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4章 ...

  •   我在九岁结交了寺岛家主的次女——寺岛和子。
      
      和子小姐比我年长一岁。我们初见在产屋敷宅邸,跑出院落瞎闹的我冲撞了这位前来拜访的贵族小姐,我们两人就此结识。
      
      虽然是十分不美好的初见,但很意外的是我与她竟成为了好友。在我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境遇下,和子成为无惨以外我唯一的骚扰对象。
      
      她温良淑雅,赏风吟月都散发贵女的风雅气质,交际甚好,在名门中也算稍有名望。
      
      于是两年之间,她已经成为我最好的朋友。当然,是我自以为。
      
      寺岛和子的出现就像透云的光彩,驱散我心中的阴霾,让我第一次感受到朋友的美好之处,脱离孤身一人的窘境。
      
      我阅读完和子送来的信件,激动地对着旁边的无惨放肆输出。
      
      “阿兄!和子说她最近在寺庙遇到了藤原家的小姐!果然和传闻中一样好看诶!”
      我跑到无惨身边坐下,将那封信纸在他面前晃啊晃。
      
      只见无惨脸色阴沉,伸手迅速抽走了那张纸,放旁边随意一丢。
      “你最近怎么回事,总在我面前叨叨那个寺岛家的孩子。”
      
      “她比我大一岁,说起来算你的长辈才是,你为什么总觉得她是个孩子?”
      
      他轻蔑一笑:“你们整日聊这些有的没的,不就是孩子才会做的事吗?”
      
      我不同意他的话,摆出认真的表情。
      “才不是。和子小姐知书达理,又出身名门教养端正,怎么看都非常成熟有魅力呀!”
      
      “你吵到我了,立刻闭嘴,我以后不想再听你谈寺岛家的事情。”他烦躁地翻了翻书,视线在几行字间来回移动。
      
      见他面上毫不遮掩的不悦,我闭上嘴,将他丢在一旁的信纸捡回来,交给叶子小姐收好。
      
      与和子来往的物件我都小心存放着,她是我唯一的朋友,所以我格外重视。
      
      嘱托好叶子小姐小心收拾信纸,我又凑到了无惨身边,压低声音悄声开口。
      
      “阿兄,你整日困在家中看书,不会无聊吗?”
      
      “只有你整日不学无术无所事事,才会觉得无聊。”
      
      他顿住身子,突然转头看向我,犀利的目光一瞬间便将我看透,盯得我头皮发麻。
      “你又想到什么鬼主意了?”
      
      我笑容一僵,刚要出口的话被他堵得严严实实,只能尴尬一笑。
      “哈哈……不愧是阿兄,一下就看出我的意图了……”
      
      “说,这次又想干嘛?”
      
      我立刻敛起笑容,摆上严肃的表情。
      “新春不是要来了嘛,我听和子小姐说新春京都会有很多有意思的活动,所以想要阿兄陪我一起去。”
      
      “别想了,你身子这么差,父亲不可能放你出去玩的,死心吧。”他毫不留情地拒绝了。
      
      就知道他会是这样的反应,我露出得意的笑容。
      “哼哼,我早就想好了,你且听我细细道来。”
      
      见我一副故作神通的模样,无惨放下手中书,玩味的视线向我投来,是一副看戏的模样。
      
      我清了清嗓子,正经说道:“新春那日,父亲大人会进宫赴宴,府内的侍卫侍女们也都会宽松防范。叶子小姐和一位侍卫小哥关系不错,她可以帮我们出府。”
      
      无惨挑挑眉:“你说得倒轻巧。外头的街巷你认得几条?出了门也是两眼一抹黑。”
      
      “所以我会把叶子小姐带上,她跟着我们,可以带我们认识京都地段。”
      
      “不够。”他摇摇头,“我还不觉得一名侍女能够管住你。把平常和你那侍女走得很近的侍卫也给叫上,让他跟着,否则我不放心。”
      
      我曾经和他提起过叶子小姐和家中侍卫的事情,没想到他记得这样清楚。
      
      “这么说……你是同意啦?”我以为他会和往常一般果断拒绝。
      
      他对上我探究的目光,淡淡道:“当然没有。”如炬的视线在我身上打量,“我听说你这几日很避讳喝药?”
      
      我心下一沉,不敢看他的眼睛,弱弱回应:“没、没有啊……我每天都有乖乖喝药,一次也没有落下。”
      
      “如果不是你那侍女抓着你督促,恐怕近日来的药都会被你偷倒掉吧。”
      
      听到他说的话,我就知道自己瞒不住了,头上冷汗冒了出来。
      “我……我这不是看自己近来身体好了不少,所以想着少喝几次也没关系嘛……”
      
      未想到我刚说完这话,无惨周身气息骤然下降,冰冷的目光如蛇凝视着我。
      他低沉鬼魅的声音传来:“不需要我再三提醒你说过的话吧。”
      
      当然不需要。
      
      八岁那年生辰,我满心欢喜答应下要对他言听计从。
      
      我怂了,垂眼坐在他身边,点头示弱。
      
      见我如此反应,无惨才终于收敛了他那骇人的威压。三年间,他越来越有官场领主的风范。明明才十一岁,却成熟到我仰望的地步。
      
      果然,这就是读书的力量吗。
      
      我再次留下了不学无术的泪水。
      
      于是我开始了新春的十日倒计时。期间,医师的嘱托一一遵守,端来的无论是药膳还是药汁都乖乖服下。我肯定自己在以往的十一年中,从未恪守过如此规律的作息。
      
      新春之际,我一大早就腻在无惨身边,假装十分投入地看书,实际上已经激动得不能自已了。
      
      出家门啊!
      这种十几年来从未经历过的新奇事,让我异常亢奋,有时看书看着看着就开始偷笑,为此无惨总用看白痴的眼神瞥我。
      
      总算是熬到了晚上,我换上了新衣,学无惨的模样将头发竖起,整理好一切便要出发。
      
      叶子小姐也换下了那身侍女服饰,穿上好看的新衣,同侍卫小哥窃窃私语,脸上是幸福的表情。
      
      无惨身边跟着一位有些熟悉的面孔,是井上先生。我常见他与父亲有过谈判,应该是父亲大人的下属才对。现在却恭敬跟在无惨身边,手上还拎着几本账册。
      
      我好奇询问,无惨也只是敷衍回答,并不打算同我说的样子。
      
      不知道叶子小姐用了什么方法,我们一行人进出产屋敷家,门边的侍卫竟无任何反应,放任我们离开。
      
      我没有多想,只是抓着无惨衣袖一角,心情愉悦地走向京都人流处。
      
      街上人数比我想象中要多许多,一眼看去密密麻麻全是各色行人,我一个矮个子夹在中间进退也有些困难。
      
      无惨抓住我的手,皱眉探望四周:“别乱走,跟着我就好。”
      
      我看着他的手,顺势挽了上去,他注意力似乎并不在我这,只是带着我在人群中穿流,行走的路线十分明确。
      
      片刻,我们来到了一家规模极大的店铺。走入店内,街道上的喧嚣便被阻隔在外,有淡淡熏香萦绕。
      
      是一家丝绸铺。
      
      规模很大,装横巧妙,将百种布匹丝绸分开排列,各自留有展示的空间,却又不显杂乱。冷暖色调的布绸四处分布,在暖光下折射出质地色泽。
      
      进来后无惨松开了手,对我说:“我有些事情要忙,你在这看看,如果有什么想去的地方,记得叫上侍卫。”
      
      我点点头,看他随着井上先生走入店铺深处,有些疑惑。
      
      回头揪了揪叶子小姐的衣袖,我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啊?”
      
      叶子小姐环顾四周,开口:“我也没有来过呢。不过听说产屋敷家有经营丝绸贸易的产业,这里应当就是吧。”
      
      我从未听说过这些,但看无惨熟门熟路的样子,好像蓄谋已久。
      
      难怪他会这么轻易答应带我出来,原来自己也早有打算。
      
      我开始在店内瞎转悠,细细打量这里的布匹材质。好东西不少,但并不稀奇,我平日衣着服侍的材质不比这差。
      
      随意转了几圈,便彻底没了兴致,然而无惨还不见人影。
      
      难得出门一趟,我蠢蠢欲动的心在召唤我前往探索未知的领域。
      
      “叶子,你陪我出去逛逛。”
      我拉她的手。
      
      她转头对着侍卫小哥露出歉意的笑容:“那我先去陪小姐啦,如果少爷一会儿要找小姐,劳烦渡边先生帮忙转告。”
      
      说着,她带我走出了店铺。
      
      幽幽暗香随着店门关闭阻隔在内,我又重新踏入了人群纷扰的街道。
      
      “小姐想看什么呢?”叶子小姐笑问着。
      
      “吃的!有没有做唐果子的地方?带我去看看!”
      一想起那些动人可口的点心,我就不住嘴馋,感到兴奋。
      
      叶子小姐轻笑,牵着我的手在人群中走动。
      
      走到一处许多人围绕的商铺前,叶子小姐回头对我嘱咐:“小姐站在这里不要乱跑,我去给您买东西。”
      
      我点点头,在她身后站着等待。
      
      等待的过程总是无聊的,我左右晃荡着张望,突然背后一股力撞来,将我挤入了来往流动的人群中。
      
      我踉跄了好几步才总算停稳身子,想要看看是谁这般无礼,却在人群中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寺岛和子。
      
      在今时此地见到熟人,简直是一种美妙的缘分,让我心情无比激动。于是我顺着人潮的方向,往那个方向跑去。
      
      拨开层层人海,来到那处,却并未发现和子的身影。
      
      是错觉吗?
      
      我又到处张望,仍然没能发现她,才终于放弃。突然意识到自己随意跑开了叶子小姐的监控范围,心中有些慌张。
      
      叶子小姐会担心的吧?
      
      我想要沿路返回,却迫于身高劣势辨不清路线,也难以逆流而上。
      
      恰时看到身边小巷,想想与其人挤人,倒不如在巷子里等叶子找到我好了,反正距离应该不远才对。
      
      于是我心安理得地走入这条明显空荡的小巷。
      
      然而倚着墙壁等了许久,街道上穿行的人换了一波又一波,也没能等来叶子,我心中不免慌乱。
      
      这时,巷角那边摇摇晃晃走来一个身影。
      
      我的视线被吸引。那个黑暗中的身影动作缓慢迟钝,脚步虚浮,高大的身子不断摇摆着。
      
      “嘭”的一声巨响,好像是摔倒在了废弃物上,还有痛苦的呻吟声传来。
      
      我犹豫了一下,缓缓走了过去。
      
      靠近了看,才发现是个中年男子,神情十分痛苦,躺在一堆杂乱的废弃物中发出虚弱的呻吟。
      
      我有些害怕,轻声开口。
      “那个……你没事吧?”
      
      那男人听到声音,艰难地睁开眼睛,棕色瞳孔在见到我的一刹那绽放出异样的光彩。
      
      他突然坐起身,对我抱歉笑道:“啊……吓到你了吗?抱歉,我有点难受。”
      
      男人坐起后没了那副痛苦的神色,取而代之的是一副透着愉悦神采的面容。他的目光在我身上徘徊打量,让我很难受。
      
      我不是很喜欢这个人。
      
      下意识后退了一步,想要离开。
      
      男人像是窥探我的意图,伸手抓住我的手,笑道:“小姑娘……你一个人吗?”
      
      我没料到他会突然出手,被他碰上的那一秒巨大的排斥感从心口涌出,我用力要甩开,却被抓得紧紧地。
      
      “放手!”我呵道。
      
      面前这人丝毫没有放手的意思,反而用力将我拉到他身边。
      “是走丢了吗?不然怎么会到这种地方呢?”
      
      油腻的目光游走在我衣服上,发出啧啧的赞叹:“看这模样,是贵族家的小姐吧?”
      
      “恶心的东西!放开你的脏手!”我伸出另一只手,往他脸上狠狠拍下一掌。
      
      这男人一反常路,被打了反而笑得更加愉悦。
      “看不出来还是个泼辣姑娘!”
      
      下一秒,我手上突然一股巨大拉力将我扯了过去。一阵天旋地转,我整个人摔在了那堆废弃物上,背部的疼痛让我尖叫出来。
      
      刚刚动嗓,一只大掌粗鲁盖住我的下半张脸。男人的脸往我面前凑,面色狰狞,带着疯狂可怖的笑意。
      “不要叫,不要害怕。放心,你乖一点,一会儿老子还有几个兄弟,你不要乱动就还能活着过去!”
      
      他说话吐出的热气一股脑洒在我正脸,还带着浓重的酒味,让我感到一阵恶心,开始疯狂挣扎。
      
      从他的话语间,我得知一个不妙的情况。
      
      他要搞我!还有可能搞死!
      
      我摊上大事了!
      
      不顾他的威胁,内心的恐惧喷涌而出将我的头脑侵蚀!我从未有过如此慌张无助的时刻,两脚疯狂摆动向他身上踢,却被这人轻易压制,口中发出的呼救也被堵在他手心。
      
      两只手臂发疯似的往他身上抓挠,我专对着他眼睛抠抓,混乱之中他发出一声吃痛的叫声,下一刻便是一道耳光向我扇来!
      
      “给老子听话啊!”
      
      突袭的疼痛打得我头脑空白,耳朵嗡鸣,脸上火辣辣的痛意传来一阵又一阵余热。
      
      男人突然开始扒我的衣服。
      
      “混账!你滚啊!不要碰我!”
      脑中奔涌出极度的恐惧与愤怒,我拼了命抵抗他胡乱作为的手,却是无济于事。
      
      “救命……救命啊!”
      
      他扼住我的喉咙,将我的呼救掐在喉间,只留下无力的气音。
      
      “不乖是吧?行,你就等老子弄死你!”
      粗厚的手掌抓住我的小腿。
      
      我在这一刻感受到了无比的绝望。
      
      呼救无人回应,反抗杯水车薪。对于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但知道终点会是死亡。
      
      无论怎样抵抗、反击,都是负隅顽抗。
      
      我要死了。
      
      满脑子都被这个恐怖的事实占据。
      
      不要说什么长命百岁,我不过十一岁的年纪,就要死在这个无人的小巷了。
      
      死得莫名其妙、冤屈无比。
      
      而那些同无惨约定好的愿望,甚至没能触碰到边角,就要被宣判结束了。
      
      我的眼前被泪水浸染得模糊。
      
      ——“嘭”
      
      突然一声剧烈的碰撞声从我身前响起。
      
      随之消失的,是禁锢我四肢的力量。
      
      男人浓重的酒气远去,高大的身影向着一边倒下,然后是与零落杂物摔碰的声音。
      
      我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无惨。
      
      他狠狠踩着那男人的脖子,手上拿着废弃木棍一下、一下,重重锤击在那人脸上!
      
      手中棍子每每落下,便伴随着一声凄厉的喊叫。
      
      骨肉重击的声音和木棍挥舞带起的凌厉风声逐渐代替那个男人的惨叫。最后一下高高抬手,对准他的脸猛地锤下!
      
      ——“噗呲”
      
      血肉横飞。
      
      鲜血飞溅,染上无惨的手。
      
      我看到他因剧烈喘息而起伏身子,和黑暗中散发着癫狂色彩的猩红双眼,同那血迹一般,残酷而暴戾。
      
      那一刻,我好像看到了无惨心中始终压抑的一面,被彻底释放出来。疯狂、冷酷、残暴,在他持棍击打的每一下,都体现的鲜血淋漓。
      
      就如书中所讲的修罗般可怕。
      
      小巷中只剩下我隐隐的哭泣声,还有他粗重的喘息。
      
      无惨丢下手中沾满血迹的棍子,转身向我走来。那双沾着血迹的手向我伸来,将我一把揽入怀中。
      
      令人感到熟悉的温暖怀抱。
      
      他抱着我,将我小小的身子护在怀里,用极大的力道将我圈住。
      
      “绫音……不要怕。”
      
      混杂着颤音与粗厚呼吸的声音从我耳边传来。
      
      我再也憋不住眼泪。
      
      “阿兄……”
      我紧紧攥住他身前的衣襟,浑身不住地颤抖,心中满是劫后余生的后怕。
      
      “我、我好像要死了……对不起!对不起……我不应该到处乱跑!我以后再也不会了!那个人要杀我、没有人听到我喊救命……我差点要死了……”
      脑子已经乱成一团浆糊,我趴在他身上断断续续地胡言乱语,仍被恐惧支配的身体冰凉无比。
      
      他环住我的力道更重了。将头埋入我的颈窝,声音是我从未听过的沙哑。
      “别怕……绫音别怕,我会保护你的,以后不会再让你受伤了……”
      
      十一岁的年纪,却带给我无人可及的安全感。即便他身材欣长瘦弱,也能将我完好护在怀里,不受到任何伤害。
      
      对于他,我总有莫名的信任与依赖。
      
      我再没有了说话的气力,一股脑扑在他怀中嚎啕大哭。
      
      无惨只是抱着我,用力得紧,将我包裹得密不透风。
      
      直到我哭到嗓子发哑,呛了两口才终于止住了哭泣。
      
      我将眼泪抹到他肩头的衣衫上,从他怀中退出,吸着鼻子注视他的脸。
      
      头发有些凌乱地散落在身侧,阴郁深沉的双眼,还有脸上几滴血迹,同他苍白的肤色形成惊心的比对。
      
      我伸手擦拭他脸上沾染的血迹。沾满泪水的手触碰上那抹红色,反而让它在无惨脸上晕染开。几番尝试才勉强拭去这肮脏的痕迹。
      
      无惨沉默着,低头任由我擦拭。他无言伸手整理我的衣襟,将那被扯得凌乱的地方仔细打理。
      
      我看到他捏着衣服的手因过度用力而颤抖,甚至爆出青筋。紧抿的双唇和掩藏在黑暗中的阴郁双眼,仿佛在极力压抑着什么。
      
      原来在纸上游龙走笔的灵巧双手,此刻却笨拙地为我整理着装。
      
      “身上有没有受伤?”他问道。
      
      “很痛……”
      我低声回应。
      
      无惨手上动作滞住,呼吸也突然停顿。我听到他开口时颤抖的语气。
      “是……哪里痛?”
      
      “背上,还有手和脚。”都是在推搡挣扎中的擦碰伤口。
      
      他似乎松了口气的样子。
      
      我抬手贴上他的双手,低声:“阿兄……你的手受伤了……”
      
      那双骨骼分明的双手从来都是握着笔挥纵,却能够拿起粗糙木棍行下死手,迸发出如此可怖的力量。
      
      原来白皙滑嫩的皮肤破皮,几处还擦出血口,与飞溅沾染的血迹混合,让我心疼不已。
      
      无惨神色松了松,撤下那副沉闷的模样,伸手用干净的地方擦拭我的泪痕。
      “一点小伤没关系。大家都在找你,我们先回家。”
      
      我胡乱点头,牵着他的手就要起身,却突然看到他身后阴暗小巷处走来几个身影,伴随着骂骂咧咧的声音。
      
      无惨也注意到了,一下又绷起脸,转身看去。
      
      几个男人勾肩搭背地往我们的方向走来,似乎是注意到我们不善的目光,发出了轻佻的声音。
      “哟,还有两个小鬼在这呢!”
      
      无惨拉着我要离开,轻声说道:“不要理他们,我们走。”
      他的手搭在我后脑上,挡住我要落在尸体上的目光。
      
      那几人突然传来尖锐的错愕呼声,跑着上来打量躺在地上生死不知的男人。
      “诶!这不是、不是吉田吗!”
      
      我突然想起来那个醉酒的男人说的话。
      
      ‘放心,你乖一点,一会儿老子还有几个兄弟,你不要乱动就还能活着过去’
      
      他们,是那个男人的朋友。
      
      一行四人,各个散发着酗酒后的兽性与欲望。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