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7、战后十二 ...

  •   奥拉模模糊糊的嗯了一声。
      
      如果没有这件事,她应该出现在重组的查德里火炮队粉丝俱乐部里,被粉丝们围起来尖叫欢呼,接受着无止境的吹捧,灌下黄油啤酒,在俱乐部里玩的不亦乐乎。
      
      可她现在睡在满是格兰芬多元素的卧室里。
      
      奥拉睡得有些迷糊,她坐起身,发觉房间用大面积的金红渲染着,看的她眼睛刺痛,犹记得夜晚也有一盏灯,她不得不眯起来看着窗外。
      
      她倒是觉得衣帽架上的衣服,还比这个房间的装饰好看一点。
      
      奥拉穿着大了好几码的拖鞋走了过去,伸出手,随便翻着衣帽架上的衣服。在他很多件被阳光照的发烫的藏青色制服下,却翻出一条银绿色的围巾。
      
      光线的暖意还残留在围巾上,但橙花的味道早已消散了。
      这是她几年前的旧围巾。
      
      围巾最下方还印着A.A。
      
      “起来了?”拖鞋随着声音越踩越近。“幸好今天放假…早餐在桌子上……”
      
      哈利愣住了,他有些不自然的瞥眼:“你干什么啊?”
      
      “你卧室里一直放着我的围巾吗?”奥拉问。
      
      他微不可闻的嗯了一声,迫不及待的转过身,朝着外面走去,似乎觉得直白的表达自己的感情实在是太羞赧了。
      
      奥拉追出去:“提个建议,不要在卧室里摆太浓的颜色,要不然看的人会很情绪不好,颜色都淡一点好吗?”
      
      他的黑发乱糟糟地支楞着,带着些懒散,奥拉一时搞不清他是起来多久了。
      
      “好,”哈利转过身,耐心道,“淡一点,我没怎么装修过,都是照搬格兰芬多休息室来的,你按着自己喜欢的方式来改,好吧?”
      
      洗手间传来洗漱声,她咕噜咕噜的水声发出异常的嗯。
      
      哈利喝了几口南瓜汁,又一只猫头鹰飞下了窗台,他从猫头鹰腿上取走信——又是一封庆祝他们在一起的信件,这封是韦斯莱夫人寄过来的。
      
      她则朝餐桌走去。
      
      奥拉看着桌子上被刻意垫在餐盘下,但没挡住字的《预言家日报》——《庆祝救世之星曝光五年恋情》:据知,从四年级舞会开始,救世之星哈利·波特与查德里火炮队代理人奥拉·埃吉尔就是一对情侣,但两人的蛇狮恋异常艰辛……
      
      这一次拉文德写的都是好听的话,把奥拉和哈利塑造成了一对苦命鸳鸯,说两个人跨越学院与立场,但两人彼此多么多么相爱……
      
      为了魔法界的和平,救世主忍痛分手,雨夜两人相望但不可相碰。
      
      总而言之,奥拉自己都要看哭了。
      
      “没事吧,”哈利走过来,弯腰看着她的脸。“你别伤心了,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没必要难过啊。”
      
      她的银发低垂在肩上,“可这上面说的话,都是我之前想说的,她写的难道不是对的吗?”
      
      奥拉饱含雾气的眼眸瞪着他。
      
      “她说的都是真的,”她闷闷的说,“我被你伤透了心,太难过了。本来我想着,等我见到你,我一定要给够你恶咒,可是我今天发现,你也很想我。”
      
      奥拉继续道:“我一直觉得你不够喜欢我,所以我也不想见到你。”
      
      反正看见了心情也不好。
      
      哈利一时僵在原地,仿佛不清楚接下来该怎么办,半响,他呆头呆脑的哦了一声,支支吾吾的,嘴笨的不知道说些什么。
      
      奥拉哼了一声,轻轻地往他的肩上推了一下。
      
      她问:“我怎么到你家里来了?”
      
      “我一直很想你,”哈利抬起翡绿色的眸子,“一直,我从办公室出来见你的第一面,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我宁愿不告诉你也不会骗你。”
      
      每一句话都是真的。
      
      奥拉感动的扑进他怀里,噙着泪一言不发,而他也没说什么的意思。哈利就搂着她的腰,一点一点的拍着她的背。
      
      “太惨了,”奥拉哭腔道,“我觉得被捆死的麻瓜梅林都没有这么惨。”
      
      哈利也鼻音着嗯了一声。
      
      半响,他疑惑:“什么麻瓜梅林?”
      
      “嗯,”奥拉认真想了想,“好像是上帝?”
      
      “幸好这附近没有基督教堂,”哈利讥讽道。“否则你会被他们的信徒捆起来吊死。”
      
      奥拉冷哼,“可我是巫师,我能让那些人都飞起来,让绳子把缠死他们……呀,我爸爸是不是也看到这篇报道了。”
      
      她赶紧松开他的手,坐在椅子上去读这一期的报刊。
      
      哈利略带情/欲的哼了一声,早上的晨/勃似乎因为一个拥抱更难消散了。他弯下腰,脸贴着她的细腻的皮肤。
      
      他说:“他们已经知道了。”
      
      “艾伦倒是被弗雷德拖住了,”哈利缓缓地告诉她事实,“但是你的爸爸阿尔托气疯了,你妈妈黛博拉还托人写信问我是真是假,你自己好好想想你该怎么办吧。”
      
      奥拉突然想扇昨天的自己一巴掌。
      
      但昨天的气氛实在是太好了,她带着一个百年状态不佳的队伍赢得了比赛:金色飞贼在她手心发烫,全场的观众因为她的银发疯狂,连蓝天似乎都被查德里火炮队的光轮们驰骋身下。
      
      奥拉的心狂跳着,恨不得与全世界分享。
      
      现在的她局促的坐在椅子上,脑子里似乎是一片空白。
      
      他耸耸肩,佯装轻松又温柔道:“和我住在一起吧,我是傲罗指挥部的副部长,是个很厉害的男人,和我住一起吧,我会保护你的。”
      
      奥拉无助问:“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你也可以选择随便找个地方住,”哈利淡淡道,“然后被你爸爸拉回挪威打几顿。”
      
      他挤坐在她旁边,撩开她耳旁的碎发,默默等着她说答案。
      而奥拉卷缩在椅子上,吃着他做的面包,可能也是他买的,反正英国的面包哪怕不加料也是一股干甜味。
      
      她有点吃不下。
      
      奥拉正在严肃的思考一个问题,她会死吗?
      
      “你还回球队吗?”他不经意的问。
      
      她喝着蛋奶酒,脚踩着地上,让椅子发出嘎吱嘎吱的摇摆声。哈利没听见她长时间有过答复,便转过看着她,他慢慢的在面包上涂着黄油,心里思考着怎么让她放弃去查德里火炮队比赛的心。
      
      直接说,奥拉反而可能更想去,她有个逆反心理。
      
      哈利垂着睫毛,黄油刀差点把整个面包涂满。
      
      “我不去了。”奥拉说。
      
      他惊讶的撇过脸,“为什么?我以为你很想去呢?”
      
      “我只是为了给体育司的人证明一下我的实力,”奥拉翻了个白眼,“为了给他们看看我的工作做的有多称职,查德里火炮队待得我一辈子的火气都发出来了,这种队伍还不能让我一直给他们打比赛。”
      
      她肯定道,“我一上场,别人肯定就追着我的手肘打,我还养不养伤了?”
      
      他们能赢,完全是普德米尔联队的轻敌。
      
      这样一支队伍,不足以让奥拉浪费自己宝贵的时间。
      
      哈利松了口气,笑着道:“你能这么想就好了,好好养伤才是最重要的。我的奥拉果然不一般,平时看起来不想事,其实脑子里还挺清楚的。”
      
      奥拉仰着脸。
      
      他顿着自己的手,移动过去飞快的亲了一口。黄油像是烟花般的炸开,让她的口腔充斥着这种齁甜的味道。
      
      “一股糖味,”奥拉苦恼的说道,鼻尖都带着残留的香味。“我的减糖计划被迫取消了。”
      
      *
      
      他们俩难得有空闲的时光,能一整天在一起的。
      
      奥拉穿着麻瓜的衣服,准备和他一起去买些女士用品,哈利牵着她的手,两个人像是普通的麻瓜情侣一样。
      哦,当然除了奥拉的衣服。
      
      “你去过超市吗?”他问。
      
      奥拉皱眉,“Tesco?我们酒店旁边有一个。”
      
      “不是,”哈利认真想了一下,“好像应该去百货超市?”
      
      她啊了一声,“你都在麻瓜世界待了那么多年了,为什么连去哪里买东西都不知道,我以为你很厉害呢。”
      
      “我是待了很多年,”哈利说,“可是,亲爱的,我不是一个女孩子啊。”
      
      奥拉诧异的盯着他,心中有个小小的花渐渐绽开了。她惊叫一声:“哈利,你怎么突然学会说这么多好听的话了,这根本不像你啊。”
      
      他自嘲:“学呗。”
      
      奥拉牵着他的手哄叫起来,哈利立即扯过她的手,迎着红绿灯,踩着斑马线上。他们俩小跑了一阵,一头栽进了一家超市里。
      
      今天哈利的表现简直可以评为O。
      
      简而言之,简直和奥拉认识的那个哈利相差甚远。
      
      “你到底怎么回事啊?”奥拉忍不住问。
      
      哈利啊了一声,“我做的有什么不对吗?”
      
      “就是很奇怪啊,”她说,“我都感觉我不认识你了。”
      
      他慢吞吞的买着单,“我看我姨夫就是那么对我姨妈的,嗯,买单、吃饭、看电影和提东西。”
      
      “你姨夫姨妈还是挺恩爱的啊。”奥拉说。
      
      “是啊,”哈利静静地笑着,嘲讽道。“他们连狗都喜欢,就是不喜欢我。”
      
      她亲昵的笑:“可是我很喜欢你啊。”
      
      哈利的心立刻暖洋洋的。
      
      奥拉又接着道:“……没有一只狗比你更好。”
      
      他立马拉下脸,哪怕提着几个大袋子,也有空伸出手,往她屁/股上一拍。奥拉随着他的动作叫了一声,哈利故作凶狠道:“你才是狗。”
      
      “我可不是!”奥拉不服气道,“白色的只有猫,没有狗,我没见过白色的狗。”
      
      此时,有一个穿着制服的太太正抱着个贵宾犬路过,它姿态优雅的走在前面,毛绒绒的白毛显得格外傲气。
      
      哈利简直笑的乐不可支。
      
      奥拉一路瞪着他回去,“你再笑,我就给你施一忘皆空。”
      
      “好啊,”哈利得意道,突然他板下脸站在原地。“女士,你违反了《禁止无理由伤害巫师法》的第四十条,现在让我逮捕你。”
      
      奥拉被他吓唬的待在原地,哈利平时闪烁着温和的眸子也冷了下来,眯起打量她,犀利而机警,嘴唇边泛起一抹审视的意味。
      
      “您的行为应当进威森加摩,”他冷漠道,“但是嘛——”
      
      奥拉飞快的接嘴:“但是你都被我施了一忘皆空了,所以你都忘记了,傲罗先生。”
      
      她拎着一些不轻不重的东西,快速的往哈利居住的麻瓜社区里窜去,这里真的比巫师住的地方安全很多——起码没有一大批人赶过来和你握手,或者是在门上留着‘祝你好运’的话。
      如果你喜欢,这一切都是白费。
      
      奥拉站在门口,用手指直接施了个咒语:“阿拉霍洞开。”
      
      门锁咔的一声,上面的锁缠绕在一起,似乎更紧了。
      
      她不信邪,又试了一遍。
      门锁变得更小了。
      
      “别试了,我在上面施了反咒。”哈利提醒道,“随时保持警惕。”
      
      奥拉侧过身,看见他轻巧的提着两个塑料袋来了。
      他的下巴往下点,“钥匙,我的口袋里。”
      
      奥拉哦了一声,纤手穿过塑料袋,往他的狭小的裤子口袋里窜着。她首先摸到了一个缩小的魔杖,然后是个一些细碎的东西,都像是随时警惕不被敌人发掘和掏出来反攻为胜。
      她触碰了一会儿,只觉得裤兜旁边的温度灼烧的厉害。
      
      “你是施了无限延展咒吗?”奥拉抱怨。
      
      哈利声音拖得很绵,“口袋错了。”
      
      她只好去另一个口袋找,但依然像是一无所获。奥拉烦躁的掏出了口袋,最后终于发觉了这个小家伙,最后她沿着内测的裤缝线将钥匙掏了出来,哈利也面红耳赤的嗯了一声。
      
      奥拉放缓气:“终于找到了。”
      
      他耳语:“你在摸一下吧。”
      
      她面不改色的打开门,然后低下头看着他带着腥/味的格外突出的一团,和迫不及待想要抒发的表情,冷哼:“阿尔托知道了,你就死在西伯利亚吧。”
      
      哈利盯着她:“那我是要死很多遍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暂且这样吧,再写几章激!情!四!射同居生活,再写面对阿尔托和艾伦、结婚、难写死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