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1、沉睡一亿年的龙(11) ...

  •   *
      病房里,女子头部缠着纱布,头发又黑又直,面庞清丽,给人恬静舒适的感觉。
      
      等她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气质温润,戴着眼镜的男子,她第一感觉十分眼熟,但是又不知道他是谁。
      
      想着想着,想要翻找自己的记忆。但是她又实在想不起来,头部钝痛,像要爆炸了一样。
      
      我……我是……我是谁呢?
      
      她看见床边的男子向她靠近,面上带着亲近的笑容,“醒了?要不要喝点水?”男子很习惯的把水杯放在她唇边,态度十分亲昵。
      
      她顺着男子的动作小口小口的喝着,入口的清凉感在她喉间萦绕,她的神志变得清醒。
      
      “我……你……”她慢慢的开口。
      
      “你是谁?”她的眼睛看着男子。
      
      “我是方钰,你不记得了吗?”方钰把杯子放下,用手摩挲着女子纤白的手指,一副关心的神态。
      
      “那……那我是……我是谁?”
      
      方钰脸上担忧,手把女子握的更紧,“你是凌萱。”
      
      “真……真的吗?”
      
      “千真万确。你先休息,我去给你找医生好吗?”方钰的脸上带着急切,眼里充满着爱意。
      
      凌萱眼神迟疑,“嗯……好的。”
      
      等方钰走出门后,脸上的担忧拂去,他扶着镜框,面上挂着邪笑。
      
      果然是失忆了,不枉他还给凌萱换了医院。现在医院的人都是他的,这一次,凌萱不会再逃出他的手掌心了。
      
      等医生检查完后离开病房,凌萱已经十分清醒。
      
      身处在陌生的环境中,脑海里一片空白,她的脸上还是有几分茫然无措。
      
      “你……你能给我讲一下我的身份吗?”她全都忘记了,脸上带着急切。
      
      “好。”方钰回答的轻松。
      
      “你叫凌萱,这是你的身份证。”方钰把做过处理的证件都交给凌萱手上。
      
      凌萱拿过她的身份证,心里对方钰信了七分。
      
      “你的家人在你很小的时候遇空难去世了,你的父亲与我的父亲是好友。所以你一直住在我们家,和我一起长大。”说着把凌萱小时候的照片递给她,还有他和凌萱同框的照片。
      
      “后来我们相爱,父亲为我们订了婚,前段时间我们去勍山景区度假,遇到地震。你受了重伤,我找了你很久。”方钰的脸上带着心痛,眼睛里布满爱意。
      
      他伸出手,露出自己无名指上的戒指,“这是我们订婚的戒指,当初还是你挑选的。”方钰的脸上流露深情。
      
      戒指的款式简朴,上面还刻着“F”的拼音。
      
      凌萱抬起手,自己右手的戒指上也戴着一个,和方钰的款式相同。她取下来,戒指内侧刻着“L”的拼音。
      
      凌萱抬头看方钰的情深,眼角还流着泪水。她本来就心软了,现在已经十分相信方钰说的话。
      “对……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应该是我说对不起,萱萱,是我没保护好你。”他描述的是两人玩闹嬉戏,凌萱一个人跑到小山脚上等他,让他先去买水。结果回来后地震爆发了,凌萱也不知道埋在哪里了。后来他找了几天几夜。
      
      方钰眼角还带着泪,他的相貌英俊,气质温润,一派谦谦君子。他不经意间把另一只手伸出来,上面还绑着绷带。
      
      不知道磕在了哪里,嘴里发出轻微的“嘶”声。他又快速的把手往回伸。一副不想让凌萱看到的样子。
      
      凌萱一看,顿时把他的手从他背后抽出来,看着馋的肿大的绷带,“疼吗?”
      
      方钰仿佛眼里只有她,“不疼,你别担心。”也没说在哪里弄伤的。让凌萱一个人脑补就好,他的目的达成就可以了。
      
      凌萱的性格善良柔弱,圣母心泛滥,想象力丰富。果然,她没有问方钰是怎么回事。
      
      方钰的脸靠近凌萱,两人隔着几厘米的距离,他用另一只手轻轻抚摸凌萱头上的绷带,还有凌萱腿上的大大小小的已经结痂的擦伤。
      
      “萱萱,只有伤口在你身上我才会疼。”他把凌萱的手覆在自己的心口,“这里疼的厉害。”
      
      “我多希望当初受伤的是我。”方钰紧紧握着凌萱的手臂。一瞬间把凌萱往自己的方向带。
      
      两唇紧紧相贴,凌萱感觉自己仿佛触电一般。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心里有一丝悸动。
      
      方钰用温热的唇慢慢摩挲着凌萱的唇角,见她没有抵抗,心里喜悦,像温水煮青蛙一样缓缓撬开她的贝齿。慢慢搂着她的腰,把她平放在床上。
      
      过了好一会儿,凌萱的脸上和唇瓣都变得娇艳欲滴。
      
      “萱萱,我爱你。”方钰望着还在喘气的凌萱,她那么柔弱,那么秀丽。每一个部位,都长在他的喜好上。
      
      “所以,别离开我好吗?”他的眼里带着深情,最深处布满了对凌萱的欲.望,好似要把凌萱拆之入骨。
      
      “好……好。”凌萱脸上带着未尽的羞涩。
      
      她觉得,方钰应该是爱惨了她。她虽然失忆了,但是她失忆前一定也很爱方钰。
      
      她望着方钰英俊的面庞,她们肯定是两情相悦的。
      
      方钰听到凌萱的声音,欣喜若狂的把她搂进怀里。
      
      他闭着眼,他之所以为凌萱转院就是为了避开方迟。别人不知道,只当方迟和凌萱姐弟情深,但是他很早以前就知道方迟对凌萱的爱慕了。因为方迟的眼神,就是他看凌萱的眼神。
      
      小时候凌萱来到方家。他看着凌萱柔柔弱弱的样子,十分喜欢,想要和凌萱一起玩儿,他表现的温文有礼,是个温柔的好二哥。
      
      大哥性格霸道,总是欺负凌萱。三弟性格孤僻,也不合群。
      
      结果凌萱大部分时间都是追着大哥方诀身后跑,像个跟屁虫。他抢不赢大哥,他认了。本来以为凌萱除了追着大哥,剩余的时间就是跟他一起玩儿了,结果凌萱直接越过他,反而同情起身世可怜的方迟了,又跟方迟玩到一起了。
      
      他的好脾气只能换来一句凌萱的“二哥真好”。
      
      他想要修复和凌萱的关系,但是温雅天天压着他学习,让他争第一。天天给他灌输拿不到第一就会像方迟那样被父亲遗弃。
      
      他的大部分时间里,天天都在学习,数不清的学习。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凌萱和方诀、方迟关系越来越好,和他越来越疏远。
      
      等到越长越大,凌萱变得亭亭玉立,每一处仿佛都是合着他的心意长的,他对于凌萱越来越喜欢,想要把她据为己有。
      
      前有方诀和凌萱金童玉女,后有方迟这个小狼崽子虎视眈眈。他只能好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能让人看出破绽。
      
      现在这么好的机会握在他的手里,他不会也不可能再放弃了。现在方迟的腿也好了,若不主动出击,他这一辈子都得不到凌萱了。
      
      想到方迟,那个小狼崽子那边现在完全没有半点动静,这是要出其不意吗,不管怎样,他都会奉陪的。
      
      他抱着凌萱抱的更紧,这样的距离,是他没来没有想到的。
      
      “啊……有……有点疼。”凌萱在方钰的怀里小声的说着。
      
      “对不起萱萱。”他马上放松自己的胳膊,但还是把凌萱圈在怀里的。“你醒来以后我太激动了,你知道吗,我已经守着你守了将近一个月了,你还没有醒来。”
      
      “我以为你不要我了。”方钰的语气像个被人丢弃的玩具熊。
      
      凌萱一听,想到方钰这么在乎自己,心里大受感动,“对不起,我让你担心了。”她温柔的拍着方钰的后背,向他承诺着,“我以后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这是你说的。”方钰和凌萱的额头相抵。
      
      凌萱看着方钰真挚的眼神,“嗯。”
      
      “萱萱,我好爱你。”方钰抚着凌萱软软的身体,“但是你失忆了,也不记得我了。”
      
      他带着充满期待的眼神,小心翼翼地说道,“你能,你能试着重新爱我吗?”
      
      对于已经订婚的凌萱来说,这个要求一点都不过分。
      
      “我……我……”她看着这个深爱自己的男人,“好。”
      
      她觉得方钰为了爱她,太卑微了,她的心里带着心疼。
      
      她会在以后的日子里努力爱上方钰的。
      
      重新开始,她会和方钰有更多美好的回忆。
      
      方钰见目的达成,脸上弥漫着喜悦。
      
      只要让凌萱在失忆的日子里爱上他,大哥已经死了,方迟想抢凌萱,也已经晚了。
      
      想到凌萱以后只会是他一个人的,他的心里就控制不住的狂喜。
      
      谁也不能阻止他,为凌萱编织一个美丽的梦。
      
      *
      清晨,昨晚忘记拉窗帘了,光线刺人。
      
      方迟睡眼惺忪,觉得自己的全身都是疼的。他睁开眼,手摸着自己睡的地方,又凉又硬。
      这怎么这么像地板呢。
      
      他的视线转过一边的床沿上,那里还有一只光着的脚丫。就是这个脚丫怎么有点大呢。
      
      他撑着自己的手臂,被压的生疼。定睛一看,嚯,他就真的睡在地板上的。
      
      枝枝这个死丫头又抢他的床,又抢他的被子,现在还把他挤到地板上,简直罪无可恕。
      
      他看着床沿上的脚丫,心里带着怒气。躺在地板上,两只手把枝枝的脚往下拉,誓要把她给拉下床,让她尝尝睡在地板上的滋味。
      
      谁知枝枝的脚一把揣在他的脸上,他手上的力气更用力了。
      
      不对,枝枝今天怎么这么重。看到深嵌在被子里的拱起,难道是被子太重了。
      
      不管了,他一定要把这个死丫头拉下床。
      
      他的手用力着,仿佛拽下来一团棉被。厚厚的棉被盖在他身上,脸上被挡完了。
      
      他正准备把被子从脸上挪开,身上仿佛有什么重物坠落,压的他只喘气。
      
      一阵女声的嘤咛从他身上传来,“迟迟我还想睡觉觉。”
      
      方迟怎么听怎么觉得这个声音不对。他房间里怎么会有别的女人的声音。
      
      他把压在脸上的被角往外翻,终于呼吸到新鲜空气了。
      
      压在他身上的那个重物隔着被子在他身上蠕动着,一只秀气的脑袋出现在方迟面前。
      
      黑发柔顺亮眼,才睡醒起来,头发慵懒蓬松的散落,带着清香。
      
      妍丽精致的眉眼,长长的睫毛如同蝴蝶一般扑闪着,白皙滑嫩的皮肤,诱人的红唇。整个五官组合起来,若妖若仙,难以分辨,周身的气质如尘,让人不敢亵.玩。
      
      女人睁开眼睛,金黄的瞳色清澈夺目,外面的光束照耀在她身上,整个人如同沐浴在阳光中,好似快要飘走了一般。
      
      方迟眼睛不自觉的往下,精致的锁骨,贴在他身上的身体玲珑有致,若隐若现。
      
      女人轻启朱唇,“迟迟。”脸在他胸膛上蹭着,“现在几点了啊!”
      
      声音酥软,带着勾人的意味。听的方迟气血冲脑,感觉大脑供氧不足,一片空白。
      
      这可真是,要了人的命。
      
      “你先起来。”方迟双眼直视天花板,“快点从我身上起来,金枝。”
      
      他的脑海里判断,小龙女这是一夜进化了。
      
      “不嘛,我还想再睡一会儿,迟迟你快把我抱上床。”枝枝以为自己还是小孩子的模样,向方迟撒着娇。
      
      方迟无法,只能用身上的被子摸索着把枝枝给包起来,包的严严实实的。又把她给抱到床上放下。
      
      然后起身把手机的前置摄像头打开交给枝枝。
      
      枝枝就着方迟的手看着,里面怎么有个和自己长得像,又长得不像的女人。
      
      想着想着,一瞬间睁大眼睛,手机里的人也睁大眼睛。
      
      “迟迟……这……这是……这是谁吗?”枝枝对着手机。
      
      手机里的女子长得也太好看了,比她在电视上看的女明星还好看!
      
      方迟扶额,“你自己都认不出来了?”
      
      “我……我……这是我?”枝枝马上从方迟手里夺过手机,拿着细细的看着,仿佛要把手机屏幕给盯出个大窟窿。
      
      她的动作很大,光滑的手臂在空中动作着。方迟走到衣柜门前,从里面拿了一件宽大的黑色T恤,放到床上,“把衣服穿上。”
      
      枝枝这才发现昨晚上的儿童睡衣已经被撑烂了。
      
      呜呜呜,我的睡衣。她在心里哀悼。
      
      又看着自己现在的这副模样。
      
      “哦,迟迟你先出去。”她还要好好欣赏一下自己长大的模样。
      
      方迟一顿,“这是我的房间,快点穿好衣服,回你自己的房间。”怎么还得寸进尺上了?
      
      枝枝放下手机,“哦哦,好吧,我知道了。”她的注意力已经沉迷于自己的脸了。
      
      方迟走进卫生间洗漱,出来后枝枝已经回她自己的房间了。
      
      床上还放着方迟的手机,被子一团乱。
      
      枝枝走进浴室里,放着一个嵌在金色墙壁里的全身镜。她慢慢的褪下自己的全部衣服。
      
      天那,她吃了那么多东西。但是她的腰还那么细,没有一块儿赘肉,腿还那么修长。
      
      看着镜中自己美丽的容颜。哦,她怎么会这么好看呢,她还没见过像镜子里那张脸那么漂亮的人呢。
      
      她以为照着自己吃东西的速度,自己长大以后就是个胖胖的小美女呢。
      
      她在镜子前面左右摆动着,臭美无比。
      
      过了一会儿她才意识到自己长大了,衣柜里的衣服都穿不下了。
      
      噢,她要给迟迟打报告买新衣服。
      
      赫赫赫——
      
      接下来的时间里,枝枝果然享受到了美人的待遇,方迟每次想要发火,看到枝枝那张脸,也不忍心骂她了。在家里拿快递,快递的服务质量越来越好。
      
      她想要和方迟出门,都必须戴个口罩。
      
      唉,长得好看真是太累了。电视上说“长得漂亮也是一种负担”她觉得自己太有负担了。
      
      需要多吃点东西压压惊。
      
      于是每天含泪加餐两盘大龙虾。
      
      方迟对于她的行径表示鄙视,果然长大了还是那副德性。
      
      前段时间又给她办了身份证,现在信息上面显示十八岁整,刚好成年。
      
      就是文盲还是文盲。每天只知道吃喝玩乐,也不知道多读点书,多认点字。
      
      干啥啥不行,吃饭第一名。
      
      方迟深觉这样放养枝枝的方式不行,但是待在家里教她也不现实。
      
      他现在每天还要去方氏集团上班,等他一走,家里都是枝枝的天下。他想管也管不了。
      
      要么就是给枝枝请家教,要么就是让枝枝一个人去补习班。
      
      两边他都不放心,这件事情还得从长计议。
      
      “扣扣”办公室的门被敲响。
      
      “总经理,这是您要的资料。”公司给她新配的秘书小陈态度积极的走进来,过了一会儿他从自己公司带来的秘书小李又进来了。恭恭敬敬的抱着一沓资料,仿佛要用毕生的功力把方氏集团挖个底朝天。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小陈和小李正在如火如荼的竞争。
      
      究竟谁才是最后的总经理特助,各方都在观望。
      
      说起来,这还是方迟搞出来的制度。他第一天上班就收到了各式各样的刁难,反正他也不惊讶就是了。但是事情多的话还是挺烦人的。他不愿意陪傻子玩游戏了,就跟方权提出辞职,以退为进。
      
      后来方权才依着他,给了他一些特权。
      
      比如方迟想要带自己公司的员工,理由是用顺手了,方权最后也还是答应了。
      
      接下来方迟就把自己公司的一半核心人员分成组带进了方氏,因为这事情儿蒋构还天天埋怨他把人都带走了。
      
      不来白不来嘛。
      
      方氏作为企业界的常青树,肯定有它的一套管理理念,再怎么都要让自己公司的人学点东西他才不吃亏。
      
      不然就是白给方氏集团打工了。
      
      接下来,方氏给他调的团队看着方迟只用自己的人,开始自乱阵脚。到最后一改懒散的风格,个个都无比勤奋。
      
      方迟表示,早点有这个觉悟不就好了。
      
      不过,有竞争才有进步。这个趋势挺好的,他自己每天上班也上的快乐。
      
      也不用加班,每天准时下班回去陪枝枝吃饭。
      
      “总经理,您的冰咖啡。”
      
      “谢谢。”
      
      门又被关上了。
      
      光是今天下午给他送咖啡的人没有八个也有七个了。
      
      “你们说总经理这个策划要交给谁来做?”
      
      “那还用说,肯定是他自己带来的团队,我们分一杯羹都难。”
      
      “总经理不是说两个团队要公平竞争吗,应该不会先内定吧?”
      
      “唉,我不在乎这些,我只在乎我这个季度的奖金,不会又要泡汤了吧!”
      
      “所以说,当初是谁传闻的咱们总经理是草包来着。”他们这个组当初调过来的时候就有一些原总经理手下的老员工,起初大家对方迟怀有敌意,方迟上任后都敷衍了事,也不听方迟的。后来方迟一声不响的就带了自己的人来,连着推出了好几个优秀方案。
      
      他们这群人就像吃白饭的一样,方迟也不管他们。
      
      上面好像也是默许的,他们再蹦跶也无济于事。到头来现在还是害到自己身上了。
      
      “隔壁组的办事效率又高,人均精英,我们争是争不过了,不过总经理到底是从哪里把他们挖过来的。”
      
      “快快快!凑过来一点,听说,这些人都是新锐科技的骨干。那天晶晶看到隔壁琳达原来的工牌了。琳达原来还是新锐市场部的。”
      
      众人倒吸了一口气。
      
      “还有还有,我打听到的,听说总经理是新锐科技的股东!”
      
      “真的?!”
      
      “不知道,但是你们想想,能从新锐挖人过来,再怎么也要有点关系吧!”
      
      “也是!”
      
      “天哪,那总经理也太牛掰了。听说之前还是双腿残疾,现在才治好。”
      
      “对啊,人家就算身残,也志坚,害,人家那个时候就已经在创业了,我们还在吃土当社畜!”
      
      “怎么这么气人呢?”
      
      “唉,要是当初我坚定的站在总经理身后,现在的特助说不定就是我了。”
      
      茶水间里,员工们七嘴八舌地聊着,聊到最后,都聊到方迟是不是单身的话题上了。
      
      “哎哎哎别扯远了,人家是你们可以肖想的吗,还不如聊聊这个季度的奖金!”
      
      马上又有人过来叫茶水间的人过去看热闹,“惊天大新闻,总经理亲自带着一个女人进了办公室!”
      
      消息传递的迅速,一时间各方人物都暗暗盯着办公室的大门,对这位神秘的女性表示强烈的好奇。
      
      神秘的女性此时摘掉了脸上围着的面纱,穿着青蓝色相间的束腰裙,头发披散,姿态慵懒,还带着一丝丝讨好和紧张的气息。
      
      “迟迟,那个……那个……”
      
      “那个什么?”不祥的预感再次萦绕在他的眉头。
      
      “我……”枝枝闭着眼睛,面色“视死如归,慷慨激昂”,“我今天打架了!”
      
      “然后?”他可真是一点都不意外。
      
      “我把一个人给打进医院了!”她今天刚买了一大包零食,没有钱缴费,只能来找方迟。
      
      “作案工具?”
      
      “砖……砖头。”她颤颤悠悠的把手举起来。
      
      

  • 作者有话要说:  嘿嘿,6000+,写方钰这种人还挺带劲的哈哈,原女主真的永远逃不了虐恋情深的基调。
    枝枝连夜长大~作者买的站票。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