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魏映舒闻言,下意识回头看了自己母亲和舅舅一眼。

      见两人兴奋的眼眶发红,嘴唇颤抖,满以为是喜自己所喜,尽是大仇即将得报的快慰。

      没有半分对母舅的怀疑,魏映舒脸上的笑意褪去,神色冰冷道:“裴姑娘此时的心情我能理解,但又何必信口雌黄,做那小人行径?”

      以尚书公子为首的几个少年也开口,看着裴凉的眼神满是厌恶鄙夷道:“魏姑娘无需客气,裴家自根子就是烂的,那等低劣之人养出来的小人,早料到她不会愿赌服输。”

      “只是没想到言而无信也就罢了,居然指鹿为马血口喷人。”

      “正是,大娘与魏叔质朴醇厚,多年来辛苦操劳,全拜你裴家所赐。你竟还敢张口污蔑,亏得魏姑娘还怜惜你当时年幼,一切因果俱不应迁怒于你。”

      魏映舒冷笑:“如此看来倒是我异想天开了,竟会觉得裴正德养大的人或有不同。”

      裴凉没理会几人,目光落在魏母和魏舅舅身上,眼神透着讥诮。

      “当初祖父顾念师徒之情,宁可背着言而无信驱逐传人的名声,如今倒成了小人颠倒黑白的便宜。他老人家在天之灵,恐怕也会反思当初心慈手软。”

      这话旁的人不明白,但魏母和魏舅舅却是清楚得很。

      两人已经从兴奋飘然中回过神来,听了裴凉的话心里一跳,暗道不好。

      立马抢在裴凉继续开口前坐地大哭了起来。

      尤其魏母,看着不声不显一妇人,简直唱演俱佳,眼睛说着就红了,满脸是道不尽的沧桑和委屈。

      但声音倒是一点不含糊,保管这么大一座酒楼,楼上楼下里里外外的人听得清清楚楚。

      “我家那杀千刀的,历来蠢笨木讷,老黄牛一样替裴家做牛做马。他自己大龄拜师,本就遭老爷子嫌弃,那会儿后厨什么脏活儿累活儿不是他干?”

      “说是徒弟,还不如佣人,你裴富贵哪天不是冷嘲热讽,奴婢一样使唤?”

      裴富贵面红耳赤,嘴里结巴道:“你胡说,你,你血口喷人。”

      只不过在场都是天香楼老客或周围街坊,记得魏启贵的人不在少数,也知道裴富贵的德行。

      便张口奚落道:“那倒也是,裴富贵自己没本事,自然不待见裴厨那几个接他衣钵的徒弟,魏启贵手艺最好,也最得裴厨看好,自是重点关照,见天的找人麻烦。”

      有老客佐证,不明所以的人更是偏向魏母这边。

      魏母接着哭诉道:“我们外姓人,承了老爷子的衣钵,是占了天大的便宜。可日日都是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呐,生怕惹了丁点不满。”

      “那几年老爷子身体不行,天香楼全赖我家那个支撑,在场不少贵客想是有印象的。为了不砸天香楼的招牌,累晕几次这事帮厨的老伙计怕是清楚的。”

      裴大厨选定继承人后,确实有意隐退,兼有磨炼之心,所以在裴凉刚出生那两三年里,确实整个天香楼以魏启贵为主厨,裴大厨只偶尔出手。

      要说那段时间天香楼是魏启贵挑的主梁,倒也不假。

      周围的人听完越发认可魏启贵劳苦功高。

      魏母凄凉一笑:“可再是兢兢业业又如何?外人终归是外人。”

      “原本老爷子虽则严厉,但日子尚且过得。可孙女露了天赋之后,就没我家的位置站了。”

      “那时候老爷子还算硬朗,大可再教一个出来,便把我家那个打发到新店。”

      “可怜我家那个蠢的,不知老爷子深意,掏心掏肺帮忙打理,不知道的跟自家营生一样。那分店从门可罗雀到座无虚席,裴富贵你敢说不是他的功劳?”

      “你这么说,那店不是我裴家出钱还是少了你姓魏的工钱?”裴富贵嚷嚷道。

      不待魏母说话,便有人反驳:“话不能这么说,整个京城开得起酒楼饭店的多了去了,有几个像天香楼分店一样生意火爆?”

      “以魏厨当初的本事,多的是人乐意捧着分红求他坐镇,再不然自己凑合也能开,你裴家虽然对人有恩,但也不能心安理得的把人功劳贡献当天经地义。”

      裴凉冷眼旁观,算是看出来了,裴家这三人,裴父裴母是烂泥扶不上墙,本事不济不说,连耍心眼比奸猾都不如人。

      而原本的裴小厨一心做菜,本就性格木讷不善言辞,又得撑起整个天香楼,自然心思单纯不通人情世故。

      原著里又被直接戳穿裴富贵收买评委,裴家三人沦为笑话,奚落之语四面八方涌来,裴小厨便是心里知道一些内情,在这种情况下也百口莫辩。

      谁会相信一个人品低劣的人?

      此时裴富贵陷落在周围的指责中,魏家人还有魏映舒的一众裙下臣看着他的丑态一阵快意,却没有注意到裴凉不知何时走近身为评委的顾修旁边。

      此时顾修手里还不急不缓的剥着橘子,一场闹剧看得津津有味。

      见裴凉过来,似笑非笑:“裴小厨不替你爹解围?”

      裴凉笑了笑:“魏大娘所言不实,但说家父的话倒也不算冤枉。”

      见顾修脸上露出讶异之色,裴凉道:“嫉贤妒能,行事刻薄,脑子里全是旁门左道,却又口笨拙舌连面上体面自己都挣不回来。祖宗家业被他一手败落,接下来且有得凄凉日子品尝,这会儿只是开胃小菜而已。”

      “正好早点习惯。”

      顾修闻言兴味之色更浓了,也是天香楼的常客,以前竟没发现裴小厨这般促狭。

      裴凉确定他这会儿好说话,便直接道:“叨扰顾爷是有事相托。”

      “哦?说来听听!”顾修来了兴致。

      顾修在原著中也算是戏份不少的人物,他跟女主没有感情纠葛,出场时机只有每每女主跟人比拼厨艺的时候,不管天南海北,他都会恰巧出现在当地,以刁钻至极的舌头还有绝对客观的形象出现,是原著里裁判式的角色。

      要保证绝对公正,除了对美食的尊重当然也得有不惧任何权贵的背景做支撑。

      顾修是在场身份最显赫的,甚至远超魏映舒那边的尚书公子。为免节外生枝,裴凉自然直接选择求助他。

      好在顾修终日闲散,除了到处品尝美食,也爱凑热闹,眼看这天香楼内藏着一段刺激的陈年往事,倒也乐意帮这个忙。

      两人耳语一番,顾修便招来了随从,交代了什么事,随从即刻下去。

      而一直对裴凉有所关注的魏映舒眉头一皱,正要说话,裴凉却已经离开顾修身侧,回到原本的位置。

      像是有所感应,裴凉抬头,与魏映舒的眼神对了个正着,却见裴凉随意一笑,像是对此时裴家逐渐不妙的形势全没看见一样。

      魏母这边,等到周围的人一人一句将裴富贵奚落得颜面无存,欲钻进地缝之后,才继续自己的哭诉。

      “原本这天香楼是你裴家的,老爷子有了更瞩意传人,作为晚辈也没什么好说。便是放我们离开,凭着我家那人的手艺,也不是不能养活这几张嘴。”

      “可你姓裴的赶尽杀绝啊,怕我家那个另起炉灶抢了你天香楼的生意,撵我们出京城不说,还夺了我们家产,甚至逼那傻子立誓,以后不得以厨营生,这不是逼我们去死吗?”

      魏母哭得肝肠寸断,仿佛是回忆起当年走投无路,一家子凄凉的处境。

      周围一片哗然,有记性好的食客,只记得当时分店突然关门,魏启贵一家被裴大厨逐出师门,赶出京城。

      当时有人念叨裴大厨两句不厚道,但那份私心总归也算人之常情。况且师父传你一身立命本事,魏启贵从一介洗菜工成为后来能顶天下第一楼的大厨,单是这份恩德,魏家就没法说什么。

      没成想事情真相竟然是这样,裴家无人可继之时让人当牛做马,用不着了直接赶尽杀绝,一身本事不让用,那这师恩还剩几分?人家劳苦功高攒下的家财也一并夺了,这怎么不直接让人一家去死呢?

      众人对裴家三口怒目而视,而因母亲的话想起幼时的凄苦与父亲郁郁早逝的魏映舒也流下让人怜惜的清泪。

      她那些裙下臣见状哪里还坐得住?当即便有两个脾性冲动的少年过来,拉住裴富贵的衣领,作势就要揍。

      拳头未落下,一个女声朗声道:“二位若是替魏厨鸣不平,或是怜惜魏姑娘多年受苦的遭遇,怕是找错罪魁祸首了。”

      众人闻言看向裴凉,却见她抬手指向泪意未干的魏母和一脸唏嘘的魏舅舅。

      “这二人才是最该挨受这顿拳头的。”

      魏映舒怒目而视:“裴凉,你欺人太甚——”

      “魏姑娘别急。”裴凉笑了笑:“众位听了魏大娘口中的真相,何不听听我的?”

      她态度太过笃定坦然,没有丝毫羞愧。魏映舒一行人认为她厚颜无耻,心性凉薄至极。

      但周围的人却是吃瓜不嫌多,见裴凉这里貌似又有别的隐情,虽有窃窃私语,却也没阻碍她说话。

      魏母却精明的多,见状连忙给魏舅舅打眼色,示意他阻碍这丫头开口。

      然而魏舅舅还未行动,评委席上的顾修便道:“一家之语确实不能尽信,裴小厨说吧。”

      顾修在场身份最高,他开口自然没人敢捣乱。

      裴凉便道:“魏大娘只说你魏家家产被夺,遭我祖父连夜驱逐,甚至被逼立誓今生不得用我裴家所学。那么天香楼分店呢?”

      “当时分店蒸蒸日上,日进斗金,如果祖父想强占魏厨劳果,赶尽杀绝,为何将分店关闭?”

      魏大娘眼珠一转:“我家老魏一走,分店靠谁支撑?自然是垮了。”

      裴凉一笑:“笑话,魏厨当初已是独当一面的主厨,用得着事必躬亲?”

      一般大酒楼经营,除了少数贵客得亲力亲为,一般主厨日常的工作更多的是把控整个后厨。

      从食材的把控再到半成品的准备安排,尤其天香楼这种老字号,客源广进,每天宾客众多,后厨忙乱可想而知,主厨从上菜节奏到品控监管,老实说单独做完一道菜的机会倒不多。

      “除了魏厨,当时好几位师叔也在京诚,论厨艺造化或许略逊一筹,但后厨管控,一个分店能顶替的人有的是。”

      裴凉说着,突然话风急转:“不过魏大娘说的也不全错,天香楼分店当时确实倒闭了。”

      “一家生意红火,不缺资金客源和可用之人的酒楼一夜间倒闭,必定有它的原因。”

      周围人想起当年那第二天突然就宣布关门的分店,那会儿还有食客特意来总店问的,得到的答案均是语焉不详。

      方才魏大娘的故事对这件事略一带过,现在裴小厨重点拉出来,众人的好奇心便被勾了起来。

      裴凉也没卖关子:“当时分店倒闭,是出了人命。”

  • 作者有话要说:  争取每天更新时间固定在早上八点,大家醒来就可以看到啦。
    新文没热度,大家不要潜水啊,燥起来。
    前200的2分留言发红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