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3、第43章 ...

  •   谢礼似乎早就知道如果没有解毒剂会变成跟她一样的怪物。
      
      即便知道了真正的苏渺再也回不来了,到最后,他还是在爆炸前就将其放到了安全的地方。
      
      苏渺的病也慢慢痊愈了,她忘掉了很多以前的事情,那些不好的她通通不记得了。
      
      母亲带她去一个墓园。
      
      那是一个有花有草很安静的地方。
      
      她跟着母亲在花店里挑花。
      
      “喜欢的话,我们就买这个。”
      
      母亲看着她一直盯着花架子上毫不起眼的一盆植物,轻声说道。
      
      “好。”
      
      在高高的,有风肆意吹过的山岗上,焕发生机的老树重新抽出了嫩芽。
      
      她看着墓碑上那个冲着她笑的张扬的男孩,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泪流。
      
      后来有一天,她怀着小小安,做了一个梦。
      
      梦里的人,是她,又不是她。
      
      那是一个和她长得很像的女孩子。
      
      她每天活的都很快乐,跟一只快乐的蝴蝶一样。
      
      因为她帅气的竹马将她宠成了一个小公主。
      
      但有一天,就变了。
      
      她的阿礼被发掘成了明星,当她软萌软萌地,因为见不到他,在电话里撒娇时。
      
      “你不要闹”
      
      他这样对她说。
      
      她知道他很累,于是她抿了抿嘴,当他看不见,转头小声埋怨他。
      
      他们的话越来越少了。
      
      她主动的不去打扰,尽量学着懂事。
      
      但当她隔了好几天再打给他的时候,对面却只有不耐烦的三个字。
      
      “我很累。”
      
      她满肚子的话,就没了再倾诉的意思。
      
      联系变得淡薄。
      
      只有在电视里,她才会看到那个他陌生的,对所有人都发光的阿礼。
      
      但那不是属于她的。
      
      “你的小竹马已经好久没来上课了,你们是不是吵架啦”
      
      戴着老花镜眯着眼睛朝她笑的老教授好奇地问她,在老教授的课上,他们是有名的一对。
      
      她只是那个负责填表输入数据的,在实验大佬的带领下,他们每次总能稳稳地拿到第一。
      
      但现在......
      
      “哦,您以后也不会经常见到他了,因为他现在是个大忙人了。”
      
      她的小酒窝露出来,对耳朵有点背的老教授大声说道。
      
      “啊,去当明星了,好好的一个小伙子可惜了,可惜了”
      
      看着老教授的背影,她想着从前阿礼告诉她的当科学家的梦想,也觉得很可惜。
      
      自述。
      
      我们的第一次吵架是在我18岁生日的时候。
      
      他请假回来给我带了好多好吃的,我当着爸爸妈妈阿姨的面跟他发了很大的脾气。
      
      我将蛋糕上精美的雕花狠狠甩在了他的脸上。
      
      那漂亮的白衬衫上也粘满了奶油,有的还掉到了地上。
      
      他似乎没有想到我会变成这样。
      
      看着他那一副狼狈的样子,我开心极了。
      
      大人门都在说我不懂事,年纪轻轻被宠怀了。
      
      他却只是看着我。
      
      我知道他明白我为什么生气,他跟那个女的炒绯闻,不用我去关注,我的朋友就都告诉了我。
      
      那些和我关系不好的,都来看我的笑话,我却冲着她们很开心的笑。
      
      她们越想看到的,我越不会让她们看到。
      
      但回到家,我就忍不住了,我看着他笑嘻嘻的脸,将他拉到礼物我的房间里,我将书包里揉皱的照片和媒体里铺天盖地的新闻都扔给他。
      
      他没有看,他知道那是什么,公司安排的稿子,从炒作到各大媒体的发酵营销,每一环都是设计好了的。
      
      她的权势,可以让他在娱乐圈站稳脚跟。
      
      但这些东西,渺渺不会明白。
      
      “你听我解释......”
      
      他试着跟他的小青梅解释,但大人门叫他们去吃饭了,蜡烛摆好了。
      
      酝酿的温馨里,才爆发的刚刚的一幕。
      
      此后的几个月里,我都没给他打过一个电话。
      
      当然,他更是如此。
      
      妈妈说我在闹别扭。
      
      后来我们和解的那一天,是骑车去的集合地点。
      
      我们迎着风,那是我最后一次觉得两个人回到了小时候。
      
      那亲密无间熟悉到让我忘记了疼痛。
      
      我们两个人在一起的19年,从未对对方说过喜欢。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