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4、山雨欲来 ...

  •   “所以你是用自己的血破了阵法?”
      
      蔚涟漪握着白无忧的手,万分激动。她伸出爪子,就要往白无忧身上戳。
      
      “涟漪,冷静!他是用血为媒介破的阵法,不是只有血!”黎风吟一把拉开蔚涟漪,见到白无忧默默按回了碎星的剑身,他不由擦掉头上的冷汗。
      
      吓死猫了。
      
      他怀疑自己再慢一步,蔚涟漪的爪子就没了。
      
      白无忧抖着泛着血迹的衣衫,眉头轻蹙,“关于阵法的事情,我们稍后再议。”
      
      他一个闪身回到了自己的屋内。
      
      拿出新的衣服正要换上,却见到了彦燃一家三口在床上躺着。
      
      时铭化为人形躺在彦燃与繁繁中间,手上还抱着那个毛绒球,睡得正香。
      
      白无忧捏着衣服,沉默片刻。
      
      他确实不在意在黎风吟面前换衣服,但是黎风吟好歹是个雄的。
      
      现在床上还躺着一个繁繁。
      
      即使陷入昏迷,他也做不到若无其事。
      
      想到了外面的蔚涟漪,他轻舒一口气松开手,重新将衣服放回空间。
      
      看来这衣服是换不成了。
      
      白无忧挥一挥衣袖,往门外走去。
      
      心里默默将这笔账记在了黎风吟身上。
      
      “我刚想说,彦燃他们让我放到屋里了。”黎风吟见他出来连忙撇下蔚涟漪,来到白无忧身前,“他们情况怎么样了?”
      
      “尚未清醒。”
      
      “情况有点不妙啊……”黎风吟单手拖着下巴,担忧道:“也不知道那人用了什么术法,我和涟漪想尽办法也无法让他们苏醒。”
      
      白无忧讶然,原来彦燃与繁繁的昏迷是术法所致。
      
      他一巴掌拍到黎风吟身上,“你怎么不早说?”
      
      论术法,这个时代还真没几个能难住他。
      
      白无忧一脚踹开拦在门前的黎风吟,直接扎到屋内,一顿操作猛如虎。
      
      再次将剑插到自己刚刚恢复的胸口,白无忧疼得眼角泛出泪花。
      
      他拼命练剑,就是为了谁也干不过他。
      
      剑修的特性就是能够越级战斗,只要他修炼得速度够快,就没人追得上他。
      
      现在却因为术法,一而再再而三往自己身上捅刀子。
      
      白无忧默念,这是最后一次,绝对是最后一次!
      
      ……
      
      半个多月后,繁繁抱着时铭站在门前。
      
      “你们放心去吧,家里交给我和你们彦叔打理。”
      
      自从彦燃一家被白无忧所救后,就决定帮助他们打理灵草店的一切事务。
      
      如今两家房屋相连,时常联系。
      
      距离猫族的血脉纯度测试时间还有三天,白无忧与黎风吟一商量,决定今日出发去猫族内域。
      
      繁繁听到后,早早的带着时铭来到白无忧门前相送。
      
      白无忧拿出一袋种子交给她,“辛苦了。”
      
      “不用见外,你们一定要平安归来。”
      
      繁繁接过布袋,目送着他们远去。
      
      时铭扑闪着眼睛,对着繁繁道:“母亲,不是说今天是血脉纯度测试吗?为什么我不能去?”
      
      “此行有危险,铭铭去下一届也是一样的。”繁繁摸着他的头,安抚道。
      
      微风卷起她的衣摆,带起凉意。
      
      繁繁抱着时铭转身回到屋内。
      
      随着门扉合起的声音,天色忽地转暗,浓云盖过闪烁的星辰,山雨欲来。

  • 作者有话要说:  卡、卡文orz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