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9、沉睡一亿年的龙(9) ...

  •   *
      
      “三少爷!”方管家站在门前,“还愣着干嘛啊!”方管家对着旁边的佣人。
      
      “三少爷您回来了?”方管家笑眼咪咪,看起来十分亲近。
      
      “嗯。”他来的比较及时,刚好在饭点上。
      
      等走到饭厅后,方权坐在首位上,两边的第一个位置坐着方钰和温雅。三个人谈笑着,仿佛一家三口。
      
      方迟看到这里莫名觉得刺眼,心里的戾气慢慢升起。
      
      等三人同时注意到他时,心中各有异样。
      
      方权当然是觉得这个儿子现在的腿疾是真的好了,想到方钰这段时间的孝顺,心下更是纠结。
      
      两母子面上如常,却都盯着方迟完好的腿。
      
      两边都没开口,气氛尴尬。
      
      还是温雅先说话,“小迟回来了,快,快给三少爷添副碗筷。”一副女主人的姿态,看起来熟稔极了。
      
      方钰顺着温雅,对方迟温文尔雅的笑着,“三弟。”看起来兄弟友恭极了。
      
      方迟慢条斯理的走过去,和他们相隔两个位置坐下来,“我没记错的话,大哥才刚走没多久吧。”怎么有的人就开始登堂入室当起主人来了?
      
      方诀还在的时候,即使大太太逝世多年,方权外面的莺莺燕燕都无权进入老宅。很显然,温雅这是急着上位了。
      
      偏偏方权看不见,以为温雅是真心爱他的傻女人。
      
      比如现在,温雅的脸色显青,方权马上吼他,“不孝子,怎么对你二妈说话的?”
      
      “我有说什么吗?”方迟面色如常的回答着,气得方权把手上的筷子拍在了桌子上,弹到了地上,发出巨大声响。
      
      温雅马上安抚方权,“老爷,我没事的,小迟说的对,小诀已经去世了,我现在只希望我们一家人都平平安安、和和气气的。”她拍着方权的后背,“医生才说不能动怒,老爷您看您。若是您有个三长两短,那我和孩子们该怎么办啊!”
      
      《论说话的艺术2.0》
      
      方权听了,果然气消了,只盯着方迟,“哼,不孝子。”自己揭过了这篇。
      
      温雅仿佛真为方权气消高兴,马上对着旁边的佣人,“再重新为老爷拿副碗筷。”又重新对着方迟,“小迟,二妈也好久没有看到你了,你的腿现在恢复的状况怎么样了?”语气温婉。
      
      方迟放下筷子,抬起头看温雅。
      
      眼前这个女人真的是温柔如水,周身的气质高雅如兰,一看就是养尊处优的富太太。
      
      当然,如果不是他小时候早已看清她的真面目的话。
      
      小的时候方迟刚被接进方家,方权的工作忙,看到他双腿残疾毫无利用价值,更加不想管他了,两个哥哥都忙于学习。方诀是接受继承人的专业课程,方钰是在贵族学校常年争着第一。
      
      家里唯一的女人,大夫人薛云月常年患有抑郁症,除了方管家负责他的日常,基本上家里没有人管他。
      
      这个时候温雅很轻而易举的就攻陷了小方迟的心房。她温柔细心,气质淡雅,最重要的,和方迟记忆里的爱慕虚荣、冲动暴躁,时不时对他拳打脚踢的母亲,完全是两种类型。
      
      于是缺爱的孩子对于温雅献出了自己的真心。
      
      后来方迟考试考了第一,温雅说家里的两个哥哥都是成绩优秀的,要他反着来才能引起方权的注意。
      
      结果就是方权觉得这个儿子越来越烂,对方迟的关注越来越少,觉得浪费时间。
      
      方迟想要给大哥送生日礼物,温雅笑着说已经为他准备好了,后来方诀打开礼物盒,里面什么都没有,方迟当场被方权训斥,以为他在恶作剧,把他关进禁闭室。事后温雅说礼物拿错了,把手里的东西又交给方迟,好言好语的哄着他。
      
      方迟终于鼓起勇气想要治腿,温雅高兴的一心为他联系医院,后来每个医院的检查报告都是不能治疗,必须尽快截肢。
      
      后来他躺在医院的手术室,温雅前几分钟还在安慰他,说截肢了身体就健康了。
      
      短短的几秒他好像做了光怪陆离的梦,跳动的场景,好多蛛丝马迹连在一起,他的心越来越凉。
      
      他的身体瞬间直起来,打断医生的麻醉环节,对医生说不做手术了。
      
      “小朋友,别闹了。做完就好了,听话。”医生隔着口罩眯着眼,方迟的冷汗从后脊梁升了起来。
      
      “外面的女人不是我的监护人。”他冷静的说着,心脏狂跳。
      
      等出来以后,温雅还是那个温柔的温雅。
      
      他的心里已经变得千疮百孔。
      
      等他让方管家派保镖独自送他去医院检查,检查结果出来的时候。他拿着单子,脸上笑的灿烂。
      
      你以为的天堂,才是人间的炼狱。
      
      方迟年幼的时候渴望母爱,温雅给了他温柔的一巴掌。
      
      他对从未有过的父爱有所期待,方权给他的又是一巴掌。
      
      前一巴掌像毒蛇的汁液,无色无味中带着狠毒。后一巴掌如履薄冰,冷酷里带着致命的薄情。
      
      后来他变得越来越偏执,越来越孤僻。
      
      透明若壁花,说不定能把藤蔓伸的更远。
      
      等到来年,园丁手中的钳子,再也无法掌控。
      
      方迟看了温雅数秒,温雅被他盯得如芒刺背,总觉得方迟这个小野种今天变得格外的不一样了。
      
      眼神更加犀利的,仿佛她要被打回原形一般。
      
      小时候这个小野种还爱粘着她,一切都听她的,后来这个小野种突然就不听她的了,也不爱说话了。
      
      她花了好大的劲儿都没有让这个小野种回心转意,不过他倒是没有再怎么作妖了,安静得很,也省了她的力气找人监督方迟的一举一动。
      
      对于方迟,她一方面是希望拉拢他以后作为方钰的后盾和方诀抗衡,另一方面又诧于方迟的优秀,害怕养虎为患。
      
      所以她千方百计的想要斩断方迟的羽翼,让他安心做依附于她们母子二人的可怜虫。
      
      这个家里只有方诀和方钰就够了,人越多,她和方钰的财产就会越少。
      
      方迟到底是什么时候脱离她的掌控的呢,她心里思索。
      
      莫不是她当初做哄着方迟做截肢手术的假化验单被方迟发现了?!
      
      她的心里“咯噔”一声,不……不可能。方迟那个时候还小,他怎么会知道。
      
      希望她是在自己吓自己。
      
      她一边安慰自己别多想,一边维持着笑容,“小迟,小迟?”
      
      现在还不是撕破脸皮的时候,方迟的腿好了,身上的筹码就重了,她不能再出一丝差错。
      
      方迟头绪瞬收,没有回答温雅作秀的关心,“菜都凉了,我能先吃饭吗?”
      
      温雅一听,马上反应过来,“能能能!小迟你难得来一趟,多吃点。”说着用公筷往方迟面前的盘子里夹菜,“二妈记得你最喜欢这道菜,这是二妈今天亲手做的!以后多回家看看爸爸和二妈,多和你二哥交流,让他帮扶帮扶。”打着正室的旗号,说的是情真意切。
      
      方权在一旁听了都在点头,“对,家里只有你和你二哥了,以后你们一定要好好相处,兄弟友恭明白吗?”
      
      “是的,父亲。我会照顾好三弟的。”方钰马上接下方权的话,一副孺慕的神情。
      
      方权看了满意,又转向方迟,看着他冷漠的神色,马上就气不打一处来。
      
      “你给我听到了没有?”
      
      “听到了。”方迟漫悠悠的说着,自己吃自己的,半分眼神都不给温雅给他夹在盘子里的菜。
      
      “听到了怎么不说话?”方权站起来,又坐了回去。
      
      “不想说话。”方迟回答。
      
      “逆子,你……”
      
      “老爷,小迟可能也是累了,就让他先吃饭吧,我们大家都吃。”温雅连忙拉着方权的手臂。
      
      一顿饭因为方迟的加入,家里的气氛尴尬,鸦雀无声。
      
      等饭吃完后,方权看着方迟急着要走,“走那么快干什么,不愿意认我这个父亲了吗?”
      
      方迟折回坐下,“您说。”
      
      方权看着他的动作,“过几天去总部上班吧,我身体不好,我会安排你当代理总经理。”
      
      方权是知道方迟在外面创业的,而且做出来的成绩还不小。对于他的事业,他是半分都马虎不得。
      
      本来前段时间家里因为方诀的去世,公司的股票大跌。总经理去世,公司一半的主心骨瞬间松散。
      
      现在比起方钰,他更想兵行险招,用方迟。
      
      果然,这话一出,方迟还没说什么,方钰两母子的脸色就都变得了,要知道方钰辛辛苦苦向父亲证明自己的才华,结果只当了个分公司的总负责人。
      
      凭什么方迟一过来就可以直接空降去总部当总经理,就因为方迟的腿好了?
      
      方钰低下头,镜框遮挡的眼里有着说不出的怨恨。等抬头时,又是温文尔雅的好哥哥。
      
      方迟看这两母子虚伪的变脸,“行啊,请总经理秘书把资料全部传给我,我先了解了解情况。”
      
      看见这母子俩的凶狠注视,他的心里笑着,“我下周一会准时报到。”
      
      方权见他答应了,还这么积极,满意的笑着。
      
      方迟看着他笑,心里想着只希望到时候方权不会觉得养虎为患,为时已晚。
      
      这边两人满意了,那边的两人还仿拂拼命一般盯着方迟,希望他知难而退,或者再反抗反抗。
      
      “老爷,小迟去那里人生地不熟的,也没什么基础,不如让小钰带着他,他当副总。”
      
      又来了,温雅万年不变的套路“极限一换一”。
      
      “是的,父亲。我比三弟大,生活阅历也丰富,我可以先带带三弟,然后把职务再交给他。”
      多么一幅父慈子孝、兄弟挺身的感人画面。
      
      “不,我一个人就可以,二哥还是忙自己的工作吧,二哥不是也有一个公司在管吗,我怕把你累着了。”方迟强硬的拒绝,面色冷硬。
      
      方钰没再说什么,事实上,他和温雅也没查到方迟在外面创业,现在已经有自己的科技公司了。
      方迟因为身体原因,一直深入简出,公司的挂名人一直都是他的合作伙伴蒋构。
      
      “好……好……好…”方权缓缓答到,“希望你不要辜负我的期望。”
      
      “嗯。我先走了。”期待什么的还是别期待了,那两母子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要对他下狠手了。
      
      方权望着方迟离开的背影,越来越昏昏欲睡,由着佣人将他扶着回了房间。
      
      这边温雅对着方钰撒气,方钰也半天不开口。她觉得没趣便出去了。因为方权的病,她很久没有约小姐妹去美容院了,拿着包也出了大门。
      
      把方权哄好了,她才有大把的金钱来维持自己的容貌,过上穿金戴银的富太太生活。
      
      “喂。”方钰站在落地窗前,望着温雅开车离去的背影,扶了扶眼镜。
      
      “少爷,凌萱小姐已经醒了!医生正在对她进行观察。”
      
      方钰拿着手机的手一颤,“她现在状态怎么样?”
      
      “医生说还可以,就是……就是……”那边开始含糊不清。
      
      “就是什么?”方钰语气冰冷,完全没有平时温润的气质。
      
      “凌……凌萱小姐,失忆了……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方钰愣在原地思索,半晌,“知道了,先别告诉她她的身份,我马上就过来。”
      
      “明白。”
      
      等方钰把电话掐掉,想起了什么,脸上又浮现起带着邪气的笑容。
      
      怎么办呢,凌萱和方家,他都想要。
      
      眼睛里充满野心的火焰,倒映在落地窗上,又慢慢的熄灭。
      
      他还是他。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