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坐标 ...

  •   时迁在安顿好爷爷奶奶后还是决定回家。
      
      虽然她知道霍煜已经回去的可能微乎其微,几乎可以说是没有,可她还是想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回去看看。
      
      而且,她也是想回去验证一件事情。
      
      时迁要回去看看家里的镜子。
      
      医院想留下奶奶进行更进一步的检查,甚至还想留下奶奶来给医院拍个小短片,但都被时迁拒绝了,她一是觉得老人的身体吃不消,二是她对于奶奶突然之间康复还没有什么真实感。
      
      距离霍煜失踪已经过去了24小时。
      
      警察那边立了案,时迁尽可能地把自己知道的东西全部告诉了他们,但只有当警察问出一些问题来时她才发现,原来自己对霍煜的了解少之又少。
      
      包括他的朋友,家人,爱好,喜欢吃的东西,甚至连他的班级都不知道。
      
      “我怎么就和他在一起了?”这是时迁在霍煜失踪后第n+1次问自己。
      
      他们好像跳过了正常恋人应有的相识,暧昧,再到恋爱的过程,直接一步就跳到了最后一个步骤,而且时迁还并没有感觉到任何违和感。
      
      她心神不宁地赶了中午的大巴车,从农村赶回了家里。
      
      一进门,时迁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就好像明明自己只是走了三四天,却有一种已经离开好几个月甚至好几年的不真实感。
      
      客厅茶几鱼缸里几条游动的金鱼,水面上还浮动着时迁走时给他们撒下的鱼食,餐桌上是还包着保鲜膜的剩菜。
      
      这保鲜膜当时还是霍煜让她套上的,说什么直接放进冰箱里会有细菌,而因为他俩走得太急,最后还是忘记把包好的菜放进冰箱了。
      
      当这一件件具体又生动的事物赤.裸裸地摆在时迁面前时,她才不得不接受现实,自己的确是到家了,而霍煜也的确是不见了。
      
      时迁脱下了自己沉重的帆布鞋,踩着棉质拖鞋快步走到了洗手间。
      
      当她把手放在了洗手间紧闭着的门把手上时,却发现自己没有勇气打开这扇门。
      
      如果玻璃还是碎的会怎么样?那可能连续这么多镜子相继碎掉只是巧合。
      
      但如果镜子跟医院的镜子一样完好如初呢?
      
      时迁不知道答案,所以她需要寻找它。
      
      时迁深吸了一口气,下定了决心般一下子把门拉开,在墙上摸索着打开了开关,只见明黄色的光线交织在镜子上,时迁可以从镜子里看到自己憔悴又疲惫的脸。
      
      镜子没有一丝缝隙,与新镜子毫无差别,更恐怖的是,之前时迁因为不小心弄在镜子上的水珠印都没有了,完全是一面崭新的镜子。
      
      时迁也不管还在开着的灯,也没有换下拖鞋就打开房门大步走了出去,然后走到霍煜房门前,站定,抬起手敲响了门。
      
      “咚咚咚——”
      
      时迁抬起手重重地敲了三声。
      
      没有人答应。
      
      “咚咚咚——”
      
      时迁用整个手掌拍在门上,手已经被拍的通红,但她仍旧像是没有触觉了一般使劲在门上拍着。
      
      “霍煜你他妈出来。”时迁隐藏了这么多天的情绪终于在这一刻崩溃:“你是想分手吗?好,可以,你要是嫌弃我奶奶有病不想跟我在一起了那你直说啊,消失了算怎么回事?你这样我不会跟你分手的,除非你当面告诉我。”
      
      “除非你亲口给我说。”时迁眼里噙起了泪水,仿佛下一刻就会从钢丝绳上掉下来。
      
      “喂,小姑娘,干什么呢?”一个中年男人刚从楼下上来,可能是因为懒得等电梯,直接走楼梯,却碰见了这么个场景。
      
      时迁抬起手摸了摸脸,吸了下鼻子,如果是平时她一定会笑着对男人说句“没事”,但现在的她实在没什么心情,于是她没有理会中年男人,转过身子去打开自己的家门走了进去。
      
      中年男人站在楼梯上一脸懵逼:“现在的小姑娘都怎么回事?”他喃喃道,脚步却没有停下来,一步一步地向上走着。
      
      时迁在关上门的那一刻身体瘫软了下去。
      
      她挪动到客厅,从桌子上摸到了手机,打开,发现今天是星期一,这个时间应该在上下午第一节课。
      
      “霍煜会不会在学校?”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时迁就已经火速穿好了校服,她走进卧室,把霍煜送给她的镜子拿了出来,可奇怪的是,这面镜子从最初就没有裂过,但现在为止,依旧是霍煜当初送给她时的模样。
      
      时迁来不及多想,她把镜子胡乱塞到抽屉里,刚到家没一会儿,就又连忙抓着书包跑出了家门。
      
      时迁到学校时刚好上第二节课。
      
      “报告。”时迁站在门口,对着五十多个人头大声地说出了这句话。
      
      “进。”这节课是数学,数学老师是个温柔体贴的女老师,对时迁的印象一直也很好,没有多问什么,直接让时迁进去坐下。
      
      时迁坐在座位上后,拒绝了同位发出的聊天邀请,直接把头埋在了手臂之间,隔断了外界的一切声音。
      
      自从上次时迁和霍煜被他看见后,同位的话莫名其妙地就多了起来,虽然时迁之前也曾听说过她同位喜欢自己的传言,但并没有相信,只是这会儿她就算信了,也没有精力去应付他。
      
      她在脑海里迅速把这几天的事情练成一条线。
      
      霍煜出现,自己和他在一起,奶奶重病,去医院,第二天奶奶病奇迹一般地变好,然后霍煜不见了。
      
      如果霍煜的出现是他刻意安排好的话。
      
      时迁坐起身子,从桌子上随手抓了一张草稿纸,在上面画了一个坐标轴,横轴表示时间点,纵轴表示发生的事情。
      
      她先把霍煜的出现用黑色的笔在上面画了一条直线。
      
      再然后是霍煜对自己表白,时迁又从零起点画出了另一条线,然后和霍煜出现的那条线出现了一个交点,那个交点就是他们两个在一起。
      
      后来是奶奶生病。时迁换了蓝颜色的笔。
      
      奶奶的病很厉害,这也是为什么妈妈会让她回去看奶奶的原因,说难听点,就是没几天可活了。
      
      然后他们就带着奶奶去医院。时迁回想了一下,好像是爷爷提出要带奶奶去大医院看看,但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爷爷都跟这件事情没有什么关系。
      
      在霍煜消失的那天之前,一切都是正常的。
      
      时迁用笔在坐标轴中间画了一道竖线,在这条竖线之前,一切都跟着既定的轨道走,而在这之后——
      
      她再次拿出代表霍煜的黑色中性笔,画出了霍煜失踪的线条,然后是奶奶痊愈……
      时迁那笔的手顿了顿,如果这两条线没有交点,也就是说奶奶的痊愈跟霍煜失踪没有关系,但凡事都要往最坏的方面考虑,时迁犹豫了片刻,还是把两条线交汇上了。
      
      那么如果霍煜的失踪和奶奶痊愈有关系的话,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霍煜有超能力?还是这仅仅只是一个巧合?
      
      时迁觉得自己脑子越来越乱,她索性把草稿纸揉成了一团塞进了桌洞里。
      
      如果霍煜的失踪是他自己安排好的事情,那么在这之前一定会有什么倪端。
      
      时迁放空大脑,尽量让自己回想起更多细节。
      
      口齿不清的小孩,愤怒的霍煜,非要去外面看星星的霍煜,还有,送自己镜子的霍煜。
      
      对了,镜子。
      
      这就是个仿佛一直游离在整个事情之外的东西,但又的确无时无刻地出现着。
      
      自己家的镜子毫无征兆地碎了,包括爷爷家的,医院的,全部都是像这样毫无理由地破碎。
      
      而医院和自己家的镜子在霍煜消失后却又完好如初。
      
      时迁不给爷爷打电话也知道,他家的镜子一定也恢复原状了。
      
      时迁发现就算自己是个理科生,学了十二年的数学,却也无法在一件十分诡异的事情真正降临到自己头上时,做到十分的理智和冷静。
      
      下课铃响了。
      
      时迁把桌子上散落的笔收好,没有理会一个个跑过来问自己这几天干什么去的好奇同学,低下头趴在了桌子上。
      
      除了洛一凡。
      
      洛一凡把时迁的同位赶走,坐在了时迁身旁,她每次都能十分精确地感到时迁情绪地变化,她把时迁回老家的原因和她现在的表现连在一起,想了想,试探性地开口道:
      
      “时美女,是奶奶身体出了什么问题吗?”
      
      时迁抬起了头,两只眼睛下挂着的黑眼圈吓了洛一凡一跳,她听见时迁说道:“奶奶很好。”
      
      “那你这是咋了?喜极而泣?”
      
      时迁直勾勾地盯着她,浓密的睫毛也掩盖不住眼里的阴冷和绝望:“霍煜不见了。”
      
      “就是上次来找你的那个?”洛一凡迅速反应过来。
      
      “嗯。”时迁应了一声:“已经立案了。”她说。
      
      “立案?”洛一凡突然惊叫了一声,周围的同学听到这声后都回过头来,洛一凡对他们摆了摆手,又转过头来对时迁小声道:“一个大活人怎么还能消失了?监控查了吗?包括他回去的地方什么的?”
      
      “都查了。”时迁努力对自己的闺蜜笑了笑:“我也没办法,除非他自己想出现,我已经没有办法了。”时迁语无伦次地说着,鼻子在这一刻突然酸了。
      
      洛一凡心疼地把时迁半搂在怀里,有一搭没一搭地拍着时迁的后背:“放心吧,他那么喜欢你,肯定会回来的,可能是像你一样回老家有点事什么的呢?”
      
      “每天无缘无故失踪的人很少,不会是他,放心吧。”洛一凡绞尽脑汁,发现自己只能说出这么几句不痛不痒安慰她的话,她瞬间痛恨自己没有好好学习语文。
      
      “对了,告诉你个好消息。”洛一凡只能强行让时迁打起精神:“明天咱们学校的文学社就开张啦,不过社长好像是已经选好了还是怎么回事,突然就把这项活动取消了,对外宣称来了个特别牛逼的人当社长。”洛一凡凑近时迁耳边:“听说还很帅哦。”
      
      时迁无奈地笑了笑:“谢谢,我会去的。”
      
      “但霍煜会不会回来,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喜欢我。”
      
      “我希望这一切只是我自己的自作多情,我希望他从来都没有喜欢过我,只要他现在好好的……”
      
      时迁越说越激动,她发现自从霍煜消失后,她就越来越控制不好自己的情绪,仿佛只是说几句话就随时都会失控。
      
      洛一凡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连忙禁了声,在这种事情面前,不说话才是对时迁最好的安慰。
      
      时迁平静了一会儿,从凳子上站了起来。
      
      洛一凡抬头看着她,问道:“干什么去?”她说:“我陪你。”
      
      “不用了。”时迁这一次却拒绝了洛一凡:“我想去找找霍煜的班级。”她说。
      
      “可马上就要上课了。”洛一凡提醒道。
      
      “你觉得,上课和破案,哪个重要?”时迁不由分说地从洛一凡椅子背后走了出去:“要是老师问,你就说我还没来过吧。”
      
      洛一凡盯着时迁的背影,当完全看不见后,洛一凡收回了视线,却不经意间看到了时迁桌洞的一团废纸。
      
      她往四周看了看,犹豫了片刻,把纸团拿了出来,展开,发现上面是一个坐标轴,然后迅速浏览了一遍。
      
      突然,洛一凡的视线定格在了某一处,她怔愣在了那里。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