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消失 ...

  •   “失踪了?”技术人员不可思议地问道:“小姑娘,不要耸人听闻,一个大活人怎么就能失踪了?监控没拍到他吗?”
      
      “没有。”时迁已经渐渐冷静了下来,条理清晰地说道:“我昨晚走的时候是十点多一点,具体的时间我记不清了,我走的时候他还在病房里,所以我调的是十点以后的监控。”
      
      “而据隔壁床的病人家属所说,昨晚半夜他醒来的时候,就没有看到我男朋友,也就是说,他在昨天半夜就已经不见了。当然,不排除家属晚上太黑没看清的情况。”
      
      “所以我也调了早上五点以后的监控。”时迁接下去:“据隔壁床家属所说,我的奶奶出门的时间大约是在早晨五点半左右,而你要知道,我奶奶是中风,说不好听了就是半身不遂,如果没有人推着她,她是根本不能自己走着出门的,更不用说什么,在医院逛逛了。”
      
      “总之,说了这么多。”时迁苦笑了一下:“他失踪了。”
      
      “还有这么邪门的事儿?”技术大哥拍了拍脑袋,明显有些摸不着头脑,毕竟任谁也想不到,这种只能从科幻小说中看到的情节,正在丝毫不差地发生在现实中。
      
      “你确定家人什么的都没见到他?”
      
      “报警吧。”时迁再次重复道,语气十分笃定。
      
      技术大哥留下了一句“稍等”,回过头去点开了手机,可能是在跟上级领导通电话。
      
      毕竟就算不是病人,一个活生生的人在医院里失踪了,对医院造成的名声上的影响也不是小事情。
      
      大哥通了会儿电话,时迁听到他对那边说了几句“行”“知道了”,就像自己走来,时迁打了打精神,听大哥说道。
      
      “小姑娘,这个人毕竟也不是我们的病人,但我们也不会不管。建议你先仔细地寻找一下,我们医院也会配合警方协助你,如果24小时仍旧没有找到人,那么警察那边就可以立案了。”
      
      大哥像是怕时迁不了解似的解释道:“因为24小时以后才可以……”
      
      “我知道。”时迁打断了他的话:“我配合你们,但也请你们积极配合我找人,人是在你们医院失踪的。”
      
      时迁像是变了一个人,如果不是脸出卖了她,无论如何都看不出说话这样成熟而冷静的女生,居然会是个尚未踏足社会的高中生。
      
      “我回家看看。”时迁留下这句话,然后又交代了点关于时间的细节,拜托大哥联系医院和警方寻找后,就走出了监控室。
      
      时迁现在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事情,她要去找奶奶的主治医生,询问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这就像是围着太阳旋转的地球,是永远千篇一律旋转着的木马,无论如何加速,依旧走不出他既定的轨道。
      
      时迁觉得她现在正处于轨道的中央,一直在被人钓地到处跑,但却始终理不出一个头绪。
      
      因为这所有的事情看起来都太不真实了。
      
      如果是霍煜,会怎么样呢?
      
      他可能会笑着告诉自己不要着急,可能会用很简单也很有条理的方法处理好这整件事情然后温柔地对自己说没关系,但无论如何,都不会像自己现在一样慌乱。
      
      时迁现在就像一只无头苍蝇,这种不知从何下手的无力和恐惧感她已经很久没有体会到了,上一次还是她中考快到考场才发现自己忘带准考证。
      
      奶奶的主治医生则同时也在找她。
      
      主治医生姓郭,是个快到中年的女人,时迁只看一眼仿佛就能看到这个女人一生的经历。
      
      农村出身,努力学习,考上大学,当了医生……
      
      因为这个女人眼里透露出来的是一种作为医生的自豪和骄傲感,时迁在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就十分尊敬她,毕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的。
      
      郭医生一看到时迁,安顿好了几个病人后,朝她走了过来,还没等时迁开口,她就激动道:
      “你是尹华女士的家属吗?”
      
      尹华是她奶奶,时迁点了点头,一种不好的预感攀升到心头。
      
      “你的奶奶今天突然可以自己下床走路,我们对她进行了抽血化验,以及一系列检查,发现她的身体各种功能恢复地跟之前一模一样了。”郭医生说:“这不仅是医学史上的奇迹,更是你们全家人的奇迹啊。”
      
      明明是很激动的语气,很振奋人心的消息,但时迁却提不起精神来。
      
      她总觉得奶奶哪里怪怪的,可能是她想多了,但最近的情况却不得不让她变得疑神疑鬼起来。
      
      时迁只能敷衍地笑笑:“谢谢您,不过,这种情况您之前遇到过吗?”
      
      “中风治好不是没遇到过,但是像这样昨天还病入膏肓,今天就恢复地像正常人一样的病例太少了。”
      
      “所以还是要恭喜你们啊,吉人自有天相。”
      
      郭医生笑道。
      
      时迁在得到否定的答案后,心中的不安越来越明显,她问道:“我奶奶现在在哪?”
      
      “在床上躺着,我刚出来,心情不错。”郭医生说:“如果观察几天没什么事,就可以出院了。”
      
      时迁可以理解郭医生这种心情,毕竟这么多年才遇到一次这么稀奇的事情,主治医生还是她,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医院肯定会拿这件事宣传,时迁甚至连标题都替她们想好了。
      
      “惊,县城一医院竟治好重度中风。”
      
      但他们不知道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时迁也不想跟他们解释,最重要的是解释不清楚,她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找霍煜,找她的男朋友。
      
      只存在了五天的男朋友。
      
      这会儿时迁的手机铃响了,是最普通的原始铃声,她抱歉地看了郭医生一眼,走到一旁接起了电话:“喂,爷爷。”
      
      老人一副刚睡醒的样子:“到了吗?到了一会儿让小煜回家来睡觉,我一会儿过去。”
      
      “霍煜没回家吗?”
      
      “没啊。”爷爷听出来这语气有些不对劲,连忙问道:“咋的了?”
      
      “霍煜不见了。”时迁第二遍给别人平静地说出这句话。
      
      “啥意思?咋还能不见了?”
      
      “我早上去的时候没看见他,打电话关机,掉监控和发现他并没有出入病房。”时迁吸了吸鼻子,眼里聚集起了泪水,一早上临近崩溃的情绪终于在此刻得到了发泄:“真的不见了啊。”时迁说。
      
      “别急,我先过去。”老人连忙挂断电话。
      
      .
      
      “平时他都喜欢去什么地方?”一个女警察坐在医院配置的椅子上,问着身旁的时迁。
      
      医院动作很快,在知道这件事情后迅速报了警,警察也来得很快,此时正派了一个看起来十分温柔的警察姐姐来询问时迁。
      
      “我不知道。”
      
      “那他有什么朋友?都喜欢和什么人一起玩?”
      
      “我不知道。”时迁机械性地回答。
      
      “姑娘。”女警察皱起了眉,十分严肃地对时迁说:“我们现在是在帮你找人,我们需要你积极配合我们,才能尽快把人找到,如果你不配合,那我们的调查是止步不前的,你明白吗?”
      
      时迁抬起手摸了把脸,把眼角的泪珠摸去,她点了点头:“我知道。”她说:“但我们刚认识一个星期,在一起刚刚三天,我真的不知道。”
      
      “那他有没有说过什么奇怪的话?或者给你透露过什么?”
      
      “没有。”
      
      气氛陷入了一个极致的冰冷,就像一群不小心闯入冰箱里的小飞虫,无论如何扇翅膀,都会被冻在原地,无法动弹。
      
      女警给时迁说了一句“稍等”,就自己端着警帽走了,时迁觉得她可能是需要再去找一些什么资料录像,或者跟同事说明一下情况,说了声“好”。
      
      又是她自己一个人了。
      
      一只苍老的手突然抚上时迁的手背。
      
      时迁没有被吓一跳,只是冷静地数着那只手上粗糙又精美到极致的纹理,她知道是奶奶。
      
      老人把手压在时迁的手背上,眼睛里有团让人捉摸不清的东西,她欲言又止了片刻,终于下定决心似的开口:“迁迁,是奶奶做错什么了吗?”
      
      就算她再老糊涂,也能看出来今天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无论是一直紧皱眉头的时迁,来来回回的警察,还有医生看到自己站起来时脸上的惊讶,都在一点一点清楚地告诉她,一定发生了什么。
      
      可无论她如何回忆,对前一个月的记忆就像是喝多了断片了一般,怎么也想不起来。
      
      时迁似乎是没想到奶奶居然会这样说,连忙反握住她的手:“没有,奶奶,不是你的事情。”时迁自嘲地笑了笑:“是我自己的事。”她说:“我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也太美好了。”
      
      “世界上本来就没有那么多绝对完美的事情不是吗?”
      
      “所以这只是其中一个,我也只是其中一个普通人,这样来说,我也没什么可伤心的。”
      
      时迁盯着奶奶关切的脸,突然勾起唇角对她笑了笑:“奶奶,我真的没有事,你也没有事,我们都会好好的。”
      
      “都会的。”
      
      这句话不知是对奶奶说的还是时迁在自言自语,话尾音埋没在风中,随时都会跟着下一刻的微风而去。
      
      奶奶看着时迁努力对自己微笑的脸,心里一抽一抽地疼,活了这么多年,尹华对这种努力掩饰悲伤的表情十分熟悉,她知道自己在这件事情上没什么发言权,只好安慰性地拍了拍时迁的手背。
      
      “该回来的人啊,他总会回来的,不急于这一时。”奶奶突然开口。
      
      时迁偏过头,看着奶奶的侧脸。如果是之前的她,一定会反驳“那为什么最终会回来的人还要走呢?所以还是没有缘分啊。”可现在不同了,她现在只想相信老人口中俗气到不能俗气的话。
      
      只希望霍煜会回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