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2、第 32 章 ...

  •   “你准备好了吗。”
      
      “好了。”
      
      “那我登录了。”
      
      “等等。”时迁一把按住洛一凡的手,两人对视五秒后,时迁慢慢把手挪开:“登吧。”
      
      时迁转身趴在床上,用枕头蒙住了自己的耳朵。
      
      “啊!”
      
      时迁连忙爬起来:“怎么样怎么样?我考上没有?”
      
      “没有。”
      
      时迁闻言,心脏顿时跌落到了谷底,她抿了抿唇:“没考上A大也没关系,我早有心理准备……”
      
      “我是说。”洛一凡打断她:“我是说,系统繁忙,没登录上。”
      
      “……”
      
      时迁吊着的一口气终于落回了心底。
      
      “啊!”洛一凡又叫了一声。
      
      “又怎么了?”时迁不耐烦地问道。
      
      洛一凡把手机放到一边,回过头直勾勾地看着时迁。
      
      时迁被盯得有些不舒服,伸手推了她一把,而洛一凡却像被按开什么开关一样,一下子缠到时迁身上,眼神像是在看一座雕像。
      
      “时迁,苟富贵,勿相忘啊。”
      
      时迁被她越说越糊涂:“什么?”
      
      “你考上啦!”洛一凡激动地在她脸上亲了一口:“我们时迁出息了!”
      
      洛一凡还在旁边啰啰嗦嗦地说着什么,时迁却没有注意听,她的全部精力全都放在“考上了”这三个字。
      
      没有意料中的激动,她只是冷静地拿过手机,登录,直到看到自己姓名旁边录取学校显示的是A大后,时迁才渐渐回过神来。
      
      她……考上了?
      
      可是,自己明明考试的时候发挥失常,又有很多失误的地方,自己明明不抱任何希望,甚至做好了再奋斗一年上A大的准备。
      
      怎么就考上了呢?
      
      或者说,怎么会考上呢?
      
      洛一凡一巴掌搂过时迁的肩,时迁回过神,看着一脸兴奋的洛一凡。
      
      “小妞,今晚想去哪玩?姐请你。”
      
      时迁笑着把自己肩膀上的爪子拿了下去:“先关心关心自己吧,你呢,考的怎么样?”
      
      洛一凡一听自己,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嘟囔道:“还行吧,D大,最起码有大学上。”
      
      “那你那个什么小男朋友呢?”
      
      “也是D大。”洛一凡一听许哲,顿时来了劲:“我们说不定能来一场甜甜的,校园恋爱。”
      
      说完后,她像意识到什么,小心地观察着时迁:“不好意思哈。”
      
      时迁笑着摇摇头。
      
      距离林在离开也已经过去了两天半。
      
      他整个人就像是从人间蒸发一般,不但一个电话没打来过,甚至连时迁打过去的电话林在也一次没有接过。
      
      林在这个人彻彻底底地从时迁的生活中消失了。
      
      “迁迁,一会儿跟妈妈去搬家。”时母在时迁卧室门口喊道:“一凡呢?”
      
      洛一凡一下子站起来:“阿姨,我也去!”
      
      因为之前在外面租的房子让时迁自己住,现在高考完了,租的房子正好到期,需要去把那里的东西都搬回来。
      
      “知道了。”时迁应道。
      
      小区还是之前的老样子,半新不旧的单元楼,只是过了这么一段时间,隔壁墙外的爬山虎已经渐渐地没过了窗户。
      
      时迁推开自己卧室的门。
      
      眼前的场景与许久前的情景重叠,依旧是熟悉的白色墙面,熟悉的书桌,床上熟悉的碎花被子,只是开门的一瞬间,可能是许久没人进来过的缘故,一股浓烈的潮湿味儿扑面而来。
      
      时迁从小就喜欢闻这种潮湿和下雨天地下车库的味道,这会儿她对着潮湿的空气使劲地吸了口气。
      
      妈妈让她进来收拾自己需要的东西,放眼望去,最需要带回去的就是衣服还有床上的碎花被子。
      
      时迁把衣服打包放进袋子里,一手拎着带子,一手扶着抗在肩上的被子,晃晃悠悠地往外走。
      
      “啊。”
      
      时迁的脚突然踩到了个什么东西,崴了一下,整个人跌倒在旁边的书桌上,腰部撞在了桌子角上,火辣辣地疼。
      
      “时迁,怎么了?”在外面的洛一凡听到时迁的喊叫声,连忙问道,“我进去帮你?”
      
      “不用,没什么事。”她看了看绊倒自己的小东西,是个小玻璃珠:“不小心绊了一下。”
      
      时迁说完,把被子放在书桌上,走了两步蹲下来,捡起那个小玻璃珠,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丢在地上的,不仔细看实在很难发现地上有个东西。
      
      她拉开书桌的抽屉,想要把小东西扔进去。
      
      时迁没有拉窗帘,窗外的光照进抽屉里,照在放在里面的镜子上,反射出来阳光,落在时迁的睫毛上。
      
      她想要拉上抽屉的手顿了顿,视线一转,落在了角落里的那把镜子上。
      
      对于那时候的记忆,时迁已经有些模糊,或者准确点来说,是时迁不愿想起。
      这还是当初那个人送自己的镜子……
      
      不知道镜子有什么魔力,时迁竟鬼使神差地拿了起来,镜子上映出了一张好看的少女的脸。
      
      “迁迁,你收拾好就下来吧,我去帮阿姨装车了。”卧室外洛一凡的声音显得有些模糊。
      
      “知道了。”时迁说着,眼睛却还盯着镜子里的脸。
      
      有时候盯着自己的脸看久了也会不耐烦,甚至会出现一种近乎于自卑的情绪,越看自己越不舒服,所有的一切都来源于人们自卑与超越的原始动力。
      
      可是时迁不同,此时的她像是被镜子勾去了魂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仿佛要从自己的眼睛直直地看进灵魂。
      
      眼前的光线渐渐模糊,隔壁小孩的吵闹声也逐渐消失,时迁感到自己似乎是有些困,眼睛渐渐有些睁不开了,她强迫自己打起精神,可眼前的镜子就像是有什么魔力一般,越看越困。
      她实在顶不住,手中握着镜子,走到一边的床上,躺了下去。
      
      卧室门响了。
      
      门渐渐被打开了一个缝,外面新鲜的空气流了进来,男人似乎是怕外面的小风吹醒床上的女孩,连忙把门关上了。
      
      男人小心翼翼地关上门,已经迈出的脚步在空中停留了半晌后又收了回去。
      
      他就这样站在门口,世界仿佛被无限缩小,只剩了他们两个人,而时间也在此时显得异常漫长。
      
      男人缓步走到时迁床边,蹲下身去,纤长的手指抚上少女额前的碎发,片刻后又抚上少女的鼻尖,轻轻捏了一下。
      
      无限漫长的时间仿佛被折叠进了男人的眼眸,映着时迁脸庞的眸子显得异常温柔,又异常悲伤。
      
      时迁的呼吸依旧平稳,仿佛就像只是累了休息一会儿般,面色温柔而甜美。
      
      男人看了半晌后,仿佛是不满足只是远远地盯着少女看,他缓慢俯身,唇瓣贴上了少女的唇。
      
      无限的温柔仿佛在这一刻被注入了温度,他轻吮着少女的微冷的唇,努力克制着自己内心的悸动,小心翼翼地舔舐。
      
      时迁的眉头轻轻皱了一下,男人似乎是察觉到了,唇瓣离开了少女的唇,缓慢站起身来。
      
      时迁感觉自己周围像是有什么人,她努力睁开眼睛,顺着光线看到了站在自己身边的人。
      
      “林在?”
      
      她轻声唤到。
      
      林在像终于回神了一般,连忙转过身去,逃跑似的向门外走去。
      
      时迁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翻身下床,跟在林在后面:“林在?林在是不是你?”
      
      男人几乎是夺门而出,时迁紧紧地追在后面:“你跑什么?”她大声喊道。
      
      可男人并没有停下来的趋势,转身下楼,时迁虽然追在后面,但到底是男女有别,时迁边追边喊,无论再怎么快,也追不上前面的男人。
      
      她突然停住了,扒着楼梯间的扶手,深吸了几口气,对着即将消失在自己眼眸中的背影大喊道:“林在,别跑了。”
      
      男人已经消失在了时迁的视线中。
      
      洛一凡和时母已经把车装好,太阳也逐渐下坠,只留下橘色的光线和融融的暖意,可能是洛一凡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又或许是她正在和妈妈讨论晚上去哪里给自己庆功,两个人脸上洋溢着的都是幸福的微笑。
      
      一切看起来和之前没有什么不同。
      
      时迁突然觉得有些累,她顺着单元门口的第一层台阶,慢慢地坐了下去。
      
      ——
      “时迁女士,醒一醒。”
      
      时迁隐约听到有人在叫她,这声音开始十分模糊,而后越来越真实,现在这声音仿佛就在自己的耳畔。
      
      她努力睁了睁眼,首先映入眼帘的不是一个人的脸,也不是五彩斑斓的彩虹,而是一片白色,时迁睁开眼睛环顾了一圈四周,发现她现在正处于一个通体白色的长方形屋子内。
      
      而自己正坐在一张椅子上,一个人处于一个完全白色的环境下,总是会有一种被大众抛弃了的慌乱感,时迁也不例外,所以她在努力寻找着那个声音。
      声音是在自己右边发出来的。
      
      时迁转过头去,一位同样穿着白色大褂的男人正用担心的目光看着自己。
      
      “请问……”她被自己嗓子的沙哑给惊了一下,时迁这才发现,原来自己满脸都是泪珠。
      她胡乱摸了两把脸,清了清嗓子,盯着男人身上的白大褂,再次问道:“请问,这里是哪里?”

  • 作者有话要说:  鄙人有幸在十字开头的芳龄因为腰断了体验了一把“半身不遂”的感觉。(微笑)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