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失踪 ...

  •   时迁跟着爷爷赶回了家里,睡了一晚,第二天时迁早早地起了床,在来的路上给霍煜带了饮料和甜点,一想到霍煜对自己温柔又无奈地笑,时迁的内心就温柔地一塌糊涂。
      
      生活已经够苦了,时迁想让她的男孩过得开心一点,再开心一点。
      
      因为爷爷年纪大了,所以时迁让他在家里多睡一会儿,晚上再来替班,所以时迁一个人提着一小兜甜品,顺着昨天的记忆找到了病房。
      
      清晨是阳光最清澈的时候,可无数光线交错在奶奶的病床上,光线刺地时迁眼睛生疼,她眯了眯眼,等她看清后,时迁倏地楞在那里。
      
      因为病床上空无一人。
      
      奶奶这个时间会去哪里?
      
      时迁这么想着,她意识到自己的心脏跳得开始有些快了,时迁环顾了一圈,发现除了隔壁床位的奶奶之外,没有其他人。
      
      也就是说,霍煜也不在。
      
      可能是推着奶奶去晒太阳了吧。
      
      时迁这么想。
      
      病房门被打开了,时迁猛地回过头,可刚刚攒起的一点希望又瞬间落空。
      
      进来的是小朱,隔壁床位的家属。
      
      时迁想了想,把甜点放在了外婆的床头柜上,犹豫了片刻,轻轻叫住了小朱:“你好,请问一下,你看到老人早上出去了吗?”
      
      小朱把手中的早饭放在一旁:“我早上出去买饭了,我出门的时候她就已经不在了,可能是被人推出去了吧。”
      
      “请问你是几点出的门?”
      
      小朱想了想:“没看表,但我醒的时候差不多都是早上五点,大约五点半出去的吧,嗯,差不多。”他说完后又点了点头。
      
      时迁回忆了一下外婆的作息时间,一般都是上午八点左右被爷爷叫醒吃早饭,但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睡觉,能五点起床的概率少之又少,几乎可以说是没有,更不用提五点半出门了。
      
      无论是护士还是霍煜,都知道老人的身体会吃不消,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那奶奶去哪了……
      
      哦,对了,霍煜呢。
      
      时迁一把抓住小朱的胳膊,刚要回病床前吃饭的小朱被吓了一跳,转过头来看着她:“你看到跟老人在一起的男生了吗?”时迁问。
      
      小朱吞了吞口水,他实在是不想回忆昨晚让他心惊肉跳的场景,可在时迁问出这个话时,他的脑海中又不受控制地想起了昨晚,想起了那双直勾勾盯着他的眼睛。
      
      这些片段就像放电影一下在他的脑海中无限次循环着……
      
      但他回想了半晌,发现他的记忆里全是隔壁床老人的眼睛,老人的笑,老人的脸……除了这个,没有一点对别人的记忆。
      
      小朱缓了缓神,实话实说道:“昨天半夜我醒了,看到你家人在醒着,她在盯着我看,你知道的,半夜很黑,又盯着我看,我有点害怕,就睡了,但是……”小朱又想了想,最终确定道:“我没有看到别人。”
      
      “可能是天太黑了,也可能是他刚好出去了,反正半夜我醒的时候老人床边没有人。”
      
      时迁还欲再问,小朱就已经摆了摆手,回到了自己在床边的小椅子上,打开了刚买回来的豆浆油条,对她说道:“你要是有什么问题,去问问医生或者查查监控吧,我也不知道什么了。”
      
      明显是不愿多说的意思,就算时迁年纪还小,但也心知肚明。
      
      她本来也对自己莫名其妙抓住人家问这件事情感到有些抱歉,时迁努力对小朱扯出了一抹笑,对他道了声谢。
      
      霍煜昨晚不在这里,奶奶昨晚失眠,今天早上两个人则一起消失……
      
      时迁越把这两件事情串联到一起,就越觉得有些不对劲。
      
      还是去找医生问问吧……
      
      时迁想着,手放到了病房的门把手上,刚要拉开门,门却已经在反方向打开了。
      
      时迁抬头,在看到眼前的人的那一刹那,她猛地抬起手拍了自己一巴掌,很疼,不是在做梦,她愣在了那里……
      
      可能是空调温度开得太凉了,时迁感到了一股直达心底的恐惧的寒意,一种深厚又浓重的阴冷,黏在她的心上。
      
      因为奶奶正安然无恙地站在她面前。
      
      奶奶看到时迁,惊喜爬上了眉梢:“哎哟,迁迁,什么时候来的啊?怎么也没给我说一声?”
      
      时迁看着眼前的奶奶,发现这个人跟自己记忆中奶奶的形象完全吻合,她整个人已经彻底傻掉了,她不敢搭奶奶的腔,也不敢跟她说任何一句话。
      
      时迁一步一步地往后退,双眼却直勾勾地盯着奶奶,大脑一片空白。
      
      奶奶走了进来,把门关上,顿了顿,又回过头来对时迁笑道:“不过,你知道奶奶为啥在医院里不?我一醒就在医院,你爷爷呢?”她指了指隔壁床上正在被小朱一口一口喂饭的病人:“这又是咋回事?”
      
      时迁的心脏已经开始有些痉挛了,她深吸了几口气,放开了被咬的花白的下唇:“奶……奶奶?”她试探地叫了一句。
      
      “咋了?”老人完全不知道眼前是怎么回事,一脸疑惑地看着她。
      
      时迁盯着她看了半天,完全看不出一丝破绽:“您忘了您为什么来这里?”
      
      “哎哟,我咋知道啊。”老人摸了把头:“一醒来就是在病床上,我也不知道咋回事,就穿着这病号服在医院里逛了逛。”
      
      看来是真的不知道。
      
      “那……您看到霍煜了吗?”
      
      “什么鱼?”
      
      “就,您醒来的时候,身边有没有一个男孩?”时迁抬起手,尽量比划着霍煜的身高:“一个男孩,长得很帅,挺高的,看见了吗?”
      
      “啥男孩啊,我醒的时候旁边一个人没有,要不我咋能一个人出去逛”
      
      老人一脸严肃,不像是骗人的样子。
      
      “迁迁,咋的了?啥男孩?”奶奶看到时迁楞在那里,以为是自己哪句话说错了,连忙开口试探道。
      
      时迁抿着嘴机械性地摇了摇头,电光石火间,她想到了一个东西。
      
      她快步走到洗手间前,猛的一下拉开。
      
      却发现昨天已经四分五裂的镜子,今天早上却是完完整整的,时迁走近了一点,发现镜子上看不出一点裂缝的痕迹。
      
      似乎昨天发生的一切都是假的。
      
      奶奶生病是假的,自己赶来看奶奶也是假的,镜子破碎是假的,那么……霍煜呢?
      
      时迁退出洗手间,关上门,从挂着的小包里掏出了手机,按下了霍煜的号码。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再打。
      
      “您好,您……”
      
      时迁没有耐心听标准女声千篇一律的播音,明明知道再打多少遍还是会这样,却还是停不下来,手上一遍一遍地拨打着重复的号码。
      
      五遍,十遍,二十遍……
      
      全部都是关机。
      
      时迁的呼吸变得有些局促了,她顾不上病房里突然变好的奶奶,一下子推开房门跑了出去。
      
      医生,找医生,看监控……
      
      时迁在大脑里火速把自己要做的事情列了下来。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年轻大夫正准备去病房里进行晨检,时迁突然偏过身子去,两只手扒在了男医生的胳膊上,颤抖着:“医生,医生……不好意思,麻烦问一下,你有看到502病房的男生吗?很高,很瘦,挺帅……”
      
      男医生被吓了一跳,用另一只手把时迁的两只手扒拉了下去,心平气和地说道:“没有。”
      
      “谢谢……谢谢。”时迁颤抖着说道。
      
      她又跑到了医院前台。
      
      “您好……”时迁气喘吁吁:“请问,医院的监控从哪里可以看?”
      
      前台护士奇怪地看了她一眼:“不好意思,医院的监控没有理由不可以随意查看的,请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人没了……”时迁双手撑在台前,仿佛也是在撑住自己的最后一丝理智:“我男朋友来陪我家人看病,人不见了。”
      
      “您可以打电话或者想一想他今天有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护士的话没说完就被打断:“没有,都没有。”时迁疯狂摇头:“我问了别人,说他昨天晚上就已经不见了,电话关机,我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所以可以麻烦看一下监控吗?”
      
      护士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请稍等。”她说。
      
      时迁在听到这句话后,整个人像脱了力一般,一下子松了口气,整个人神经暂时放松了一下。
      
      她看着医院来来往往的人。
      
      每天来来往往的人很多,有多少人是带着无限的希望来,而又满怀失望甚至是绝望离开的呢?
      
      而这么多人,竟然没有一个是她的霍煜。
      
      “我喜欢你。”
      “后果我一个人承担。”
      “学姐,记住好吗?我爱你。”
      
      霍煜的一句句话浮现在时迁的脑海里。
      
      她越想越不对,为什么霍煜要在他们已经这么累了还提出要去看星星?
      
      晚一天不行吗,为什么非要是昨天?而且就时迁看来,昨天晚上出去看星星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毕竟空气不够好,地点也不怎么样,但霍煜昨晚那种非今天不可的眼神,就像是很笃定除了昨晚,就不会再看到星星一般。
      
      为什么我没有早点发现?时迁懊悔地锤了锤头。
      
      “您好,可以到三楼监控室,把情况给我们技术人员讲述后,他会给您调取您需要的监控。”护士挂断电话,对时迁说道。
      
      时迁第一次连最起码的道谢都忘了,等不了还有一层就到达的电梯,三步并做两步地爬上了楼。
      
      她轻轻敲了敲门,然后推开了监控室。
      
      “我需要昨晚十点到今早六点之间502号病房走廊以及医院门口的监控。”时迁听到自己这样说道。
      
      越到关键时刻,反而越冷静,时迁目不转睛地看着医院的监控,她越来越觉得有一股寒意正悄悄爬上了她的脊椎骨。
      
      监控显示,从昨晚十点到今早六点,502门口除了几个医生,没有旁人。
      
      她不信邪地又把监控调了回去再看了一遍。
      
      还是没有。
      
      无论多少遍,无论是哪个角落的监控,都没有拍到霍煜的身影。
      
      霍煜失踪了。
      
      时迁把鼠标放下,在技术人员询问的眼神中张了几下嘴。
      
      “麻烦报一下警,我男朋友失踪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