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5、第45章 ...

  •   “在我意识不清醒的时候,我做过伤害她的事情。
      
      还有之前的那些,我知道的,不知道的。”
      
      “早就都还不清了”
      
      “请你替她活着。”
      
      “谢谢你。”
      
      苏渺一个人在医院的时候 她房间的窗户外面有一棵大的玉兰花树。
      
      外面被阳光晒过香味的阳光透过窗帘上的细缝到了地板的木纹上 。
      
      她让护士开了窗户,风携着白色的花瓣落到了她的身上。
      
      美好梦幻的不可思议。
      
      这像一场梦。
      
      在昏迷期间她梦到了好多人,那些人曾经真切发生在他们生命里的过往,即使她并没有经历过,却感到深入发肤血肉的疼痛。
      
      意识模糊间,灵魂像是在一个她从来没有见过的空间里行走,和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
      
      甚至还记得那个看起来傻乎乎的少年,带着她故意装作成熟的样子跟她介绍他的见闻。
      
      却在临行前,告诉他,如果他死了,每年的一个无关紧要的一天给他送束花。
      
      她还笑着问他为什么要她送,她有很多事情要忙,说不定那天就忘了。
      
      男人也笑了起来。
      
      他一向大大咧咧的样子,在听见苏渺故意说的开玩笑的话时,才有了几分原本这个年纪该有的孩子气。
      
      “好姐姐,你就在每年的那一天记得我一下下吧~我就只有你这么一个朋友了!”
      
      他用难得一见的撒娇。
      
      她确实比他大,适当显示一下姐姐情怀也无可厚非。
      
      “好啊,一定!”
      
      林格尔的父母死于一场车祸,他想起小时候那个不敢自己不敢睡觉的胆小鬼。
      
      但那个时候无论多晚,次日还会在一个宽厚温暖的肩膀里醒来。
      
      长成一个大人了,还是那么怀念。
      
      他说起刚成年的时候跟哥哥比谁身高的那个快乐的日子。
      
      “其实那次我也做了一个梦。老人都说爱做梦的孩子长不高,你看我现在不是挺好的”
      
      说着林格尔忽然站起来,贴到了一根柱子上量起了身高。
      
      男人傻傻地笑出声来,惊起了飞鸟。
      
      高空坠落,因为有树枝减轻了冲击力,脾肺还是不可避免地重度破裂。
      
      医生给她换了车祸后签了人体器官捐赠协议的人的脾和肺。
      
      手术中她的心脏好几次停止了跳动。
      
      重症病房带了一个月才转到了普通房间。
      
      专家说这是医学奇迹,她的家人朋友们则说她是福大命大。
      
      嫌疑犯在开/枪自?杀前就被控制住了,现在被送到了永不见天日的监-狱。
      
      她醒后,警察和很多新闻记者都过来慰问她的情况。
      
      但她除了重复医生对她身体情况的诊断报告,再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对于一个日常遛狗遇到这种事情,她想不出什么长篇大论的感慨。
      
      “感谢政府警方还有医院的全力救援和帮助,我将好好珍惜我的生命来回报这个社会。
      
      谢谢。”
      
      护士告诉他们探视时间到了。
      
      送走了那些,她一个人百无聊赖地翻着手机。
      
      离护士拿走她的手机还有几分钟。
      
      手指跳动在巴掌大的屏幕了,因为身体不能翻动,她换了一下手 ,就交替的功夫,她错过了那个标红的新闻。
      
      封面上的人清冷隽秀,温文尔雅地望向一个方向。
      
      又两个月,她的最后一只腿拆了石膏之后终于可以和大地来个轻微的拥抱了。
      
      苏渺抬头,从树杈里看到了天上的两只风筝。
      
      公园里的空气很好。
      
      她和火腿走在石子铺就的小路上。
      
      在家里的床上憋了好久的肺部深深吐出了一口浊气。
      
      医生让她多运动。
      
      因为这个公园就在她家附近,几步就能看到小区里的大爷大妈们,她爸妈也就没在陪她。
      
      春天才过了一半,真正的百花盛宴才刚刚登场。
      
      人出来散步 ,简直就是进入了一片花海。
      
      站的高,更显眼。
      
      树的种类再多了,就更加好看。
      
      这个公园里尤其是那些开在树上的花朵更加惹人夺目。
      
      花香和那些挥动着小翅膀的精灵们肆意飞舞。
      
      火腿将她拉到了一处景色不错,靠湖扶柳的座椅前。
      
      那里的座位上已经明显没有她的座位了。
      
      一个穿着鹿色条纹大衣的男人正坐在上面,他的旁边也有一条狗。
      
      不知道对面那只狗的性别,但火腿明显在距离靠近后更加兴奋了起来。
      
      她心里范了难。
      
      男人的衣着和气质明显谈吐不凡。
      
      她贸然带着手中的家伙过去,万一是发情期,更加不好收场。
      
      何况自己过去的用意实在太明显,她自己都觉得太过了。
      
      她抓紧了手里的牵引绳,企图将这只不要脸的狗子带回家。
      
      火腿却不情愿地哼哼唧唧不愿离开。
      
      苏渺硬着头皮只能开口询问 。
      
      “你好,请问这个地方有人吗?”
      
      苏渺原本紧绷的脸色在眼前人的眼中如同一个水汪汪的小花猫。
      
      花瓣从树上飘落了下来。
      
      似时空之中两个原本毫无交集的时间在某个重合的瞬间,忽然有了交集。
      
      “不巧,我在等你。”
      
      她笑着将自己的手放到了他的手心里。
      
      他们在一起的一个平常的早上。
      
      苏渺这次比平时早醒了一个小时但被窝里温暖的温度,让人只想简单的享受。
      
      她躺着,偷看他平稳呼吸下长长的睫毛。
      
      外面展露的晨光细碎地将要填满整个房间。
      
      刚要起身,就被一双手给拽了回去。
      
      一只胳膊也垫在了她的脖子下面。
      
      “再睡一会儿”
      
      她以为男人会因为她偷看,对她进行昨晚的惩罚措施。
      
      但男人只是双手捂住她的耳朵,在额头上轻轻落下了一个吻。
      
      这个吻包含着浓浓的温情,将苏渺措不及防的心整个都填的满满的。
      
      一点一滴都溢不出来。
      
      “啊,你够了,不要了,不要了”,她将被子里某人不老实的手推开。
      
      原本就是肌肤相贴是触感离开的那一刻,她竟然忍不住地战栗了起来。
      
      再这样下去,别想上班了。
      
      她定了定神,故作生气地说到。
      
      ”赶紧起床,我饿了。”
      
      知道她昨晚很累了,亲了亲她的额头,男人起身下了床。
      
      苏渺慢慢悠悠地穿好衣服到了厨房。
      
      靠着门打了个秀气的哈欠。
      
      谢礼在那次实验室里,看着头痛的她,一眼就看穿了,她的身体对那个药剂并不免疫。
      
      只是作用地慢而已。
      
      如果他们还在那个世界 ,她会是什么样子现在也完全无法预料。
      
      但那作用竟然会作用到这个世界里的她身上吗?
      
      她看着围着围裙给她下面的郗安,一个恍惚,那一瞬间,忽然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吃完饭的两人,有了半个小时的小憩。
      
      他们窝在摇篮椅里,整个房间都亮堂了起来。
      
      火腿和泡面也醒过来吃完早餐爬到了他们身边。
      
      两只狗的毛色都差不多,体型更是饱满有料,好几次 ,苏渺都看到火腿压在泡面上面在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
      
      但两只都是雄性 ,苏渺觉得它们出不了什么大问题。
      
      苏渺躺在郗安怀里,看着远处灿烂的希望,觉得全身都温暖起来。
      
      她抓着郗安安心温暖的大手,缓缓说到;
      
      “安安,你看,谢礼把所有人都忘了,却还记得从前的苏渺。
      
      现在,我只记得你。”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