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你好像我妈 ...

  •   乔寒躺在病床上,闭起眼睛,心无旁骛地数着自己的呼吸。
      
      她平均每分钟完成18次呼吸循环,换算到一天就是25920次。在太阳系,恒星恰好需要25920年走完黄道带。对英仙人来说,时间和频率是非常重要的因素,它是沟通内在小宇宙和整个大宇宙的桥梁。
      
      随着胸膛起伏,乔寒一点一点吸收着宇宙辐射的能量,慢慢修复精神力,有部分能量则在引导下形成无形的防护罩。
      
      尽管看上去她只是在睡觉,很容易被攻击,但其实并非如此。
      
      所以刚才麦英泽问乔寒,要不要安排守卫,乔寒说不需要。
      
      龙千野要是敢半夜偷袭,她会让他知道外星人不是好惹的。
      
      不过实际上,另一张床的龙千野已经没有精神搞事了。
      
      光环阵列不仅是他的武器,还是他精神力的本体,光阵炸了,他的精神力也炸了,意识陷入了混沌,陷入了深埋的回忆。
      
      “老婆老婆你快来看,你看这个检查结果,我们阿野体质和精神力双S,他是天才,天才你懂吗?八个月会走路和说话一点也不奇怪,别听其他人瞎说,什么怪物,我们阿野是整个北境最聪明的娃儿。”
      
      “阿野,虽然咱们没有家族庇护,不过爸爸会努力当上北奇城的大骑士,建立咱自己的家族。到时候,阿野说想当大骑士,那些家族的子弟就不敢笑话你。”
      
      “老婆你快带着阿野走,有人打开了地窟,黑魔大军已经到城门口了,我要炸掉城门拦住它们,快走!”
      
      漫天火光,山间小道,穿着围裙的女人抱着一个小男孩拼命跑,她身后,一缕散发着不详的黑色魔气穷追不舍。
      
      女人上气不接下气,气力逐渐耗尽。魔气越来越近,雾化的黑魔发出桀桀怪笑。
      
      小男孩漂亮的黑色眼睛里蓄满泪水,愤恨地瞪着黑魔。
      
      突然,女人绊了一下,身体失去平衡,摔倒的刹那,她硬是扭了身背部着地,护住小男孩。
      
      但这个姿势导致她肋骨被压,痛得没法动弹。
      
      小男孩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嘴里喊着“妈妈妈妈”想把女人扶起来。
      
      黑魔追上了母子二人,魔气勒住小男孩的脖颈,要把他从女人身边拖走。
      
      “不!不要吃我的孩子!阿野别怕,妈妈保护你!”
      
      女人用指甲划开自己的手背,鲜血的味道吸引了魔气,它放开小男孩,扑到血口子上,贪婪吸吮血肉。
      
      “放开我妈妈!”愤怒的小男孩无师自通凝出精神力,疯狂劈砍黑魔。
      
      一开始黑魔不以为意,等它发现不对已经迟了,它仓皇反击,却被小男孩劈成一滩黑水,残余的魔气不甘地击中小男孩,在他后颈留下青色五芒星的疤痕。
      
      “妈妈,妈妈。”
      
      女人知道自己活不下去了,回光返照中,她抬手擦去小男孩的眼泪。
      
      “阿野是男子汉,不能哭。妈妈保护不了阿野了,以后阿野要努力,可以欺负别人,不能让别人欺负。”
      
      “乖呀。”女人的声音轻得像晨间的白雾,袅袅散去。
      
      小男孩抱着妈妈的尸体,咬唇死死憋着眼泪。
      
      夜风里,他闻到妈妈的围裙上残余的奶油甜香气,今天是他两岁的生日,妈妈给他做了个蛋糕。
      
      阿野没有妈妈了,也没有爸爸,阿野只有他自己。
      
      从那天以后,龙千野再也没有乖过。因为没有人会保护他,没有人会哄他,他们吼他骂他打他,他们管他的反抗叫疯狂,他们说他骨子里就暴戾,天生不是好东西。
      
      没有人知道,不吃蛋糕也不吃甜食的龙千野,喜欢闻奶油的甜香气。
      
      可他再也没有闻到过。
      
      残酷的训练和无尽的杀戮里,他闻到的只有弹药味和血腥气。
      
      直到今天。
      
      他再一次闻到了甜甜的奶香气,有一道软软的声音对他说:“乖。”
      
      妈妈,是你吗?阿野好想你。
      
      吸收能量的乔寒忽然睁开眼睛,她转头看着布帘,那一边是龙千野。
      
      这个频率的心跳声,太慢了。
      
      乔寒坐起来,拉开帘子。
      
      一瓶营养剂已经打完了,可龙千野的脸上没有一点血色,胸口的起伏几近于无,肌肉无力地松弛,紧皱的眉头松开了,桀骜褪去,显得脆弱又颓丧。
      
      乔寒有些不解,他怎么突然没了求生意志。
      
      蓝星人真是麻烦。
      
      乔寒跳下床,走到龙千野病床前,精神力探入他的脑海。
      
      浩瀚精纯的精神力,将错乱的意识导入正轨。
      
      龙千野脱离混乱的回忆,脸色逐渐好转起来。
      
      收回精神力,乔寒花了一秒钟,体会一下鄙夷的情绪,并且白了龙千野一眼。
      
      “乖,”白嫩的小手拍拍某人的脸,软软的嗓音没什么诚意:“好好活着。”
      
      起码等判决下来再死。
      
      然而昏昏沉沉的某人却受到了某种感召,生命体征变得强劲起来。
      
      乔寒回到床上躺下来,继续她的呼吸。
      
      一夜无话。
      
      月落日升,病床上的龙千野长睫微闪,缓缓睁开眼睛。他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不太记得梦的内容,但梦里有种暌违已久的安心感。
      
      充血过度的眼睛酸胀难受,他花了一点时间,才看清这里不是牢房,是医务室。
      
      龙千野只在入狱第一天来过医务室,接受体检,其他时候,他负责把人送进这里。
      
      身体状况似乎比预想得好,龙千野注意到他床边有个输液架,架子上有一瓶精神力营养剂吊瓶。
      
      他抬起手,手背上果然有针孔。
      
      在监狱,精神力营养剂是很难得的药剂,狱医居然舍得给他用?为什么?是那个小萝莉狱长的主意吗?为什么?想治好他折磨一遍出气?
      
      龙千野想起昏迷前闻到的甜甜香气,还有那句软软的、像撒娇也像劝哄的“乖”,心里没来由得一酸。
      
      切,他才不稀罕呢。
      
      想让他服软,她做梦!下一次他就是死,也要拖着她一起!
      
      后颈没来由得一痛,龙千野皱眉,以为自己伤到脖子了,揉捏着脖颈,缓缓转动头颈。
      
      转着转着,他的目光落在了隔断布帘上。
      
      布帘没有拉严实,隐约能看见隔壁病床上的人。
      
      是那个小萝莉狱长,她好像姓乔,名字叫什么不知道。
      
      龙千野屏住呼吸下了床,穿过布帘,来到乔寒床边。
      
      她睡得安稳宁静,毫无防备,很容易杀死。龙千野舔了下唇,有点手痒。
      
      鬼使神差的,他看了眼她床边的输液架。
      
      上面空空的,没有营养剂瓶。
      
      伸到一半的手忽然顿住,过了片刻,那只修长又有力量的手慢慢抬起来,然后,摸了下它主人的鼻子。
      
      龙千野的神情有些不自在,嘀咕了一句“老子这次放过你”,回到了自己的病床上。
      
      这一起一躺,窗外天光大亮,一只海鸥飞到窗沿上,啄了下玻璃。
      
      龙千野瞄了眼白色的海鸥,摆了下手,示意自己没事。
      
      海鸥高兴地绕着窗飞了几趟,见唯一能听懂它说话的蓝星人朋友没什么聊天的兴致,小脑瓜歪了下,闷闷飞走了。
      
      病床上的乔寒嘴角微勾。
      
      她就知道,龙千野跟这只海鸥有某种联系,昨天她就注意到了,整个坠星岛只有这一只海鸥,而龙千野打人的时候,这只海鸥也在。
      
      不知道他跟这只海鸥联系的纽带是什么,难道说除了精神力化形外,他还有别的异能?
      
      怀揣着疑惑,接下来的两天里,乔寒拒绝了伍亦让龙千野回牢房的提议,以休养为理由,让龙千野住在医务室。
      
      当然,她也用同样的借口留在医务室,不露声色地继续观察。
      
      一个话不多,一个嘴不欠,两天下来,乔寒和龙千野竟然相处得挺和谐。
      
      原本期盼两人再打起来的伍亦等啊等,等得眼睛都酸了,也没看到两人动手。
      
      夕阳西沉,橘红色的光线透过玻璃窗,照在医务室的地板上。方格地板刚拖干净,未干的水润反射出橙红色亮光,像一块块山楂糕铺在地上。窗外的海鸥似乎认错了,孜孜不倦地在窗沿上逛来逛去,时不时探头看看屋里。
      
      桑眠推开门走进来,他来给乔寒送晚饭。进门后,他下意识先看向龙千野的病床。
      
      呼,太好了,大魔王不在。
      
      自从上次龙千野活活把半个牢房的人热晕过去,大家就不再叫他疯子,改叫他火焰大魔王,简称大魔王。
      
      而乔寒,大家管她叫狱长。
      
      桑眠迈着轻快的步子,把饭菜摆上。
      
      看到他欢快的模样,乔寒没把龙千野在里间检查室,随时可能出来的事说出来。
      
      饭菜摆好后,桑眠拿出一管绿色的代餐液放在龙千野病床旁。
      
      这种代餐液成分类似蔬菜糊糊,但要稀得多,易储存、易运输、成本低廉,海怪肆虐后,它取代正常的食物成为犯人的“晚饭”。
      
      乔寒瞥了眼代餐液,三无产品,连个配料表都没有,生产商是伍家投资的一个小厂。
      
      “狱长,那个、那个耿巡监问我,龙千野的那个受罚您打算什么时候安排,让我提前跟他说一声,他好跟生产部交接。”
      
      

  • 作者有话要说:  存稿箱:今天是儿童节,小pong友就该有小pong友的亚子,乖乖把头缩回去,我有多少章存稿,雨女无瓜。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