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苍穹之海 ...

  •   “信与不信,全在于你。”
      
      白无忧翻身上床,不愿多说。
      
      规律作息,从幼崽开始。
      
      黎风吟见他撇下这么一句就睡觉,识相地闭嘴。
      
      他站在床前对着白无忧的背影,思考了一整个白天。
      
      第二天夜晚,敲门声传来,惊醒了黎风吟,他梦游般地去开门。
      
      因为长时间站立,行到中途差点摔一个趔趄。
      
      这一下让他清醒了不少。
      
      黎风吟单手扶住桌子,另一只手揉了揉腿,缓了一会儿才继续往前走。
      
      繁繁站在门前,和蔼地笑着。
      
      “是繁姨啊,早上好。”
      
      “现在已经晚上了。”
      
      黎风吟看到已经暗下去的天色,这才注意到自己又没睡好觉,连忙改口道:“……晚上好。”
      
      “小离,你这眼睛怎么了?是不是你和小忧昨天打架了?”繁繁看着他眼圈的青色,担忧地问道。
      
      “啊……没事,有些认床。”
      
      “不是打架就好。”繁繁放松地笑道:“小忧是不是还没起来?繁姨刚做了饭,叫你们起来吃呢。”
      
      “我去叫他,姨你先回去吧。”
      
      送走繁繁后,他关门转身正好看到白无忧已经起床。
      
      一人一妖视线相对——
      
      黎风吟飞快捂上眼睛道:“……你衣服呢?”
      
      “你没看见我正在换吗?”白无忧抖着新衣服,慢吞吞地穿着。
      
      “你就没羞耻心吗?”
      
      “啊,那个东西,两千多年前就被扔到苍穹海了。”
      
      苍穹海,位于九州西北部的魔域。
      
      同鬼域一样,魔域常年由黑雾笼罩,不见其真面目。
      
      两域相连,神秘莫测,危险重重。
      
      “你才十几岁,还没成年,哪里来的两千多年?”黎风吟维持着捂眼睛的姿势,嗤笑一声,“至于苍穹海,别说妖族了,其他族除了鬼域之人谁敢去魔域?”
      
      “还是那句话,信不信由你。”
      
      白无忧系好腰带,习惯性地施了个清洁术法。
      
      他一边梳着头发一边道:“好了,我穿完了,你可以放下爪子了。”
      
      “白无忧。”
      
      “嗯?”
      
      黎风吟看着他头上那个印着猫爪的发带,纠结片刻,最后道:“没什么,走吧。”
      
      *
      
      白无忧领着黎风吟出来的时候,院子里已经布好了饭菜。
      
      他眼神在门框上的荧光石停驻一瞬,与黎风吟对视一眼,沉默地坐到了繁繁准备的位置上。
      
      “小忧,这是你的。”清芜端着碗,冲他笑道。
      
      “多谢。”
      
      清芜转身又拿了一份递给黎风吟道:“这是小离的。”
      
      “谢谢清芜姐。”
      
      黎风吟见自己的那碗明显比白无忧的大了一圈,想到自己目前的身份,他对白无忧挑衅一笑。
      
      白无忧停下吃饭的动作,暗中攥紧了手指,发白的指节正对着清芜。
      
      清芜见他们之间的暗潮汹涌,眼底意味不明。
      
      黎风吟演完之后,对繁繁道:“对了,繁姨,为什么你们家荧光石会放在门框上?”
      
      更为知情的彦燃说道:“清芜说铭铭还小,夜视能力还未完全觉醒。他又喜欢到处乱跑,如果在门上装上荧光石更容易看路。”
      
      时铭高兴道:“自从有了门上的那块荧光石,我再也不会撞到门了,谢谢清芜姐姐。”
      
      “清芜姐真是细心。”黎风吟违心地夸赞一句。
      
      清芜柔柔一笑,“不用客气,我可是非常喜欢铭铭呢。”
      
      一顿饭,众人吃得心思各异。
      
      离去之时,繁繁在门口万分不舍,“有时间来繁姨家玩。”
      
      “好。”
      
      “繁姨放心,我会的。”
      
      白无忧与黎风吟在他们的视线中分两路而行,最终在一个小巷碰面。
      
      黎风吟问道:“我们怎么抓清芜?”
      
      “这个就看蔚涟漪那边了。”
      
      “说起来,你到底让涟漪做什么去了?”
      
      去彦燃家之前,白无忧把蔚涟漪叫走,两人神神秘秘地制定计划。
      
      就连黎风吟都不知道他们到底要做什么。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白无忧拿出一块玉牌,运起灵力直接捏碎。
      
      玉牌破碎的清脆声音,在僻静的巷子里异常刺耳。
      
      “可以了,我们回去找彦燃。”
      
      黎风吟心里好奇的不得了,却也知道白无忧铁了心要他自己看。
      
      他现在说什么都没用。
      
      他刚迈出一步,手臂却被人勾住,“怎么了?”
      
      白无忧手指在他身上点了几下,周围的灵力疯狂往黎风吟身上翻涌而去。
      
      “这是……”
      
      “你没发现自己要进阶了吗?”
      
      白无忧说完走到小巷口,为他布下一道结界。
      
      感受着乱窜的灵力,黎风吟怔然道:“所以你之前封住我灵力不是因为怕我跑,而是在助我进阶?”
      
      “你说呢?”
      
      “你果然不是一般的小鸟。”
      
      黎风吟说完,直接原地盘膝而坐,引导着灵力的游走方向。
      
      好在这是小境界的升级,并没有引来天雷。
      
      等黎风吟升级完毕,白无忧同一时间撤下结界。
      
      两人对视一眼,飞身往彦燃家的方向折返。
      
      等到达的时候,那里已经变了模样。
      
      黎风吟还记得自己走之前,彦燃他们陪着时铭嬉闹的模样。
      
      如今偌大的院落从远处看竟然空无一妖,静地可怕。
      
      “这里怎么会是……”
      
      “我在外围布了大型隐匿阵法。”
      
      “涟漪?”熟悉的女声让黎风吟回了神。
      
      不远处蔚涟漪手牵着一条由灵气构成的透明丝带,踱步而来。
      
      她对白无忧颔首示意:“已经照你说的布置完成,我们现在可以进去了。”
      
      同时她将手上的透明丝带分成三份。
      
      一份在自己手里,两外两份分给白无忧与黎风吟。
      
      黎风吟接过丝带,依然很是迷惑,“你和白无忧做了什么?”
      
      “他对隐匿阵法做了修改,在此基础上嵌套了迷幻阵,这条丝带可以让我们在阵法中分辨方向,剩下的你要问他。”
      
      蔚涟漪缠着丝带,眼睛看着白无忧。
      
      她只是按照他的要求布置阵法,其他的一律不知。
      
      白无忧同样将丝带缠到自己的手腕上,解释道:“我之前在这个清芜身上感受到了杀意,但是她并未对我们下手而是轻易地将我们放走了,所以我猜她必然有其他的谋划。”
      
      “如果我没看错,彦燃家的移魂阵今晚便会启动。”
      
      蔚涟漪瞳孔一缩,“你说移魂阵?”
      
      “若是以整座院子为媒介……这个阵法的的范围是?”
      
      她不是黎风吟那样的阵法白痴,白无忧这句话透露的信息量足以让她猜出很多东西。
      
      一个阵法的效用与其媒介成正比。
      
      这个媒介可以是任何一种形态,阵法的范围、阵法的材料等都算在内。
      
      猫族从不会克扣自家族员,所以前院与后院加一起的范围——
      
      蔚涟漪不敢深想。
      
      白无忧神情自若道:“整个部落。”
      
      蔚涟漪抓紧了手中的丝带,紧紧地盯着白无忧:“你不是猫族,本不必涉险,为何对这件事如此上心?”
      
      “时间紧迫,我之后再和你解释。”白无忧丢下一句,一个闪身消失在他们面前,“你和他走一边,我从后面进去。”
      
      黎风吟拽了拽蔚涟漪的袖子。
      
      蔚涟漪:?
      
      他扯着丝带委屈道:“我不会系。”
      
      丝带由灵力构成,没有实体。
      
      黎风吟能够看到也能够摸到,但是他只能简单地让丝带在自己的身上缠绕两圈,极容易遗失。
      
      蔚涟漪也想到了这点,勾起他那条丝带,细细地缠到他的手腕上。
      
      挑起丝带的那双手收起了细长的指甲,一下一下地缠绕着,动作轻缓,耐心而温柔。
      
      最后用特殊的术法在末尾处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蔚涟漪满意地勾起唇角,抬头正要说话,却对上一双专注的眼睛。
      
      她好似被灼伤般倏地低头,不敢直视,“走吧,别耽误时间。”
      
      “嗯。”黎风吟乖乖地跟在她的身后,一同踏入阵法。
      
      周围的空间扭曲一瞬,已经没了他们的身影。
      
      ……
      
      白无忧顺着手腕上的丝带向前走着。
      
      期间他看到了很多熟悉的人。
      
      喜欢他的、不喜欢他的,救过他的、被他杀过的都一一从他身边走过。
      
      他们每一个人都在挽留着他、呼唤着他。
      
      “白无忧……”
      
      “大师兄……”
      
      “小白……”
      
      经他之手改良过的迷幻阵,效用更为强大。
      
      就连布阵之人一个不慎都能迷失在里面。
      
      白无忧淡然走过,前尘之事如过眼云烟。
      
      他每踏一步便消散一个人影。
      
      不是不爱,不是不在意。
      
      能出现幻阵中的人都是他记忆中值得留念的存在。
      
      然而一切皆为虚幻,他又何必消磨时间?
      
      隐匿阵是为了不让外面的人看到里面的情况,迷幻阵则是为了困住清芜。
      
      白无忧迈出最后一步,所有的幻象如水般消融。
      
      转眼间又是那座熟悉的院落。
      
      不等白无忧寻找目标,他脚前正巧落下一个石子。
      
      石子翻滚几下,又往前挪了几分,正好蹭到了他的鞋子,留下了一块黑色的痕迹。
      
      白无忧一眼就看到了罪魁祸首。
      
      时铭从远处哒哒地跑过来,抬起脑袋看着白无忧。
      
      “你是……刚走的那个哥哥!”
      
      “你父母在哪里?”
      
      时铭扁着嘴有些不高兴道:“他们和清芜姐姐一起在屋里玩,不带铭铭。”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