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6、战后十一 ...

  •   即使《预言家日报》已经澄清,她和救世主的关系就是千丝万缕,惹人猜测。小天狼星还写信说,他单方面同意丽塔·斯基特偶尔能洞察事情的丝丝真相。
      
      并且真心希望奥拉和哈利在一起,利用也没关系,只要能结婚。
      
      ……出卖教子的教父,她真是少见。
      
      奥拉呼了口气,推开了查德里火炮队的大门。
      
      还不错。
      
      七点钟(他们都是五点训练),穿着鲜橙色的袍子的队员们才懒懒散散的集合,队长看见她才吹哨子,击球手艾文把游走球打过去,一下子差点打中了追球手安迪的后背,守门员睡眼惺忪,奥拉觉得自己能在他的球框里进一百个球。
      
      “怎么样?”队长大卫问。“新代理人?”
      
      奥拉冷漠的看着他,“你自己觉得呢?”
      
      把康沃尔郡小精灵拉过来都比他们会打。
      
      大卫·科里沃特不知羞耻:“可是我们还是能上场啊,每个月领魔法部发的津贴,也不用每支球队都备受球迷关注,你说是吧。”
      
      最怕的就是人没有上进心。
      
      奥拉咽不下气:“那把你的队员给我吧,我给你培训好。”
      
      “只要你能,”大卫讽刺,“没有人能对这样一支球队做得好的。”
      
      奥拉直接视若无睹的越过他,去表上看着队员的信息,大喊:“安迪,你先下来休息!亚瑟和艾文,你就练打游走球飞到门框里,至于你守门员,你最好下来给我洗把冷水脸。”
      
      她抢过大卫的哨子吹。
      
      他们很快就杂七杂八的下来了,奥拉不满的吹了一遍又一遍,最后他们才整齐的落地。
      
      “一个良好的纪律是基础,”她平静道,“先别急着团队合作,先练好基础好吗?而且你们的球技,需要好好再练练,你们一天的训练量是多少?”
      
      “四个小时。”大卫说。
      
      “再多一点,”奥拉说,“太少了,我在弗拉察雄鹰队的一天训练量是十二个小时,肌肉练习累了就去泡带着治愈魔药的温泉。”
      
      安迪双手环臂:“我不想打四个小时以上的球。”
      
      奥拉纤细的手指在表上移动着,冷漠道:“我可以随时把你换掉,反正以你的能力来说,换掉也是迟早的事情。”
      
      安迪闭嘴了。
      
      她继续道:“当然,一下子练习十二个小时,对你们也不现实,七个小时吧,可以做到吗?”
      
      队伍还是发出了不满的声音,但总归还是没有这么多。
      
      奥拉点点头,制作了一张如何突击训练的表。
      查德里火炮队的成员应该没到这么无可救药的地步,她如法炮制了自己在队里看到的训练,但短短几天也不可能练出什么大效果。
      
      “白做功夫。”大卫讥讽道。
      
      就在三天后,奥拉意识到自己出了个大问题:“你们的找球手呢?是在秘密训练吗?”
      
      很多找球手会在赛前躲起来训练,比如一年级时,斯莱特林几乎是走进了赛场,才知道格兰芬多的找球手是未来大名鼎鼎的救世主。
      
      “不,”冷眼看着她的大卫说,“我们找球手进了圣芒戈,因为眼睛被蝙蝠队的乔砸伤了,不过有他没他都一样,反正都会输。”
      
      奥拉觉得自己一辈子的气都被他惹怒了。
      
      “知道为什么会输吗?”她毫不犹豫的骂道,“因为有你这种打击队友的队长,安迪本来还不错不是吗?如果你是日夫科夫,哪怕掌握着雄鹰队那样的队员,你也不行,因为你是个垃圾!”
      
      奥拉施了个咒语,大卫马上捂着脸,觉得像是有锤子在砸他。
      
      她尽量冷静,“也就是说,你们的找球手一时半会好不了,是吗?”
      
      “自信点,”艾文嗯了一声,“是半年都好不了。”
      
      *
      
      “1999年大不列颠及爱尔兰魁地奇杯开盘了啊,”赌徒们围住精灵,“普德米尔联队对上查德里火炮队,相信没什么赌的必要了吧?”
      
      一群人在那里哈哈大笑。
      
      “这场,我赌查德里火炮队。”中间窜出了一个穿着鲜橙色队服的女人。
      
      拉环大笑:“可是还有开盘的必要,还是有傻子是不是?”
      
      “是吗?”她淡粉色的唇泛起讥讽,“如果我赢了,你桌上钱都是我的。”
      
      赛场上,摇晃着属于普德米尔联队的海军蓝色,几乎快成他们队的舞台了。奥拉喝完了五瓶缓和剂,以防被游走球击中时手肘不会伤得太重,隔壁还能响起普德米尔联队的队歌声音。
      
      奥拉反复叮嘱:“记得我说过什么吧?”
      
      “记得。”他们齐声道。
      
      她用力的点头,似乎这样就可以忘记胃里翻滚的感觉——这是连奥拉一开始接触魁地奇都没有的感觉,她比所有人都一大早起来,所有的食物闻起来像是炸尾螺喷发的黏液。
      
      “普德米尔联队出来了!伍德还是那么的年轻有力量!”播报员喊。
      
      奥拉站在队伍最前面,草地松软,她甚至站在大卫的身子前。
      
      观众台有人站了起来,金色的望远镜被人从看台上砸了下来:“这个疯子!”
      
      播报员道:“好的,查德里火炮队出来了,伍德正在和科里沃特握手——他们看上去想把对方的手给吃掉——”
      
      大卫狠狠地捏着伍德的手。
      
      伍德长得比以前更帅气了,也更有自信:“大卫,等着被失望的球迷砸球吧。”
      
      “伍德,我不这么想。”大卫也底气不足的放着狠话。
      
      奥拉瞪着他:“等着瞧。”
      
      巴格曼先生的哨声响彻了场馆。
      
      鲜橙色和海军蓝的队袍们飞向了天空。
      奥拉将受伤的手肘放在扫帚上,留出了另一只手来飞向天空抓东西,虽然金色飞贼不会一开始就飞出来,但必须时时刻刻警惕。
      
      她对那些队员们甚至没有进球的要求,他们只要不停地干扰对方进球就行了。
      
      “普德米尔联队的斯诺最先抢到了鬼飞球,全场第一个十分会不会诞生于此——哦糟糕,查理火炮队的奥平顿居然把游走球打了过去——”
      
      奥拉飞速往上飞,蓝天的阳光刺眼到看不清下面的呼喊声。
      
      “艾文·奥平顿的游走球根本对斯诺没有任何影响,但为什么对方的击球手又将游走球打了过来!糟糕,斯诺防备不当——摔下去了——”
      
      奥拉只希望到时候她可以用金色飞贼的分来赢这一百五十分。
      
      但不妙的是,斯诺和埃文斯实在不愧为普德米尔联队的追球手,上场短短十几分钟,就已经拉开了七十分的差距。
      
      奥拉勉强压下心里的烦躁,在天空四处飞着,很快她就发觉对方的击球手也盯上她了。
      
      对方击球手沃森讥讽:“嘿,小妞,别以为自己待过雄鹰队就觉得自己不错了。”
      
      另一个也嘲道:“你比斯诺还差的远呢。”
      
      他们两个人不远不近的飞在她旁边,学着奥拉教查德里火炮队的队员方式击打着游走球,奥拉不得不躲避着格外暴躁的游走球,拉紧了扫帚。
      
      她绝对不能受伤!
      
      奥拉大声讽刺道:“比不上?估计是因为你们普德米尔连欧洲联赛都进不去吧。”
      
      沃森和布莱奇怒了,瞬间就骑着光轮系列的扫帚过来了,两个人拿紧球棒,准备对着奥拉的手肘狠狠一击——
      她立即施了个普伦顿回抄术,飞到他们的中间,在两个人包抄靠近时迅速往下飞,两个大块头就瞬间被撞了下去。
      
      “……哦!他们包抄埃吉尔失败了,我其实在小型欧洲魁地奇杯见过埃吉尔,她的表现精彩极了,飞箭队的守门员因为她赛后哭了——”播音员道,“而且埃吉尔长得也很迷人不是吗?”
      
      奥拉直接飞了过去,大声讥讽:“伍德!你怎么还不离队啊!因为你,普德米尔联队都飞不出英国!”
      
      伍德被吼得气红了脸,结果一记艾文突击练了几天的游走球砸中了肚子,跌落到了地上。
      
      她一看见解除了心腹大患,就放心的在球场上找金色飞贼去了。
      
      他们的找球手罗伯茨以某种刁钻的方式飞行着,奥拉看着这个曾经无败绩的找球手,只觉得扫帚柄在手心打滑,无意识之间听到播报员报了一次分数——
      
      “普德米尔联队对查德里火炮队:120分对20分。”
      
      呵,这种百年烂队果然在对方守门员没人的情况下才能得分了。
      
      罗伯茨往门框看了一眼,正是这一眼给了奥拉机会:“烈火熊熊。”
      
      他吓得赶紧往自己的袍尾看去,却一无所有。
      
      奥拉趁此机会,赶紧伸出腿去踩了扫帚尾部,罗伯茨一时之间被她弄得差点坐不稳扫帚,但双手还是有力的握住。
      
      她却马上飞上去,往四周环顾着,看见普德米尔联队门柱旁有一闪而过的金色。
      
      但罗伯茨也看见了,他一个俯冲便冲了下去。
      
      “小兔子罗伯茨,最怕火焰烧耳朵……”奥拉边追赶他边嘲笑,“刚刚是不是以为我施咒,你都害怕极了?”
      
      罗伯茨的脸涨红:“闭嘴!埃吉尔!”
      
      奥拉继续唱着,但眼睛却谨慎的往四周望去,她使劲的骑着扫帚,拼命的加速——甚至不顾自己可能会摔倒在地上的危险,去追逐那一道金色的流光。
      
      “埃吉尔!赛后别走!我要打得你手肘没办法参加比赛!”他也放狠话。
      
      此时连一心想往查德里火炮队进球的普德米尔队员都停下来了,因为此时金色飞贼才是主角。奥拉又瞧见了飞贼的金色光影,罗伯茨在斜后方也是。
      
      他做个了旋转:“哈!埃吉尔——”
      
      奥拉对着他自大又傲慢的笑了,却无比妩媚。
      
      罗伯茨盯了她一会儿,后知后觉的发现,他似乎没看见金色小圆球的影子了。奥拉就欣赏着他困惑的眼神,对着他的脸摊开手掌:金色飞贼在她的掌心发烫。
      
      她马上收回:“小兔子罗伯茨,看来你不过如此嘛。”
      
      “赢了!”播报员愣了一秒,激动地从座位上跳起来。“查德里火炮队居然赢了!这个从十九世纪开始就没赢过的队伍,居然在今天赢了!”
      
      座位上的一半观众都跳了起来,欢呼的吼声响彻了天空,罗恩也在此中,他抱着没看懂情况的赫敏吻了几口。
      观众们甚至想从座位上跳下来让他们签名。
      
      “梅林!哈利呢?”他突然停下。
      
      奥拉从扫帚上小心翼翼的下来,查德里火炮队的队员甚至高兴的要疯了,像是从今天起都可以去圣芒戈的大脑治疗室关着。
      
      罗伯特正推开丧气的队伍,快步走过来:“埃吉尔!能请你吃顿饭吗?”
      
      “奥拉!”大卫的脸被涨的全是发烫,“你说得对,我是个废物!我想和你握手!”
      
      安迪吼:“我们甚至还想把你甩起来!”
      
      奥拉摇了摇头,穿过兴奋的不能自已的火炮队,捂住了自己的左手肘,她的胸腔虽然正猛烈的跳动着,但她准备独自的往更衣室走去。
      
      最靠近她的看台有个暴怒的声音:“奥拉·埃吉尔!你真是个疯子!”
      
      奥拉准备抬起头,看个清楚时,有个男人轻而易举的把她抱起来,暴起青筋手臂鼓起一大团,显然忍了许久的怒气。
      
      他的愤怒的快像只狮子大吼:“你还记不记得自己的手肘受伤了?你是想一辈子打球还是打这么几天?我就不该让你过来!你能不能像斯莱特林的守则那样冷静一点?你就是……”
      
      奥拉转过身,直接捧着他的脸,吻了下去。
      
      声音被她吞进了嘴里。
      
      他呆呆的,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两个人像是许久没有喝过水在沙漠里快渴死的旅人,对着彼此的嘴拼命吸吮着,他全身好硬,像是这辈子都他妈的没喝过水。一时之间,场馆里所有的吼叫声,对于两人都是静止的。
      
      “可我不是没有事情吗?”她骄傲的扬起下巴,灰蓝色的眸子波光粼粼。“我一点事情都没有,我还拿了金色飞贼,虽然,赢得方式不太光明。”
      
      哈利大口喘着粗气,胸腔剧烈颤动着,一瞬间就消失了积攒许久的脾气。
      
      奥拉看着场馆里几乎快惊呆的观众、兴奋的查德里火炮队和落败的普德米尔联队队员、正拍照着的记者以及即将到来的腥风血雨。对于她未来能看见的诽谤和侮辱,奥拉只是笑的前俯后仰,心脏贴近他的位置,两颗心一起隔着衣物跳动着。
      
      “你还会去打下一场吗?”他语气软了不少。
      
      奥拉没说话,一双眸子带着湿漉漉的神情看着他,像是受伤哀求的小鹿。
      
      哈利无奈的叹息一声,再次吻住她,但这次温柔细腻很多。他耐心地舔着她的唇瓣,她也仰着头接受着,似乎此时此刻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在内心存在了。
      
      吻了几口,她猛地推开,几乎快呼吸不过来,奥拉把自己的下巴点在他的肩上。
      
      而全场几乎寂静的看着他们接吻了十多分钟,灯光闪烁到了看不清其他。
      
      估计那些崇拜救世主的女粉丝们都要昏倒了吧?
      
      那些记者全部迫不及待的窜过来,拉文德·布朗也拿着话筒:“哈利,你和埃吉尔的恋情是什么时候……”
      
      奥拉转过头,“丽塔·斯基特写的关于恋情部分都是真的——”她故意强调:“不过是他主动勾/引我。”
      
      哈利嗯了一声,无可奈何的用手臂抱起她,把越来越往下滑的她抱上来,往后台走。奥拉环住他,卷缩在他怀里,腹肌下发烫的部分正抵着她,随着走路的晃动更加的剧烈,两个人几乎是强撑着走进了后台。
      
      特别是听着奥拉抑制住自己、但从鼻底传出的细小声音,他只觉得浑身燥热。
      
      “你还会去打下一场吗?”他勉强转移注意力问。
      
      奥拉喘着气,肯定道:“我会,并且谁也阻止不了我。”
      
      即使这个人姓波特。
      不对,连魔法部部长金斯莱都没办法劝住她。
      
      她知道哈利不会允许,但奥拉还是紧盯着他的眼睛,可她发现也许是此时更衣室的灯光太暗了,气温高的两个人黏着汗,他的绿眼珠完全变成了看不出情绪的黝黑。
      
      完蛋了,傲罗指挥部的副部长要是抽出魔杖打人,她能赢几成?
      
      奥拉有些害怕的缩在他怀里。
      
      “奥拉,改改你不服输的小脾气吧,”半天,他压抑着嗓子说,带着些许的细微的咽水。“要不然我就把你操/软了,让你哪里都去不了。”
      
      他也太粗鲁了!
      怎么一年的时间,她的温和有礼貌的小男朋友完全变了?
      
      奥拉蹙眉:“对不起,你说什么?”
      
      这回换哈利怪笑的停不下来:“来吧,宝贝,想感觉一下吗?”
      
      ……
      
      不过,她很快就明白这个意思是什么了。奥拉有些懒倦的眨着眼皮,她真的好软,四肢哪里都软绵到没力气,脚不由自主的卷缩着,甚至还想美美的睡上一觉。
      
      但他还占有欲满满的盖住她的赤/裸皮肤,奥拉迷迷糊糊中,觉得全身被粘的不舒服。
      
      傲罗指挥部副部长无论哪里的战斗力都还不赖。
      
      “搬进我家里吧,”他下巴点在她额前,带着鼻音撒娇道,“我家里有美食、对伤员最好的照顾、舒适的养伤环境……”
      
      哈利顿了顿,强调:“还有一个爱你的男人。”

  • 作者有话要说:  众所周知,大家都知道搞体育的……成年人激情四射火花四溅,i like(但晋江不允许我喜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