还是不用了,妾身根本就做不到呢。我刚才说的是送葡萄一条霞披,可不是自己绣一条。百花绣庄刚刚进了一批西域的双色绸,不需要绣花,做霞披已经非常漂亮了,不如我明日带五条过来如何?若是一定要绣花,我也可以请人来绣的。”
      孔如仪皱了皱眉头,很不适应这种被人反驳的情况,她自认完全是出于好心好意,不料对方并不领情。
      “默娘,我知道这确实是为难了一些,但是,还请你为了我们本校费些心力如何?我知道你手艺虽好,手脚却慢,但是如今离比赛还有一个多月,想来时间总是够了的。”
      慢步踱到顾殷殷身边的孔如仪拉住了顾殷殷的手:“若是你家中有些活计的话,最近放一放可好?想来令尊令堂必然是理解的。”
      不,他们不会理解的。
      顾殷殷心中冷笑,脸上依然平静,伸手捻住了孔如仪腰间一个双燕柳枝纹样的香袋:“贞娘觉得这个香袋如何?”
      孔如仪微微一笑,她很喜欢这个精致又漂亮的香袋:“自然是很好的。”
      “这是我做的,”顾殷殷微笑,“我做这样一个小东西,就要用上五天的闲暇时间。那霞披长七尺,宽一尺,要绣满图案,便是一个多月也做不完一条的。还请班长莫要为难我了。”
      说着顾殷殷便盈盈下拜做赔罪状。
      孔如仪一脸失望,只说了一声“罢了”,便摇了摇头走回了自己的座位。
      绕道葡萄姑娘身后捂住了她嘴巴的姜淑庄也猫着腰跑了回去。
      素来严厉的算科讲师舒夫人走了进来,开始上课。
      女学生们个个老老实实,一点不敢有小动作。
      下午舒夫人走了,换了更为厉害的经科讲师严夫人来,一节课的女论语下来,女学生们个个两眼发直,只有孔如仪意犹未尽,下了课依然和严夫人在一起探讨问题。
      早早拖了顾殷殷出来的姜淑庄简直有气无力:“默娘,你说贞娘她是不是女论语成的精?为什么她居然能上完严夫人的经课还这么有精神啊!”
      那是因为她是学霸啊,孔如仪的学中头名可不是随意来的。
      顾殷殷摸了摸姜淑庄的额头:“可怜见的,实在听不懂,就去求你三嫂给你讲吧,她的外家就是你未来的夫家,要怎么表现才好,她不是一清二楚?”
      “哎呀,怎么说这个!”姜淑庄跺脚不依,硬拉着顾殷殷要她请客才会放过她。
      顾殷殷此刻真正是个大财主,两人一拍即合,去隔壁街上吃了半条街的小吃,方才各自领着抱了满怀零食的丫鬟分开。
      “小姐啊,我们等下要去什么地方啊?”看顾殷殷没有让车夫直接回家,夏桃便问道。
      “去福临绣庄接点小单子,再买些东西。”
      福临绣庄是女学中的一位前辈开的,对同学的后辈关照颇多。
      顾殷殷最是常来常往的,柜台后面的小姑娘见了她便笑了起来,让伙计提了好大一个包袱出来给她:“顾姐姐好久不见了,这是你月初定下的东西,三套被褥枕头,还有那夏布做的帘子,我都一一验看过了,还做主送了你一个靠枕,再没有半点错的。”
      顾殷殷也不多话,直接让伙计送进车厢里:“玲玲你办事我自然是放心的。”
      玲玲又道:“顾姐姐卖书包和花样子的钱我算完了,一共是二十三两,除去买下的这些东西,还剩下八两,顾姐姐可要在店里再选些什么?”
      “真真是好个会做生意的小娘子,难怪自从你到了这里,东家姐姐脸上的笑容都多了几分,”顾殷殷噗嗤一声笑了,伸手捏捏那张可爱的小圆脸,“你拿两个书包给我吧,最新的那种,绣了诗句的,包的严实点儿。余下的钱都先记在账上,等下回有了上好的金银丝线,帮我一样买一些。还有,最近可有什么零碎的活计要做的,要求花样新鲜立意好的那种,我答应了给我们女学里买几条披帛,正要做点活计来换呢!”
      玲玲被捏了脸也不生气,不一会儿便笑眯眯地拿了个小布包出来递给她。
      “这里正好有个活计,顾姐姐肯出手最好了,东家说春闺刚过又快到秋闺了,让找人再做一批又新颖又清雅又有彩头的荷包出来卖,顾姐姐给做个样子出来,便是一只五两银子,东家也肯收的。”
      看来春闺前那一批卖得不错嘛,价格还上涨了些。顾殷殷当即笑道:“可有期限的?”
      知道这月的赏钱必然是有了,玲玲笑得很甜:“倒是要的急了些,顾姐姐可以画图纸么,或者做了一只便送来一只,也是成的。”
      顾殷殷点点头,约了日期,又估摸着买了些绣线,便上车回家去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