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3章 ...

  •   我与无惨并排坐在庭室外的檐廊,恰时叶子小姐将月见果子送来,放在一旁便默默退下。
      
      无边夜色,只我二人静默。
      
      紧了紧身上裹的小袄,我伸手拿起一个月见果子啃起来。
      
      “好像这些年来,今日是你第一次在生辰时陪我。”
      我想起以往,都是自己独自坐在庭院。无人可语,无人庆贺。
      
      下人们虽不至于怠惰,却也未曾尊重。我在她们眼中就是无脑的傻子,偏还一身多病娇生惯养,尽添麻烦。
      
      八年之久,身边也只有叶子小姐像长辈一样温柔以对,无微不至。
      
      至于无惨,大多数时候扮演着厉父一般的角色。明明自己也体弱气虚,却对我严厉非常,下手也狠。
      
      但我离不开他。
      
      对无惨,我害怕,又依赖。虽未有过这样的经历,但我很肯定如果有哪一天见不到他,我绝对会疯掉。
      
      他与我是世上最亲近的人,是被渗透骨血的羁绊所捆绑的两人。我们自一个地方诞生,此后也必然要紧密联系,绝不能分开。
      
      然而无惨并不这么想。
      
      他孤傲、成熟,对我的纠缠常常嗤之以鼻。我在他眼里,就是个无用累赘般的存在。我所渴求的羁绊、陪伴,在他看来都是虚无。
      
      这让我时时有种错觉——自己抓不住他。
      
      攒着月见果子的手不由得缩紧。我咬牙,向无惨那边靠近,直到两人的衣服相贴。
      
      “阿兄,你有什么愿望吗?”
      
      他语气平淡:“平安顺遂,长命体健。”
      
      “没有其他心愿了吗?”
      
      “如果连这个也无法实现的话,再多追求都是空谈。”
      
      我沉默。
      
      伸出裹在暖衣内的手,我探入他的衣袖下,抓紧他冰凉的手。
      
      “我很想离开产屋敷,到外面的世界看看。”
      
      “和阿兄一起,两个人看山看海,把世界所有地方都走遍。从黎明到黑夜,日升日落,潮涨潮退,都要和你一起看。”
      
      那是我无数次被困于小小宅院中,梦中的幻想。
      
      我低着头,抓着无惨的手下意识握紧。
      
      他偏头向我看来,视线落在我身上,像是在观察什么。
      
      我感受到他回握住我的手,发出一声轻笑。
      “看不出来你人还小,想得倒挺多。”
      
      冷风从我们相握的手下钻入衣衫,冻得我一个激灵。无惨注意到,将我拉过来,从身后抱住我。
      
      他的声音自我耳后传来:“如果想要实现那些心愿的话,先把身体养好。就算闻不得腥味,也要学会接受。”
      
      “你是女孩子,如果不喜欢,书可以不读。但身体是根本,如果连自己也不爱惜,就不要想着会有人替你把关。”
      
      他的声音难得轻柔,热气洒在后颈,十分温暖。
      
      我握着他的手,窝在他怀里,就像被隔去了外界所有寒气。
      
      “阿兄,你说的不对。”我不自觉扬起嘴角,“不管怎么样,还有你会替我操心,对吧。”
      
      无惨并未回答我,只是紧了紧握住我的手。
      “你想得倒美。”
      
      我忍不住笑出声,放松了身体靠在他肩上,舒服地眯起了眼。
      
      突然一点冰凉落在脸侧,我抬手摸了摸,触及一片湿润。
      
      睁眼,突然发现天边簌簌飘下丁点大的雪花。白圆的雪点比星辰更亮,在墨色夜幕下洋洋洒洒飘来,如雾蔼蔼。
      
      我激动了,拼命拍着无惨的手。
      “阿兄!下雪了!”
      
      “嗯。”
      他轻声回应,伸手向檐廊外,星点雪花落入他手心,然后化作水迹。
      
      我学着他的模样伸出手,感受天上落下的大小白点,掉入掌心时一瞬间便化作清水,留下冰凉的触感。
      
      冷冽冬风吹动半空的雪花飘扬,还吹来雪水草木混杂的清香。同我身后那人传来的幽幽气息混杂,钻入鼻尖,是令人十分安心的味道。
      
      兄长的身上,是如雪如梅的清冽香气。
      
      如他此人一般,淡雅默然,仿若高岭之花。
      
      每当落雨下雪之际,庭院便会吹来那样沁鼻的淡香,吹散屋中徘徊的压抑药气,扫除我满身疲惫。
      
      所以我格外喜欢阴雨天气,因为能够嗅到兄长的气息。
      
      我倚在无惨右肩,将头偏侧向他看去。注意到我的视线,无惨收回望向远处的目光,与我对上。
      
      如梅亮而不妖的红眸,与我如此相似,却又更显深沉稳重。
      
      我突然很想在这时候亲吻他的嘴唇。
      
      想要让他明白我对他的喜欢,不止于言语粗浅表达的万分之一。
      
      但我还是没有动,只是与他注视着。如果我现在用那刚吃完月见果子还染着糖屑的嘴亲上去,很可能会被他嫌弃得一巴掌拍开。
      
      再三权衡下,我还是选择放弃。毕竟我还没那么大胆子在无惨一动不动的注视下凑上去亲他。
      
      “阿兄,你会答应我的愿望的,对吧?”
      
      “什么愿望?”他假装忘记。
      
      “就是那个要一起游历四方的愿望啊,你不要假装听不懂。”
      
      “不要。”
      
      “不行不行!你必须答应!不然我以后就不吃饭了!”
      
      “那你饿着。”
      
      “阿兄!”我从他怀里坐起,抓着他肩膀晃来晃去,“答应我吧!快答应快答应!”
      
      “你的想法很不切实际。”
      
      “都说了是愿望呀!为什么这么计较!你只要答应了,我以后一定乖乖吃饭!”
      
      他没有回答。
      
      我觉得他这是犹豫了,于是继续攻势。
      “不仅乖乖吃饭,我以后也不吃糖了,我所有糖都上缴给你!”
      
      我看到他嘴角勾了一下,下一秒将手按在我发顶上搓揉。
      “那些是你本来就应该做到的,所以不算交换。何况让你乖乖吃饭对我没有任何好处,我为什么要答应你?”
      
      还、还不够?
      
      我看他马上要拒绝的样子,心情不免焦灼起来。
      
      “那我、我不赖床了!你什么时候起我就什么时候起!”
      
      “还有、还有……对!先生教书的时候我会好好听,你以后看书我也不随便吵你了!”
      
      “以后你说什么我都听!我会讲道理!”
      
      我拽着他的衣服,小心翼翼开口:“阿兄,这样你能不能答应我了?”
      
      “我考虑考虑。”
      
      根据我多年的被坑经验,无惨说这种话一般都是在变相地委婉拒绝。
      
      这样还不满足?
      
      我扑过去摇他,眼泪差点要掉下来。
      “不行啊!这已经是我的极限了,你再要什么东西我也没有了呀!”
      
      钱财什么的,我年纪尚小根本没存几个子。至于我其他宝贝,要么是大风筝要么是机巧船,都是无惨看不上的玩意儿。
      
      他想要的东西我这一个都没有。
      
      向他投去满怀希冀的目光,我试图用那双汪汪泪眼将他打动。
      “答应我吧阿兄!你就算点个头也好!”
      
      他注视我许久,终于失声一笑,难得露出轻松微笑的表情。
      “好好好,你别晃我了,头晕。”
      
      闻言我立刻收手,质疑问道:“你真的答应我了?”
      
      “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不后悔不后悔!”我连忙摇头,上前圈着无惨的手臂继续窝入他怀。
      
      “那你可得记住自己说的话,以后我说什么你都听。”他任由我把弄他的手,笑着确认道。
      
      我忙不迭点头:“那你也要记住,以后一定要和我一起云游四海!看大山大海,还有日出!要把大和所有地方走一遍!”
      
      “要求真多。”
      
      “不要逃避呀!快回答‘好’!”
      
      “你别再晃了,我答应你,满意了吗?”
      
      “现在满意了。”
      得到他肯定的答复,我心满意足地抓起旁边的月见果子开啃。
      
      结果还没咬两口,突然鼻尖痒痒的,我停下咀嚼的动作,被猛蹿上来的一阵寒意逼得打出一个喷嚏。
      
      无惨捋了捋我的头发,起身将我拉起来。
      “天冷,不要在这坐着了,回屋准备洗漱早睡吧。”
      
      我点点头,乖巧跟他进了屋子。
      “今天要和阿兄睡觉。”
      
      他走在前头,带着笑意答道:“说得好像你哪天没赖在我这似的。”
      
      夜里很冷,我手脚麻利地清理完自己便蹿上了床。很快梳整好的无惨熄了烛火,掀开被子时没有带进一点冷风。
      
      我习惯地找到他的腰环抱上去。因为刚从外面进来,他身上还冰冰冷冷带着寒气。
      
      他小心将冰凉的手避开我的身子,见我八爪鱼似的抱住他,不禁失笑。
      “我身上不冷吗?”
      
      “冷,所以我来给你暖暖。”
      我抬头看他,然后抓住他冰凉的双手,仔细用自己刚刚捂热的手覆住。
      
      我们两个都是偏寒的体质,到了冬季互相取暖才能好过些。
      
      然而无惨将他的手抽出来,给我紧紧掖好被子。
      “你刚才吹了风,乖乖睡觉就对了。”
      
      我不执拗,于是放开他另一只手安静窝在被褥内,偏头看向他的侧颜。
      “阿兄,今日过后我们就八岁了。”
      
      “嗯。”
      
      “我们要长命百岁。”
      
      无惨也理好被褥,轻轻舒了口气,阖眼轻声回应。
      
      我于是也闭上了眼。然而脑中却不断回想着今日这个不同寻常的生辰,是我多年来第一次与无惨共同度过的诞辰之日。
      
      这样的认知让我莫名兴奋,在床上躺了半天也不见得困顿,但又害怕翻来覆去地叨扰身边那位,于是睁眼盯着天花板,开始胡思乱想。
      
      对了,还没有亲到无惨。
      
      我深吸一口气,压着嗓子小声道:“阿兄,你睡了吗?”
      
      无人回应。
      
      我缓缓侧过身,尽量减小动作的幅度,以免惊扰了入睡的无惨。
      
      门窗都已关上,月光透过窗棂洒入屋内。适应了昏暗的夜色,眼前无惨的轮廓被光影虚化,印入眼中也柔和许多。
      
      不止一人说过,我与无惨面对面站着,就像照镜子一样。
      尚处年幼时期,孩童的五官还未凸显性别特色。而我们同样卷长的黑发,同样透红的双眼,以及病态苍白的皮肤,相似到常叫人咋舌。
      
      我不知道无惨怎么看待,但我会在心底暗自窃喜。
      
      这副相差无几的容貌,是我与他最为亲密的证明。
      
      也因此,我总不爱梳女子发髻,而喜欢模仿无惨的发型。扎起或是披肩,都随他的模样。
      
      无惨睡着时,便会难得露出放松的神情。尚带稚气的五官透露宁静的美好,与白日的肃穆判若两人。
      
      听叶子小姐说,亲吻男孩的嘴唇,是女孩爱意的表达。
      
      我凝视着他轻阖的嘴唇,缓缓凑了上去。
      
      他身上淡雅的清香便萦绕在我鼻尖,让我不由得紧张起来。
      
      碰到了。
      
      嘴唇上十分柔软的触感,还有落在我脸颊上有致的鼻息,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
      
      大约停留了数十秒,我感觉自己维持不下这个支撑的姿势,于是退回来歇息,脑中不断回放刚才的画面。
      
      “……”
      我看着无惨的睡颜沉默了。
      
      不对啊?完全没有任何感觉?
      
      叶子小姐不是说,亲吻真心喜欢的人,会感到心情愉悦吗?
      
      为什么我的内心依旧毫无波澜?
      
      难道是我不够喜欢无惨?!
      
      我被这个认知吓到了,开始怀疑自我。
      
      或许是操作有误,我不可能不喜欢他,再试一次好了。
      
      于是我打算再亲一次。他醒着时我没胆子动,也只能趁他睡着来做做实验了。
      
      抱着紧张忐忑的心情,我再次凑近了无惨的脸。然而就在距离他嘴唇两寸间距时,我看到他密长的睫翼颤动几下。
      
      然后我下意识停住了。
      
      得幸于这片刻的停顿,让我躲过了一劫批评与毒打。
      
      因为下一个瞬间,无惨睁眼了。
      
      尚且晕染着朦胧睡意的双眼睁开,在见到我放大数倍的面容时,难得地闪过慌乱的情绪。
      
      我感觉到他的身子狠狠颤了一下,瞬间驱散了他眼中的睡意。
      
      尴尬的气氛自二人间蔓延开,我与他就这样不明所以地干巴巴对视良久。
      
      还是无惨皱眉,率先打破僵局。
      “你做什么?”
      
      他的声音带着一丝责问意味。
      
      “我看看你。”
      我如是说道,谎话说得顺溜。
      
      然后就见到无惨的脸色瞬间变臭,他抓起床上的被褥就往我脸上盖。
      “看什么看,大晚上的瞎折腾!”
      
      我惊出一声鸡叫,被他这一盖压回了床上,挣扎了几下才从被褥中探出头。
      知道自己吵醒了无惨,我不敢再说话。毕竟叨扰他睡觉,是天大的罪过。
      
      好在他困得不行,象征性地推了推我便没了动静,应该又是入眠了。
      
      但我不敢再继续自己的实验,窝在被子中安分睡觉,只脑袋在飞速运转。
      
      刚才那一吻仍然使我耿耿于怀。
      
      我毫不怀疑自己对无惨超乎寻常的喜欢,却全然未从那个吻中找到欣喜的滋味。
      
      如果问题不在于我,那么……
      
      我缓缓将视线挪向旁边那人。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