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乔.腹黑.寒 ...

  •   乔寒抚摸着海鸥。
      
      海鸥的背羽是白色的,翅膀边缘有一圈灰,脑袋顶上的毛不够顺滑,翘起来一点,像一撮呆毛。
      
      她不否认,引海鸥来是想要挟龙千野,他为海鸥打架,想必很在乎它。只是没想到他会说“杀了它”,宁愿看着海鸥死掉也不愿它成为自己的弱点,前脚喜欢后脚就可以灭掉。
      
      真像个冷血大魔王。
      
      龙.冷血.千.大魔王.野躺在病床上,手臂枕在脑后,从头发丝到脚底板写满了“老子不care”。
      
      突然间没人不说话,场面极其尴尬,尬得人能用脚趾抠出三室一厅。
      
      麦英泽不知道该不该叫守卫,以两个大佬的实力,就算守卫来了,也只是来当炮灰,意义不大。
      
      看出他的为难,乔寒摆摆手,示意他离开。
      
      门开了又合,医务室只剩下两。
      
      一个站一个躺,一个摸海鸥,一个摸鱼。摸海鸥的走到病床边,伸出手指头,戳了摸鱼的一下。
      
      因为距离拉近,奶甜香气的信息素变得浓郁,龙千野本想凶巴巴地来上一句“给老子爬”,话到嘴边却变成了一句有些别扭的“干嘛?”
      
      乔寒伸直胳膊,把海鸥送到龙千野的眼皮子底下。
      
      “呐,还你。”她特意用了一个语气词,配上纯天然的甜声,软乎乎的,像是在服软。
      
      龙千野看了看乔寒,又看了眼晕陶陶的海鸥,并不接。
      
      他怀疑地问:“你到底想干嘛?”
      
      乔寒真诚地看着他:“我不该威胁你。”因为没有用。
      
      没料到她会认错,龙千野罕见地呆愣了下,回过神后,他脸上闪过一抹不自在,掩饰性地道:“一只海鸥而已,算什么威胁。”
      
      尽管嘴里这么说,但他的手却把海鸥拎了过去。
      
      鸥宝眨着黄豆大的小眼睛,不舍地瞅着乔寒,虽然香味闻饱了,但是小可爱的手好软,不想离开,求摸。
      
      听到鸥宝内心OS,龙千野忍不住瞄向乔寒的手。
      
      小小的,嫩嫩的,还有凹下去的肉窝窝,很适合捏在手里把玩,或者被她摸,好像也不错。等等,他在想什么,他为什么想被一个A摸?
      
      龙千野抿唇,从床的另一侧下去,绕了一大圈走到窗边,放掉海鸥。
      
      海鸥在窗外徘徊了一阵,见龙千野堵着窗口不让它进去,失落地拍着翅膀飞走了。
      
      龙千野的避让和拘谨,乔寒看在了眼里,她更加确定,对龙千野不该强硬,该怀柔。
      
      “龙千野。”
      
      大魔王转过头。
      
      乔寒坐在床上,两条细细的小腿垂在床边,小手拍拍身边的位置。
      
      “我们来谈谈好吗?”
      
      她坐的地方,他刚刚躺过,龙千野摸了下鼻子,犹豫了几秒钟才走过去。
      
      “谈什么?”他坐在靠床头的位置,距离乔寒半个手臂远。
      
      乔寒打开手环,向龙千野展示照片。
      
      照片上是一片油菜花田,花田前,女孩穿着一袭淡黄的长裙,笑容腼腆羞涩,她左右各站了两个长相跟她相似的男子,一老一青,笑得十分开心。
      
      “这是我,这是我爸爸,这是我哥哥。我的妈妈去世了,爸爸和哥哥很宠我,他们知道我不喜欢家族任务,从来不逼我接受,还背着家族,送我去上大学,让我学自己喜欢的专业。”
      
      “可是几天前,哥哥出了车祸,要靠设备维持生命,医生说醒来的机会很渺茫,可是我和爸爸都不愿意放弃。家族派人跟我们说,如果我家没人替哥哥履行任务,就要被家族除名。”
      
      “我家的任务在坠星岛监狱当狱长,这个职位,不瞒你说,收入微薄,所以我家并不富裕,若是被家族除名,我和爸爸根本负担不起哥哥的医疗费。所以我说服了爸爸,接下了这个任务。”
      
      乔寒柔柔地向龙千野讲述原主的故事,可能是因为精神力融合在一起的缘故,原主那种被命运推着走的无奈和惶惑,自然而然地从她的话语中流露出来。
      
      就连龙千野都不由自主地被她带入情绪漩涡。
      
      虽然他面上还是桀骜的调调,眼神却透出动容。
      
      “不知道算幸运还是不幸,我乘坐家族飞机过来的时候,出了事故,飞机坠毁的生死关头二次分化为Alpha。”乔寒丝编了个理由,继续道:“千辛万苦地到了这里,我发现狱监们并不欢迎我,他们没有把我当做狱长,也不愿意帮助我,处处为难我。”
      
      “我挺笨的,只能想到一个主意,就是尽快树立权威。”乔寒开始示弱,手指扭在一起,小鹿似的眼睛瞅着龙千野。
      
      “龙千野,你是监狱最厉害的人,如果你能听我一次,狱监们以后肯定不会再刁难我。”
      
      “请你帮我一次吧,龙千野,我会回报你的。”
      
      乔寒双手合十,表情特别诚挚,眸子亮晶晶。
      
      信息素飘在她身侧,甜度控制得恰到好处,既不是具有侵略性的浓烈,也不是没有存在感的浅淡,像百搭的半糖感。
      
      龙千野的喉结滑动了一下。
      
      他知道她的理由站不住脚,他知道她是在博同情,他知道自己应该毫不犹豫地拒绝顺便嘲笑她两句。
      
      这些他都知道,可是话到嘴边却迟迟蹦不出来。
      
      他想到狱医告诉他只有一支营养剂,乔寒让给了他。他不能否认自己喜欢她的信息素,还喜欢她说“乖”。他知道监狱内忧外患,她应该很不容易,他不是同情只是想到了曾经同样被人刁难的自己。
      
      龙千野深吸一口气,缓缓吐气。
      
      “你就不能换个惩罚方式吗?”
      
      见龙千野态度软化,乔寒再接再厉。
      
      第一步,甩锅。
      
      “是副狱长提的惩罚,我之前是Beta,不知道这个惩罚对Alpha来说很严重。那个活儿轻巧不费力,我还以为只是一般的惩罚。”
      
      第二步,吹彩虹屁。
      
      “龙千野,虽然别人说你冷血,但我知道你不是。真正冷血的人,一开始就不会为海鸥打架惹麻烦,只会冷漠地旁观。你让我杀死海鸥,是不想被威胁,是在自我保护。自我保护是本能,谁没有本能呢?我认识你的时间太短,不敢说了解你,但我相信我自己的判断。”
      
      第三步,以退为进。
      
      “其实一直被轻视也没什么,我家在家族中是末支,我没有成为Alpha之前,经常被欺负,被歧视,被为难,在这里可能会更难一些,但是为了爸爸和哥哥,我一定能忍过去。”
      
      乔寒给自己打气,只是,握起的小拳头害怕得微微抖,一点也不像她嘴里说得那么笃定。
      
      龙千野捋了下自己的板寸头,两道剑眉拧在一起。
      
      “那破事要干多久?”他语气烦躁地问。
      
      乔寒弱弱地竖起三根手指头。
      
      “......”龙千野一咬牙,“行!老子帮你一回,你记着,你欠老子一份大人情。”
      
      “当然,我一定会还。”
      
      第二天一早,龙千野顶着一张“谁多说一句话谁死”脸,跟着乔寒进了生产部。
      
      生产部的检查伍啸惊得下巴都快掉了,不,不光他,整个监狱,从上到下,从犯人到狱监,没有一个人不震惊。
      
      大魔王明明跟狱长打得要死要活,一副此仇不共戴天的凶狠样,结果两天不到,他居然乖乖跟着狱长接受惩罚?
      
      而且不是一般的惩罚,是全监狱最让犯人们尤其是Alpha们心塞、流泪、惧怕的压花大法。
      
      按照大家的设想,龙千野哪怕是跳海里当场越狱也不可能接受那种惩罚的!
      
      可是,他来了,他带着双S级顶尖Alpha的骄傲,他顶着帝国前北境大元帅的头衔,走进了那个房间,按下了那个按钮,尽管他的脸很黑,尽管他一身的低气压,尽管他看上去要杀人了,可他仍然坐在了那个机器旁边,压花。
      
      日哦,连最能打的龙千野被乔狱长拿下,他们这些渣渣只有老实听话的份了。
      
      于是,监狱原本混乱的秩序出奇地俨然起来,虽然暗潮汹涌,但至少明面上,没有敢跟乔寒对着干。
      
      而乔寒也真没让龙千野白“帮”她一次,在他没有提出还人情之前,乔寒主动在龙千野的牢房外部,通气窗口的位置,安了一个鸟巢,供他逗海鸥用。
      
      并且,在调查到龙千野和多个Alpha打架的原因是那些Alpha手欠,放风时间拿石块砸海鸥之后,乔寒把那些手欠的Alpha也罚到生产部,给月潮带压了七天花。
      
      经过这件事后,没有犯人再敢手欠,海鸥一度很快乐,甚至专门挑犯人放风的时间,在大家头上飞来飞去。
      
      时间一长,就连穷凶极恶的犯人们,也对这只雪白可爱的小家伙生出了好感,不少人省下自己的饭食,拿来喂它。
      
      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对犯人变老实而感到高兴,有一部分犯人和一部分狱监,都非常不乐意看到如此和谐的画面。
      
      这一天,深夜十二点,在宿舍休息的乔寒被急促的敲门声吵醒。
      
      “狱长,狱长不好了,龙千野越狱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先给大家打个钱,啊不,道个歉。
    本来是九点的更新,但是前一版内容我觉得太尬了,所以更新的前一分钟,我决定修文。
    为了补偿大家,明天双更。
    谢谢“奈落_奈狐灯”的地雷,还有“女汉子的妹纸”和“千仙琉璃扇”的营养液。
    你们看我是手打的感谢,不是系统,我是不是很有诚意,快夸我!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