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交给你个任务 ...

  •   乔寒认真吃完饭,把餐盘给桑眠。
      
      “下次耿巡监有事来问我,不必你传话。”
      
      “啊?我、我不是传话,狱长,我不是帮耿巡监传话的意思。”桑眠急急解释,偏偏他嘴笨,解释不清。
      
      “我知道。”乔寒没有生气,冷静地陈述事实,“是你的行为在给他传话。不明白也不要紧,照我说的做就行。”
      
      这个B孩子看起来就不太聪明的样子,当然会被利用。
      
      乔寒知道,那个姓耿的巡监是想打探她和龙千野的事,但又惧怕她的实力,不敢来询问,于是就绕个弯儿问桑眠。
      
      不就是知道桑眠会拿同样的问题问她么。
      
      打探得到最好,打探不到,问话人是桑眠,她有气也是对桑眠,怪不到他耿巡监的头上。
      
      这手段玩得一点不光明不磊落,但让乔寒真正介意的不是拙劣的手段,而是耿巡监作为监狱的一员,他和桑眠应该是同一边的,放在战场上那就是战*友。
      
      一个人把枪口对着同袍,这就很恶心。
      
      桑眠虽然笨,但听到“是你的行为在传话”,他还是隐隐约约明白自己被耿巡监当枪使了。
      
      呜呜呜,乔狱长好好,不但一下子看出来,还大度地表示不要紧,桑眠感动得快哭了,以后他只听狱长的。
      
      经过两天的观察,乔寒已经确信,龙千野有异能,能和动物进行沟通。
      
      “通知生产部,龙千野明天早上过去,惩罚期三天。”
      
      桑眠领命而去,心里却忍不住打鼓:大魔王真得会接受那种惩罚吗?
      
      片刻后,做完检查的龙千野回到了病房。
      
      看到病床边的代餐液,他用两根手指拎起来,和前两天一样,“咻”地扔掉了。
      
      讲真的,他对吃从来不挑,小时候饿极了还翻过垃圾桶。但即便是垃圾桶里食物,都比这什么代餐液好吃。
      
      监狱里像他这么想的犯人可不止一个,一帮子犯人分成北境势力、南境势力和散派势力三大派,平日斗得死去活来,恨不得分分钟搞死其他两派的人。然而代餐液的事件一出,三派势力的愤怒和憎恨出奇一致。
      
      若是狱监们再继续搞代餐液,迟早有一天会引发暴*动。到时候是犯人死还是狱监亡,可不好说。
      
      但是,这和他有什么关系?反正不管是犯人还是狱监,谁都不敢惹他。龙千野闲适地走到窗边,背对乔寒逗弄海鸥。
      
      打去吧,这么个封闭的破岛监狱都逃不脱人性的贪婪与算计,活该灭光光。
      
      乔寒并不关心龙千野吃不吃晚饭,他要丢代餐液就丢,反正补给不是她出的,她不心疼。
      
      她的目光,落在刚走出检查室的狱医麦英泽身上。
      
      “麦医生。”乔寒打招呼。
      
      麦英泽微笑点头,即便近距离接触龙千野,他也没有像其他人那样露出害怕的神情。
      
      的确,麦英泽不是很怕龙千野,因为当初龙千野刚进监狱,就是他做的体检。
      
      当时做完检查之后,麦英泽非常同情这位前元帅。
      
      刀伤、枪*伤、烧伤、烫伤、骨折的旧伤、逼*供的虐伤......光用眼睛能看出来的,龙千野身上就不下二十处伤,看不出来的呢?麦英泽不敢想象。
      
      乔寒正是看出麦英泽不怕龙千野,才提出了再做一次检查的要求。
      
      她需要龙千野健健康康,还需要他乖乖听话。
      
      麦英泽将手上两份资料一起交给乔寒。
      
      这两份报告,一份是乔寒的体质和精神力检查报告,一份是龙千野的体检报告。
      
      乔寒作为狱长,自然有资格查看龙千野的体检报告。
      
      从窗户玻璃的反光中,龙千野看到了麦英泽的举动。他不傻,知道所谓休养身体是借口,乔寒另有目的。
      
      然而他也想知道乔寒的底牌,想知道她在打什么主意,所以选择留下来。
      
      乔寒把自己的报告放到一边,先拿起了龙千野的。
      
      报告显示,除了精神力损耗过度引起信息素暂时性紊乱以外,龙千野其余的指标都正常。
      
      放下报告,乔寒对站在窗口、百无聊赖的龙千野说:“明天你要去生产部,给Omega用的月潮带压花,为期三天,这是对你打架斗殴的惩罚。”
      
      龙千野猛然转过身,一脸“你特么疯了吧”。
      
      麦英泽也不可置信地看着乔寒。
      
      ???他刚刚听到了什么?乔狱长让龙千野去给月潮带压花?是那种Omega潮热期垫在身下吸水的月潮带?龙千野是一个双S级的顶尖Alpha,就算打死他,他也不会接受这种惩罚。
      
      顶尖A男龙千野两步并作一步来到乔寒面前,脸上写满愤怒,一身马上要烧起来的暴躁。
      
      “你.有.种.再.说.一.遍.”
      
      乔寒面不改色地重复了一遍:“明天你要去生产部,给Omega用的月潮带压花,为期三天,这是对你打架斗殴的惩罚。”
      
      话音刚落,她发现自己变高了。
      
      准确地说,龙千野拽着她的制服衣襟把她拎了起来。
      
      身高真是硬伤,乔寒想。
      
      “谁给你的勇气对我提那种惩罚?”光阵出现在龙千野的身后,短短两天,他的光阵竟比之前更加耀眼。
      
      这次受伤让他犹如凤凰涅槃,突破了多年的精神力瓶颈,实力更上一层楼,所以他对上乔寒一点也不虚。
      
      麦英泽见情形不对,赶紧出声阻止龙千野。
      
      “这里是监狱,龙帅你不能对狱长这样,你放手,不然我叫守卫来了。”
      
      “滚!”
      
      赤红光阵迸出一个拳头大的火球砸向麦英泽,麦英泽惊慌后退,撞倒了装满金属器械的托盘。
      
      “噼里啪啦”的声音中,一道冰盾出现麦英泽身前,替他挡下火球。
      
      见乔寒护着麦英泽,龙千野更加不爽,他死命瞪大眼睛,凶巴巴瞅着乔寒。
      
      光阵大炽,却迟迟没有发动攻击。
      
      该死的,他竟然下不了手。都怪她,长了一张天真呆萌的脸。
      
      龙千野心里纠结,乔寒可不。
      
      她放出大量精神力,冰霜沿着龙千野的手掌向上攀升。
      
      龙千野的光阵转了两圈,手臂腾起火焰,燃了一寸高。
      
      然而这一寸高的火焰,却在乔寒微微皱眉的时候,倏忽收了回去。
      
      龙千野到底是没舍得下手,甚至松手的时候怕乔寒站不稳,没敢用摔的、扔的,顶着一张暴躁脸,轻柔地把人放下。
      
      “我告诉你,”他粗声粗气地吼:“我不是怕你,我是给你个机会,收回荒唐可笑的命令。”
      
      乔寒想了一下。
      
      “你殴打犯人,监狱规定打人要受罚,关小黑屋对你没用,但是月潮带压花这个惩罚对你有用,这个命令逻辑自洽,不荒唐也不可笑。”
      
      说完,她不去看龙千野气得通红的脸,而是走到窗边,打开窗户。
      
      海鸥受了惊,展翅飞了起来。
      
      乔寒放出信息素,不带精神力的那种。奶甜中的信息素飘出窗外,顺利吸引了海鸥。
      
      屋里,龙千野闻到甜甜的香气,忍不住深吸一口。
      
      太好闻了,他又吸了一口,又是一口,接连吸了三口,他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很变*态。
      
      哪有一个Alpha喜欢闻另一个Alpha的信息素的,Omega才会这么干,他又不是O。
      
      靠着强大的自制力,龙千野硬是忍下了心里的渴望,双手抱臂,嘲讽道:“怎么,炫耀你的信息素扩得远?”
      
      乔寒没理他,朝海鸥抬起手。
      
      吸得很上头的海鸥收起了白色的翅膀,落到乔寒的手背上,小小的脑袋歪着,米粒大的眼睛里有很多的问号。
      
      咦,本鸥明明闻到了奶油的香气,怎么凑近了是个蓝星人。
      
      龙千野表面酷拽,实际上心里在尖叫:啊啊啊这个死鸟老子不在乎老子绝对不在乎蠢鸟笨死了你快点给老子爬。
      
      馋嘴的海鸥领悟到龙千野的意思,欲振翅。乔寒捏着它的翅膀,加大信息素的释放,安抚地哄道:“乖。”
      
      不知道为什么,龙千野更想让海鸥滚了。
      
      可是海鸥很快乐,此时此刻它一点也不想飞走。
      
      它们海鸥是群居的动物,可坠星岛只有它一只。其实以前它有很多同伴,但是夏天快来的时候,它们搬家了。粗心的鸥爸鸥妈忘了告诉它,当小海鸥午睡睁开眼,整个族群都走了,就剩它一个孤零零。
      
      小海鸥惨啊,爹妈爷叔记性差哪,海里有只大海怪啊,鸥宝天天吃不饱呀。岛上的蓝星人也不友好,老想拿石头把它打下去,鸥宝不想被吃掉,想要做一只自由的鸥。
      
      还好蓝星人里有一个听得懂鸥宝的话,偶尔还会给鸥宝些吃的,他是鸥宝的好朋友。
      
      可是对不起了好朋友,鸥宝太喜欢这个香甜的味道,你别再叫鸥宝滚了,鸥宝听不到,鸥宝聋了。
      
      小海鸥把脑袋藏在翅膀下面,假装听不见龙千野的传音,狂吸甜味。
      
      龙千野闭了下眼睛,再睁开后,身周总是缭绕着的昂然怒意浅淡了不少,那股欠收拾的劲儿收敛了许多。
      
      “明人不说暗话,你到底想做什么?”他沉声问乔寒。
      
      乔寒的声音软糯糯:“要你接受惩罚。”
      
      “换一个。”
      
      “不。”
      
      龙千野沉下脸,躺到病床上,翘着腿一副混不吝的姿态,再不看海鸥。
      
      “你杀掉它好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儿童节限定特饮,乔寒殿下全糖去冰。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