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8、沉睡一亿年的龙(8) ...

  •   *
      一千多件裙子还是方迟打电话把其他几个保镖叫回来,搬了一下午才搬回去的。
      
      咖啡馆里,方迟面色严肃,脊背端正。对面坐着的枝枝被方迟盯的实在不自在,两只小手扭扭捏捏的拽着裙角。
      
      她知道方迟生气了,但是不知道方迟哪里生气了。
      
      “迟迟,我错了。”她低着头,但这并不影响她认错。
      
      “你哪里错了?”方迟双手交叠。
      
      枝枝当然不知道,只装作低头的模样,眼眶里又蓄着水珠。
      
      方迟看她这幅样子,心里的气已经消了一大半了。
      
      “你总共买了一千六百六十三件夏季的裙子。一年三百六五天,夏天只占三个月九十天左右。”
      
      “如果你在这九十天里天天穿裙子,计算下来就相当于这些裙子你要穿十八年才穿的完,且天天都穿不一样的。”
      
      枝枝看着方迟嘴巴张的老大。
      
      “这些裙子等你长大了就不能穿了。”方迟看着枝枝的神情顿了顿。
      
      “你现在知道哪里错了吗?”
      
      枝枝望着方迟,“买……买多了……”
      
      方迟的眉间舒缓,“对,我今天想要教给你的,就是合理规划,不能浪费。”
      
      “就算我们有钱,也不能乱用。取之有道,用之有道,钱财不竭。你明白了吗?”
      
      “枝枝……枝枝知道了……”
      
      方迟这才放心下来,他作为唤醒枝枝的人,枝枝的三观形成正确与否很大一部分都和他有关。许多东西都需要他来帮助枝枝摸索和了解世界。
      
      枝枝的心性单纯,在没得到传承之前,如果他不好好引导,这位小龙女走到哪里他都不放心。
      
      “你能明白就好。知错能改。”他在心里想着接下来他要好好教育枝枝了。
      
      心里想着想着,“你是怎么想到把裙子都买完的?”他也没教她啊。
      
      “枝枝……枝枝在电视上看的。”她缓缓的坦白从宽。
      
      “看的什么?”方迟满脸黑线。
      
      枝枝歪着头想了想,扶着桌子,看起来软乎乎的,“《叉叉总叉叉到爱》!”她用手比划着,“我……我不认识字。”
      
      “里面的总叉就是把整个店里的衣服都买了。”
      
      “枝枝觉得店里的裙子枝枝都喜欢,所以……所以就全买了。”
      
      “哦哦,总叉和迟迟有一样的黑卡!”枝枝越讲越兴奋。
      
      方迟听她说的云里雾里的,根据枝枝说的剧情拿出手机一查:《霸道总裁遇到爱》
      
      凭着古早狗血的剧情,最近在各大卫视热播中。
      
      方迟:“……”
      
      霸总害人。
      
      枝枝滑下座位走到方迟面前,看着他的手机屏幕,“对对对,就是这个。”枝枝扒着方迟的手念着,“主……主演,龙……龙叉天,诶迟迟他他,他姓龙诶,跟枝枝一样,他也是龙龙吗?”
      
      方迟用手弹枝枝的额头,“你姓金,他不是,是人。这个世界只有你一条龙。”
      
      “嘿嘿,真的吗?”枝枝莫名骄傲,想想又不对,“那枝枝不就是危危动物了吗?”
      
      方迟听着她说的,“是濒危动物。”顺着枝枝的思路,“也可以这么说。”如果你非要这么想。
      
      “哦哦,迟迟我们继续读吧。”说着又往方迟那边靠着。
      
      方迟看不下去了,“主演,龙傲天、苏玛丽、南宫冰灵儿、幽紫殇茉、杰克·K·苏……呸呸呸…… ”怎么这名字越来越长,户口本上能这么写吗?
      
      就nm离谱!
      
      方迟喝口水转过来看枝枝,“你还是回家好好认字吧,不然你连电视都看不了。”
      
      枝枝听的认真,“哦……”
      
      “迟迟,我饿了。”她摸着肚子,里面“咕咕”叫,“你听听!肚肚在叫!”
      
      方迟心里冷笑,原来在这等着他呢。
      
      “你想吃什么?”
      
      枝枝一听有戏,眼睛一亮,“枝枝想去二楼的小吃街!”这里是四楼。上午她和方迟上来的时候去了那里,有好多好吃的。
      
      她早就想好了,一会儿得把迟迟带到二楼去。
      
      下午三点,小吃街人山人海。
      
      枝枝在前面吃,方迟在后面给钱。得亏枝枝吃的快,不然他又要提一大堆东西。
      
      从街头吃到街中心,枝枝的吃法在方迟多次的纠正下一改狼吞虎咽,吃相秀气但速度惊人。幸好这里人流动大,他们吃了这家就去下家。虽然有游客注意他们,但也没注意多久。
      
      毕竟枝枝的颜值摆在那里,方迟虽说用墨镜遮住了大半脸,露出的棱角还是引人遐想。
      
      方迟就看着迟迟一路往下吃着,充满食欲的样子搞得他都胃口大开,此时肚子已经濒临膨胀。
      
      此时枝枝正嗦着大碗的凉面,面前还摆着两条猪蹄、两条红烧鱼、大盘小龙虾、三笼灌汤包,最后还有一大盘特色水饺。
      
      不知道的还以为在做吃播。
      
      幸好这家店的私密性还可以,方迟在楼上叫了包间。不然他们又要被围观。
      
      方迟就这么看着枝枝,贴心给她剥龙虾,瓷杯里给她添茶。等枝枝干掉最后的猪蹄时,嘴巴染得鲜红。
      
      “嘶……嘶……不行了……嘶迟迟,我想要……冰冰的,冰冰的奶茶。”她早上喝了一杯了,甜甜的,还有水果的味道。
      
      即使这样还在跟猪蹄做着艰苦奋斗。看的方迟都想说一句辛苦了。
      
      又想着今天算是枝枝第一次出门,方迟还是大多数都会依着她。
      
      “等着。不要乱跑知道吗。有事情打你的电子手表。”方迟指了指枝枝手臂上的手表电话。
      
      “好……好的……嘶。我一定……会,会听话的。”啃着猪蹄说的支支吾吾的。
      
      方迟转身离开包厢,跟前台的服务员打着招呼帮忙看着孩子。
      
      一出店里,空调的冷气消散,即使没有太阳,还是扑面而来的热气。好几家奶茶店外面都排满了人。
      
      方迟选了一家队伍较短的,前面人还是很多。
      
      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方迟才提着两杯奶茶出来。
      
      等他转路会包厢后,发现包厢里是空的,又出来询问服务,边打电话边找枝枝。
      
      电话接通,“迟迟!”方迟才放心下来。
      
      结果一路到了一家树着“全福”大牌子的金店,等方迟推门进去,枝枝就坐在透明柜台的高脚椅上,看到他来,枝枝的眼睛弯弯,嘴角咧大,“赫赫赫!迟迟!”
      
      方迟走近一看,枝枝面前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金饰,简直要亮瞎他的眼睛。
      
      金店老板看见大人来了,如释重负的看着他,“哎呦这位顾客,您快把您家的小孩子带回去吧。”老板指着枝枝,枝枝此时还抱着面前拢都拢不住的金饰,“您看看,这样我没法儿做生意啊!”
      
      方迟望着枝枝,枝枝本就金黄色的眼睛此时愈加接近金色,看着方迟发着光,“迟迟……”我想要。
      
      看着十分乖巧,想要把人融化。
      
      金店老板也是因为枝枝这副样子,才没有把她赶出来。
      
      只一眼便心生好感。
      
      方迟摸着枝枝的头,“不是叫你在房间里等我吗?”说着把奶茶的吸管插上放在桌子上。
      
      “你好久都没有回来。枝枝吃完了就去找你了!”枝枝嘴上小口的吸着吸管,面带控诉。
      
      方迟笑着,“你知道这个奶茶有多少人买吗?”没良心的小混蛋。
      
      “哼!”枝枝又把头转过来看着方迟,“迟迟,我想要金子,这些。”她指着他面前的一大堆金子做的饰物。
      
      她看着方迟,“你答应过我的。”小声说着,害怕方迟不给她买。
      
      方迟仔细看着她面前的金饰,都是做工精巧的。有各式各样的小动物和花朵,枝枝还给它们配了套。
      
      她还没见过有小动物和小花花的金子呢,顿时稀罕的很。
      
      方迟看她一脸期待,又想起那天她的空间消失痛哭的画面,“好。”
      
      “老板,她选的这些都买了。”又想了想,“有没有龙形的金饰。”
      
      枝枝面前的小动物里没有她自己的样子。
      
      “有有有!”老板把方迟引到了二楼。拿给他了一个雕花镂空的木盒,打开一看,就是一个金龙盘旋的式样,做工很精巧,看着有几分可爱。
      
      等出来后,枝枝的脖子上已经挂了一个小金龙,手里捧着奶茶。
      
      “迟迟,这里,这里满满的。”枝枝指着自己心脏的位置。她感觉心脏里都要溢出来了,和她肚子满满的感觉又不一样。
      
      “赫赫赫!”说着自己咧开嘴笑了。
      
      “枝枝在笑。”她自己眼睛弯弯的说出来。
      
      “对,你在笑呢。”方迟也被她的动作逗笑了,把枝枝一把抱进车里,给她系好安全带。
      
      “小傻子。”
      
      “枝枝才不是小傻子!”脸色娇憨。
      
      “你是小聪明!”
      
      “赫赫赫……”枝枝笑着,“为什么枝枝心里满满的?”
      
      “因为你很开心。”方迟关上车门。
      
      “开心是什么感觉?”
      
      “就是你现在心里的感觉。”
      
      枝枝抚着自己心脏的位置,“满满的,但是好舒服哦。”
      
      “枝枝开心了就会笑吗?”
      
      “当然,伤心的时候就会哭,开心的时候就会笑。这是你的这里给你写的信。”方迟指着枝枝的心脏。
      
      枝枝若有所思。
      
      过了一会儿,车在平稳的大道上行驶。
      
      “可是枝枝和迟迟笑的不一样。”她歪着头看向方迟,“和电视上的人也不一样。”
      
      “枝枝什么时候能跟迟迟笑的一样?”
      
      方迟笑着,“等你心里感到最幸福的时候。”
      
      欲根未生,只能慢慢长出来。
      
      “什么是最幸福的时候?”
      
      “你吃的苦瓜和奶糖一样甜的时候。”
      
      枝枝想起苦瓜,瞬间皱着眉头。
      
      ——
      枝枝日记:
      苦瓜和奶糖怎么可能一样甜。
      
      迟迟又在骗我~
      
      叉腰~
      
      

  • 作者有话要说:  来晚了,明天会多更一点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