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2章 ...

  •   新春已过,寒风凛至。我裹着小貂,坐在屋内暖炉边上。
      
      “阿兄,今日是我们的生辰。”
      我坐在无惨旁,捧着那一小碗黑漆漆的苦药愁眉。
      
      无惨将药一口饮尽,淡淡应了一声。
      
      我见他这么豪爽地喝完,抿唇瞥了一眼手上的药汁,也学他一鼓作气。有些操之过急,差点被呛到,于是急匆匆咽下汁液,忙不迭咳嗽。
      
      身边的侍女小姐接过我手中的碗,几个替我擦拭嘴角渗出的药汁,给我顺气。
      
      无惨看我莽撞的模样,皱眉:“没个姑娘样。”
      
      我几乎是要将肺咳出来,狼狈地擦拭眼角呛出的泪水。
      
      “阿兄,今日是我们生辰。”我又重复了一遍。
      
      “所以呢?”
      
      “阿兄今日就放下那些书,陪我好啦。”
      
      “不要。”
      
      我于是噘着嘴蹭到他身边,想要缠着他答应,但被无惨伸来的手推着脸摔倒,不得靠近他半步。
      
      我不肯放弃,又要挪过去,结果还是被他一只手轻易推开。
      
      旁边的叶子小姐见了忍不住笑道:“绫音小姐很缠少爷呢。”
      
      我立刻接话:“我最喜欢阿兄了!所以阿兄要陪我玩!”
      
      无惨露出了不耐烦的表情,他抬眼示意了一下我身后站着的叶子小姐。
      
      仍然锲而不舍妄图打动无惨的我突然被人轻轻拉开,转眼便见叶子小姐端着一盘鱼汤上来。
      
      “绫音小姐要先乖乖用完午食,才能考虑其他事情。”
      
      见到那盘肉食,我心下不免抗拒,但还是听她的话乖乖夹起了小块鱼肉,送入口中。
      
      只是嚼了几口,胃部突然冲上来一股酸意,让我直犯恶心。叶子小姐见状连忙递来陶壶,我急忙找着壶口就开始干呕,将最终那半块鱼肉都吐得干干净净。
      
      无惨停下了正在用餐的动作:“还是吃不下去吗?”
      
      叶子小姐一边给我顺气,一边回答道:“三日前又突然开始吃不下任何肉食,碰到便会犯恶心,去了腥味也是一样。”
      
      我终于提上一口气,抓着叶子小姐的袖子,一手狠狠扫开桌上的膳食。
      “不要吃了……给我拿走,看着就恶心。”
      
      “不行。”
      周围几个侍女就要上来收走,却被无惨喝住。
      
      我擦拭着嘴巴,用幽怨的目光注视着无惨:“为什么不行?我不想吃,一吃就难受,才不要!”
      
      “不行。”
      
      我恼了,指着几个在旁服侍的侍女怒道:“你们!你们给我把菜撤下去!现在马上撤!”
      
      “谁敢!”
      
      无惨一声呵斥,剿灭了所有侍女行动的意图。几个人跪在一旁瑟瑟发抖,左右为难,不知道是该上前还是静坐。
      
      两个小主人,又吵了起来。
      
      不止是她们,连我也被无惨这一声吓到了,气恼地转头看向他,喊道:“我说了我不想吃!”
      
      无惨没有理我,直接将矛头对准下面的侍女,压抑着怒气:“你们几个,把东西再拿来一份,不管怎样都要让她吃下去。”
      
      闻言,几人连忙起身收拾被我掀翻的菜食,还有几个跑了出去,应当是准备新的菜品。
      
      我急了,想要跑走,然而被几个侍女挡着出门的路,根本溜不出去。
      
      下人手脚麻利,很快将东西收拾好,新的菜食也陆续端上来。
      
      无惨手指点了点桌,冷声:“过来。”
      
      我摇头,怒视着他。
      
      他的脸色难看了几分:“你们几个,把她拉过来。”
      
      身后几名侍女二话不说,不管我咿咿呀呀地抗拒,推搡着我的肩膀就将我压到了桌前,逼迫我坐下。
      
      “叶子!叶子!我不想吃!你把她们拉开呀!”我看着眼前一排冒着热气的菜肴,喉中又痒痒地难受,满身心抗拒。
      
      然而叶子小姐只是站在一旁,用温婉的语气劝道:“小姐不要怕,少爷也只是看您这几日消瘦得厉害,担心您的身体。”
      
      我听不进去她的话,一闻到那些夹杂着香料的肉腥味道,就不住想吐。哭天喊地地求着叶子,场面一度混乱。
      
      无惨被我嚷嚷得心烦,低喝那些下人:“不管用什么办法,如果今天这道菜不吃完,后果你们知道。”
      
      他起身,厌烦地瞪我一眼,然后离开了这个吵嚷的是非之地。
      
      我被若有似无的腥味包围了。
      
      尽管那些肉已经烹饪得弹嫩香滑,还加以葱蒜佐料,我仍然能够隐隐嗅到一股生肉腥气。只要一闻到这种味道,就会让我呕吐不已。
      
      侍女们控住我到处乱舞的手,哄小孩似的要我张嘴。
      
      只要无惨不在,她们就不会感到害怕。在她们眼里,我只是个笨头笨脑的纸老虎,对付起来自然也更得心应手。
      
      不过挣扎片刻,我就感觉自己没了力气,头脑一阵阵地发昏。
      
      算了,既然早晚要吃,长痛不如短痛。
      
      在几人胡乱好言劝说下,我吃一口吐一口地,好不容易才解决完一盘肉食。虽然真正咽下去的不过几口,却已经折磨得我头胀脑昏了。
      
      侍女们如释重负地替我收拾,撤下了碗筷,留我恹在地上要死不活。
      
      叶子小姐这才走上来要扶我,口吻带着笑意:“绫音小姐辛苦了。”
      
      我挤出眼泪,推搡她伸来的手:“你走开……你和她们一样,都要欺负我。”
      
      “不是呀。医师有特意嘱咐过大家,一定要保证您的用食。您已经三日未曾按照嘱托用膳,再下去身体会垮掉的。”
      
      “恶心。”我只感觉满身心不适,喉咙干哑,“你是坏人,无惨也是。难受的又不是你们,当然无所谓了。”
      
      叶子小姐无奈地叹息,为我倒来一杯茶水。我没有接过,赌气地推开。
      
      “绫音小姐……”
      
      “你走开!我再也不要理你们了!你、无惨,都要恶心死我!”
      一手挥开她伸来的手,我起身,赌气跑开了。
      
      于是,在我八岁生日的这天,因为一顿饭,同无惨和从小照顾我的叶子小姐冷战了。
      
      跑回卧房后,孤零零地把自己塞进被子团着,耳朵伸在寒冷空气中,细听门边的动静。然而等了半天,却没有任何人前来安慰。
      
      我心中更加气愤。
      
      胡思乱想许久,满腔的怒意也都消失无际,还是没能等来想见的那两个身影,我不由得心虚。
      
      是我当时太胡闹了吗?
      
      在暖暖的被窝内滚成一团,想到午时无惨严厉不耐的模样,心中隐隐难受。
      
      我已经不生气了。
      
      只要你们来道一下歉,我马上会原谅你们的。
      
      为什么都不来呢?
      
      今天是我的生辰啊……
      
      自我有记忆起,无惨就对我们共同的生辰之日满不在乎。我猜是因为八年前的今天,险些成为他的忌日,所以他对生辰从未抱有任何期待。
      
      我没他出世即死的经历,又从小听下人谈论别家少爷小姐如何欢度诞辰,自然有所向往。
      
      可是因为身体的缘故,产屋敷家上下从未有人将今天放在心上。
      
      不知不觉,外边的天色已经黑了。我在床上躺了许久,还是起身去沐浴洗漱。
      
      就在我裹着小披风思索着要不要去找无惨的时候,看到了檐廊庭院内有两个身影。
      
      好奇心驱使,我偷偷藏在了房柱后,探头探脑地偷窥。
      
      一男一女,在月色下靠得很近。两人身子微微偏侧,我看清了那个女子的脸。
      
      是叶子小姐。
      
      两个人的脸贴得十分近,相拥着贴近身子。
      
      在说悄悄话?
      
      胡思乱想之际,两人身子又一偏动,侧面对上我,什么动作都一清二楚了。
      
      两人唇对唇,闭着眼,很亲密地样子不知道在干嘛。
      
      良久两人才不舍分开,又低着头窃窃私语,说了好一会儿,男人这才离去,叶子小姐就站在原地凝望。
      
      我蹲得腿有些麻了,就从房柱后走了出来。
      
      “叶子……”
      
      仍沉浸在那人离去背影的叶子小姐被我一声吓到,慌张转头,看到是我后松了口气,匆匆跑上来。
      
      她替我敛好身上的披风,担忧道:“小姐怎么在这吹风……天冷,要赶快进屋才是。”
      
      我见她与平常无异的态度,有些来气:“你不待在我身边,就是为了那个人吗?”
      
      她愣了一下,随即轻笑出声。
      “小姐是吃醋了吗?”
      
      “我哪有吃什么醋?你好好回答,那个人是谁,居然敢跟我抢人。”
      
      叶子小姐温厚的掌心轻抚着我的发顶:“那是产屋敷家的侍卫小哥,是小姐不认识的人。”
      
      “你居然为了一个侍卫抛下我!”我急了,“我不如他吗?为什么不理我呢?你是不是也讨厌我……”
      
      我怕极了,害怕叶子小姐像那些仆人一样认为我无理取闹。然而我实际只想她多给我些安慰,让我宣泄心中委屈。
      
      “怎么会呢?在叶子心中,小姐是最可爱的人,怎么舍得讨厌呢?”
      她为我擦拭微湿的发梢,“今日下午是向家主和医师汇报您近来的情况,所以才耽搁了时间。叶子是不会讨厌小姐的。”
      
      听她这么说,我才冷静了一点,但声音还带着些许哭腔。
      “那你们刚才在干什么?和那个男人在一起也是公事吗?”
      
      她“噗嗤”一下笑出来:“那是叶子的私事,说了小姐也不明白。”
      
      “我知道的我知道的,你讲。”她如此一说,我又被勾起了好奇心,抓着她的袖子蹭来蹭去。
      
      月色下,我看不见她的脸色,却察觉到叶子小姐不由自主翘起的嘴角。
      
      “那种事情,叫做亲吻。”
      
      “亲吻?”我皱眉,“你骗我。亲吻哪里需要嘴对嘴,不要把我当做傻子。”
      
      她笑着摇摇头,“对额头,是亲吻。对脸颊,是亲吻。对嘴唇,也是亲吻。只是在不同的地方,代表了不同的含义。”
      
      “那为什么要亲嘴巴?”那样不会碰到对方的唾液吗,怪膈应人的。
      
      叶子小姐对我的刨根问底无力招架,神色纠结,终于开口。
      “如果真心喜欢一个人的话,就会想要亲吻对方的嘴唇。这是一种表达爱意的方式,如果真心喜欢,亲吻的双方都会产生愉悦的心情。”
      
      “那你为什么只亲我的脸?”我揪住她的袖子乱晃,“你不喜欢我吗?所以才从来不亲我的嘴巴?”
      
      她失笑,一把将我搂入怀中爱怜地揉搓:“小姐呀!亲吻嘴巴只能对异性做呀!女孩和女孩之间是不可以的!”
      
      说着她将脸凑上来,对着我右侧脸颊来了个大大的香吻,然后对上我探究的视线。她的眼瞳在月下发着清亮的光。
      “现在也亲了小姐,小姐可以原谅叶子了吗?”
      
      我被她这一下吻得轻飘飘,好像的确感受到了她所说的“爱意”一般的情感,觉得甚是奇妙。
      
      不愧是叶子小姐!平常再普通不过的亲吻,经过她的点拨讲解,一下就感受到了与众不同的愉悦心情!
      
      又学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心情大好,我别过头藏着自己上扬的嘴角,拉着叶子小姐一起走。
      “好吧,这次就原谅你。”
      
      走了两步,我心中蠢蠢欲动地就想尝试一下刚学来的玩意儿,于是开口:
      “叶子,帮我去拿两碟月见果子来,送到阿兄房间。”
      
      “是。”叶子小姐乖乖退下。
      
      揣着满心激动欢喜,我迈着小碎步走在檐廊,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无惨,到后来竟小跑了起来。
      
      到了他卧房门口时,有些气喘地推开木门,果不其然看到那个静坐在案几前的身影。
      
      与往日一般,秉烛看书,听到了推门声也不甚在意。
      
      我突然想起来自己还和他处于冷战之中。
      
      先将脸上抑制不住的笑脸收了收,我刻意摆出愠怒神色走上前去。
      
      站在他面前,烛火的暖光在他身前印下漆黑阴影,挡住他的视线。于是无惨总算抬头,皱眉看着我。
      
      我就站在原地,端着架子等他先说话。
      
      “不要妨碍我。”
      口中冷冷吐出几个字。
      
      好看的眉眼微蹙,阴影下的双眼平添一丝危险阴郁,令人望而生寒。
      
      我一下孬了。
      
      脑子里要他道歉的念头也被瞪得烟消云散。
      
      乖乖坐在他对面,确保不会妨碍到他看书,我才弱弱开口。
      “阿兄……今日是我们的生辰,你不陪我一下吗?”
      
      “生辰而已,和平常一样不就好了。你的脑子里不要成日想着玩乐之事。”
      无惨说话老气横秋,像在教训不听话的孩子。
      
      同样是八岁,怎么他就这么受得住寂寞?
      
      “阿兄,就这个晚上,我就打扰你一个晚上,就坐在外面聊聊天,好不好?”我小心翼翼开口。
      
      “无聊。”
      
      “阿兄!”我挪到他身侧,扒拉他的手,“一个晚上就一个晚上!我最喜欢你了!最最最喜欢的就是你!所以陪陪我吧!”
      
      他的身子似乎僵了一瞬,然后身子斜侧要与我拉开距离。我瞅准他的动作,连忙挽上他的手,不让他躲开。
      
      我腻在他旁边不断嚷嚷,隐约能感受到他的不耐烦。终于在我锲而不舍地叨扰下,他才同意我这小小请求。
      
      虽废了大半天口舌,但好歹达到了目的,我心中不由得雀跃。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