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1、出国 ...

  •   两星期后。
      
      毕业旅行最终是没有去成,洛一凡随手找的旅行社不靠谱,到了要出发的时候突然说跟那边的酒店没谈拢,需要再拖一拖。
      
      一拖再拖,过了一个星期,旅行社就没有动静了。
      
      旅行去不了,钱退了,于是大家只能自认倒霉,并发誓以后再也不沾这个旅行社的边。
      
      距离出成绩还有三天。
      
      时迁早已经过了当时难受的那股劲,现在能让她平淡下来的,可能只是她等死的那颗心。
      
      结果如何,时迁早已经看淡了,最差的结果也不过是复读一年。
      
      复读也就意味着还有机会,还有机会,时迁就不会继续落寞下去。
      
      洛一凡跑来时迁家里蹭了几天的饭,并美名其曰是补偿时迁的毕业旅行。
      
      时迁站在洗衣机前面,一只手捏着鼻子,另一只手拽起了一条裤子打开洗衣机门,塞了进去。
      
      她可不觉得这是什么补偿。
      
      傍晚,时迁刚要刷碗,却被洛一凡一下子拽了起来。
      
      “走走走,出门。”说着,洛一凡一只手已经握上了大门的门把手。
      
      时迁一脸狐疑地看着她,轻轻甩开了洛一凡的手:“什么事瞒着我?”
      
      “就是想出门逛逛了。”洛一凡说。
      
      “前几天我拽你出门买东西的时候你不是这么说的。”时迁无情打断。
      
      洛一凡站在原地,默默地拽起时迁的手,可怜兮兮的抬起脸:“迁迁姐姐,人家真的只是想去外面逛一逛啦。”
      
      时迁闻言,这次狠狠地甩开了洛一凡的手,五秒后,房门传来巨响,门外传来一句话:“别恶心我。”
      
      洛一凡把表情一收,笑了笑,拿起手机,打开微信给人发了条消息。
      
      洛一凡:人下去了,看你发挥了。
      
      几秒后,对面发来消息:好。
      
      任谁都会觉得洛一凡有点问题,时迁站在楼下看着头顶上阴了大半边的天,更确定了洛一凡想出来逛一逛什么的都是屁话。
      
      “时迁同学也出来看月亮吗?”
      
      熟悉的声音萦绕在耳畔,可时迁竟一时无法立刻叫出眼前人的名字。
      
      她低头看了眼手机,又抬头看了眼林在,问道:“你跟洛一凡串通好了耍我?”
      
      林在在她眼前打了个响指:“聪明。”
      
      时迁:“……”
      
      “有事吗?”时迁问他。
      
      “没有。”林在一脸云淡风轻,“看月亮。”他说。
      
      没等时迁反驳的话说出口,林在就一把搂过了时迁的肩膀,两个人的距离瞬间拉近。
      
      林在的侧脸瞬间从时迁眼中放大。
      
      可能是被吓到了,时迁竟然没有一下子把他推开。
      
      林在瞥了时迁一眼,抬起手指了指头顶的一片乌云:“别看我,看月亮。”
      
      时迁依旧盯着林在的侧脸。
      
      林在感受到了时迁的目光,侧过头来,轻笑道:“你的意思是,我就是月亮?”
      
      肉麻至极。
      
      果然,时迁迅速回过神来,挣开林在的手,往旁边退了几步,眼睛一时有些不知往何处安放。
      
      她视线一转,不小心看到了躲在绿化带边上的洛一凡。
      
      洛一凡正看得津津有味,时迁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洛一凡才回过神来。
      
      她从绿化带后面走出来,看着林在,装作一副偶遇的样子:“哟,真巧,你也来看月亮啊。”
      
      “嗯。”林在盯着时迁,“来看月亮了。”
      
      洛一凡看着他含情脉脉的眼神,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
      
      三个人就这样围着小区绕起弯来。
      
      洛一凡几次想找话题,却始终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有点事想跟你说。”
      
      林在往前走了两步,拉开了他和时迁洛一凡的距离,回过身子来看着时迁:“我有事,想跟你说。”
      
      “嗯。”时迁应到。
      
      洛一凡见状,赶紧随便编了个理由溜了。
      
      现在就只剩下林在和时迁两个人,彼此的呼吸在这个狭小的空间仿佛都听得一清二楚。
      
      林在抿着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时迁也不着急,就等他自己说出来。
      
      林在抬起眼,眼中的情绪仿佛和天上的乌云融为一体,脸色阴沉,仿佛下一刻就会下起雨来。
      
      “我可能要出国了。”终于,林在打破了平衡的寂静,说道。
      
      “嗯?”时迁皱了皱眉,反应了半天才理解了林在话中的意思,问道:“去哪儿?”
      
      “可能是英国,可能是加拿大,也有可能是更远的地方。”
      
      “去干什么?”
      
      “我还不知道。”林在如实道:“去学习,或者是,去生活吧。”
      
      时迁沉默了半晌,慢慢地点点头:“挺好的。”她说。
      
      两个人就这样对立而站,空气中的细小尘埃落在林在的鼻子一侧,仿佛给他整个人打了个天然的阴影。
      
      就在林在以为时迁不会说什么的时候,她开口了:“什么时候回来?”
      
      明明是个很简单的问题,可时迁明显感觉到林在有一瞬间的僵硬。
      
      她莫名其妙地抬起头,看到的却是林在一脸严肃的样子。
      
      “可能是一个星期后,可能是一个月,也可能……”林在深吸了一口气:“没什么。”
      
      “我爸妈都在那儿,我没办法。”林在说,“所以我可能要在那里过一段时间。”
      
      林在不必再说下去,时迁也明白了。
      
      林在会出国,会在那里生活,不再回来了。
      
      “嗯。”时迁努力忍着自己的情绪,对着林在轻笑道:“外国教育资源应该更好吧,恭喜你。”
      
      “舍不得就告诉我,强撑着算什么?”
      
      “我会舍不得你?”时迁说,“我巴不得你赶紧走,一天天烦死了。”
      
      林在看着时迁,突然上前两步,把她拉进了自己的怀里,小声道:“对不起。”
      
      “没什么对不起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要过,我们没办法与人生轨迹背道而驰,所以没什么对不起的。”时迁轻声道:“最起码,你没有对不起我。”
      
      “把彼此最好的印象留在心里吧,林在,其实我们早就是很好的朋友了不是吗。”
      
      “不管咱俩之前怎么拌嘴,怎么互损,我知道你是真的把我当朋友。”
      
      “所以,把自己最好的形象留给彼此吧,在这个时候,我就是最好的时迁。”
      
      “你在我心里也是最好的林在。”
      
      乌云越积越密,层层叠叠的,压着阴沉沉的天空。
      
      “好。”林在听到自己这样说道。
      
      憋在心中的那句话最终还是没说出来。
      
      可能这样才是最好的结果吧。
      
      雨渐渐地下了下来。
      
      密密麻麻的雨滴落在地上,乌云聚拢,月亮偷偷地藏了起来,天上的星星仿佛慢慢地安静了。
      
      雨珠氤氲着的路灯,像是从一个月亮,走到了另一个月亮。
      
      “我回去了。”时迁出声道:“雨大了,你也走吧。”
      
      “好。”
      
      这是林在第二次说“好”,第一次是对他们两个关系的妥协,而这次是对两个人最终的结果的认同。
      
      他看着时迁的背影最终消失在楼道间,自己才慢慢转过身去,走了两步又停住脚步。
      
      雨滴淋湿了他的衣襟,雨水顺着他的侧脸流进了锁骨里。
      
      林在抿着唇,像是在做着心理斗争。
      
      雨声渐渐充斥了他的整个听力范围,最终,林在还是没有转过身,直直地朝小区门口走去。
      
      .
      
      时迁躺在床上,眼神盯着天花板,空洞而迷茫。
      
      洛一凡洗完澡,一手擦着头发,坐在了时迁床边,轻声问道:“他说什么了?”
      
      “出国。”
      
      “什么时候回来?”
      
      “不回来了。”时迁说。
      
      洛一凡闻言,放下了手中的毛巾,脱下拖鞋,悄悄爬上了时迁的床,躺在她一旁。
      
      “对不起,我不知道。”
      
      这是她今天晚上听到的第二句对不起。
      
      仿佛全世界都在对不起她,而明明说出这句话的人,也在为她难受着。
      
      时迁意外地看了她一眼,“为什么对不起?”
      
      “我不知道他把你叫出去是这个事儿,如果我早知道,我不会让你去见他的。”
      
      “见了才能死心。”
      
      时迁把被子拉到两个人身上:“睡吧。”
      
      洛一凡抿了抿唇,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安静地躺在时迁身旁。
      
      时迁躺在床上,看着被雨滴模糊了的窗户,听着隐约的雷声,突然想到了自己之前很喜欢的一首歌。
      
      “雨还在下,你听得见吗。”
      
      “是我的思念滴滴答答。”
      
      “滴入你的心就会想起我。”

  • 作者有话要说:  久等啦~
    感谢一直在看的宝贝,么么哒。
    最后的歌词出自薛之谦《下雨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