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2、第42章 ...

  •   其实现在想起来在第十七区发生的事情,她都觉得一切还历历在目。
      
      过去总是令人怀念的,现在她前途未知,仍会有那么一丝感慨。
      
      他们逃跑的路线还是被封死了。
      
      进退两难的路,苏渺的脖子被细丝狠狠勒了进去。
      
      一道血从脖子里留了出来。
      
      谢礼护着安诺,安诺带着苏渺提着箱子,逃了出来。
      
      这里的人,大多数还不是谢礼的对手 ,只要他变成液体人,完全可以将人吞蚀。
      
      苏渺看着他对她离开的背影想说什么又没有说什么的样子。
      
      心底里知道,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
      
      谢礼被围了起来。
      
      于文看着眼前他曾经的偶像。
      
      因为这样近距离的第一次见到,又因为他的枪指向了他,他的手竟然开始忍不住地颤抖。
      
      “我……我——我曾经是你的粉丝!”
      
      于文抽动着自己的脸上的肌肉,反应过来努力控制住自己心里难言的激动,将自己压了这么久的话终于说了出来。
      
      他手枪的方向还指向他。
      
      谢礼想起来,这也许就是安诺告诉他的那个粉丝。
      
      但那又怎么样。
      
      他一瞬间的吃惊后,将那句告诉安诺的话再次重复了一遍。
      
      “过去的谢苏礼,早已经死了。”
      
      “可是……为什么会这样……”
      
      于文还是难以接受,那样一颗闪耀的启明星就这样陨落了。
      
      他年少的所有期许和热爱,将自己努力的动力和热血所付诸之人。
      
      最后成了一场笑话。
      
      ……
      
      “如果你还喜欢我的话……开枪!”
      
      谢礼看出来了他的犹豫。
      
      但他想的是更简单纯粹的。
      
      “让我彻底解脱。”
      
      谢礼对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了任何流连。
      
      他不会做任何的反抗。
      
      他可以有机会离开这里,逃过这些人的追赶,也可以就此悄无声息地活下。
      
      只要他想,他的本体就不会被轻易打伤。
      
      但他累了。
      
      想早点结束这一切。
      
      去好好休息一下。
      
      七点二十八分 ,于文拿着手里的枪支,心里忽然感到了一股浓浓地悲伤。
      
      他让所有士兵都背过了身去,将这个他曾经奉为神一样的男人就地埋到了此处。
      
      就此安眠。
      
      愿此生不再醒来。
      
      安诺打开存放试剂的箱子,从里面看拿出放置好的东西。
      
      苏渺知道那就是谢礼实验准备了很久的东西。
      
      这种药剂可以用来复活一个死去的生物。
      
      她见过原本已经没有了呼吸的小动物在注射了这种针剂几分钟后,再次活蹦乱跳。
      
      但她不明白安诺用它来干什么。
      
      这所房子看起来已经年久失修很久了 。
      
      但因为是在一所建筑的最里面,有自动发电机。
      
      那些家具上的白布揭开后也是发黄的木板。
      
      因为很久没有通风打理,很多都已经发了霉。
      
      但这里是有电的,也有吸附灰尘的处理器。
      
      安诺将一个沙发推开,打开了下面的地板,里面放置了一个冰冻的箱子。
      
      确切来说是一个开起来用仪器严格精密控制温度的存放尸体,防止腐烂的柜子。
      
      她看着,不说话。
      
      心中越发好奇安诺的目的。
      
      安诺将针剂打到了一个保存尸体的冷冻箱里。
      
      箱子里的物体,她看的不清楚。
      
      隐隐约约是一个粉色的东西。
      
      当安诺注射完将其抱了出来抱到了一个柔软的毯子里,裹住抱了起来,用自己身体的温暖来加热时,她才看清了。
      
      那是一只粉色的半大的小猪。
      
      被抱到温暖的环境里,冰冻直直的睫毛上还带着一串水珠。
      
      安诺用手不住地给它按摩,抚摸它脸上的皮肤,想要它赶紧复活。
      
      但还没有等到它的苏醒,这个房间就已经被团团围住。
      
      不等她要挟苏渺,一颗子弹和被高速卷起来的风就已经来到了她的身前。
      
      “嗷——”
      
      安诺闭上了眼睛,脸上一片温热,粉丝小猪的血喷溅在她的脸上。
      
      安诺呆呆地望着眼前的一幕 。
      
      苏渺真的安诺为了复活这只小猪用了多大的心血。
      
      即使这些心血是建立在成千上万人的生命上的。
      
      她做的所有的实验都只是用来维持这个小猪的生命。
      
      对于她来说,这是她的执念。
      
      但到头来一场空。
      
      她保护的小猪,醒过来的下一秒,就用自己的生命先保护了她。
      
      安诺抱着那只粉色的小猪的尸体,痛苦起来,是撕心裂肺的那种哭泣。
      
      她似乎是用尽了身上的所有力气,每一次都好像要喘不过气来。
      
      安诺是自杀的。
      
      她闭眼之前,苏渺忽然掏出来了一朵紫色的花朵,放到了她的鼻尖。
      
      安诺没有闭上的眼睛动了动。
      
      确定她身上完好的样子,他的一颗心才放了下来。
      
      突然出现的成群结队的飞鸟也成了第二股攻击他们的力量。
      
      苏渺被郗安护在身后。
      
      但她认得这群家伙,上次的爆炸后的这几个月它们又再次繁殖了起来。
      
      那些攻击也看起来更加凶猛。
      
      几下就可以将一个活人撕裂,吞下肚子。
      
      她也加入了战斗中。
      
      【恭喜宿主,此次星球任务已完成进度99%】
      
      一个机械的声音忽然想起。
      
      久违的003的声音在她的脑海里告诉她这一个在现在看起来不错的消息。
      
      她沉浸于自己就快要完成任务的巨大喜悦中。
      
      几个区的所有人都聚集在了一起商讨事情的最终处理办法。
      
      他们想到的最惨烈的方法就是将整个第十七区用□□爆炸。
      
      但控制不好量。
      
      他们没法空着炸弹的范围。
      
      因为第十七区的位置很特殊,它的周围就是其他几个区。
      
      【如果您体内的那颗藤蔓的种子可以有足够的养料催生,形成的巨大种球可以达到他们要的那种效果。】
      
      安德鲁的那颗种子其实是筛选后得到的最优良的种子,种子经历过千百次的筛选实验,有着超越最大母树的卓越的生命里和巨大的力量。
      
      “那些养料要去哪里寻找?”
      
      能够维持一个足以抵抗□□的爆炸的威力的能量池,现在还来得及吗?
      
      【最大的养料就是……宿主】
      
      003的声音平静的告诉她这个事实。
      
      是啊,她原本就是最好的能量聚集器。
      
      从她来到这个世界的开始就在收集能量。
      
      不仅仅是郗安给她提供了很多都晶核浓缩液。
      
      谢礼在实验室里,也在不停地给她灌输。
      
      她体内的能量远远超出想象。
      
      现在她才真正明白了一开始那些各种能量的收集进度是什么意思。
      
      有点意外,但在意料之中。
      
      这所有的一切只是刚刚好都要发生了而已。
      
      如果告诉郗安这一定是最坏的结果,但从另一方面来讲,这又是最好的。
      
      他们的讨论还在如火如荼的讨论中。
      
      所有人的脸上都愁眉不展。
      
      苏渺静静地走到了郗安的身边。
      
      “你怎么来了,怎么不好好休息?”
      
      他的语气很温柔,带着彻夜未眠的疲惫。
      
      看见她,他的眉头稍稍缓解。
      
      没有顾及周围人的神色,笑着从背后抱住了郗安的后背。
      
      “我来给你们送方法啊!”
      
      在座的人脸上被打断的恼怒变得很惊讶。
      
      郗安带她回到了房间。
      
      她的手被他紧紧地拉着,两个人一前一后。
      
      郗安还是觉得她休息的时间太短了,回到房间后坚持让她躺到床上。
      
      “我爱你”
      
      “我也爱你”
      
      两个结婚这么久的人难得说起了这么肉麻的情话。
      
      郗安隐隐觉得她反常的行为有什么他不想的事情要发生了。
      
      当苏渺将自己的计划告诉他的时候,遭到了严厉的拒绝。
      
      苏渺没有退却。
      
      她温柔地看着这个不轻易发脾气的男子。
      
      最后的时间,她想让她记住自己最美的样子。
      
      “我只希望你能够记得我。好好替我活着。”
      
      她一字一句,轻声细语地说到。
      
      她不知道在失去她后郗安会活在怎样痛苦的日子里。
      
      在那样的日子里去想念她。
      
      人们说爱和思念是等价的。
      
      就像她从未衡量过郗安对自己的爱有多少,因为根本不用衡量。
      
      当她一眼认定了对方,就不会再去1在意这份爱到底有多少。
      
      她知道自己这个决定对于郗安来说是个难以接受的决定。
      
      但这个决定再难以接受,她知道他都不会让她失望。
      
      她给了他孤独,这是她唯一的不舍。
      
      但郗安不是她自己一个人的,她有想过,如果他只是这个世界上一个普普通通的人,那么她和他相爱,两个人就有可以选择躲避这个牺牲的决定。
      
      但郗安不是啊。
      
      他也需要守护他区域里的居民。
      
      临阵脱逃,不负责任是她最看不起的。
      
      如果非要在她和他们之间做一个选择的话。
      
      她希望是她。
      
      她不愿意让他活在未来漫长无尽的自责中。
      
      那样两个人的未来就没有了意义。
      
      至于她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任务,完不成就完不成吧,从有了郗安,她觉得已经足够了。
      
      没有比一份沉甸甸的爱更能够让人满足的了。
      
      抱着她的男人没有说话,苏渺以为他还是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放在他背上的手收回想要跟他说说话。
      
      却听到了男人的哭声。
      
      他的头埋在她的怀里。
      
      留给他们告别的时间很短。
      
      她多希望一瞬间是永远。
      
      她主动送郗安到了几十米之外,让于文到时候……尽量别让他过来。
      
      身体里的藤蔓从四肢里冲了出来。
      
      她的双腿最先变成了树干,扎进了土里。
      
      土里没有养料,树根只是寻找一个地基。
      
      当树身彻底包裹住了她的身体,她透过那个缝隙,温柔缠眷地看了他一眼。
      
      足够了。
      
      男人想要冲过来,她用屏障阻止了他的靠近。
      
      现在她必须抓紧了。
      
      血液滋养了树身。
      
      远远不够,她要让这树长的更快。
      
      她张开了双手,闭上了眼睛。
      
      血管筋脉尽断的痛苦让她几乎忍不住呼出声音来。
      
      但她死死地咬住了,她不想让郗安察觉。
      
      这场灾难从鲜血中开始,就让它从鲜血中结束。
      
      拔地而起的巨大藤蔓迅速长出枝干,以数十米高的姿态将这个城市包围了起来。
      
      天空中飞行的怪鸟和那些攻击人的生物都被吸引到了里面。
      
      坚硬的壁垒将所有的怪物和这个小基地保护在护罩里,密不透风。
      
      那些试图继续攻击的丧尸也被防御的藤蔓甩了一地。
      
      它们一边攻击着进犯它们的丧尸,一边又将这些丧尸当做自身养分供给的养料。
      
      爆炸声响了。
      
      苏渺的世界却没有了声音。
      
      各种嘈杂的声音一起在她的世界里褪去。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