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6、第46章 ...

  •   它的出生是在一个四方的水泥隔板里的。
      
      两米左右的距离,正好容得下妈妈肥硕的身材。
      
      眼睛还被一团温暖的液体包裹着,即使看不见外面的时间是什么样子的它还是随着自己的兄弟姐妹一起朝着一个方向涌去。
      
      鱼儿失去了水是什么感觉 ,后来他心中想起当初自己出生时的场景,就产生了这样的联想。
      
      它知道的是那个夜晚,和它们在一个生产车间降临到这个世界上的小猪宝宝,至少是上千头。
      
      它们一起被降生在不同的车间里。
      
      没有人工干预的小猪因为没有及时的处理,存活率很低。
      
      那些没有呼吸道第一口空气的小猪们最后会被一起扔到一个不停运转的搅拌机里。
      
      是极少数。
      
      在这里,母猪的生产状况都被准确监控着。
      
      从身子落到地上开始扭动。
      
      所有的小猪宝宝,都会被快速地处理干净。
      
      它们的母亲还来不及将每个小猪的嘴巴和脸蛋仔细舔舐,一双双手就已经将它们拿起来裹上了棉布。
      
      表面黏糊糊的感觉退去。
      
      为了防止羊水胎盘糊住呼吸道窒息而死。
      
      处理的工作人员在它们的嘴里放入了一个吸羊水的嘴。
      
      “这只小猪的颜色有点特别唉”
      
      抓住它脖颈的手,将它翻过来,随着这声谈话 ,它嘴里的东西就开始了运作。
      
      “不就是颜色比其他的要深点”
      
      “最后还是要到我们的餐桌上的,特别有什么用,是一只猪,永远是一只被养起来的猪”
      
      其他的话是什么意思,它并不明白。
      
      它知道自己是特别的。
      
      这个认知要从它距离正式来到这个世界还有几周的时间点。
      
      那个普通的午后,隔间里的所有猪都懒洋洋的。
      
      它在母亲的子宫里,周身还被温暖潮湿包裹着,忽然听见了一个声音。
      
      它动了动自己有了形态的身体。
      
      旁边也碰了它一下。
      
      不用分说的它就明白了那是自己母亲的声音。
      
      “希望今天的饭里多放一点糟糠啊,肚子里的那堆小东西越来越不老实了”
      
      母亲在抱怨着。
      
      就这样偶尔会有意识几分钟,她跟着周围人一起动来动去。
      
      “嗳,我也不过是说说,它不过就是一只普通的猪罢了”
      
      “赶紧的吧,你看看就这功夫你都慢了我多少了”
      
      “来了来了”
      
      那些人也只是短暂地惊奇了一下。
      
      每天,在他们手上的小猪有上万只。
      
      特别的小猪他们也不会留下特别难以忘怀的印象。
      
      清理一只小猪的时间要控制在十秒左右,他们一天的业绩,每个人之间不能有30只的误差。
      
      这样才能保证他们的工资不会被克扣。
      
      它的耳朵上疼了一下,好像被印上了一个什么东西。
      
      娇嫩的触感,被强悍地迫切想要吃奶的欲望很快忽略了。
      
      普通猪是什么,它现在还是一只没有吃过奶的小猪,为什么要去想那些。
      
      哼哼——哼哼——
      
      母猪开始发出低沉的哼唧声,呼唤它的孩子们。
      
      因为带过崽,躺下的姿势也都是最方便小猪们的。
      
      “哼哼”
      
      它被放下的一下子,蹄子一接触地面,就朝着那一排排小豆豆一样的东西冲了过去。
      
      碰来碰去,才终于含住了那甜美的来源,吃到了人生中的第一口乳液。
      
      猪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
      
      二十来天,它的体重就飘升了好几倍。
      
      作为崽崽,它要做的就是努力地吃饭和在被放到空地的间隙放心地玩耍。
      
      它张开了四肢快速地在这个空地上追赶前面叫小花的小猪,因为身上的颜色有黑白斑点而得名。
      
      对于一只小猪而言,有没有名字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情。
      
      看着前面近在咫尺的尾巴,他开始了冲刺。
      
      这可比被困在一个小车间里和其他小猪们一起挤来挤去有意思多了。
      
      “哼哼”
      
      它猛地扑到了小花,然后又立马掉头,甩开站起来开始在后面追赶它的角色转换者。
      
      养殖场里的一处围栏有一处年久失修的窟窿,因为没有人告诉过它这里是不能进去的地方,为了躲避后面还没有追上它的小花。
      
      它屁股一扭,钻了进去,
      
      一墙之隔,后面没有了小猪们震耳欲聋的吵闹声。
      
      这是一个用来排污水的下水沟,除了那些打扰它睡觉,在它耳边嗡嗡飞个不停的苍蝇,安静极了。
      
      它慢慢地在这条小路上越走越远。
      
      不知道走了多远,它回头看向自己来的地方,才发现自己被夕阳拉长的影子后,是一个望不见尽头的黑乎乎的巷子。
      
      因为没有过这样远行的经历,它心中有了一个念头,要马上回去。
      
      这个点,小猪们被允许玩耍的时间早就过了。
      
      另一个声音则告诉它。继续往前走。
      
      、前方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等着它一般,年幼巨大的好奇心促使它壮着胆子转了个弯,进入了另外一条巷子里。
      
      这个巷子的角落里有一个人,
      
      它看着那个男人坐在地上。
      
      蓬头垢面的身影很是憔悴。
      
      它冲他投以好奇的目光。
      
      母亲嘱咐的不要接触人类的话全都被抛到了脑后。
      
      它本来是要找一个不被发现的,容易躲藏的地方,但现在它根本没有意识到,现在已经距离自己的大部队越来越远。
      
      寻找它的伙伴里也被赶到了房间里。
      
      更是忘了还在寻找自己的小花。
      
      那个男人很奇怪,他的眼中有种奇怪的液体,那是它从出生以来没有见到过的。
      
      它不知道该做什么,就用自己的两只前肢碰了碰它。
      
      男人对于它的动作无动于衷。
      
      它下意识地感受到了危险的逼近,这时候才想起自己对人类过分亲近了,索然无味地准备嗅着气味原路返回,却停了下来。
      
      这个巷子里唯一的路灯早就坏了,但因为不常有人走,所以维修人员一直没有来修。
      
      对这一片熟悉的人都会有意识地避开这一段。
      
      现在这里的光线暗到完全看不到一个人摊在角落里的身影的,所以当轿车以为这里没人继续往前行驶时,就听到一个动物拼命的叫声。
      
      他猛地刹住了车子。
      
      一只傻了吧唧的粉红小猪挡在了车子面前,跟疯了一样在不停着嚎叫。
      
      “我靠,大晚上的不回家吓什么人!老子想抄个近路都能被吓死!”
      
      男子嘴里叽里呱啦地咒骂着。
      
      它丝毫不害怕,因为它如果不这么做,那个颓废的男人就会被车撞的。
      
      于是更加刺耳的声音在它的嗓子里发出声来。
      
      它昂着脑袋,倔强的希望引起他的注意。
      
      男子一脚将它踢飞了起来。
      
      它疼地发出惨叫。
      
      男子人扔不罢休。
      
      “滚!”
      
      一个沙哑的声音将它护在了手心里。
      
      “你个老不死地还活着呢!我看你就是跟这个畜生一样败坏爷的兴致的!
      
      正好大爷我今天一起收拾了!”
      
      在这附近生活的人都是生活在这个社会里最底层的人,也有因为贪图这里的房租寄居在这里的某些挣扎者。
      
      小巷子里打人的时间并不新鲜。
      
      男子打起来没有丝毫保留。
      
      它害怕地发出猪特有的尖叫声,但那些数不清的拳头并没有落到它的身上,男人似乎是打累了,它感觉护住它身躯隐隐发抖才愤愤离去。
      
      颓废男子朝周围看了看,发现没有人找来,有因为小猪耳朵上的疫苗印记,他意识到这可能是附近不小心走失的小猪。
      
      他不知道想了什么,决定将它带了回去。
      
      养殖场里的小崽猪太多了,没了一只根本不会引起注意。
      
      那段时间是男人最为失意的一段日子。
      
      潜心研究了五六年的研究成果被一个刚进来小组不久的关系户抢了过去。
      
      没本事的人,不凭借让人信服的真才实学,却靠着偷窃盗用别人的心血得到那不属于他的夸赞。
      
      何其的不公。
      
      它将证据给了负责这个项目的教授,但令他更为寒心的事。
      
      整件事情原来就是默许的。
      
      组里的所有人包括他的同事都早就收了好处。
      
      他们反而给他扣上了高帽子。
      
      有人让他见好就收,说自己还在人家的手下,不能撕破面子。
      
      但他们又何曾给过自己脸面。
      
      吃人不吐骨头。
      
      那个小人找人将他打了一顿。
      
      他不敢回家。
      
      一直一来,他对这项生物研究的痴迷付出了太多的心血。
      
      但现在,他不仅没有做好一个儿子陪伴母亲的职责,还将自己的人生过成了这么失败的状况。
      
      他的人生到了最深的低谷。
      
      没有人在意他才是哪项成果真正的研究者。
      
      光芒和荣誉背后,是凌迟人心的冰刃。
      
      他喝的烂醉如泥。
      
      试图用这样的方式麻痹自己。
      
      今天晚上,他遇见了一个因为挡在他前面被打了的小猪。
      
      那一瞬间,他没有任何思考。
      
      心底里想的就是保护这个对他好的小猪。
      
      真心难得,善意难求。
      
      这或许就是它与他的缘分。
      
      它被带到了这个男人租的房子里。
      
      “好乱!”
      
      这是这个男人生活的窝给它的第一印象。
      
      因为自己从出生以来的环境包括饮食和住所都被机械智能操控着,所以它对这突如其来的新环境才感到了新奇。
      
      这个颓废男人的家里,因为它的出现,开始变得不一样了。
      
      因为它看不惯着乱糟糟的地方,便会用蹄子和鼻子,将其完全拱开。
      
      它的生活开始变得越来越好。
      
      家里的饮食全身以它为主,甚至连颓废男人的饭菜里都不会出现猪肉一类的东西。
      
      因为舒服的生活,它的体型开始越来越像一只正常的猪。
      
      但它特殊的粉色皮肤并没有使得它跟那些跟它一样的成年猪粗狂。
      
      它有颓废男人专门为它定做的衣服。
      
      一个月中会有那么几个特殊的周天,它会被打扮得漂漂亮亮地,被带出去玩耍。
      
      它没有任何惧意和胆怯,大摇大摆地走在男人的前方。
      
      毛发健康,肤色白嫩,胖乎乎极其惹人讨喜的小猪就这样享受这悠闲的漫步。
      
      街道上那些落在它身上的目光都很友善。
      
      、没有比一只被宠爱的动物更幸福的事情了。
      
      它的生活居所并不局限于这个男人的家里。
      
      当它六个月的时候,它被带回了一个更加苍老的女人家里。
      
      它听见这个男人的称呼,才知道这个和蔼可亲的老太太就是这个男人的妈妈。
      
      它也有妈妈,只是不亲近。
      
      在它们猪猪的世界里。
      
      血缘关系一向很淡薄。
      
      老太太家里还有一个漂亮的小女孩。
      
      它歪头用小眼睛看她的时候,感觉自己的脑袋得是这个女孩的两倍。
      
      老太太没有其他的孩子,它的主人也没有配偶和孩子,于是它就将这个几乎是住在老太太家里的小女孩当成了小主人来宠爱。
      
      女孩看起来很冷漠,但动物是最能够分别人类的情绪变化的,它不讨厌和这个小女孩相处。
      
      甚至在看这个小女孩学习的过程里,它绝的自己也因为女孩有意识或者无意识的学习变得聪明了起来。
      
      它会自己触动机关,为自己开门。
      
      会做很多基本的东西,拿一些东西,什么的。
      
      它甚至还会给蹬被子的小女孩盖上被子。
      
      盖完了被子,确定不会因为夜里着凉,它就会趴在一旁昏昏大睡。
      
      这些对于它来说,并不是一件难事。
      
      它在这个家里的存在感,在它看来,真的超级重要。
      
      老太太老是忘了吃药,即使定了闹钟,有的时候也会因为不在家或者睡得很沉忘掉和听不见。
      
      它会尽职尽责地履行奶奶的好帮手这一好孩子的身份,提醒老太太吃药。
      
      于是当所有事情都做完了,它才会安心的趴着沙发上,窝在老太太的怀里,在那双苍老跟树皮一样的手心下,享受被反复摩挲脑袋的乐趣。
      
      家里的沙发换的很快。
      
      送家具的卖家都认识它了,甚至每次都会在临走前特地跟它打招呼。
      
      那是它中年的时候,老太太年纪太大了,有一天它被带了出去,小女孩也没有在家。
      
      老太太忽然感觉天旋地转,一个没有支撑物,就倒在了地板上。
      
      因为没有人听见老太太的呼唤。
      
      因为抢救不及时,医生说严重的中风让老太太不幸去世了。
      
      处理完了所有的事情,它和男人呆在一个房间里,五十好几的大男人抱着它失声哭出了声音。
      
      “你知道吗?我没有妈妈了......我.....我再也没有妈妈了.....”
      
      它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第二天,它就被带走了,男人没有给小女孩留下任何消息。
      
      它被关在一个房间里,那是一个类似于研究所的地方,它有逃走的机会,但它知道,如果自己真的离开了男人,那太残忍了。
      
      它只有他,他也只有它。
      
      这里的活动空间很小。
      
      它找不到可以自由活动的地方。
      
      便老是趴着睡觉。
      
      很多次,都是一觉醒来,天就黑了,肚子也饿了 。
      
      它常听说,人的一辈子很短暂,但其实猪的一辈子更短暂。
      
      它还来不及做一场昏睡到死了美梦,便发现生命已经过了一半有余。
      
      男人对于研究的工作更加痴迷了,它学会了自己出去餐馆里吃饭。
      
      附近餐馆的老板认识它,男人在他那里存够了钱,每天,它都会被准备好营养丰富的食物。
      
      一日三餐都被安排地周周道道。
      
      它一只猪,每天将食物挂在脖子里来回穿梭在这个街道里。
      
      那次,它和平常一样在去拿食物的路上。
      
      邻居都张阿姨手上领了一个处理过的东西。
      
      视线有点模糊,它看不清。
      
      反倒是远远看见它的张阿姨先朝它走了过来。
      
      “呦~这不是粉粉嘛,这是又要去拿饭了啊!你看看这养的好的哇”
      
      它没有去听张阿姨的话,反而是被她手中的东西吓到了。
      
      她挣开张阿姨的手,跑开了。
      
      那是一个跟它年龄差不多的猪的猪头。
      
      它怕的要命。
      
      因为那个猪耳朵上有一道疤痕跟它小时候跟小花玩耍,两个人不小心弄伤的那个很像。
      
      不,简直是一模一样。
      
      男人说,它是被捡来的,奶奶也告诉它,它是一个幸福的小猪。
      
      但当它看见那个很可能就是那个自己童年时期的玩伴的时候,才开始害怕自己的命运。
      
      它开始胆小了,更加害怕男人会把它抛弃。
      
      于是它:变得更乖。
      
      一人一猪,便这样相安无事。
      
      它想过如果它离开了男人会是什么样子。
      
      后来,因为年龄大了,一些疾病也找到了它。
      
      它生过几次大病。
      
      男人都跟抱着一个孩子一样将它送到了宠物医院里。
      
      它迷迷糊糊地听到那些帮它做手术的护士阿姨说,外面等待它的男人好几次竟然为了一个动物哭了。
      
      不可思议。
      
      它知道了它是被爱的。
      
      就这样得过且过过,一天一天地数着日子。
      
      能陪伴多久它愿意和他一起度过剩下的岁月。
      
      然后有一天,它也不知道是它和他在一起第几年,它忽然感觉自己的精神头越来越差了。
      
      每次它回来的时候,即使听到叫它的声音,和它特有的开门声,它也一动也不能动,双眼好像被粘住了,没有一点力气。
      
      男人好像也知道它老了,只是将它抱起来,温柔地拍拍它,然后将一勺勺饭喂进它的嘴里。
      
      它感觉自己的牙齿也松动了,送进嘴里的食物松软稀烂,没有一点味道,它无意识地将她们送进自己的胃里。
      
      它不想让它看到自己死亡的样子。
      
      电视里纪录片里它看见那些动物死了时候,它们的主人都可伤心了。
      
      它现在已经改变了男人的称呼,它不喜欢跟着其他宠物一起称呼这个养着它的人类为主人。
      
      更多的,它觉得两个人是朋友。
      
      但加速的岁月不经意间也爬上了他的鬓角。
      
      就叫他老头子吧。
      
      按照猪和人类的年龄差计算,两个人也相差不了多少。
      
      老头子是一个孤单寂寞的人。
      
      他教它认字,教它学习在人类世界里生活的机能,不是作为一只在养殖场里被激素养大的肉猪。
      
      当天空中,那抹橘红色的夕阳慢慢落到了墙头上,它终于用掉了所有的力气,筋疲力尽地回到了那个巷子里。
      
      这里开发后原本的养殖场已经被改造扩建。
      
      但仍留着那个排污水的巷子。
      
      它不用在做什么,就将自己重重的脑袋搭在了前边并拢的俩个猪蹄上。
      
      肥硕苍老的耳朵耷拉着。
      
      老头子会找来吗?
      
      它开始想那个因为找不到它开始慌张的人。
      
      他实在是太孤单了。
      
      作为一只猪它都觉得它太孤单了。
      
      太孤单了。
      
      如果还有下辈子,无论做什么,它都希望自己还可以陪在他身边,最好是它幼年的时期。
      
      那样它就可以多陪它更多的时间了。
      
      那样多好。
      
      没错,它没有死,再次醒来的时候甚至发现自己变小了。
      
      皱巴巴硬硬的老啊皮也开始蜕去。
      
      不知道老头子对它做了什么,才让它变成了现在特殊的状态。
      
      当它看见那个苍老的目光和全部变白的头发,它心中的那个喜悦好像变得不一样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