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0、沉睡一亿年的龙(10) ...

  •   *
      等方迟回到家后,楼上灯火通明。枝枝还坐在客厅里看电视。
      
      电视里放的是《真假千金》,讲的是真千金回到家后亲生父母不喜,然后自己坚强努力,最后爱□□业双丰收的故事,在橘子台黄金时段独播。
      
      枝枝看到真千金被接回家,因为出身不好,教养不好,营养不良,导致长相其貌不扬被母亲冷对嫌弃,难以接受这是她的女儿。
      
      真千金撑着弱小的身体,一个人躲进杂货间哭泣。
      
      枝枝坐在沙发上,看着看着,自己也开始掉泪。
      
      她不明白妈妈为什么对她的女儿态度那么不好,就算分离了十几年,难道真千金就不是她的女儿了吗。为什么要对她的女儿那样?
      
      枝枝看到真千金在背后委屈的哭泣,假千金却享受着妈妈的温暖。看的她边哭边觉得生气。
      
      这个妈妈,坏。
      
      这个假女儿,也坏。
      
      枝枝记得刚醒来时,她的大脑一片空白。也不知道自己是谁,来自哪里。
      
      脑海里偶尔会有一个温柔的声音,或者断断续续的像金子碰撞在一起的巨大的声响和龙鸣声。
      
      但等她想要再听听那些声音的时候,它们又全部消失了。
      
      后来看电视上面,每一个主角,男主角和女主角都有自己的爸爸妈妈。
      
      她不懂,就去问方迟。方迟说每个人的出生,来到这个世界,都是从妈妈的肚子里来的。
      
      “那枝枝也是吗?枝枝的爸爸妈妈呢?”她反问道。
      
      因为她是龙,跟人不一样。孙悟空还是石头里蹦出来的呢。
      
      方迟笑着,“当然,你也有爸爸妈妈。只是你们现在正在短暂的分离。”
      
      灵清界的始龙的确是由天地精诞之气和共神的意志结合所创造的。但以后的每一代,龙族都是正常的繁衍生息。
      
      虽然每一代的子嗣不丰,血脉却尤为珍贵,自出生起就有强大的传承。许多仙界和魔界,乃至修仙界,都一直有势力想要夺取龙族的血脉。但碍于神界的共神,一直未能实现。
      
      自从共神沉睡,神界式微,这才捅了血窟窿。这些人不仅想掠地夺宝,更想抓住龙族,窃取血脉,获得强大的传承力量。
      
      “真的吗?那她们为什么要和枝枝分离,枝枝都没见过她们。”她也好像见爸爸妈妈,一想到这个,耳朵里温柔的声音又出现了。
      
      “因为她们在跟你捉迷藏呢,要你自己长大了以后再去找到她们。”方迟摸着她的角角。一般待在家里的时候,枝枝都会把她的角角放出来。
      
      枝枝心里赫赫赫,她觉得自己的妈妈肯定是个顶顶温柔的人。
      
      “我知道了赫赫赫……她们都是小孩子,还要和我一起捉迷藏赫赫赫……”枝枝的嘴角咧开的灿烂,不过她很开心就是了。
      
      “她们很爱你。”所以才用尽法力撕破空间,为你求得一个庇身之所。
      
      “那迟迟的爸爸妈妈呢?”枝枝问道。也喜欢和他玩儿捉迷藏吗
      
      “问这个做什么?”
      
      “哎呀我也想知道迟迟的爸爸妈妈嘛!”枝枝拖着方迟的手臂。
      
      方迟顿了顿,看着枝枝金色透亮的眼睛,“不是所有的父母都爱自己的孩子。”他蹲下身体,“枝枝很幸运!”
      
      他的童年一半是谩骂暴力和威胁恐吓,一半是尔虞我诈和冷漠无情。
      
      再加上他的双腿残疾。
      
      很难想象,但是他还是活到了今天。
      
      人的生活成就人生,每个人的路都不同。
      
      他倒是希望枝枝能够活的自由自在,没有烦恼,因为她合该如此。
      
      “我很幸运吗赫赫赫……”枝枝笑的开心,甜甜蜜蜜的吃着零食。
      
      枝枝望着面前的电视剧,想着方迟对她说的话。
      
      如果爸爸妈妈在和她捉迷藏,会不会……会不会她找不到他们的话,爸爸妈妈就像电视上的妈妈一样,把她忘记了。
      
      可她不知道怎么去找他们啊。
      
      而且迟迟说了,她是这个世界里唯一的龙,她的爸爸妈妈肯定在其他的世界了。
      
      今天在大街上,她看到了好多父母拉着她们的小孩子。
      
      有抱高高的,吹泡泡的。
      
      她也想自己的爸爸妈妈。她都想好了,如果她找到了爸爸妈妈,就对他们说:你们看,枝枝真是个聪明漂亮的龙龙!枝枝自己找到你们的嘿。
      
      她要对爸爸说她要骑在爸爸的肩上腾云驾雾,俯瞰世界。
      
      她要天天窝在妈妈的怀里,给妈妈讲自己编的故事。
      
      可是,爸爸妈妈在哪里呢?
      
      她的心里充满了不安感。
      
      方迟上了二楼就看见枝枝边看电视边哭,和电视里的小女孩一起哭。桌子旁边摆了一大堆纸巾,她的鼻子和眼睛都红红的,看起来可怜极了。
      
      “怎么了?”方迟凑近一看电视剧的剧名,猜了个故事的梗概。
      
      枝枝一看见方迟,就扔下纸巾要方迟抱。
      
      “电视里的妈……妈妈太坏了,她不喜欢自己的女儿,还欺负女儿呜呜呜……”
      
      电视的画面跳转到妈妈安慰假女儿的情节,枝枝瞥了一眼,“太坏了太坏了,她们两个都坏!”
      
      枝枝总是觉得妈妈既然是妈妈,就应该爱自己的孩子。
      
      方迟把她抱在沙发上,本来准备安慰枝枝这个是演电视,是假的。
      
      哪知枝枝问他,“迟迟,你说我的爸爸妈妈以后也会这么对我吗?那个女儿那么爱自己的妈妈,但是妈妈却不爱她!”
      
      方迟愣着,没想到枝枝的思维这么敏锐。
      
      枝枝平时一副自由自在,天真烂漫的样子,天天想着吃喝玩乐。但她的内心也很敏感,脑子里装的东西同样多。
      
      他经常看到枝枝盯着其他的小孩子看。
      
      方迟想了想,语气真诚,“不知道,但是她们肯定是爱你的。”
      
      枝枝的母亲宁愿丢弃修为都要保住枝枝的性命,这份爱在当时应该是炽烈的。时过境迁,至于以后,真的很难去界定和接受。
      
      生恩和养恩,一直都是一个很难去分辨的课题。
      
      可能枝枝的父母一直都在苦苦找寻枝枝。
      
      也可能在她离开以后,又孕育了新的生命,要么一直找寻她,要么慢慢淡忘。
      
      又或者是龙族的浩劫未能度过,枝枝的父母在大战中陨落。
      
      一亿年的光阴,黑天白昼,因果轮回,即使在灵清界,一花一木都在变换着,怎么会说的清楚呢。
      
      “真的吗?我的爸爸妈妈都爱我吗?”
      
      “他们爱你。”至少现在,事实和谎言都是善意的。
      
      枝枝对方迟的话深信不疑,“这个妈妈不是我的妈妈,赫赫赫……”她又靠在方迟怀里笑了。
      
      “迟迟你今天去看了你的爸爸吗?”她的思想跳脱,方迟现在都习惯了。
      
      “爸爸长得好看吗,有迟迟好看吗,你晚饭吃的什么呀……”枝枝就像打开话匣子一样,嘴里有无数个问题。
      
      “当然没我好看,都老了。”方迟的思维成功的被带偏了。
      
      他一一回答着枝枝的问题,“饭没有家里的好吃。”没有枝枝这个大胃王坐在对面,他吃饭都不香了。
      
      枝枝心里充满好奇,在她看来,她的爸爸妈妈都没找到,迟迟就去见了自己的爸爸了,心里充满羡慕。
      
      “那你的爸爸对你好吗?”
      
      “还好。”方迟拿起枝枝的零食,果然,有枝枝在身边,胃口好了一大半。
      
      “还好是什么意思?”枝枝不解,顺便仰头让方迟给她投喂薯片。
      
      “不喜欢我,但是也不会害我。”就像对待陌生人一样,只是有着血缘关系,所以他正处于被待价而沽的阶段。
      
      “啊,你的爸爸不喜欢你吗?”枝枝张大嘴巴,瞪大眼睛,“你的爸爸是个坏蛋!”神情气愤,眉毛紧皱,像是为方迟打抱不平。
      
      在枝枝看来,方迟是这个世界上对她最好的人。怎么会有人对方迟不好呢,她太生气了。
      
      “对,他是个坏蛋,我们不理他。”方迟看着枝枝的眉头发笑。
      
      枝枝眼珠子转了转,想要找话题安慰安慰方迟,“那迟迟,你的妈妈呢?”迟迟的妈妈应该爱迟迟了吧?
      
      “死了。”死了十多年了,他的脑海里还有那个女人打他的画面,但是脸已经记不住了。他查看着脑海里这部分记忆,有一段像是被刻意封锁了一般,一片空白。
      
      方迟心里暗暗记下,平淡的对枝枝说,“也不喜欢我。”
      
      枝枝知道“死亡”是什么意思,这个世界的人类生命短暂,死就是停止呼吸,再也不存在在这个世界上了。
      
      她知道这个含义的时候自己还郁闷了很久。迟迟说她已经有一万岁了,可是迟迟是个人类,最多只能活一百年。
      
      她想着如果迟迟死了,她一定会伤心难过好几万年的。
      
      龙和人是不一样的。
      
      除了形态,就是寿命。
      
      枝枝这才知道自己安慰的效果太差了。没想到迟迟的爸爸妈妈都不喜欢他,迟迟的妈妈还去世了。
      
      “迟迟,对……对不起。”她心含内疚。
      
      “这有什么对不起的。”方迟的眉心舒展,秀气精致的面容平添了几分朗曜,压制着原本的戾气。
      
      “我……我不该问你的爸爸妈妈的。”她只是好奇。
      
      “没什么。”方迟把手里的薯片递到枝枝嘴里,“有的东西,如果没法改变,如果想要活的更好一点,就要学会忘记。”
      
      忘记的过程很难,有时在特定的场合也会又被重新想起。但这比一直都记得好一点。
      
      况且,这并不是真正的忘记。
      
      原来的方迟选择仇恨,阴狠的蛰伏。
      
      他选择释然,光明正大的报复。
      
      这两种方式也没有什么不同,步骤都是一样的。唯一改变的,就是人的心态。
      
      太过偏执,太过阴鸷,过于极端,最终会自取灭亡。
      
      他是原来的方迟,也是现在的方迟。
      
      枝枝觉得方迟太可怜了,小手掌摸着方迟的脸轻轻摩挲,“迟迟,你别难过。你的爸爸妈妈不喜欢你,我喜欢你就行了。等我找到爸爸妈妈以后,我把她们分给你。”
      
      枝枝的话,童稚里带着认真。
      
      方迟看她的表情,捏了捏她的脸蛋,“好。”
      
      枝枝趁热打铁,“迟迟,我以后会好好关心你的,以后我就当你的爸爸妈妈。”她的爸爸妈妈还没找到,所以她来当迟迟的妈妈吧。迟迟不是说她已经一万岁了吗,那她肯定比迟迟大。
      
      方迟,才感动:“……”
      
      那倒也不必,我也想做你的爸爸来着。
      
      “不用了。你乖乖听话,不惹我生气就行了。”方迟把桌子上的饼干又喂给她。
      
      说起来,他有种养猪的感觉。
      
      就是这猪光吃不胖,心里叹息亏本。
      
      “好……好吧!”枝枝决定以后再也不惹方迟生气了。
      
      枝枝觉得自从自己醒来后,就是方迟一直在照顾她。她也很依赖方迟。
      
      她喜欢的东西和不喜欢的东西方迟都知道,方迟也很纵容她。
      
      但是方迟喜欢什么,讨厌什么,还有方迟心里在想什么,她通通都不知道。比如方迟的爸爸妈妈。
      
      迟迟的爸爸不喜欢他,他的妈妈也不在了。他的心里一定非常难过。她以后也要多关心迟迟。不能只想着自己每天吃什么玩什么了。
      
      等迟迟变老了,她也会好好的照顾迟迟。
      
      方迟:终于良心发现了。
      
      “现在去刷牙洗澡睡觉,不能再看了。”方迟把枝枝放下来。
      
      “好……好的。”枝枝猝不及防,她……她还想再看会儿来着,还有下一集呢。
      
      但是自己前一秒才答应迟迟要听话。
      
      她真是太难了。
      
      “小孩子要早点睡觉,保持充足的睡眠。”方迟仿佛没看到枝枝脸上的纠结,在背后弯起嘴角。
      
      “那迟迟,我今晚还可以和你睡吗?”枝枝为自己争取着最后的权利,水灵的大眼睛看着方迟。
      
      “迟迟!迟迟!迟迟!”小烦人精。
      
      “好吧。但是你要把自己洗干净才能躺在我床上。”方迟转过身就看见枝枝的小眼神,现在还拉着他的手臂。
      
      “好的好的,迟迟你要等着我哦!不能关门门——”说着还不忘抱起零食,冲上楼。
      
      金·人间大喇叭精·枝枝
      
      方迟掏了掏耳朵,“知道了。”随手把电视关了,把茶几整理了,才慢慢走上楼。
      
      “你把这些带来干嘛?”方迟才洗了澡出来,看见枝枝穿着小白兔睡衣,抱着今天白天在金店买的金子,走了进来。
      
      “枝枝想要和它们一起睡觉觉,它们都在想我呢。”
      
      方迟刚想说我怎么就没听到呢,枝枝马上接着,“迟迟你不是龙龙,你听不到的!”
      
      “哦,那你真厉害。”
      
      枝枝把动物金子和花金子都放在床头柜上,“那当然赫赫赫——”说着又轻轻关上了门。快速躺在床上把被子盖好。
      
      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
      
      她躺在被子里露出脑袋,“迟迟,我们今天就不讲故事了,枝枝还在写呢,明天晚上我们再继续好吗?”一副方迟特别想听,但她很为难的样子。
      
      方·全自动听睡前故事·迟:“哦。”
      
      这可真是个好消息呢。
      
      等到半夜,枝枝在睡梦里觉得舒服极了,还翻了个身子,全身的姿势四仰八叉的横在床间。幸好这床够大,不然方迟就要被枝枝踢下床了。
      
      床头柜上的金子散发着微弱的光芒,光源不断的涌入枝枝的身体里。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