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傲娇猫妖 ...

  •   碧空如洗,铄石流金。
      
      院落中的一道灰色身影半伏在地上,他的背后背着一个竹条编织的篓筐,不断地在田间忙碌着。
      
      银渊小心翼翼地在灵草根部周围挖出一道小土坑,动作轻柔地采下一株灵草,眼神专注,似是对待情人般细腻温柔。
      
      几息之间,灵草已落到他的手上,那双手还有些圆润,顺着手掌一路滑过指节最后到指尖,仔细看去他的指甲是不符合常理的尖利细长,没有人工的雕饰,仿佛天生便是如此。
      
      银渊将灵草放到身后的背篓里,摸了一把头上的汗,嘟囔一句:“白无忧那个混蛋,竟然让本王做这种低级的事情!若不是本王灵力尽失……”
      
      “二狗,你说什么呢?”
      未等银渊说完,那道在他听来如魔鬼般的声音已近在耳畔。
      
      银渊一个激灵瞬间转身,他吐槽的人正在他面前站着,手里拿着一个啃了一半的灵果,灵果边缘部的月牙上还有一道残留的汁水,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白无忧又咬了一口灵果,再次询问道:“二狗,我刚刚好像听见了什么灵力尽失?”
      
      银渊暗骂一声,这个伪君子!在别人面前高冷正直风华无限,在家就一副懒散爱捉弄人的样子。
      
      若不是他现在灵力尽失,他定要揍得白无忧满脸开花!
      
      然而现实让他不得不低头,“我说、我说……若不是本王灵力尽失,这种事情很快就做完,哪用得着你等这么久!”
      
      话语中的求生欲满满。
      
      白无忧眯起眼睛,上下打量一番银渊,最后将目光放在他身后。
      
      银渊也顾不上刚刨完土还带着泥土的爪子,直接按到了屁股上。
      
      ——那里有一条尾巴。
      
      一条白无忧最喜欢撸的尾巴。
      
      他的手正好按到尾巴根部,泛着冷白色泽的尾巴在白无忧的注视下还甩了两下。
      
      银渊:“……”
      真没出息!!
      
      白无忧眼神漂移一下,控制着自己的目光尽量不去看那条尾巴,淡定道:“二狗,你一会儿抓几条鱼再抓几只鸭子,晚上要吃。”
      
      银渊见他移开视线,胆子不由大了起来,伸着那双尖利的爪子在白无忧面前挥舞几下,怒道:“白无忧你个混蛋,本王说过第二十三遍了,本王叫银渊!不是二狗!!”
      
      若不是他灵力尽失、身体缩小,又怎么可能变成一条狗的样子被送到白无忧手里,最后还得了这么一个名字!
      
      “嗯,知道了,二狗。”白无忧点点头,挥手招出一个水球,又坏心地在里面掺杂了一些冰碴,将银渊从头到脚浇了个透心凉。
      
      银渊看着自己一身的水渍,脸刷地一下就黑了。
      
      自从他登上王座,第一次有人如此戏弄他!
      
      而那水流极有眼色地掠过那条尾巴,一丝水珠都没留下。
      
      白无忧打量着自己的杰作,暗暗地想,落水狗的前缀是什么来着?
      
      算了,想不起来就不想了。
      
      他一挥衣袖,将已经吃完的灵果扔到几米外的果树下,继续发挥它的余热。
      
      白无忧掏出一条帕子优雅地擦着每一根手指,那副温柔的模样比银渊挖灵草的时候有过之而不及。
      
      “我一会儿和小叶子出去一趟,好好干啊,晚上重重有赏。”
      
      他扬起手帕,直接落到银渊的脸上,打算回去找夜梓出门办事。绕过银渊之际,他顺手在那条银灰色的尾巴上撸了两遍,又万分不舍地收回手。
      
      白无忧心里留恋一番,软软的、滑滑的,手感太好了,比凤红绫那一身除了漂亮一无是处的羽毛有用多了!
      
      银渊在他的手拿开之时,终于受不住往白无忧的背后扔了一个土球。
      
      白无忧背后长了眼睛般,轻巧地踩着诡异飘然的步伐精准躲开攻击,回头对银渊淡笑一下。
      
      银渊一愣,不得不说,不管这人再如何恶劣,那张脸还是具有迷惑性的。
      
      他转而想,像白无忧这般大的,还被归于幼崽行列呢,他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他别过脸,打算道歉:“对……”
      
      “二狗,被砸到的灵草你要重新种哦~”白无忧打断他的话,伸手指着被土球砸到的区域,歪头对银渊轻声道。
      
      银渊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那里的一片灵草已经被土压得趴在地上,有些已经没了灵气,而被尘土波及的灵草粗略估算,大概有几十株。
      
      银渊终于忍不住,冲着白无忧的背影大声吼道:“白无忧,你个混蛋!!”
      
      然而,白无忧早已离开了院落,在屋内等待着夜梓。
      
      他从空间中取出碎星剑,怀念地抚摸着剑柄上系着的浅蓝色剑穗。剑穗在他的手下晃晃荡荡地飘着,丝丝缕缕从指缝间穿插而过。
      
      他不期然地又想到了他曾经并肩作战的小伙伴。
      白无忧嘴唇微动,近乎无声地呢喃道:“霜语……”
      
      当年他结成金丹,霜语应势而生,陪他经历无数战斗,一人一剑行走各域成就不败之名。
      
      如今,人在,剑却消失了。
      
      他有些怅然。
      
      等等,金丹!
      
      白无忧眨了眨眼睛,霜语是他结丹时出现的,此世他再次修到金丹也许还能再相见!
      
      怪不得之前无论他怎么呼唤都收不到回应,一定是修为不够。
      
      白无忧想通后,心情一阵舒畅。
      
      他将碎星剑立在身前,欣赏着自己的美貌。
      
      唔,木萧然说越自恋的人越好看,白无忧扒拉着头发美滋滋地想,今天的他依旧帅气逼人呢!
      
      夜梓拎着木剑进来,对着还在独自美丽的白无忧道:“先生,我准备好了。”
      
      闻言,白无忧快速将剑归鞘,掩饰地轻咳一声道:“嗯,我们走吧。”
      
      他背负着碎星剑,率先踏过门槛,等着夜梓。
      
      风打在他的身上,撩起白色衣摆,飘然若仙。
      
      夜梓跟在他身后,眼底闪过一丝笑意,经过几天的相处他很轻易地摸清了白无忧的性格,然而那人还不知道自己本性已经暴露,还在他面前维持形象。
      
      ……
      
      白无忧带夜梓去的是凤族与猫族的交界,以日暮森林为界,划分两族领地。
      
      近来猫妖一族的行事作风越来越可疑,凤红绫尝试与猫族族长联系,所有的通讯消息都石沉大海。
      
      身为一族族长,凤红绫需要坐镇自家领地,不能轻易离开。她最后思虑一番,让白无忧帮忙查探。
      
      白无忧欣然同意了她的请求。
      
      他一个剑修,天天种植灵草、治病救人,这是人干事吗!
      罪魁祸首的系统还没明确说他到底要种多久的地,这人生简直太艰难了。
      
      终于有了光明正大的理由能够离开系统规定的地方,他当然要出去溜一圈。再憋下去,他怕自己一个不留神把院子给毁了。
      
      日暮森林外围都是些没有灵智的普通妖物,整片树林热闹无比。身在妖域的动物并不惧怕生人,在二人行走期间已经有不少动物从他们眼前跑过。
      
      白无忧步伐缓慢,照顾着身后的小小身影。
      
      蓦地,他停了下来,对夜梓道:“看到那只兔子了吗?你拿它练练手。记住,不要伤其性命。”
      
      临走时,夜梓母亲请求他教导夜梓基本的防身术,白无忧没有异议地就答应了。
      
      夜梓母亲对他照顾良多,他做这些都是应该的。
      
      他不仅要教导,还要亲身上场指导。
      
      他观察过夜梓,意志坚定、思维通透,而且是罕见的单系灵根,以后的成就不可限量,此次来日暮森林带上夜梓也是想着能够锻炼一番。
      
      尽管他修为所剩无几,保命的手段还是有的。再说他以前纵横妖域,哪里有危险都一清二楚。
      
      这日暮森林的危险等级实属倒数的行列。
      
      夜梓闻言眼神一转,发现了草丛间的一抹白色绒毛,他紧张地握紧了手里的木剑。
      
      他脚步放轻接近目标,再近些他发现那只兔子毫无所觉地啃着地上的青草,一双水润的双眼红彤彤地,非常可爱,一般人看见它都不忍心下手。
      
      然而夜梓极为冷酷无情地举起木剑,欲要将兔子拍晕。
      
      抓住时机,夜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挥下木剑——
      
      木剑离兔子一公分之处却再也不能前进一丝一毫。
      
      这是怎么回事?
      
      夜梓心中惊异,眼眸无意识地睁大。
      
      一道慵懒的声音在他的耳畔响起:“凤族幼崽……嗯?这个气息有些奇怪。姑且算是凤族幼崽吧。”
      
      “你这个娃娃还挺会挑的,那么多野生妖物偏偏选中了我,也算是你不幸吧。”
      
      眼前出现一只白皙的手,带出一道残影,掐住了他的脖颈。
      
      夜梓浑身被定住,什么都不能做。那人的气势太过强大,让他连反抗的心里都生不出。
      
      手的主人慢慢用力,将夜梓提到自己面前,两人面对面。
      黎风吟欣赏着夜梓因缺氧渐渐变红的面容,一双狭长的眼睛泛着兴味。
      
      “阁下看够了便放手吧,小孩子不经吓。”
      
      “不错,竟然能破开我的束缚,看来你并不是无意间选的我。”
      
      白无忧不置可否,那只兔子身上的幻术在他面前根本无所遁形。
      
      “放了他吧。”
      
      “我就不!”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