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一语出,满堂哗然。

      谁也没料到当年那场八卦竟然还牵扯到了人命。

      魏母和魏舅两人大惊失色,不顾场合的打断裴凉:“你胡说!”

      “顺天府衙门里还有存档,是真是假一查便知。”裴凉道:“天香楼大厅又不是升堂口,二位不必抢着辩解。。

      又笑了笑:“只说出了人命,还未说具体如何,二位就这般急躁,可是想起了当初经营分店的一些事?”

      魏母面相老实,但真的是个心眼活络,口齿伶俐的。

      她忙道:“裴小厨好会信口雌黄,谁人不知分店当初就是我家那人经营,他一走便倒闭了。你说死了人,这是谁的责任?”

      说着又哭道:“可怜我家那人,死了还要被小辈泼脏水。”

      魏映舒对裴凉已经忍无可忍:“够了,裴姑娘,你不想交出天香楼,咱们再比便是。无论多少次,我都会证明我爹才是有资格继承天下第一楼的人。”

      “我爹为裴家做牛做马这么多年,到头来惨遭驱逐掠夺,一无所有,不到四十便早早没了,裴姑娘但凡还有点良心,就不要辱我亡父,有什么冲着我来。”

      这番勇敢执拗的态度让高乐章神情更加柔软,看向裴凉的眼神也如刀一般锋利。

      裴家的天下第一楼再是出名,说到底只是开酒楼的,如今开始没落,靠一个年轻女子苦苦支撑,从设局针对到逼对方比拼厨艺,说白了只是全了心上人想堂堂正正赢回一切的心愿。

      实际要对付这样一家人,对他们这些权贵来说,不比按死一只蚂蚁难。

      但因裴凉的数次颠倒黑白,屡屡戳中心上人的痛苦和逆鳞,高乐章几人看裴凉则带上狠意了。

      裴凉却像没看见一般,根本不理会魏映舒的话,反倒是对魏母道:“果真不愧是拿捏得魏厨死死的,犯下滔天大祸害自己结局凄凉也不离不弃的人,怕是比您的女儿更知道怎么使唤周围这群公子。”

      这话没掺假,在裴凉看来,魏映舒虽然人见人爱,但论利用别人的爱慕好感谋好处,十个她也比不上她那看着老实巴交的娘。

      这妇人在原著中可没少间接支使那些爱慕者谋方便图好处或者解决麻烦,偏手段还非常高明,即利用了人家,又半点不让女儿欠人情,从不做任何承诺。少年的一腔爱慕和冲动,这婆娘最是知道怎么引导暗示,连话柄都不留。

      魏映舒闻言激愤得脸颊通红:“你无耻,你一个未出阁女子,居然满脑子都是男盗女娼。我与几位公子只是君子之交,他们只是知晓我遭遇后义愤填膺,来这里做个见证罢了,休得辱我名节。”

      几个年轻公子自然又是点头澄清又是对裴凉厌恶至极。

      裴凉却笑道:“我没有羞辱魏姑娘的意思,不过魏大娘能如此有恃无恐,不就是笃定高公子会替你们剔除节外枝?”

      又看向高乐章道:“高公子不必对着侍从耳语了,即便你现在让人去调走档案也晚了。”

      高乐章顿时脸色难看,他作为尚书之子虽身份显赫却毕竟无官无职,滥用私权的打算被点破,要是被人抓到把柄,势必给父亲的对手添一笔说头。

      裴凉来到魏母面前:“即便档案被调走,当初的事主毕竟还有家人在。朱老板与杜老板两位从中牵线说和的中人也知晓来龙去脉,您还打算一一封口不成?”

      提到两位偏袒裴凉的评委,众人便是还不知来龙去脉,也明白这所谓的收买评委怕也是另有蹊跷了。

      收买评委倒也有,只不过那二位本就是出名的富商,裴富贵送的那点礼还真不是关键。主要还是当初的事二人很清楚,便是知道裴小厨技艺不如人,也不忍裴老爷子毕生心血落入魏家手里。

      只是被揭穿后身败名裂,声势道理都在魏映舒那里,百口莫辩,最后不仅裴家三人下场凄凉,两位评委也是被牵连不小。

      “裴小厨别卖关子了,到底怎么回事你说啊。”有人催促道。

      裴凉不急不缓也是在等证据,此时见差不多便朗声道:“魏厨的功劳我绝不否认,甚至祖父也从未有过更换传人之心。”

      “当初祖父半隐退,魏厨接掌天香楼,这魏氏便以女主人自居,与她弟弟刘财挤走了天香楼原本的采购,独揽这一肥差。”

      “在场诸位有替天香楼供货几十年的,我天香楼对食材调料的要求一向挑剔,固定合作皆是质高诚信的店铺,不曾间断。如今虽然过去十年,但当年有段时间天香楼无故替换供应商的事,应该还是有印象的。”

      “有有有。”有人连忙道:“突然就换了,也不给个说法,天香楼的供应我们哪次不是选最好的,给次了裴大厨可是直接把东西拎上门扔咱怀里的。”

      “本以为魏厨有了更瞩意的供货,没想到一段时间后,裴大厨亲自拿着礼登门道歉,不怕笑话当时我还幸灾乐祸来着,这般品质的供货是能随便换的?因着多年的老交情,咱们的货都是紧着最好的给天香楼,别的地方能有这么实诚?”

      “照裴小厨的说法,原来是当初魏娘子揽了差想从中赚一笔。”

      毕竟采购的价目往日里都是有定数的,账目不对一眼就能看出来,但如果用上品的价换次一等的货,就有利可图了,天香楼的需求多大?不消一个月就能捞很大一笔。

      “我就说那段时间天香楼的品质怎么变差了,原来如此。”

      “你们莫要血口喷人。”魏母急忙道:“那么多年的事了,虽然我们换了供应惹老爷子不悦,但也是为了节省成本,至于品质是万万不敢大意,我和我弟弟起早贪黑的四处比价,力求物美价廉,食材换次品的事我不认。”

      “哟~~,当我随口胡诌呢?”那人不乐意:“不怕告诉你,当时正巧家中老母六十大寿,我包下二楼宴请亲朋。其中有几个还是从江南赶来的故交,都是因食结交的老饕,来之前我将天香楼吹得是天花乱坠,尝过之后几人却都说不过如此,让我颜面大失。”

      “人家都说了,刀工烹法火候都没问题,就是选料有些马虎。为这事我被取笑了好多年,能记不清楚吗?”

      魏母和魏舅舅哑口无言。

      裴凉点头道:“没错,当初正是魏氏无耻敛财,害得天香楼声誉受损。有那与祖父私交甚笃的,委婉提了提那阵用料品质不佳的问题,祖父当即清查了库存,揪出他二人。”

      “祖父震怒,直接勒令魏厨休妻,那时便断言如不当机立断,他日必会受这愚蠢贪婪之辈牵连。”

      “魏厨为人敦厚老实,又心软耳软,被魏氏拿捏的死死的,一番痛哭悔悟,又是拿着当时还小的魏姑娘抵挡,魏厨便忤逆了恩师的意思,只发誓今后一定严加管教,不会让二人沾手生意。”

      “祖父自然不能强逼,只对魏厨大失所望,因此收回天香楼,将新开的分店交给魏厨经营,一来将功补过,二来也有考验之意。”

      “谁想这二人奸猾至极,即不能直接插手捞好处,便收买分店掌柜一起贪。只不过这次学聪明了,倒确实如她方才所说,不敢对固定供应动手,只敢打零散或是应季材料的主意。”

      裴凉停顿了一下,叹息一声:“那会儿正是吃菌菇的季节,这二人弃往年菌农的货不要,也不知从哪个门路采购了一批品相尚可的菌子。”

      “只是诸位都知道,菌子种类繁多,难以辨认,稍不注意便会将有毒的菌子误认成可食的。要采购品类稀有的菌子,一定得找经验丰富且来历正规的菌农,否则后果可能不堪设想。”

      裴凉眼神定定的落在魏母和刘财身上:“你们采购的菌子正好就混入了一枚毒菌,当时切墩的帮厨也未辨认出来,炒进菜里端上了饭桌。”

      “那客人吃完回家便口吐白沫,救治无效身亡。人家家人立马报官,所幸当时府尹也是天香楼常客,并未大张旗鼓上门拿人,而是先通知了祖父。”

      “祖父知道后,通过与苦主家有些许交情的杜、朱二位老爷牵头,一把年纪给人家下跪,又奉上巨资赔偿,才说动人家私了,保住你魏厨和你二人的性命。”

      “只是事已至此,魏厨仍顾虑魏姑娘生母被休,怕是今后艰难,所以还是不曾舍弃你二人。当初魏家就住我裴家隔壁,想必魏姑娘还记得那段时间魏氏和刘财挨过的几顿打。”

      魏映舒与裴凉同龄,当时都六岁,已经开始记事,与经常被祖父带在身边,听到过事情全貌的裴小厨不同,她那个时候千娇百宠,大人的事不会摆在她一个小孩子面前。

      但被赶出京城之前,确实一向好脾气对母亲言听计从的父亲,很是动手打了她母亲几次,事后母亲抱着她哭,告诉她的是老爷子从中作梗,硬是逼父亲休妻,搅得人家宅不宁。

      魏启贵不会在女儿面前说生母的不堪,但魏母就不同了,从小到大,魏映舒在魏母加工后的‘真相’的灌输下,对裴家从上到下的凉薄丑恶深信不疑。

      可万万没想到今天却听到了事件的另一个说法。

      “我不信,我母亲一生本分老实,绝不会干你说过的事——”

      “魏姑娘。”裴凉打断她:“当初祖父对魏厨失望至极,却也尽力掩盖他的过失,甚至连我父亲,因知道他与魏厨不睦,又因传人之事记恨多年,怕他为泄私愤到处宣扬,让魏厨彻底声名扫地,所以这丑事连亲儿子都没有告诉,宁可背上驱逐传人的刻薄名声。”

      “你家的家产便是当初为了赔偿苦主家人散尽的,甚至我祖父还添了一大笔,这笔无名账目,现在都在。”

      “驱逐你一家出京城,也是让你们离开是非之地,让事情彻底翻篇,而逼他立誓从此不得使用厨艺,便是早已看出这入口的生计,魏厨既无法约束妻子,早晚还会闹出大事。”

      “祖父当时虽然果决,却也处处为你家考虑了一线,还补贴路资。而魏厨深知祖父苦心,每年三节两寿也会托人送来贺礼,截止祖父离世,从未断过,礼单还在我家里放着,又做不了假。”

      “魏厨尚且铭记师恩,敢问魏姑娘,我祖父仁至义尽,在你娘口中却成了卑鄙无耻,刻薄寡恩之辈。魏氏满口谎言恬不知耻,自己犯下滔天大祸牵连一家,害得丈夫人生落魄,郁郁早逝,又让女儿成了那不明是非忘恩负义之辈。”

      “这样一个人,不要污了老实本分这几个字。”

      魏映舒整个人陷入震惊和混乱之中,下意识的要维护母亲,但随着裴凉将当年之事清晰的娓娓道来,每个时间发生的事都有证人,甚至现场还有两个见证。

      周围的食客被这一步步剖开的真相惊得连连吸气。

      要说之前魏映舒孤儿寡母的堂堂正正厨艺比拼争夺传承,还能说是当初裴厨自己不公种下的因果。

      可现在真相翻转,魏家哪里还站半点理?

      “哪里来的脸?”有位食客当即道:“那魏启贵虽也可怜,但全赖自己优柔寡断,不肯舍了这祸害妇人,连累人一条性命,连累恩师为自己奔波下跪,简直该天打雷劈。”

      “他的后人如何还有脸来找裴家麻烦?来争这天下第一楼的传人?”

      “这做饮食的,就得守住本心,入口的东西,便是裴小厨现在稍逊一点,也总比交给姓魏的强。我还惜命,不想哪天来吃饭命没了。”

      “魏小厨年轻,尚且可以说被蒙蔽,这魏氏看着老实巴交柔柔弱弱,原来才是真正蛇蝎心肠的毒妇。”

      周围人的指点唾弃让魏映舒无地自容,她脸涨得通红,终归没了一开始的从容。

      摇着魏母的手臂:“娘你说句话啊?告诉他们不是那样的。”

      魏母倒是想辩解,可还未开口唾沫星子就淹了过来。

      高乐章自然不忍心上人陷入这般境地,也坚信她的无辜。

      便高声道:“这也只是裴家的一面之辞,两位裁判既能与他们暗中勾结,提前利用当年意外之事捏造事实也有可能。总归口说无凭。”

      热闹看得津津有味的顾修却道:“不巧,方才裴小厨托我调了当年的案档,又请了苦主家人。”

      “这会儿都到了,正好辨明究竟。”

      裴凉面色坦荡,而魏母和刘财则脸色刷白,众人见状,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就是魏映舒,也不可置信的看着母亲和舅舅,无法接受现实。

      她身体摇摇欲坠,高乐章连忙怜惜的扶住她,虽然现在魏家千夫所指,但有尚书之子做坚实后盾,也不算落入绝境。

      当年的事反正已经结案了,苦主也收了钱承认私了,便没有再追究的道理,想到这里,魏母脸上恢复了些血色。

      只是她不知道,外围靠近大门的地方,有人将这一幕尽收眼底,见证人证据皆指向裴凉的说法,没有反转余地,这才悄悄离开天香楼,走近一辆停在街角不远处低调的马车。

      那人对车里人道明自己所见,便听车里威严的声音道:“丢人现眼,等散了便找机会把那逆子绑回去吧,若还想见那女厨子,便不准他出门。”

      说罢车夫便赶着马车离开,此人正是知道最近儿子与一女子私交亲密,听说这场比斗下朝后顺便来一看究竟的高尚书。

      少年慕艾很正常,只不过先不提高乐章本就有早早定下的名门闺秀未婚妻,便是单论出身也不般配。

      原著里魏映舒一战成名,更是为父讨回公道,孝感动天,让人颇为敬佩。

      所以高尚书虽不喜儿子与其纠葛,倒也不阻拦二人交往。

      如今一看,一家忘恩负义的无耻之辈,现在高乐章站在魏家一边,已经给尚书府蒙羞了,岂会放任蠢儿子给政敌徒增笑料?

      这边的小插曲天香楼内的人不得而知。

      原本以为家业不保的裴富贵夫妇眼见境况被女儿一步步挽回,与他们有旧怨的魏家此刻身败名裂,顿时趾高气扬起来。

      尤其裴富贵,指着魏映舒讥笑道:“是了,我爹严禁魏启贵使我裴家技艺,他却违背誓言,将别人家的绝技倾囊相授给自己女儿。”

      “你用我裴家的技艺来踢我裴家的馆,算什么道理?速速离去,今日这场比试本就不该算数。”

      “你——”眼见裴家想要抵赖,魏映舒和心仪她那帮少年气红了眼。便是魏母颠倒黑白,但对他们来说,魏映舒同样也是受害者,现在又被众人无端鄙夷,自然越发心疼。

      哪怕裴家占理,在他们眼里依旧是得理不饶人的小人而已。

      可还没有轮到他们反驳,便听裴凉开口道:“不,祖父只让魏厨不得以厨艺营生而已,本意为了杜绝祸事,倒也没有禁止他传授技艺。”

      “魏厨走的时候祖父既不曾收回赠与的刀和食谱,便说明内心里还是当他是弟子的,父亲莫要曲解祖父的心意。”

      “欸你——”轮到裴富贵急了:“你这孩子咋这么实诚呢?他魏启贵被赶出师门就是没有资格,他女儿也没有。”

      裴凉却是一笑:“爹,我才是祖父的传人,这里的解释权归我,我说我输了,就是输了,明明白白的。”

      “魏姑娘虽然没有资格继承御赐招牌,但天香楼却是你自己抵押出去为赌注的。当年之事说开了只不过是为免祖父声誉被魏氏这贱妇诋毁,但这并不妨碍此次比赛结果。” 

      “爹,交出地契,天香楼已经是魏姑娘的了。”

      谁都没料到裴凉会在自己道义上全占优势的时候做这种决定,一时间在场群众惊愕之余对裴小厨的品性是肃然起敬。

      “不愧是裴大厨亲自教养出来的传人。真让方才疑裴大厨人品的我等羞愧不如。”

      此时莫说如遭雷劈的裴富贵夫妻,就是魏映舒那边也懵了。

      裴凉挑了挑眉,倒也不是为了作秀舍了既得利益,主要是在她看来,裴富贵夫妻存在所带来的麻烦,并不比魏家少。

      毕竟这年头,父母对女儿的财产甚至整个人都是有绝对的处置权的。

  • 作者有话要说:  就,凉总真的是个冷心冷肺的霸总。
    照旧前二百两分评发红包哈。
    手一抖点了直接发表了,失误失误,更新时间固定每天早上八点,别误会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