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8、第二世界 ...

  •   第四章
      
      左烊是被风吹醒过来的!
      
      在梦里,左烊被风吹得睁不开眼睛,但是身上却是暖烘烘的。
      
      醒来睁开眼之后,发现窗户打开着,而地毯上的陈可儿早已不见踪影,盖在她身上的毯子跑到了自己身上。
      
      看来陈可儿是从窗户跳走的,左烊走到窗户边,看到二楼到一楼的距离并不高,而且地上还是柔软的草坪。
      
      这个距离,对普通女生或许有难度,但是对陈可儿不算什么。
      
      左烊顺势出门下楼,江秀云已经忙活起来了,瞧见左烊下楼就问道:“烊烊,昨晚你听到什么响动了吗?”
      
      左烊:“嗯?”
      
      江秀云一脸关切地继续说道:“是你睡的二楼发出的响动,我被吵醒了以后,又到二楼看了一圈,还敲了你的屋门,我没有吵到你吧?”
      
      左烊毫不犹豫地回道:“吵到了!”
      
      听到左烊这么说,江秀云的笑容有些尴尬,但也习惯了左烊的性格,硬找话题又说道:“不好意思,姨妈下次会注意的。”
      
      左烊继续说道:“声音是我房间里的,我不小心把餐具打碎了。”
      
      “什么?”江秀云瞪大眼珠,不可置信地反问道:“是你带来的那套瓷具?”
      
      左烊:“是!”
      
      江秀云痛心疾首:“那套瓷器很值钱,怎么这么不小心呢?”
      
      左烊神情一冷,反问道:“你在责备我?”
      
      听到左烊语气不太好,江秀云立马把话堵了回去,连忙赔笑说道:“不不不!姨妈怎么会责备烊烊呢?姨妈是担心会伤到烊烊,我马上叫人打扫干净!”
      
      说着,立马让佣人上楼去打扫卫生,还嘱咐她进门要换上新的拖鞋。
      
      佣人下楼的时候,江秀云看着那些碎瓷片,神情十分痛惜。
      
      那套瓷器出自一位工艺大师之手,制作精良考究自是不必说,最重要的是升值空间很大。
      
      单论那套器具的价格,就能抵江秀云家所有器具的几十倍都不止。
      
      江秀云以为左烊回家之后,肯定不屑于带走,到时候就能便宜自己。
      
      左烊转身就回了卧室,头也不回地说道:“早饭送到我房间就行了。”
      
      整整一天,天气十分阴沉灰暗,大风呼啸,一副暴风骤雨即将来临的架势。
      
      到了傍晚的时候,滂沱大雨倾泻而下。
      
      左烊担忧了一日,这么大的雨,陈可儿有没有找到避雨的地方?
      
      还有,今晚陈可儿还会来吗?
      
      带着焦躁的心情,左烊下了楼,看到厨娘准备好了宵夜,正坐在餐桌旁打盹。
      
      听到左烊下楼的脚步声,厨娘立马起身,笑着说道:“左少,宵夜已经准备好了,还是送到您房间吗?”
      
      左烊说道:“你不用管了,我自己拿上去。”
      
      厨娘听了点头答应,但没像过去那样立马回房,而是一脸好奇地问道:“左少,这几天晚上您听到响动了吗?”
      
      左烊问道:“什么响动?”
      
      厨娘瞪大眼珠,用夸张的语气说道:“老鼠弄出的响动,一只很大的老鼠。”
      
      因为中文不流畅的缘故,她还手舞足蹈的比划了起来。
      
      在她开口形容的时候,语气动作浮夸,更带着一种贬低的含义。
      
      左烊猜到她在说谁了,眉间一冷,反问道:“老鼠?”
      
      “是的!”厨娘愣是没听出左烊言语间的怒意,反倒更有兴致地描述起来:“一只经常跑进厨房偷吃蛋糕的老鼠。”
      
      说完,厨娘还笑了一下,带着嘲讽,然后用期待的眼神盯着左烊,她以为这个愚蠢的笑话也会博得左烊一笑。
      
      可想而知,他们经常拿陈可儿来取笑,或许锁上厨房门,也是他们戏弄陈可儿的把戏吧?
      
      左烊满面怒容,压低声音,带着十足的威慑说道:“这个家里没有老鼠,倒是有个多舌的厨娘。”
      
      听到这话,厨娘的笑容渐渐变得苍白无力,神情也变得五味杂陈,分不清脸上是什么表情了。
      
      厨娘不敢再多说话了,她知道眼前的这个少年,连他们家的女主人都惹不起,连忙灰溜溜地回了自己房间。
      
      左烊走到餐桌前,刚把夜宵拿起来。
      
      想了想,又把夜宵放下了,转身回去了。
      
      大雨又下了一夜,第二天早晨,天还是灰蒙蒙的。
      
      左烊下楼的时候,看到桌上的蛋糕安然无恙,杯子里的牛奶结了一层奶皮。
      
      她昨晚没有回来。
      
      左烊心里说不出来的失落,心情甚至有些糟糕。
      
      早饭是大家一起吃的,左烊的脸色十分难看,虽然十五岁的脸庞还很稚嫩,但是左烊冷着脸的样子却让人发憷。
      
      江秀云一家都瞧出来了,他们也都不敢说话,又怕惹左烊不痛快,连吃饭的动作都是小心翼翼的。
      
      做完了早饭,厨娘就被解雇了。
      
      江秀云安慰左烊说道:“烊烊别生气,姨妈再找个好厨娘,保证你会满意。”
      
      左烊盯着江秀云,眼里有残存的怒气,反问道:“为什么要找厨娘?”
      
      江秀云一愣,不知道该怎么答话,一旁的陈嘉树也是一头雾水,问道:“没有厨娘我们吃什么?”
      
      左烊反问道:“姨妈不能做饭?”
      
      江秀云听了这话,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但是她又不敢发问。
      
      江秀云不敢违拗左烊的意思,但是让她顶替厨娘做饭又不愿意。
      
      江秀云试着说了句:“烊烊真会说话,姨妈也愿意做饭,可是姨妈做饭不好吃?”
      
      江秀云推诿的话刚说完,左烊立马接着说道:“那多花点心思在厨艺上。”
      
      “就这么定了!”
      
      这话一出,江秀云和陈嘉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左烊反客为主,倒成了家里的主人了。
      
      但是细想想,可不是这么回事?
      
      他们一家,不就是靠左家接济,甚至当初江秀云投资,将别墅押了出去,投资失败后还是左父替他们赎回来的。
      
      左烊好像在气头上,江秀云不敢不答应,于是不情不愿地点头应承了下来。
      
      左烊又说道:“我不习惯家里有外人,顺便把帮佣也辞了吧!”
      
      说罢,左烊上楼回卧室,走到楼梯半中央,回头又说道:“陈嘉树和陈秋云都不小了,是时候该做些家务了。”
      
      陈嘉树如遭霜打,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们再不情愿,可当左烊说出这话的时候,他们也只有照办的道理。
      
      这就是所谓的吃人嘴短,左烊懂这个道理,他们一家也懂这个道理。
      
      晚饭的时候,家里果然就只剩了他们三个,姨妈厨房和餐桌间来回忙活,陈嘉树和陈秋云从来纤尘不染的手,现在也拿起抹布和扫帚干活了。
      
      那副表情,别提多委屈了。
      
      晚饭结束之后,姨妈问左烊是否还要宵夜?
      
      左烊答道:“嗯。”
      
      江秀云本来想劝劝左烊,晚上吃太多会不舒服,但想到今天自己多嘴遭了殃,也就没说话照办了。
      
      陈嘉树和陈秋云也是一样,左烊的脾气喜怒无常,偏偏又惹不起他,现在只想躲着他走,哪里还敢多说话?
      
      他们一家都去睡了,左烊又下到了地下室里,到了那间潮湿阴暗的房门前。
      
      左烊有点期待期待,一推开门之后,却什么也没看见。
      
      走进去,左烊试着推了推窗户。
      
      果然,窗户从里面锁住了。
      
      左烊猜想,不止这扇窗户,自从昨晚响声惊动他们之后,大概一楼所有的窗户都被锁住了。
      
      也许他们早猜到那晚陈可儿来过,所以才会这样做的。
      
      左烊打开了窗户,让窗户大张着,然后缓步才上了楼。
      
      时间很快到了十二点,听着窗外的雨滴声,左烊的心情说不出来的烦躁。
      
      昨晚她没有打开窗户,今晚她还会来试试吗?
      
      正当左烊这样纠结的时候,一阵拖沓沉重的脚步声响起。
      
      左烊立刻精神集中,听到拖沓的脚步声还混杂着水声,不过那晚她是那样的灵巧,此时听她走路却像个老态龙钟的老太太在上楼梯?
      
      左烊的心沉了沉,刚下了床,屋门被敲了几下。
      
      左烊连拖鞋都没顾过来穿,过着脚大跨步走过去,一打开门之后。
      
      一股潮湿的味道扑面而来,陈可儿浑身上下都湿透了,她的身体在深深发抖,嘴唇发白。
      
      陈可儿咬了咬牙说道:“救救我!”
      
      左烊立马扶住了她的肩膀,一股渗入骨髓的冰冷感传来。
      
      左烊急切说道:“赶紧进来!”
      
      左烊顺手牵住陈可儿的手,将她往屋子里一拉,陈可儿的手粗糙而又有力,当左烊牵住她的手时,发现陈可儿的手异常滚烫。
      
      左烊急忙看向陈可人的脸:“你发烧了?”
      
      陈可儿点了点头。
      
      左烊这才发现,她的脸色通红,身体有细微的颤抖。
      
      左烊伸手又抚了抚她的额头。
      
      发现额头比手掌温度更高。
      
      左烊立马说道:“我们去看医生?”
      
      听到左烊这么说,陈可儿抗拒地摇了摇头。
      
      “不去!村子里没有医生,医院在很远的镇上。”
      
      左烊仍旧坚持:“可是你现在?”
      
      陈可儿打了个冷战,说道:“我有些冷。”
      
      很明显,陈可儿不想再谈去医院的话题,她的性格异常执拗。
      
      虽然很担心,但是左烊怕不顺着她的性子来,陈可儿可能转身就会离开。
      
      左烊也就不强求了,说道:“好吧!现在把湿衣服脱掉,再把身上的雨水擦干,换上干衣服睡到床上去。”
      
      听到左烊这么说,陈可儿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即又难为情地低下头,说道:“我会到楼下房间去换衣服。”
      
      左烊立马否决说道:“不行,那间屋子阴暗又潮湿,睡在那里面你的病情会加重的。”
      
      说罢,左烊没等陈可儿犹豫,翻身从衣柜里拿出一套自己还没穿的睡衣,然后又找到了一条干净的干浴巾,一齐放在床沿上。
      
      “你自己在屋子里换,换好衣服就钻进被子里,我去楼下给你煮碗姜汤。”
      
      说完,左烊转身就出了门。
      
      虽然江秀云家远在国外,但还好保持有经常吃中餐的习惯,左烊很快在厨房里找到了生姜。
      
      又从橱柜里翻腾了一阵,找到了盛放红糖的罐子。
      
      煮了姜糖水,把火调到了小火后,左烊又上了楼。
      
      走到门口,轻声敲了敲门,问道:“你换好衣服了吗?”
      
      陈可儿似乎在等他的声音,左烊刚问完,陈可儿就说道:“换好了,你进来吧!”
      
      左烊进屋,看到陈可儿没了刚才的局促,已经钻进被子里了。
      
      左烊又拿出带来的感冒药,倒了杯水,放在了床头。
      
      左烊说道:“把药吃了。”
      
      陈可儿这时候像个听话的孩子,立马起身把药吃了下去。
      
      左烊不属于偏瘦的身材,但是陈可儿换上左烊的睡衣后,现在衣服有些肥大。
      
      陈可儿太瘦了!
      
      看到她吃了药,左烊紧张的神色稍微缓和了几分。
      
      左烊知道,陈可儿没有娇生惯养过,身体素质很好,现在吃了药,不去医院也不会有危险的。
      
      左烊冲她笑了一下。
      
      陈可儿也看着左烊,黑白分明的眼眸异常明亮。
      
      “谢谢你!”
      
      陈可儿说道。
      
      左烊说道:“等等我,我下楼去端姜汤。”
      
      陈可儿的目光充满信任和感激,轻声答应道:“嗯。”
      
      左烊立马出门下楼,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听到一阵脚步声从三楼楼梯口传来。
      
      左烊定住了步子,回头瞧了一眼。
      
      看到睡眼惺忪的江秀云穿着宽大睡袍,披头散发的下了楼。
      
      江秀云打了个呵欠,问道:“烊烊你还没睡干什么呢?”
      
      左烊说道:“煮姜汤。”
      
      江秀云立马关切问道:“你感冒了?怎么不告诉我?”
      
      左烊说道:“我没有感冒。”
      
      江秀云不理解地问道:“那你煮姜汤干什么?”
      
      左烊一笑,笑容就像井底的涟漪一样深邃,说道:“别人感冒了。”
      
      说罢,径直下厨房去端姜汤。
      
      而江秀云立在楼梯口,迈不动步子,浑身变得异常僵硬。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