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5、战后十 ...

  •   此后,魔法部法律执行司司长哈利·波特与魔法部部长赫敏·格兰杰—韦斯莱意见一致,总觉得霍格沃茨有些课是不必要的,而且教师的资质是需要魔法部以及霍格沃茨共同审核后,才能共同授业。
      
      赫敏是觉得像是斯内普那种教师,不太能成为传道受业的好老师。
      
      而哈利觉得,像是占卜课,不如改成女性心理课。比如此时此刻,他简直搞不懂,她昨天还缠绵说着情话,今天就换了副面孔。
      
      “奥拉,我不太明白……”他蹙眉道,“我真的有点搞不懂你。”
      
      她口腔还带着薄荷味,行色匆匆:“你先吃吧,我先移形换影走了。”
      
      “先别走,”哈利端起一个幽绿的魔药瓶,“喝完,对身体好的。”
      
      奥拉瞬间清醒了不少,她能隐约记得——艾伦拆了她和哈利?
      
      艾伦你别活着了。
      
      但此时真的时间急切了。
      奥拉最终也没回去再次打扮一番,而是嘴叼了个三明治跑进了电话亭里,她摁下去底下三楼的电梯,迈克尔奇怪的盯着她。
      
      “怎么了吗?”奥拉问。
      
      迈克尔拿着《预言家日报》没有说话。
      
      奥拉摆上严肃的脸,拿着魔杖:“快一点。”
      
      他颤颤巍巍的把报纸递给她——《救世之星被挪威女孩耍的骗局》——丽塔·斯基特报道,据称,奥拉·埃吉尔是与救世之星同届的斯莱特林女生,从四年级开始,这位爱慕虚荣的女孩就开始从救世主身上谋利……
      
      总而言之,斯基特毫不客气的把奥拉抹黑了一通,说奥拉是从四年级开始就有意识在身上涂抹迷情剂来勾引救世主,在五年级就主动对救世主投怀送抱,没经过多少女孩的救世主很快被她迷倒,甚至还为她打人。
      
      可怜救世主战场所向披靡,但情场完全被她迷得团团转,奥拉就趁此用救世之星的名气来点缀自己。
      
      因为救世主的垂青,埃吉尔家与众不同的倒在了胜利的一方,一个没有考过N.E.W.Ts的女孩子顺理成章的进了傲罗指挥部,这让笔者不得不产生联想……
      
      ——“笔者不认为奥拉·埃吉尔有什么耀眼的实力能进入弗拉察雄鹰队。不过嘛,魔法界很乐意给姓波特的人各行各业敞开大门,哪怕是即将。”
      
      暗指她进球队也是靠与救世主的亲密关系。
      
      上面还有三张照片,一张是四年级舞会,另一张则是昨晚哈利抱着她跳舞,还有夜半送她回家的图片,两个人是画质抓拍模糊都藏不下去的爱意。
      
      下一秒,报纸就像是碎片般的飞扬在空中。
      
      迈克尔被她吓得卷缩在角落里。
      
      奥拉气势汹汹的去打卡,整个傲罗部的部员都神情暧.昧的看着她,唐克斯指了指她的袖口,奥拉一低头,发觉衣服上缝着H.J.P。
      
      她气得发抖。
      
      *
      
      奥拉怒气沉沉的审完了那些犯人。
      
      她刚一出门,H.J.P的办公室也打开了门。哈利一双翠绿色的眼睛看着她,袖口也缝着和她相似的图案,他刚动唇,奥拉就先开口了。
      
      “我要去找德拉科,没空,不好意思。”她急匆匆的走了。
      
      他的绿眸子暗淡成了一丝微弱的夜光。
      
      奥拉一路无视其他人她时不时用异样的目光打量,到了对角巷还没开放的酒店门前,穿着得体的德拉科刚看完手腕上金表的时候,就瞧见她了。
      
      “奥拉,”他眉宇间有些担忧,“那些报道……”
      
      她急忙打断,“说正事吧,我不想提那些私事,我自己能解决的。”
      
      “好吧。”德拉科依然皱眉。
      
      奥拉尽量露出一个笑容。
      
      德拉科详细给她介绍了一下酒店,他的商业天赋其实很斐然,从四年级卖徽章的事情就能看出来了。
      
      “我们和破釜酒吧肯定是要拉开差距的,”德拉科说,“因为不能和人家撞了,夺人家的客流,所以我们做中高端,不拉那些穷鬼进来。”
      
      他指着前台:“但那种有钱的,家里有庄园,一般不会出来。所以一楼我们就做一个高端的酒吧,时不时还搞舞会。二楼到四楼就是比破釜酒吧好一点的包间,天台还有一家餐厅,保密性很高……”
      
      德拉科突然叹了口气。
      
      “怎么了?”奥拉问。
      
      “巫师估计住不满那么多地方,”他认真道,“我有点野心,这点赚到的钱估计还填不满消耗的,但如果这家酒店成为了国际赛事的落脚点,那么奥拉,你觉得我们会挣得怎么样?”
      
      奥拉的脑子忽然灵光一闪,“你是说,英国魁地奇杯?”
      
      “这些东西就要靠你了不是?”德拉科说。
      
      她感觉自己要把好不容易吃的早饭吐了。
      
      “我是在各个队伍里有朋友,但我不知道我行不行,”奥拉烦躁的抓着袖口,“从球队退役之后,我就一直没做出什么成绩,当个傲罗好不容易有了一丁点成就感,也要被人质疑说我不行……”
      
      德拉科叹息一声,但圣芒戈的生活让他有了安慰病人的经历:“你很好,你在学校里学习的课程就是一个傲罗该学的。”
      
      奥拉根本没得到安慰,对自己的过往也骄傲不起来了——球队退役给她的打击很大。
      
      “我感觉自己除了球队什么也做不好,”她有些难过的说,“我根本就不擅长做其他的,我父母是司长,哥哥也搞店面管产业,全家就我一个人是个废物。”
      
      奥拉甚至想要抽泣了:“我写了反驳斯基特的稿子,可是工作做不好,我还是会被说,说我是靠关系进来的……”
      
      德拉科伸出手,“拿给我看看。”
      
      奥拉鼻音重重的嗯了一声,她到处去找纸了,原谅一贯的骄傲却在事业上突然栽跟头的小姑娘吧。
      
      一、奥拉和约翰·琼斯恋爱过(目前在寻找约翰与她有什么手稿联系),以此来反驳四年级迷倒救世主的关系。
      
      二、凤凰社与傲罗指挥部的卷宗,都可以证明埃吉尔一家在第二次大战的贡献。
      
      三、联系弗拉察雄鹰队投诉报纸。
      
      三、需要联系一大堆没考过N.E.W.Ts的傲罗写联名申请投诉丽塔·斯基特犯了个大错误……
      
      看到最后,德拉科忍不住笑了。
      
      “条例其实很清晰,”他像是再夸犯了重病的洛哈特,“但是第一点和最大的问题就是,你和约翰·琼斯是六年级恋爱的,这和摆脱与波特的关系不大,你们…有太多照片证明关系不菲了……”
      
      德拉科顿了顿,“你和波特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奥拉正视着他,没有仰着脸憋眼泪了。
      
      “是,嗯,”她犹豫的咬着唇,“四年级舞会。”
      
      德拉科轻嗤了一声,叹息:“原来是那么早吗?我还以为是起码五年级。”
      
      “所以你们六年级分手了,你才去和琼斯恋爱,”他避开眼,刻意掀过话题,“然后你做他的下属,旧情复燃了…奥拉,你要是工作没做好,真的很容易被误解……”
      
      “我知道!”奥拉奔溃的揪着头发。
      
      “我真的做不好,”她抽泣,“我就是做的很一般,我就是没实力告诉别人我是靠实力进来的,我真的不配埃吉尔这个姓氏,我再次证明了纯血统根本没什么用,我甚至比不过麻种……”
      
      “别和格兰杰比。”德拉科生硬道。“我都做了多少年的第二名了?”
      
      奥拉带着眼泪笑了。
      
      德拉科换了语气劝她:“斯莱特林的准则是什么?”
      
      “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
      
      德拉科点头,“所以啊,奥拉,你还不如将计就计,利用波特的愧疚心——他这个人很容易同情心泛滥,直接求情让现在权势滔天的救世之星,把你送到体育司或是国际事务司,体育司做的都是你擅长的,国际事务,你们家难道这点关系都没有了吗?”
      
      “这两个方面,以你的天赋,”他继续道,“你甚至可能会成为司长。”
      
      奥拉呼气,睫毛还沾着泪珠:“你说得对,是我伤心过度了。”
      
      被人非议的感觉相当不好受。
      
      “你是太想回球队了。”德拉科理解说。
      
      他们坐在酒店的顶楼,奥拉侧头,恰好能看见整个对角巷的风景尽收眼底,甚至还能看见麻瓜街区的店面,无论此时是麻瓜还是巫师,都像是禁林里爬行的蚂蚁。
      
      “风景很好,”她心情好上不少,“我哪怕是有庄园也会出来住住的,感谢你这个月对酒店的贡献。”
      
      德拉科笑了一下,“如果你能把这次的赛方的酒店定到这里来,或者是球迷俱乐部,你贡献更大。”
      
      “我有很多球队的朋友,”奥拉说,“而且队伍比赛不会有及时救命的魔药,在野外很危险,这里起码离魔药店近一点,我会给我那些球队的朋友写信的。”
      
      他喝着没加糖的红茶,两个人碰了碰杯,德拉科的瞳孔一瞬间锁紧了。
      
      奥拉疑惑地低下头,看见自己袖口明显用金线绣着的H.J.P,这一行字在阳光下极为刺眼的闪烁着金光。
      
      “看来只要你想,”他干笑一声,“事业很顺。”
      
      *
      
      等她午休完,哈利就顺理成章的以关心下属情绪为由把她叫进了办公室。
      
      奥拉真是奇怪,傲罗部部长到底在干什么?是在圣芒戈疗伤还是外出派任务,怎么到现在还没回来?怎么不好好戳一戳副部长的锐气?
      副部长都快只手遮天了。
      
      “坐,”哈利手腕上略破旧的金表转了一下,“你没什么事情吧?”
      
      奥拉坐在他桌子旁边,眼圈红着:“没事。”
      
      “报社已经把她的报纸撤了,”哈利淡淡道,“《预言家日报》离了第二次大战的话题,就没有东西写,那我开涮,我已经联系没考N.E.W.Ts的傲罗、那些可以证明你们家的麻种巫师,还有一些卷宗给了报社,现在斯基特已经写了道歉信了。”
      
      “她现在很多被她诽谤了的人联名起诉了法律司,”他耸肩,“不过她基本每年一次。”
      
      哈利指尖夹着一封信件,但奥拉没有接的意思。
      
      他放下了:“既然如此,你这两个半月在傲罗指挥部的工作还可以吧?现在有去别的部门的想法吗?”
      
      “有,”她的眸子一瞬间亮了,“什么时候?”
      
      哈利看着她喜不自禁的表情不像作假,心生不悦,抿唇道:“在我们傲罗指挥部有那么痛苦吗?”
      
      奥拉低声:“是啊,我不喜欢坐着,我喜欢四处乱跑。”
      
      他失笑,脑海中瞬间浮现出一个眉眼飞扬的银发少女,她骑上光轮的扫帚在蓝天划出一道长长的弧线。
      但奥拉现在坐在他的身旁,银发垂下,神情哀婉。
      
      “在傲罗部,你一点都不开心,”哈利的声音勉强平静,“你去体育司你就开心了是不是?”
      
      她不可置信的扬起眉毛,问:“我真的要去体育司了?”
      
      “是。”他肯定道。“巴格曼先生对欧洲顶尖球队之一出来的成员,一直都是可望而不可求的,现在你出来,他对你抛去橄榄枝很正常。”
      
      奥拉又问:“真的吗?”
      
      哈利叹息一声,温暖的手掌贴着她的小脸,安慰道:“对,就是你,我们奥拉很棒的,是弗拉察雄鹰队本世纪的第二位女追球手,在第八百五十三届欧洲联赛连续进了二十个球。”
      
      “真的吗?”她又想哭了。
      
      他很认真的看着她,绿眸纯粹:“对,我们奥拉飞的可好了,天生就属于天空,赶紧去体育司,回到属于你自己的地方吧。”
      
      她像是赛场上的金色飞贼,抓住了也是一时的,让她去蓝天自由自在的飞吧。
      
      奥拉嗯了一声,带着浓重的鼻音。
      
      哈利转回去,侧脸发光,羽毛笔蘸着墨水,继续在羊皮纸上滑动着。
      
      奥拉注视着他,还时不时看一下他的羊皮纸,等待着他填完资料,鞋子不安分的在地上点来点去,在地板上发出古怪姐妹乐曲的节奏声,她还忍不住盯着他桌子上多比解放的家养小精灵像:S.P.E.W for freedom.
      
      哈利突然开口了,像是闲聊:“在傲罗指挥部那么久,没什么值得你很留念吗?”
      
      “魔法部外面的面包店很好吃算吗?”她转移话题,“你呢?”
      
      哈利懒倦的说,“嗯,在我的心里,霍格沃茨比魔法部重要……奥拉,你觉得丽塔·斯基特写的东西,是不是半真半假的?”
      
      “有点吧,”她回想道,“我们确实是在四年级舞会在一起的。”
      
      “你也确实在五年级对我投怀送抱,身上确实有一股香味。”他怀念道,突然他的字越写越因笑而颤动,“‘挪威女孩自持长相貌美,便决心勾搭救世之星来彰显自己的魅力’……”
      
      奥拉抿唇,斯基特这一点确实误打误撞是说对了。
      
      其实她初见波特印象不佳,只是用他来作为和德拉科平淡时光的消遣,但波特是她当时短暂人生中不围着她转、甚至嫌弃奥拉太烦人的男孩子,这真让人自尊心受挫。
      
      于是奥拉就关注他多了一些,谁知越关注就越陷进去了。
      
      但在恋爱之初,她不是没为救世主哪怕她很过分的事情,也喜欢她而沾沾自喜的,奥拉确实有征服他彰显自身魅力的想法。
      啧,少女的小心思。
      
      哈利因为她的过分沉默而停止了,又咄咄逼人道:“不会你真的是这么想的吧。”
      
      “不是,”她很快的反驳,“我只是不觉得有什么好笑的。”
      
      他道歉:“对不起,就当我多嘴了。”
      
      哈利写完这些东西站起身,把羊皮纸递给奥拉,上面写着一个很大的魔法部部员调部。
      
      “恭喜,”他说,“欢迎你去到魔法部体育运动司。”
      
      奥拉脸上还带这些难以置信的喜悦,眼睛迸发出光芒。
      
      哈利盯着她,情不自禁的伸出手去缠绕她的银发,绕成一个小圈,他轻叹道:“去飞吧,我的小金色飞贼,祝你好运。”
      
      他比谁都希望她快乐。
      
      *
      
      这估计是奥拉自出院最高兴的一天,她穿着体育司独有的淡红外出袍子,空气中混杂着泥土的青草香味和扫帚散发出的木头味,英国天气少见的晴空。
      
      “我知道你以前在雄鹰队表现不错,所以才能进不列颠和爱尔兰魁地奇联盟指挥部。”魁地奇赛事专门处理员曼莎说,“所以处理赛事你肯定擅长,后勤、播报员、处理赛事的稿子,这些都有人了,你就去做球队代理人吧,专门处理球队来到赛场的事情。”
      
      奥拉点头。
      
      曼莎继续道:“这次你负责的球队,是查德里火炮队。”
      
      奥拉啊了一声,脑内顿时明白了是那个球队——就是那个英国百年垫底,1892年后连个英国魁地奇比赛都飞不出去的队伍。
      
      “加油,”曼莎说,“赢了你也有奖金。”
      
      她做个了努力的手势,但眼神却不怀好意的看向了奥拉:“你要努力哦,救世之星的小女朋友。”
      
      ——连最疯狂的赌徒都在赌球时绕过了这支队伍。

  • 作者有话要说:  这差不多是个二十章的小甜饼,覆盖女主事业和哈利爱情线,小甜饼。番外,看我心情。(因为我要回去写幻言了,能双更就尽量,另一篇HP要坑了)
    ======
    今有双更,从退伍以来,奥拉太惨了,让她回自己熟悉的地方吧,突然想起哈利就是趁虚而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