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裴凉把话当众挑开,不容裴富贵抵赖。

      可天香楼是什么地方?裴家的祖传基业,京城最出名的老字号之一,在裴大厨手里发扬光大得皇帝赐字后,更是稳压同行。

      虽然裴大厨走后由裴小厨挑大梁缺了几分火候,裴富贵两口子插手经营后更是不如从前,可毕竟底子在这里。

      天香楼仍是京城最火爆的酒楼之一,只要它还在,以裴富贵的无能败家,就不至于伤筋动骨。可谓下金蛋的母鸡了。

      这会儿裴凉要把天香楼让出去,便是还没有倾家荡产,也差不多了,毕竟宅邸存银又生不来钱。

      裴富贵抬手就要给裴凉一个巴掌:“老子说话,有你个做女儿插嘴的份?”

      裴凉往后一退,避开这巴掌,又有裴母拦着,裴富贵倒是没有再上前。

      只是指着裴凉气得眼白赤红,喘着粗骂道:“养条狗还知道摇尾巴呢,养你个混账就是替别人家养的,这还没出阁呢,便不把祖宗家业当回事。”

      “枉费你爷爷疼你一场,他要知道你把他呕心沥血一辈子的天香楼送人,死了都能气活过来。往后你怎么有脸祭拜你爷爷,给我闭嘴站一边去。”

      说完又对周围目露鄙夷的人赔笑道:“小孩子不懂事,不知道人心险恶,她自个儿耿直死心眼儿,容易遭小人利用,也怪我,没教好她。”

      又道:“大伙儿都是老相识了,我裴富贵平日里虽扶不上墙,却也不是大奸大恶之人,生平除了吃喝也就好点小赌。”

      “这不是近来才有的毛病,这么多年没出过大错,便说明了我裴富贵还是有章法。”

      “此次因何会以天香楼为抵押?无非是这魏氏贱妇伙同无赖地痞做局陷害,我一寻常人,哪里是这些奸猾之辈的对手?田老爷还有周老爷您二位是知道的,先前唠嗑不就说过家族里有子侄被那小人做局酿成大错吗?”

      要说裴富贵对外顶不住事,但对内则不同了,否则也不会把裴母和裴小厨拿捏得死死的。当初裴大厨走之前交给裴小厨的天香楼和私房都被他哄了去。

      周围人虽然觉得裴富贵无耻难看,但听了这番话,倒也能理解一二。

      确实有那专门引人堕落做局骗人的流氓地痞,周围都是平日里爱热闹好八卦的人,这种事情听的也不少。

      先前魏家占着理,又有芝兰玉树一般的尚书公子做靠,大伙儿根本没注意这些。

      此时魏家沦为忘恩负义的无耻之辈,都真相大白了,一群年轻公子还对魏小厨怜惜不已,没有脑子和道义可言,这年纪轻轻蛊惑人心的本事可就触目惊心了。

      这会儿经裴富贵提起比试的缘由,周围看魏家的眼神就不对了。

      “还以为魏小厨只是受母蒙蔽,如今看来果真有其母必有其女啊。”

      “年纪轻轻便能想出如此恶毒之计,还与那无赖地痞勾结,这魏家女儿的家教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尚书公子还有一众少爷也是高高在上的人物了,不料掺和这么下作的手段,用以逼迫平民。”

      “你们说什么?”高乐章一众从小被捧着的小少爷自然听不得这些。

      但周围人多嘴杂,别说尚书府便是再有权势也不能当众堵人的嘴,今天事情闹到这步,已经够人参他父亲一个教子不严了。

      几人愤怒至极,心里又对不可控的事态有了些惶恐。

      偏巧身份最高的顾修还看热闹不嫌事大,摇着扇子笑道:“高公子,这个时候以势压人就没意思了。若心中坦荡,又何惧众人评说?”

      高乐章敢对一般人威风,却是不敢跟顾修硬卯的,见心上人处境难堪羞耻落泪,自己一行也被牵扯进去,心下焦急。

      然而就在被逼得快招架不住的时候,裴凉又开口了:“多谢各位仗义执言。”

      “不过对方手段龌龊,却不是我裴家出尔反尔的理由。”

      裴富贵都把事情圆到这地步了,见裴凉还胡搅蛮缠,气得指着她发抖。

      裴凉却眼神澄明的看着他:“爹,你既知道天香楼的珍贵,却将它放上赌桌,嘴里祖宗心血的这时候喊得让人怜悯,当初挥霍的时候倒是轻松。”

      “祖父从您出生开始就经营天香楼,可以说您这一辈子看到最多的便是他呕心沥血的身影,但凡您将祖父的背影回想两翻,也不会将天香楼递出去,可见只是嘴上说得好听而已,实际根本对祖父的辛劳毫无触动。”

      “你,你说什么混账话?我可是你亲爹,你就不怕天打雷劈?”

      裴凉笑了笑:“父亲败落家业还好好站在这里,便是有天雷劈不肖子孙,怕也轮不到我头一个。”

      “只是祖父生前耳提面命,我们做饮食生意的,实诚守信比命还重要,天香楼多年为诸位所信任,靠的便是以诚经营。”

      有食客便点头道:“没错,裴大厨在的时候,一辈子坦荡实诚。便是原料上涨,也是正当涨价,宁可惹部分人不悦,也不干那缩减分量以次充好,把客人当傻子耍的事。等原料降价还会调价回来,蒙混过关的好处是一点不赚。”

      “我也想起来了,当年被魏氏换了次等材料过后,裴大厨也是连打三月折扣。客人吃了亏,不消说他老人家也会弥补。当时不明所以,现在看来,便是别人不知道,裴大厨也对得起自己的本心。”

      裴凉点了点头:“祖父说过,做饮食的,隔着一层后厨,不是每个食客都像在座几位评委一样真知灼见的。品质,用心,干净卫生,全看厨子的自觉标准。”

      “如果厨子降低了自己心坎那道约束,便没资格再做厨子了。”

      “如今我裴家自然可以趁势抵赖,留住天香楼。但我父亲赌桌上已经将它输出去一次,我与魏姑娘的比试中又是一次,我若还有脸占着天香楼,便是让我祖父多年教导的蒙羞,是放弃了我作为一个厨子的行业良知。”

      “所以爹,今天天香楼你是交也得交,不交也得交。”

      周围被裴凉这铮铮志气给镇住了,加上裴大厨经营天香楼巅峰时期的滤镜,一时间竟然忽略了近两年裴富贵掺手经营后的种种瑕疵和不足。

      眼前仿佛又看到了当初名副其实天下第一楼的威势。

      作为食客,一个厨师的执拗匠心和无可撼动的行业道德,自然是让受益人的他们肃然起敬的。

      一时间裴凉明明是将天香楼输出去的人,但作为赢家的魏映舒那手艺上的优势在众人眼里此刻却黯淡无光,被裴家这传承精神全盖了过去。

      魏映舒到底年轻,魏母虽然狡猾也毕竟见识浅薄,否则就不会丈夫是继承人的前提下贪图蝇头小利自毁长城了。

      倒是顾修看明白了裴凉的用意,脸上越发兴味。

      果然,逼裴富贵交出地契之后,裴凉郑重其事的交给魏映舒。

      看着她的眼睛,郑重道:“魏姑娘,天香楼不仅是我祖父的心血,也是你的父亲魏厨学得一身技艺,为之努力并骄傲的地方。”

      “现在天香楼里的厨子伙计,全都是你父亲在时就有的老人,他们都靠着这份薪酬养家糊口,请你务必善待他们。”

      魏映舒这会儿的心情,明明靠手艺赢来的天香楼,真递过来的时候却有种烫手之感。

      她年纪轻脸皮薄,但魏母就不同了,即便此刻万人唾弃,到手的好处也绝没有放过的道理,于是捏了捏女儿的手。

      魏映舒下意思还是听从了母亲的暗示,接过地契,为了挽回魏家的声誉,便也一脸诚恳道:“你放心,天香楼也有我父亲的心血,当年父亲也承蒙大家帮扶,我一定不会亏待所有人。”

      裴凉笑了笑:“魏姑娘的人品我自然是信得过的,但我不信任魏氏和刘财。但凡他们掺和,天香楼断没有好下场。”

      魏映舒听这话刺耳难受,但母亲所作所为此刻却没有半点反驳的余地。

      又听裴凉道:“今日正好这么多人在,便请大家做个见证,如果魏姑娘真的诚心继承亡父遗志,那便承诺绝不让魏氏和刘财靠近天香楼,再者便是对店里的人不得低于原有待遇。”

      “如果魏姑娘承诺这两点,我裴凉今天交出天香楼,心服口服,也相信以魏姑娘胜于我的技艺能够让魏厨的名号发扬光大。”

      魏映舒便是觉得裴凉一个失败者刁钻苛刻,此时也生出一股胜者的傲气,以及对替父亲扬名的畅想,毫不犹豫的就当场立誓。

      过完完了裴凉便不再纠缠,带着快晕过去的裴富贵夫妻离开天香楼。

      顾修见状第一个离开,走的时候简直想哈哈大笑。

      出了门就对随从道:“谁说裴小厨木讷?我看再没比她更精明的了。”

      “老爷此话怎讲?”

      顾修心情好难得有耐心:“那魏小厨原本占尽优势,一则裴家凋敝,裴富贵愚蠢无能,二则技艺精湛,连裴小厨也略逊一筹,三则贵人相助,里外方便。”

      “临门一脚便大获全胜的事,硬是被裴小厨一力削砍,最后节节败退。”

      “十七八岁的年轻女子,若一般人到此也见好就收了,裴小厨倒是有魄力,也看得明白,知道如今比拼失败,便是继续经营天香楼,技不如人的结果始终不容置疑。”

      “便干脆将天香楼让给魏家,一番言辞倒是人忘了她本事不济,牢牢记住裴家的诚信经营。”

      “裴小厨如果趁着这个机会磨砺技艺,待到他日炉火纯青之时带着天下第一楼的招牌归来,重新开一个天香楼根本不再话下。”

      “反观魏小厨,虽然得到天香楼,但魏家道义已失,更有魏氏以次充好闹出人命为戒,便是技艺再好,又有多少人敢去?”

      “可裴小厨不是逼她立了誓?”随从问道。

      “谁会相信?”顾修笑道:“一个丈夫都管制不了的妇人,做女儿的,尤其还是被捏在手里言听计从的女儿,如何阻挠?”

      “这条只是顺带的,裴小厨的真正目的是逼魏小厨好好养着她的人手呢。”

      “当着这么多人立誓,魏小厨以后便是生意做不下去,薪资也得照发,除非她不干这行了。可有魏氏那等刻薄妇人,日后必生龃龉,店里的厨子伙计记谁的情?”

      “只怕到时候裴小厨有需要,一声吆喝便能招回这班用顺的人手。”

      顾修想的差不离,裴凉确实对女主今后的处境很有信心,那便能者多劳帮忙养点人了。

      她带着裴富贵两口子回到家,一进门裴富贵就想找东西揍她。

      裴凉却凉凉道:“爹,你若还想要命的话,就感觉收拾东西,咱们连夜逃走吧。”

      “啥?天香楼都没了,谁还为难咱们?”裴母忙问道。

      “高乐章他们是风光霁月的权贵子弟,年纪轻轻的怎么可能跟下九流的混混无赖打交道,做局让你赌红眼抵押天香楼的怕是另有其人。”

      魏映舒的爱慕者当中,除了当时在酒楼里的那些少年,还有一个值得浓墨重书的,便是幼年做小乞儿时受过当时还住在京城的魏映舒一饭之恩,自小心生爱慕,将女主视为光明与救赎。如今已经成为京城地下一方势力头头的历深。

      这人阴暗偏执,心狠手辣,但唯独对女主满心柔情百般维护。有那街上跟女主撞了一下态度无礼的,都会被他命人套麻袋毒打一顿,莫说害得魏映舒身败名裂的裴凉他们了。

      这也是裴凉断然放弃天香楼的原因,遭到这些人记恨,便是她想开也开不下去了。

      明里暗里□□白道的,多的是办法卡你整你,与其日日提防狼狈收场,不如干脆放弃。

      裴凉一边收拾钱财细软,一边对裴富贵二人道:“爹你是亲自跟他们打过交道的,知道这些人想让人生不如死多的是法子。”

      “刚才你们也看到了,他们看您的眼神可是恨不得挫骨扬灰,要是自觉他们君子之风光明磊落,您尽可留在京城。”

      裴富贵一听,越想越害怕,也顾不得收拾裴凉了,立马跟着一起收拾东西。

      她这决定下得太快,等一家子出了城门,有厉深的人找上来盯梢,打算等过一阵风头去了,别人不会联想到魏映舒身上的时候再打击报复,留给他们的是人去屋空。

      此时城门已关,要追都只有等明天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厉深眼神一厉,冷笑道:“倒是狡猾,不过三个养尊处优的,能跑多快?”

  • 作者有话要说:  凉总好别扭,不让我驾驭她,写得贼卡。
    就跟嘉嘉一样,不省心的一对儿女(老母亲叹气)
    前200的2分评发红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