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我相信你 ...

  •   是桑眠的声音,乔寒飞速套上制服。
      
      “怎么回事?”她拉开门,边走边问。
      
      “耿巡监刚才查房的时候听到奇怪的声音,在龙千野的牢房发现了一个洞。”
      
      “龙千野跑了?”
      
      “还没有,现在还在牢房,被狱监们看起来了。”
      
      乔寒的脚步顿了一下。
      
      作为助理,桑眠热情赤忱,忠心耿耿,就是这张嘴实在太笨,连个话都说不清楚。
      
      乔寒疾步进入牢房,原本已经熄灯的牢室这会儿灯光大亮,铁栅栏后的犯人们有的伸头探脑好奇张望,有的叫嚷蹦跶跟个猴子一样瞎起哄,狱监们神情紧张,一边吼着“安静安静”一边手持电*棍敲在栅栏上咣咣响。
      
      闹闹哄哄跟菜市场一样。
      
      乔寒放出精神力,经过这段时间的刻意训练,她的精神力不再需要信息素做载体,可以单独释放。
      
      寒风过境,炎热牢房从蒸笼变成了冰箱。冷意使人理智,瞎嚷嚷的犯人冻得跟个鹌鹑一样,老实下来。
      
      乔寒踏着满地冰霜,来到龙千野的牢房。
      
      寒霜在这里被阻挡,光阵铺满狭小的单人牢房,龙千野倚着墙,星眸半眯,食指竖起,指尖缭绕着火焰光芒。
      
      看管他的十几个狱监挤挤挨挨缩在走廊上,就连之前闯进牢房,发现大洞的耿巡监此刻也窝在人群中,不敢上前。
      
      看到乔寒,斜眼嘴歪的耿巡监喊道:“乔狱长,龙千野想越狱,你快制住他!我马上给帝都司法部打报告,这次一定要严惩他!”
      
      “我需要听你指挥?”乔寒沉下脸。
      
      她挫了副狱长锐气之后,大多数狱监都有了下属的样子,但也有个别人还没意识到天变了,在她面前跳跳跳跟个跳蚤似的跳。
      
      “让开。”
      
      耿巡监铁青着脸让到一旁,看向乔寒的眼神中满是怨毒。
      
      分化成双S级Alpha有什么了不起的,牢里关着的那个也是双S级,能怎么样,还不是逃都逃不走,要把牢底坐穿。得罪伍副长就是得罪伍家,伍副长一句话,下个月补给晚来几天,到时候看你这个狱长还敢不敢这么傲。
      
      乔寒并不知道耿巡监和伍副长背后搞小动作,她用手环打开牢房,在众人的抽气声中走了进去。
      
      龙千野站直身体,往前走了两步,火焰虽然那消失,但光环仍旧运转,随时会出手的姿态。
      
      然而令他倍感意外的是,乔寒不仅没有攻击他,反而卸下了精神力,身上也没有携带武器,对他丝毫没防备。
      
      “你”
      
      “我要过去看一下,你先让一下路。”
      
      单间窄小,乔寒想查看逃狱的大洞,只能叫龙千野让路。
      
      龙千野最近经常出去放风,呼吸新鲜空气,鼻子特别灵,对气味格外敏感,他闻到乔寒身上有淡淡的奶香味。
      
      可是,她没有放信息素,他怎么闻到的?
      
      乔寒见龙千野眉头紧皱,站那不动,她想了下,利用自己的身形优势,侧身贴着他挤过去。
      
      现在是夏天,狱长制服和囚犯狱服都是短袖。龙千野个子高,狱服短了,露出一截腰。乔寒个子矮,贴着人过去的时候,胳膊先后擦过了龙千野的腰际和手臂。
      
      肌肤相贴的触感让龙千野头皮发麻,光阵跟炸了毛一样,边缘泛起细碎的红雾。他猛然侧过身,后背紧贴墙,仿佛下一秒就要钻进墙里去。
      
      乔寒没有注意到龙千野奇怪的反应,她的注意力在墙洞上。洞的位置是水池后面,就在下水管道旁边一点。下水管老旧,四周锈迹斑斑黑成一片,洞口不仔细看的话,根本看不出来。
      
      蹲下身,乔寒伸手比划了下洞口的大小,然后抬头,看看贴墙站的龙千野。
      
      要想钻过这个洞,龙千野怕是得碎成八块。
      
      这个洞,要么根本不是龙千野挖的,要么是他没来得及挖完被发现了。乔寒更倾向于前一种猜测,因为她觉得龙千野不像是会费尽心思挖洞逃走的人。
      
      他想越狱,应该会直接干掉守卫,挟持狱监,威胁她这个狱长。
      
      那这个洞是怎么来的?
      
      没容乔寒想明白,姗姗来迟的伍副长出了声。
      
      “乔狱长,你看这事怎么处理?”他本来想多说几句,逼乔寒表态,但是龙千野就站在一旁,他不敢。
      
      乔寒站起来,转身看向牢房外的伍亦。
      
      他神色莫辨,耿巡监站在他身后,其他狱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多数人的脚下往他靠。
      
      之前一直跟狱监们正面硬刚,一句话都不屑说的龙千野看着乔寒,突然开口道:“我不是耗子,没有挖洞的爱好。”
      
      伍亦没料到一向动手不动嘴,动嘴必骂人的龙千野,竟然压着脾气出声辩解,一下子愣住了。
      
      他身后的耿巡监不屑地道:“你当然不会承认啊——”
      
      话音没落地,人被光阵打中,耿巡监浑身成了黑炭,急促地啊声后倒地昏迷。
      
      伍亦脸色黑得像锅底,耿青是他到监狱后,一手从门卫提拔到巡监的位置,是他的嫡系手下,龙千野烧耿青,等于烧了他伍亦的脸面。
      
      “龙千野企图越狱,打伤狱监,根据帝国刑法,监狱有权将他就地格杀杀,所有人”伍亦抬起手,神情狠辣。
      
      他不在乎狱监们打不打得过龙千野,哪怕要用人海战和车轮战,哪怕用狱监们的命去堆,他今天也要把龙千野搞死。
      
      然而,乔寒的声音先一步响起。
      
      “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准使用武器,”
      
      “狱长你居然帮着龙千野?”伍亦一脸痛心疾首,指责乔寒:“你太没有责任感,太让人失望了。”
      
      “你废话真多,有事冲着我来。”
      
      光阵的罡风袭上伍亦,伍亦拼命运转精神力抵抗,可是须臾间,烈烈的火焰把他的头发和眉毛烧掉,身上的衣服也被烧成了灰烬。
      
      众狱监想帮他,刚靠近就被罡风尾巴扫到,体力和精神力强一点的狱监连连后退,差一点的跟耿巡监一样倒地不起。
      
      乔寒伸出手指,戳一下龙千野的手臂。
      
      光阵抖三抖,罡风的力道瞬间弱了一倍,伍亦趁机喘过一口气,捂着胸口咳嗽,手掌心全是血。
      
      龙千野的眼睛仍旧盯着牢房外,并没有看乔寒,粗声粗气地问:“干嘛?”
      
      “让我把话说完。”
      
      乔寒想了想,压低声音,用精神力传音给龙千野。
      
      “乖。”
      
      像奶油蛋糕一样甜美的声音直接钻进心里,龙千野的光阵又抖了,罡风直接消弭于无形。
      
      乔寒抬起脚,出了龙千野的牢房。她走到隔壁,问门边立正站好的犯人:“你叫什么名字?”
      
      瘦小的犯人低着头,额头上的冷汗在明亮的灯光下发着亮光。
      
      “我叫朴辉。”
      
      乔寒想了一下,监狱所有犯人的档案她全看完了,每个人的罪名、罪行,她都知道。
      
      这个朴辉是个男beta,入狱前是帝国南边小村里的一名普通农民,因为跟邻居发生争吵,失手杀了人,被判了无期关进来。
      
      “朴辉,你为什么要陷害龙千野?”乔寒问。
      
      朴辉抬头,仓皇的目光对上了面无表情的乔寒,寒风如刀刮在他脸上,刮得他心一慌,人一软,“啪嗒”跌倒在地。
      
      咳血的伍亦和没昏的狱监们齐齐朝乔寒看过来,牢房里的龙千野动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出来。
      
      “陷害?狱长你怎么知道是陷害?你有证据吗?”伍亦咳着血,身残志坚地询问乔寒。
      
      乔寒叫来一个受伤轻能动弹的狱监,让他查看朴辉牢房的水池后面。
      
      “狱长,这里有个被藏起来的大洞,洞那头通向龙千野的牢房,还有几把汤勺。”
      
      狱监拿出来的汤勺上满是泥土,明显是挖洞的作案工具。而朴辉这边的墙洞,比隔壁龙千野的要大得多。
      
      也就是说,朴辉故意挖动钻到隔壁,在龙千野牢房墙上凿开一个洞,陷害他。
      
      真相大白,龙千野是无辜的。
      
      “嘘——”各个单间牢房传来嘘声,犯人们虽然看不到发生的事,但是刚才狱监们带着武器气势汹汹要抓人的动静,他们可是一清二楚。
      
      而且乔寒来了之后,牢房里就静了下来,犯人们从对话中听出了事情经过,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嘲讽狱监的机会。
      
      伍亦的脸一阵红一阵白,胸口更痛了,痛得他片刻不想多待。其他狱监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们没有一个人产生任何质疑,理所当然地认为龙千野要越狱,没想到竟然是被人当了枪使唤。
      
      丢人,贼尼玛丢人,还不如昏死过去的这些兄弟呢,起码不用像这样被公开处刑。
      
      乔寒放出精神力,制止犯人乱嘘,她板着脸询问朴辉为什么栽赃龙千野。
      
      “我、我也不想的,狱长、狱长你别跟上头报告这事,我再加刑就是死刑了,我不想死啊狱长。”朴辉哆哆嗦嗦,涕泪交加求乔寒。
      
      伍亦强忍着羞愤欲死的心,小声对乔寒道:“狱长,这里是牢房,隔墙有耳,不是说话的地方,不如把人弄到审讯室去问。”
      
      审讯室在狱监办公楼,医务室的旁边。刑讯中若是出了岔子,马上就能叫狱医过来抢救。
      
      乔寒觉得伍亦的话道理,便让狱监带朴辉去审讯室。
      
      那个带人的狱监路过伍亦身边,伍亦借着咳嗽的掩饰,微不可查地朝他颔首示意,那狱监轻轻点了下头。
      
      地上有好几个昏迷不醒的狱监,当然不能任他们躺着不管,乔寒找人来,把他们送去医务室。
      
      透过关上的栅栏,龙千野看到乔寒吩咐下属办事,有条不紊,井然有序,就像她刚才有理有据地找出了诬陷他的人。
      
      乔寒要离开的时候,龙千野忽然叫住她。
      
      “你怎么知道有人陷害我?难道你不怀疑我想越狱吗?”
      
      乔寒觉得这个问题问得怪傻的,但是看在龙千野今天很给面子的份上,她还是答了。
      
      “不怀疑,我相信你。”
      
      盯着乔寒远去的背影,龙千野捋了下自己的板寸头,一抹笑意飞快从眼中闪过。
      
      嗯,她挺有眼光。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