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九州六域 ...

  •   黎风吟掐着夜梓的手再次用力,眼眸微眯,挑衅地对白无忧道:
      
      “我就不!”
      
      他一直都是叛逆的性子,本来他戏弄够夜梓想放手的,白无忧这么一提直接激起了黎风吟的逆反心理。
      
      孩子不听话怎么办?
      白无忧用行动告诉你,打一顿就好了。
      
      他二话不说,拎着碎星剑就往黎风吟身上招呼。
      论打架,他白无忧说第一就没人敢说第二!
      
      黎风吟轻蔑一笑,不过是筑基后期的境界,打败白无忧对他来说易如反掌。
      
      他淡定地伸手,直面碎星剑,想着白无忧在他面前求饶的样子,心情甚是愉悦。
      
      下一秒——
      
      黎风吟被碎星剑压趴在了地上。
      
      由于剑是直接冲着脸上呼的,所以,黎风吟身上不只有地上颠起的尘土,还有从鼻子中蜿蜒而下的血液,顺着脸颊划出几道红色痕迹。
      
      那样子相当凄惨。
      
      悲愤的黎风吟最后颤颤巍巍地说了一句:“你……这是什么剑!”
      
      看起来轻灵纤细的剑竟然这么重,他根本没有防备好吗?!
      
      随后直接晕了过去。
      
      白无忧在夜梓惊讶的目光中,慢条斯理地捡起还在某人身上的碎星剑,悠悠地解释道:“这可是极北雪地之王用百年时间,倾尽无数心血打造的宝剑,整个剑都是用玄铁石熔炼的。”
      
      听到白无忧的解释,夜梓表示惊呆了!
      
      他不动声色地吞了口口水。
      他曾经听母亲说,玄铁石是此间最为沉重之物,就算是化神期大能也堪堪能够顶住一个成年人大小的形态而已。
      
      像碎星剑这样的,金丹之下应该都顶不住。
      
      想到此,夜梓目光深沉,白无忧果然如母亲所说不是一般人!
      明明周身气息弱得不可思议,偶尔露出的气势却强大无匹。
      
      如今这碎星剑更是有力的证据!
      
      完全不知道自己再次被强按上大佬之名的白无忧,从空间里拿出一条绳索递给夜梓道:“先把他捆起来,我们能否能完成任务就靠他了。”
      
      夜梓完全照办,手脚麻利地将黎风吟从头绑到脚,最后怕黎风吟挣脱还打了好几个死结。
      
      *
      
      黎风吟再次醒来的时候,已是第二天中午。
      
      刺眼的光芒透过窗棂打在他的身上,身体燥热不已。
      
      他想换个地方,却发现自己浑身不能动弹,终于发现自己被绳索困住的事实。
      
      黎风吟奋力地想挣脱身上的束缚,任他如何动作,那道绳索不仅没有松动,反而越来越紧。
      
      裸露在外的皮肤已经被磨出几道浅色红印。
      
      在黎风吟还在奋战的时候,门“吱呀”一声开了。
      
      银渊幸灾乐祸地对黎风吟道:“你现在修为被封,单纯地挣扎只会让它绑地越来越紧,想不想解开绳子?”
      
      黎风吟有些不情愿地答:“想。”那绳子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绑地他生疼,一向娇生惯养的他有些经受不住。
      
      “那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语气中的不怀好意,傻子都能听出来。
      
      偏偏黎风吟还真就是那个傻子,一扬下巴,骄傲道:“可以,整个妖域就没有我办不到的事情!”
      
      “这可是你说的,不能反悔!”
      
      “绝不反悔!反悔我就永远回不去猫族!”
      妖族之人对自己的种族极为重视,用这条誓言做承诺,可见黎风吟有多么的……傻。
      
      银渊嘿嘿一笑,“院子里有几片地,只要你每天除除草、驱驱虫,然后再把成熟的灵草摘下来晾到架子上就行。”
      
      哦耶,以后他再也不用干苦力了!
      
      他堂堂银狼之王天天种地像什么样子?
      有了黎风吟,他就再也不受白无忧的压榨了!
      
      他幻想着以后的生活,满面笑容地将黎风吟身上的绳索解开,带这个未来苦力熟悉工作。
      
      黎风吟也同样很开心,大意之下竟然被两个小娃娃陷害了。还好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好妖存在的,还愿意主动放他,条件也不过是清理田地,真是太令他感动了!
      
      直到他被银渊领到后院……
      
      最先他看到的是白无忧和夜梓那两个坑他的人。
      
      巨大的院落中支着一个凉棚,在绿油油的田地中非常显眼。
      白无忧放下手中的果茶,惬意地靠在椅子上。一边的夜梓拖着一个瓷盘送到他面前,盘子上面满是切好的果子,果肉色泽亮丽,每一块都有规律地罗列在一起,光是看着就让人垂涎欲滴。
      
      白无忧侧对着银渊两人,并没有注意他们的到来,他随意地捏着一块橘色果肉吃着。随着他的动作,脸上的酒窝若隐若现。
      
      夜梓余光瞥见走来的两人,对他道:“先生,银渊和那只猫妖来了。”
      
      “嗯……醒的挺快,正巧有事问他。”
      
      黎风吟见到两个人,蹭蹭地甩下银渊,来到白无忧面前,“小娃娃,技不如人我认输,不过我想知道你是如何看出我的幻术的?”
      
      幻术是他的天赋能力,就连他祖父都看不出破绽,以往他用幻术无数次偷溜出族地。这次竟然栽在一个小娃娃身上,黎风吟心里好奇地不得了。
      
      白无忧直起身子,悠悠道:“想告诉你可以,回答我一个问题。”
      
      和银渊类似的说辞。
      
      银渊从后面过来听到这句眼皮一跳。
      他想到自己刚化出人形那天,白无忧就是这样将他忽悠成园丁的。
      
      而被银渊挖一次坑的黎风吟显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再一次毫不犹豫地答应了白无忧的条件。
      
      ——典型的被人挖坑毫不自知,而且很开心地继续填土把自己埋了的例子。
      
      “你们猫妖一族最近有什么异常吗?”
      
      “没有!”
      
      白无忧眼神微冷,声音降了几个度道:“想清楚再回答。”
      
      听着他不悦的语气,黎风吟认真地想了想,最后还是摇头道:“真的没有,除了前段时间族长宣布闭关要我们不得随意出入族地……但是族长每五十年都会闭关一次。”
      
      “不过上一次族长闭关距今不过十二年。”黎风吟不甚在意道:“可是提前闭关的例子也不是没有过,以前有几任族长也这样做过。”
      
      白无忧将消息记在心底,“多谢告知。”
      
      他又拿起一块灵果,示意夜梓将果盘放到桌上,随后解释之前黎风吟的问题道:“我能看破你的幻术是因为你身体里的水。”
      
      黎风吟疑惑:“水?”
      
      “嗯……其实是血液。我其实有一丝水灵根,所以对与水相关的东西比其他人敏感,你血液流动的速度与一般的兔子不一样。”白无忧咬一口灵果,含糊地补充。
      
      黎风吟颔首,猫妖一族都怕水,所以这个破绽从没被人识破,今天白无忧一番说辞竟让他对幻术有了新的认知。
      
      他兴奋地夸赞道:“小娃娃,你真是个天才!像你这样聪慧的小鸟,在凤凰一族肯定也不是岌岌无名之辈,下届妖族大比,我很期待与你正面交手。绝对不会像之前那样轻敌!”
      
      “咳咳……”彼时白无忧刚咽下那块灵果,正在喝果茶,闻言直接将自己呛住了。
      
      夜梓来到他身侧轻拍后背,眼带关心。
      
      白无忧缓过气之后挥手让他退下,对黎风吟道:“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幼崽,哪里有机会参加妖族大比。”
      
      “你是我见到最厉害的幼崽,你一定能参加的!”
      
      白无忧神情僵硬地应了一声,转眼看到默默不语的银渊,对他使了个眼色。
      
      银渊会意,拎着黎风吟就走。
      
      白无忧扶额叹息,他一个人族怎么可能参加妖族大比?
      这身伪装平常看不出来,到了那里第一关现出真身他就过不了。
      
      妖族大比他再熟悉不过,是妖族三百年一次的盛会。妖族所有化形千年以内的妖都必须强制参加,他原来还受邀维持秩序。
      
      万万没想到,几十万年前竟然就有妖族大比。
      
      坑货系统,连个任务时间都不给。
      万一这任务真的拖到那时候,他直接就被凤凰一族赶出去了,全都玩完。
      
      “先生……”夜梓观察着白无忧的脸色,轻声说道。
      
      “嗯?”白无忧转眸看向他。
      
      “我曾经听母亲说,为了阻挡鬼域对妖域的渗透,隔壁猫妖一族历任族长都是暗夜猫妖,他们的属性和鬼族类似,能够轻易感知对方。而且猫妖族长要亲自维护一个阵法,所以每五十年都要闭关恢复。”夜梓将曾经听到的事情告知白无忧,可惜他当初年幼,记得不是很清楚,“两域交界常年和平,猫族族长功不可没。”
      
      白无忧若有所思。
      身为人族,他对他族秘辛并不了解,若非在妖域生活,他可能一辈子都无法接触这些隐秘之事。
      
      鬼域位于九州西部,妖域位于九州西南。
      曾经两域以迷渊海为界,互不干扰。如今两域却有交集,他神情有些凝重。
      
      九州共有六域,唯有鬼域最为神秘莫测。他曾经不过进去一个月,差点让鬼气浸透、损害根基。还好他与掌管极光海的家族交情深厚,才将体内的鬼气净化。
      
      “我知道了,这件事情我需要好好想想。”
      
      白无忧眼尾一扫,正好看见远处陷入争执中的银渊与黎风吟,“嗯?你去看看二狗他们在做什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