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满级回档 ...

  •   门外的喊声仍在继续,吸引了不少闻声而来的围观群众。
      
      “知幽又来找小白麻烦了。”
      
      “胡说,她明明是看小白长得好,想让人家恢复真身扒皮做衣服。”
      
      “前几次她来小白正好不在家,这次撞上了,怎么办?”
      
      化形外表与真身成正比,知幽有个人尽皆知的爱好,不喜欢自身羽毛化成的衣服,偏偏喜欢扒别人的毛皮做衣服。
      
      不少族类对她的行为感到厌恶。
      
      然而她血统好,上面有人护着,扒完皮又不会真的要命,所以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白无忧不清楚其中的意味,施施然地走出来,想着如何优雅又不失风度地拒绝知幽。
      
      “……你、你就是白无忧?”知幽手里的鞭子啪嗒一声掉在地上。
      
      她偶然间见过这个人与王相谈甚欢的样子,从远处看去,她瞬间就被那人一身凛然的气势镇住,那人无意间向她瞥来的双眼有如实质般地割在她的灵魂上。知幽一辈子也忘不了那种全身冰冷,犹坠地狱的感觉。
      
      她当时就想,这个人好可怕……
      
      想到这里,她脸色刷地就白了。
      
      知幽暗自捏着衣角,有些后悔之前的嚣张话语,“抱、抱歉,那个……”她一时不知该如何解释。
      
      白无忧理解地点点头,女孩子告白比较害羞,而且人还这么多。
      
      “我明白你的意思,回去吧。”
      
      知幽松了口气,向他行礼,不顾地上的鞭子,噌地一下就变回原形飞走了。
      
      抖落下来的蓝色羽毛在空中飘忽不定,最终被一只白皙的手抓住。
      
      匆匆赶来的水袖连忙来到白无忧身边,声音急促道:“听说知幽来找你了,下次她再来你就赶紧跑。”
      
      白无忧拿着羽毛垂眸,轻声道:“无碍,她不敢动我。”
      这支羽毛的颜色与他同凤红绫谈交易之时,远处路过的一只小鸟极为类似。
      
      所以这个叫知幽的鸟族绝对是上次对他一见钟情,特意打探到了他的位置,来求婚的!
      
      毕竟他对自己的帅气充满信心。
      
      白无忧手指摸着下巴自恋一番,果然本尊的魅力无可抵挡,就算是用着十五岁的脸也能秒杀一片妖族!
      
      水袖还有些担心,又不好直接说知幽的凶残怕吓到他,只能拉着白无忧进门,“我来是给你送报酬的,今天我儿子抓到了一只野生犬妖,你看看喜不喜欢。”
      
      她一挥手,一只虚弱的小奶狗就出现在地上,身体瘦小,眼睛水汪汪地看着两人,而后摇起尾巴慢慢蹭到白无忧腿边。
      
      野生妖物就是没有灵智又没有族群收养的一群异类,没有同族的保护,在成长之前不易存活,地位仅比半妖高一分。
      
      白无忧的空间需要活物,自己又要维持形象,以他现在的修为不能亲自去抓,所以他救人的报酬就是没有灵智的动物。
      
      他抱起这只灰色的小奶狗,而后对水袖颔首道:“不错。”
      
      水袖一下子笑开,“喜欢就好,姨下次再给你弄其他的。”
      
      “多谢。”
      
      *
      
      送走水袖后,白无忧领着小奶狗来到后院,在一片清翠间,欢脱奔腾的动物上蹿下跳。想到以后空间不只有他和灵草之后,心情大好。
      
      每天的食物都是各种灵草,灵草汤、炒灵草、拌灵草……
      
      他是个剑修又不是佛修,天天吃素太要命了!
      
      他指尖微动,一道灵气打在不远处的一只鸡上,灵力控制精准,伤口细小致命,完整度很好。
      
      白无忧美滋滋地想,不愧是他,还是这么一如既往地完美!
      
      决定了,今晚他要吃鸡!
      
      他隔空抓过那只鸡,利落地拔毛取血,手法干脆漂亮、有条不紊。
      
      谁都不知道,曾经的第一剑修有过自封灵力,体验凡人生活的一段经历。
      
      白无忧拎着褪完毛的鸡,手掌轻拍几下白嫩的皮肉,暗暗想到:
      
      顺手救人就能吃荤,不错不错。
      
      他不期然地想起了教他医术的那个人。
      
      木萧然,木家族长,与他齐名的木灵根天才,挥手间能够凭空造林的战斗狂人,最后却转为了医修。
      
      两人为至交好友,也不知道他走后这人有没有想他。
      
      也没准他也发奋图强,飞升成仙了呢。
      
      “一刀剁鸡脖呦,二刀剁鸡翅呦,三刀剁鸡腿呦,四刀……”
      
      白无忧哼着不知名的小调将鸡肉剁好,就听到了敲门声。
      
      他连忙整理好自己,腰上的围布被他扔到桌子上,又重新洗了一遍手,将撸到手肘部位的袖口垂到手腕,关好厨房的门。
      
      化出一面等身高的水镜,再次确认一遍形象,这才出去见人。
      
      门外是隔壁家的幼崽,外表同水袖的孙子差不多大,听说出生没多久就化形,名叫夜梓。
      
      “白先生,娘亲说今晚邀请您去我家吃饭。”
      
      小小的幼崽,一本正经地抱拳作揖,脸色严肃地传达他母亲的话语。
      
      白无忧一个没忍住,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在夜梓看过来之前他又转为平常的状态,冷淡地道:“稍等片刻。”
      
      夜梓小小的眼睛大大的疑惑,他明明听到白无忧笑了……
      
      白无忧回到厨房,将剁好的鸡肉用冰封上,又拿出几株灵气浓郁的灵草,这才同夜梓去他家吃饭。
      
      夜梓一家只有两个人,夜梓和她的母亲。
      
      夜梓的母亲是个气质优雅的美人,当初见白无忧一个人生活,好心地为他介绍这里,让白无忧少走不少弯路。
      
      在桌前忙碌的女子顺滑地黑发被一只丝带绑住,粗布麻裙在她身上穿出了高雅的感觉。
      
      而平常她与夜梓在外时,却是一副普通的样子。
      
      她将一个白瓷碗递给白无忧,温婉地笑道:“小白,这是我今天新做的鱼汤,你尝尝。”
      
      在白无忧接过后,又给夜梓盛了一晚。
      
      夜梓的母亲最后坐下对他道:“小白,过几天我要出去办事,夜梓就交给你了。”
      
      这里没有人界食不言寝不语的习惯,饭桌交谈是常有之事。
      
      表面上白无忧是个刻板严肃的形象,实际上他比谁都离经叛道,所以他真的在把自己当作妖族生活,“嗯,我会照顾他的。”
      
      夜梓抬起头看着他母亲,有些担忧,犹豫许久还是没有过问。
      
      夜梓母亲温柔地看着他,摸了摸他的头,对白无忧道:“我家小叶子的天赋能力比较特殊,必要的时候也能帮上你。”
      
      妖族化形之后就会显露天赋能力,实力越高能力越强,每只妖的天赋能力都遗传自祖辈,或者是同方向的变异。
      
      白无忧眼神在夜梓身上转一圈。
      
      特殊的天赋能力可不少见,看这小家伙的样子,难道是永远长不大?
      
      然后假扮他儿子,帮他管理菜园子的一群动物。
      
      越想白无忧越觉得此法可行,看夜梓的眼睛越来越亮。
      
      夜梓吃饭的手一抖,身上有些恶寒,这种被卖了的感觉,他有点方。
      
      他开口道:“母亲,我一个人可以……”
      
      白无忧面无表情打断,冷淡地声音中隐隐有些亢奋道:“不,还是我照顾你吧!”
      儿子,爹爹一定会将种地养家的知识都传授给你的!
      
      夜梓:“……”
      
      夜梓的母亲很欣慰,将儿子托付出去她也就放心了。
      
      一顿饭吃得宾主尽欢,离去之时,白无忧将准备好的灵草交给夜梓母亲。
      
      “多谢您今晚的招待。”
      
      夜梓母亲没有扭捏地接受了。
      
      看着白无忧渐渐被夜色吞没的背影,她摸着夜梓的头对他道:“好好跟着白先生学习,他可能不是妖族。”
      
      夜梓闻言眼眸睁大,“他不是妖?”
      
      “就连我都看不出他的真实实力,王又将他亲自带过来,他绝不像看起来那么普通。母亲不在的时候,你跟着他,可保你性命无虞。”
      
      “好。”
      
      ……
      
      再一次被按上大佬身份的白·满级回档·菜鸡·无忧,整理着被冰冻的鸡肉,打算下一顿再吃。
      
      一个月过去,他每天起床练剑,偶尔救人,种种灵草,逗逗小奶狗,日子过得非常清闲。
      
      直到夜梓被送来他家……
      
      彼时白无忧在床上休息,听此消息一个激动从床上翻滚下来。
      
      将夜梓带到屋内,桌子上放着各种瓜果。
      
      ——这是继种植灵草、饲养动物之后开发出来的第三个爱好,种水果。
      
      他将一个削好的灵果递给夜梓,眼含期待道:“你尝尝这个好不好吃?”
      
      夜梓眼神游移,这种果子他从没吃过,小心地咬了一口。
      
      感受到唇齿间的味道,他舔了舔嘴唇道:“好吃!”
      
      “那你想不想吃更多?”
      
      “想!”
      
      任夜梓无论多早熟,按照妖族的年龄算也不过是小孩子,直接掉进了白无忧的套。
      
      白无忧领着他到了后院,指着矗立在院中的几棵树以及遍布的草地,他道:“以后这片院子就归你管了,照料地越细心,果子的味道越美味。”
      
      他一身白衣被霞光渲染晕出淡淡的暖色,眼睫低垂投下一片阴影,让原本清冷的气质多了丝柔和。
      
      夜梓在他身侧仰头看着他,一时竟被晃了神。
      
      等他反应过来时,白无忧已经回去了。
      
      夜梓:“……”
      这不就是让他当果农吗!!
      
      白无忧进屋之后直接用了个屏蔽术,以免夜梓见到他现在的模样。
      
      他翘着二郎腿,抖着翘起的那只脚,仙人的气质通通消失不见倒像个痞子,手里拿着一颗在院子里顺手摘下来的灵果吃得津津有味。
      
      家里养了个人虽然能减轻他的工作,但是做事要偷偷摸摸的,不好不好。
      
      得想个办法有自由空间……
      
      蓦地,他眼珠一转,有了好主意。
      
      等夜梓回来时,就见白无忧抱着一只奶狗,眼眸温柔。
      
      “夜梓啊,这是我无意中捡到的一只狗,它身上带着伤,你去将院子里架子上第二排的一株灵草拿来。”
      
      他向夜梓描述那株灵草的特征。
      
      若夜梓知晓药理知识便知道那是令妖族趋之若鹜的玄灵草,可惜他太嫩了。
      
      夜梓拿着玄灵草进来的时候,白无忧让他将玄灵草喂给小奶狗。
      
      白无忧暗暗地想道,用玄灵草开启灵智的妖,会将喂它草的那个妖认作父母,到时候它天天缠着夜梓自己就有自由空间了。
      
      然而小奶狗在夜梓接近的时候不断地躲闪,那株草无论如何也喂不下去。
      
      “白先生……”夜梓求助地看向白无忧。
      
      白无忧了然地一把按住小奶狗,示意夜梓投喂,却发生了他意想不到的变化……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