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4、第44章 ...

  •   我有一个姐姐。
      
      在这个世界上我还有一个姐姐。
      
      我的养母是这样告诉我的。
      
      那个时候她就要死了。
      
      哦,我的养母是个瘾君子。
      
      因为被我的养父抛弃,她整天郁郁寡欢的,被外面的狐朋狗友拉着染上了毒品。
      
      那个时候我还小,原本漂亮鲜艳的养母完全变了一个人。
      
      我学着自己照顾自己。
      
      因为没有人会再管我了。
      
      我不想回家,家里的冰箱里没有一点可以吃的食物,家政阿姨也走了,因为联系不上给她发工资的母亲。
      
      只有楼下一个人住的陈奶奶看我可怜,将我接到了她家去。
      
      养母对我住在哪里并不感兴趣。
      
      再次见到她的时候,是在病床上,陈奶奶用年迈的身体牵着我,到了医院的病床上。
      
      我真的不敢相信那就是我的养母。
      
      她整个人都瘦成了一副骨头架子。
      
      见我来了,凹陷的眼珠才看向我。
      
      “你来了,我的女儿”
      
      “是的,妈妈”。我这样答道。
      
      看着这个也将我抚养了两年的女人,我的心中没有一丝感恩和悲哀。
      
      “你靠近我一点,我告诉你一件事。”
      
      我看向陈奶奶,陈奶奶慈祥地望着我。
      
      我沉默地走到了这个女人的身边。
      
      “您说吧,我听着呢!”
      
      “其实,当初我们领养你的时候,你还有一个姐姐,她比你大三四岁左右,因为太大了,我们就没有考虑她。”
      
      在听到一个姐姐的时候,我才抬头看向她,看向这个我名义上的养母。
      
      “一晃眼,你都已经这么高了。”一双干枯的双手落在我头顶的发旋儿上,她记得当初她和那个男人去领养我的时候,也是这样的一双手,这样抚摸我。
      
      “妈妈......”我想要开口说什么,女人的手忽然就落下了,警报声响起,医生和护士纷纷涌入。
      
      我被挤到了手术室外面。
      
      “这是你母亲的死亡通知单,请节哀。”医生将一张纸递给了我,我在上面签上了我的名字。
      
      “多小的孩子啊,真可怜!”一群叽叽喳喳的白衣服的鸟儿在一旁看着她不停地讨论。
      
      那时我忽然觉得天使也不会总是好的,她们的恶,也是这世界上的一把利器。
      
      一刀致命,杀人不见血。
      
      但她也就只是听听。
      
      她才不难过。
      
      因为她得到了一笔很大的遗产。
      
      那个女人还算记得她这个女儿,没有将所有的钱财都用来□□。
      
      接下来,她该考虑的就是自己完完全全的人生了。
      
      她淡定地走向前台。
      
      “姐姐,我想看一下我母亲的探访记录。”
      
      长达一个月的住院,她以为记录表上好歹也会有几条,起码要有那个人的。
      
      但却是空白的记录。
      
      “所有的记录都在这里了吗?”
      
      “是的,因为病人情况特殊,会特别记录的。”
      
      “好的,谢谢。”
      
      她回家翻出夹在词典里的那张所谓的全家福,忽然笑出声来。
      
      收养她,是为了挽留那个男人。
      
      结果呢?
      
      最后还不是到死都不去看她一眼。
      
      她拿出剪子,将这张照片上男人的部分剪了下来,用在便利店买的打火机点燃了。
      
      火焰舔噬掉那个男人的一切。
      
      就如她再次冰冷的心一起。
      
      灰飞烟灭。
      
      此后的十年,我从未停止去找寻我的那个姐姐的下落。
      
      我曾在好几个夜晚疯狂猜想着我们见面的情景。
      
      她会不会欢喜。
      
      她会不会也在找我。
      
      这些我都像一个疯子一样疯狂地想着。
      
      但这十年,我都没有见过她一面。
      
      陈奶奶死的那天,下了好大的雪。
      
      我那时候已经要毕业了,因为事先被好好地嘱咐过,所以我很谈定地就走完了叫车缴费火化的全部流程。
      
      我捧着骨灰盒走出那个黑色场地的时候,才从那种情绪氛围中消化开来。
      
      就想生命的纹理树又断了一节一样,我一个人走在雪花满地的大马路上。
      
      人人往往的人看我都像在看一个傻子。
      
      但他们不知道。
      
      我只是忘了回家的路。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