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3、命丧黄泉 ...

  •   白无忧手掌一翻,拿出一个黑色毛绒球,递给时铭。
      
      毛绒球的内里是空心球体,手指捏着它有些硬。外表的绒毛稍短,毛线较粗,但是摸起来很软。
      
      小猫妖对这个很是感兴趣,将其放在地上。
      
      他伸出指尖试探着拨了两下——
      
      “喵~”
      
      一只幼小的三花猫突兀地出现在白无忧的面前。
      
      他笑了笑,对小猫道:“乖,去玩吧。”
      
      白无忧看时铭将毛绒球推到角落自顾自地玩耍后,他为其布下一道小型阵法,随后走到主屋的门前。
      
      他揉了揉手腕,拿出碎星。
      
      随着灵力的注入,剑身周围泛起朦胧的雾气。
      
      由浓郁的灵气凝结而形成的雾气,逐渐扭曲了周围的景象。
      
      白无忧感受着手下的沉重力道,在灵气到达极致之前,他一把将剑挥下——
      
      “嘭!”
      
      偌大的房屋顿时变得支离破碎,灰尘碎屑在空中四处飘散。
      
      在暴力与温和之间,白无忧用实际行动展示了自己身为剑修的素养。
      
      随着房子的坍塌,露出了里面的情景。
      
      “你怎么会……”
      
      清芜怔怔地看向白无忧,悬在半空的手掌流下鲜红的血迹。
      
      她另一手还拿着匕首,冷华微闪,光洁如新。
      
      “滴答——”
      
      血液滴落出细小的声音,砸在地面。
      
      清芜顺着声音低头,看到了被剑气划破的阵法。
      
      “我的阵——白无忧!”
      
      一个月的布置毁于一旦,她自胸中涌出极大的怒气,怒瞪着白无忧。
      
      “我本想放过你们,你竟坏我好事!”清芜伸手拽过一道身影。
      
      是陷入昏迷繁繁。
      
      清芜神情颠乱疯狂,将匕首插入了繁繁的手臂,“就先从你开始吧。”
      
      白无忧往前一步,却听到了清芜的警告:“你若敢动,我现在就让她命丧黄泉!”
      
      他收回迈出去的脚步,停驻在原地。
      
      繁繁手臂上流下的血液与清芜手上的一同落到地下。
      
      大型的阵法,在灵力不够的情况下则需要外力支持。
      
      清芜抓彦燃与繁繁的本意是在她灵力不足以支撑阵法之时,以活物为祭,减少自己的灵力消耗。
      
      白无忧这一剑却直接将她绘制好的阵法毁坏,她不得不改变计划,让繁繁的血液与她一起修补破碎的阵法。
      
      就算移魂阵的范围只能缩小为原来的一半,她也要拖白无忧下水!
      
      白无忧见阵法即将完成,他手指微动,想要出手,却听到了一个声音,不由收回了灵力。
      
      “就算你之前放过我们,待此阵完成后我们也没有还手之力,任你宰割。”
      
      “哼,你知道的比我想象的还要多,但是你已经没有办法阻止我了。”清芜一把扔掉脸色苍白的繁繁。
      
      看着完成的阵法,她变换着手势,试图催动。
      
      “再不动手,你们猫族可是会失去一个部落。”白无忧视线穿过清芜,看向她身后。
      
      “什——”清芜反应过来,骤然回头,却感到心中一凉。
      
      她只看到面前的人手上攥着一个红色肉块。
      
      下一秒,整个世界陷入了黑暗。
      
      “反应不慢啊,但是你没我快。”黎风吟手下用力,捏碎了手中还在滴血的心脏。
      
      蔚涟漪走到繁繁身前,喂给她一粒丹药,回头对黎风吟冷冷道:“别废话,快来救人。”
      
      “来了!”黎风吟兴致冲冲地跑到蔚涟漪身边,却发现自己手上的血迹尚未清理。
      
      他苦恼地不知如何处理,却看到了站在附近巍然不动的白无忧。
      
      他甩了下尾巴,一个闪身来到白无忧身前,伸着出只爪子道:“白无忧,帮我洗洗?”
      
      白无忧唤出一个大水球,直接砸到他身上,从头淋到脚,享受了一次银渊曾经受过的待遇。
      
      “白无忧!你知不知道我们猫怕水!”
      
      “我说……你把她杀了,我可不知道真正的清芜灵魂在哪。”
      
      他看着黎风吟炸毛的样子,凉凉地接了一句。
      
      “不会吧?你都能破阵了,竟然不知道这种小事?”
      
      “谁告诉你我破阵了?”
      
      黎风吟随手捡起一个树枝,比划着说道:“你刚才那一剑,刷地一下就把这阵劈成几半,我可是亲眼见到的!”
      
      树枝直指地上的几道划痕。
      
      “那只是表面的损坏。若是直接被我破了,它就不会被列为禁术了。”白无忧走到蔚涟漪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不信你问涟漪。”
      
      蔚涟漪将繁繁放平,腾出双手抚在地面,默默地运行着术法。
      
      片刻后,她睁开双眼道:“确实如他所说,移魂阵并未完全消失。如果有足够的灵气供给,这个阵法随时会启动。”
      
      白无忧挥手撤下时铭附近的屏蔽阵法,安排着后续。
      
      “你们将他们带走,剩下的交给我吧。”
      
      黎风吟背着彦燃,蔚涟漪带着繁繁,状况外的时铭则被黎风吟忽悠跟着他们离开了这里。
      
      待他们走后,白无忧摸出一个罗盘,翻来覆去地敲打着。
      
      “这东西几百年不用,也不知道好不好使。”
      
      罗盘的指针随着他的敲打飞快地旋转,最终将方向定在了清芜倒下的地方。
      
      “嗯?竟然全部放在了一起。”
      
      白无忧知道凛华灵魂在假清芜身上是因为他在凛华身上下了追踪阵。
      
      选择这个部落降落不是偶然,而是阵法给的提示。
      
      但是他修为有限,不能准确地知晓方位,只能一点点地摸索。
      
      直到遇到假清芜才有了明确的感知。
      
      然而他没有接触过真正的清芜,自然不知道真清芜的灵魂在哪,只能依靠罗盘。
      
      罗盘借由移魂阵为引,可以精准地指出中了移魂阵之人的位置。
      
      这是他法修朋友赠与他的法宝。
      
      实用性很强,就是经常掉链子。
      
      白无忧结了一个复杂的手印,抽出藏在假清芜身体中的两个灵魂。
      
      一个蓝色,一个绿色。
      
      两道虚影依靠在一起,有些虚弱。
      
      中了移魂阵不能随意将灵魂安回去,只能借由阵法反向移魂。
      
      “回去吧,你们的家人很担心你们。”
      
      虚影行了一礼,在空中消散。
      
      送走他们后,白无忧抽出碎星,毫不犹豫地往自己身上插了一剑。
      
      以血为媒,可破万阵。
      
      移魂阵在碎星的挥动下,逐渐消逝。
      
      他摸着心口的位置,感受着刀割般的疼痛,欲哭无泪。
      
      下次再不也想干这种事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