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7、第二世界 ...

  •   第三章
      
      左烊连忙将桌上的牛奶杯递给她,她将一杯牛奶喝完之后,终于将卡在嗓子里的食物咽了下去。
      
      她长长出了口气,脱力似的瘫倒在地上。
      
      见到她这个样子,左烊连忙伸手,想将她拉起来,坐在椅子上。
      
      可她没有明白左烊的善意,当左烊将手臂伸过去的时候,她立马像头野兽一样警惕起来。
      
      抱住左烊的手臂,狠狠咬了一口。
      
      她的牙齿很尖利,以前也偷附近邻居的熏肉吃,所以锻炼过的牙齿咬合力很强。
      
      一股钻心的痛直冲天灵盖,左烊咬了咬牙,闭上眼睛微微撇过头,倒吸了口凉气,发出细微的嗞声。
      
      左烊忍受着疼痛,甚至连手臂都没敢收回来,任由她的牙齿一点点用力,好像是主动伸手给她咬似的。
      
      左烊是怕会惊到她!
      
      而她,当牙齿用力咬下去的时候,一股腥甜味瞬间充斥满鼻腔。
      
      她的两只手,紧紧抓着左烊的手臂,锐利的指甲陷入到了左烊的血肉当中。
      
      她惊惧极了,以为左烊会反扑,会狠狠朝她挥舞拳头,但是左烊都没有。
      
      左烊温和的举动,让她愣住了。
      
      她不知不觉放下了警惕,牙齿也松开了左烊的臂膀,陷进血肉的指甲也拔了出来。
      
      这时候,她才算是摆脱了恐惧,恢复了一些理智。
      
      除了口腔里的血腥气以外,她的嘴里还带着一丝香气
      
      这是左烊手臂上的香味,而且她感受到左烊皮肤光滑细腻,跟咬了一口奶油蛋糕似的。
      
      她的舌头,舔了舔沾染在牙齿上的血迹,浓烈的血腥味消散后,余下的只是那股淡淡的香气。
      
      她已经很久,没有闻过这么好闻的味道了。
      
      左烊看她放松了警惕,这才温和地重复道:“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听了这话,她犹豫了片刻,才缓缓放开了左烊的胳膊。
      
      左烊将胳膊抽了回去,胳膊上沾染了显眼的猩红色,疼痛感也骤然加剧。
      
      左烊只是皱了皱眉,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没有情绪变化。
      
      或许是过惯了无依无靠的生活,她的警惕性跟动物一样高,当左烊抽回手臂之后,她再次感受到了危机感。
      
      她做出立刻要从这里逃出去的架势!
      
      可当她起身要往门外扑的一刻,身体不小心撞倒了茶几,瓷器掉在地上发出碎裂的脆响声。
      
      她更加慌张了!
      
      左烊伸手想安抚她,她畏惧的避开左烊的手,整个人跳到了床上,一跃又逃到了门口,整个人撞在墙上,又撞出一声刺耳的撞击声。
      
      左烊继续安抚她:“别怕!我真不会伤害你的!”
      
      她不理会左烊的安慰,一步就跨出了门外。
      
      这时候,一楼的灯瞬间亮了起来,女佣急促的脚步声传来,用别扭的中文喊道:“怎么回事?哪里来的响声?”
      
      女佣一边急忙喊叫,一边已经踏上了楼梯。
      
      突然,三楼走廊的灯也亮了起来,江秀云急促的声音从楼上传来:“刚才是哪里在响?”
      
      楼上楼下都有人赶来了,她知道这下走不了了,变得惊惧紧张起来。
      
      左烊立马压低声音说道:“快关门!”
      
      她的反应很迅速,立马关上了门,回头瞪大眼睛看着左烊,眼里全是恐惧的神色。
      
      江秀云和女佣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最后在左烊的卧室门口消失。
      
      “咚咚咚”
      
      左烊的屋门,响起了试探性的敲门声。
      
      江秀云压低嗓子轻声问道:“烊烊,你睡了吗?”
      
      江秀云的声音,让她无比的紧张,身体甚至抖了起来,只见她缓缓抬起手,食指放在嘴巴前,做了个嘘声的动作。
      
      与此同时,左烊也做出了跟她相同的动作。
      
      她有点放不下心,手臂无力地垂了下来,但是眼神里依旧充满惊惧和乞求。
      
      江秀云又敲了一遍,左烊依旧没有给她回应。
      
      “走吧!别吵到烊烊!”江秀云在门外小声对女佣叮嘱道。
      
      脚步声再起响起,然后渐渐远去,最后屋子里又重归寂静。
      
      等到整栋别墅重归寂静之后,她才转身去开门,打算再次离开。
      
      刚刚受了惊吓,这次她的动作异常小心。
      
      左烊在她背后喊道:“等等!”
      
      她的步子滞了一下,微微撇过脑袋,但是没有回头看左烊。
      
      她停滞的这个举动,让左烊多少有点欣慰。
      
      看来她是对左烊产生了一丝信任感,这让左烊有了一丝底气。
      
      左烊说道:“万一她还在楼下怎么办?”
      
      听到这话,她回过了头看着左烊,眼神明显也开始担忧起来。
      
      左烊继续说道:“今晚住在这里,明晚你再走好了。”
      
      她听了左烊的建议,开始举足无措起来,明显是在纠结到底应不应该听从左烊的建议。
      
      左烊看出了她的心思,说道:“相信我,我不会伤害你的,陈可儿。”
      
      听到左烊叫她的名字,陈可儿一愣,随即又惊诧地看向左烊。
      
      “你知道我的名字?”
      
      陈可儿问出这句话,语气十分僵硬,声调都是错乱的,好像说出这句话极其困难。
      
      左烊猜测,她应该很久没跟人交流过了。
      
      左烊说道:“知道。几天前的宵夜,也是我特意放的,我知道是你吃掉的。”
      
      “相信我!”左烊继续重复。
      
      陈可儿听了这话,戒备明显松懈了不少,她低下头,神情有些痛苦地说道:“谢谢你!”
      
      语气依旧僵硬,还夹杂着一丝颤抖。
      
      自打父母去世后,陈可儿没再被人关心过,这么多年过了下来,她习惯了冷漠和歧视,但对突如其来的温暖和关怀却不太习惯。
      
      见到陈可儿的样子,左烊心底变得异常柔软,他的语气变得更加温柔了。
      
      “别怕!你就睡在床上,我睡在地上,不会靠近你。”
      
      陈可儿听到这话点了点头,但是依旧没有迈动步子。
      
      左烊见她不动,心想她肯定还在戒备,便往后退了一步。
      
      陈可儿见了,这才放心的挪动了几步,走到了床边,僵硬地站立着。
      
      左烊继续问道:“坐在床上会舒服一点。”
      
      陈可儿说道:“不行,床好香,我身上臭。”
      
      左烊这时才注意到了陈可儿的样子。
      
      陈可儿穿着一件邹邹巴巴的连衣裙,裙摆处明显还有破损,显然已经穿了很久了。
      
      头发是披散的长发,像瀑布一样,从头顶倾泻而下直到腰间,释放出一种原始粗野的美丽。
      
      左烊想,这衣服可能是陈秋林穿剩下的,而头发大概她自己用剪刀修理的。
      
      再细瞧瞧,不难发现她的眉眼五官很好看,肮脏的外皮下却包裹着一副精致的五官。
      
      陈秋林跟她是堂姐妹,每天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但是长相却是要逊色她许多。
      
      她真是一个让人又可怜又心动的姑娘。
      
      左烊轻声问道:“你要洗澡吗?房间里有浴室。”
      
      陈可儿摇了摇头。
      
      左烊继续说道:“没关系,你不用在意,可以坐在床上。”
      
      陈可儿听了,回头看了看洁净的床铺,弯腰坐姿拘谨的只占了一小块地方。
      
      左烊又问道:“你吃饱了吗?”
      
      陈可儿点了点头,随后又摸了摸肚子,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左烊回头一看,看到地上的碎屑,还有剩余的大半食物,就知道陈可儿不可能吃饱。
      
      左烊说道:“你等等我,我下楼去给你拿吃的。”
      
      左烊小心迈步,脚掌尽量避开锋利的碎瓷片,陈可儿看到左烊的举动,立马又警觉地站了起来,说道:“别去!我不饿!”
      
      左烊穿上拖鞋,走到门口说道:“我去看看保姆睡了没有,你不是想离开这里吗?”
      
      听到这话,陈可儿“嗯”了一声,同意左烊出门了。
      
      左烊推门而出,然后一步步走下楼梯,他的动作十分轻巧,根本不会让人觉察出任何响动。
      
      到了楼下,左烊看到客厅是黑漆漆的一片,保姆早就睡下了,屋子里只剩下座钟的钟摆声。
      
      自打左烊添了吃夜宵的习惯后,晚上要锁厨房门的规矩也没了,左烊走进大张着门的厨房,拿了一份提粒米苏,几片起司,一罐草莓酱,又倒了一大杯牛奶,折返上了楼。
      
      陈可儿依旧蜷缩在床头,十分还是很警惕,见到左烊进门之后,蜷缩的身体舒展了一些。
      
      左烊将食物放在茶几上,说道:“佣人房里的灯还亮着,看来她还没有睡下,你今晚走不了了。”
      
      “我又拿了些食物回来,你过来吃吧!”
      
      陈可儿顿了顿,然后说道:“我后半夜走!”
      
      然后走了过来,抓起食物就开始吃了起来。
      
      左烊有点诧异,自己本来打算后退几步的,让她过来安心吃东西的,但是陈可儿这次没再顾及自己理她很近。
      
      左烊的神情又愉悦了一些。
      
      陈可儿吃得很急,左烊忍不住提醒道:“慢点吃,小心噎着。”
      
      陈可儿一愣,随即放缓咀嚼的动作,但是刚细嚼慢咽了两口,就又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很快,她吃完了所有食物,并喝下了一大杯牛奶。
      
      陈可儿吃完后,又担忧地问了句:“你下楼没被发现吗?”
      
      左烊说道:“没有,我动作很轻。”
      
      说完后,又补了句:“他们也不敢管我。”
      
      陈可儿点了点头,走了几步,坐在了床尾的地毯上。
      
      身子蜷缩起来,脑袋也低垂着,不敢直视左烊的目光。
      
      左烊问道:“地上冷吗?要不要垫个垫子。”
      
      说着,将椅子上的靠垫递给陈可儿,陈可儿没有伸手接,摇了摇头,说道:“不冷。”
      
      左烊顺势也坐在了地上,为了让陈可儿不抗拒,左烊坐到了距离她稍远的位置。
      
      左烊:“你吃饱了吗?”
      
      陈可儿低垂的脑袋点了点。
      
      左烊:“地下室的小房间是你在住吗?”
      
      陈可儿继续点头,然后又说道:“冬天在里面住,现在不在那里住。”
      
      别墅里有好几间空闲的屋子,就连保姆和厨娘也都是住在一楼,却唯独让她住进阴暗狭窄的地下室里。
      
      左烊问道:“你想不想也搬到楼上来住?”
      
      陈可儿毫不犹豫地回绝道:“不想,我想一个人住。”
      
      左烊又问了她几个问题,陈可儿也都回答了。
      
      但是左烊发现,陈可儿并不愿意交流,跟她说话的时候,她总是表现出一种疲惫的感觉。
      
      左烊也没有再说话,陈可儿打了几个呵欠,然后身体一倾,倒在地摊上就睡了下来。
      
      陈可儿年纪跟左烊不相上下,但是个头不高,瘦骨嶙峋的,都是长期营养不良导致的。
      
      此时她那副蜷缩的睡姿,就好像地上睡了只小猫一样。
      
      一副极度缺乏安全感的姿势。
      
      听到她渐渐发出均匀的呼吸声,左烊脚步轻轻走过去,拿了张毯子,盖在了陈可儿的身上。
      
      她倒是也没有抗拒,应该是睡了过去。
      
      左烊放心了,也没回床上睡觉,依旧坐在地毯上,背靠着床尾,缓缓闭上了眼睛。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