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6、第二世界 ...

  •   第二章
      
      江秀云被左烊问住了,嘴巴张了半天,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神情越发慌乱,心神无主地不断朝儿子陈嘉树使眼色。
      
      陈嘉树也摸不清头脑,一向对外人漠不关心的左烊,干嘛非要追问一个跟他毫无关系的人?
      
      而且,还喋喋不休的追问。
      
      陈嘉树缓了缓神情,说道:“家里是有个人,她经常在我家吃饭,可她跟我们不住在一起,所以刚才我妈妈没有想起来。”
      
      听到陈嘉树的解围,江秀云连忙接过话头说道:“是啊!她很少跟我们说话,一时倒把她给忘了。”
      
      左烊听了,神色依旧不动,又问了句:“那她住在哪里?又为什么不跟你们说话?”
      
      这话问出来,他们一家都摸不着头脑,神色更加慌张了。
      
      他们是真想不明白,左烊对这个陌生人好奇心会如此强烈?
      
      陈嘉树硬着头皮,语气僵硬地说道:“她不想跟我们住一起,我们又怕她吃不上饭,所以经常会让她来家里吃饭。”
      
      听发陈嘉树堂而皇之的说这种谎话,左烊目光朝他投去,十五岁的少年,身上却带着股强烈的威势。
      
      陈嘉树呼吸一滞,被左烊这样盯着,他有点踹不过气来。
      
      后悔自己居然会撒这么蹩脚的谎话?
      
      陈嘉树心虚地垂下脑袋,江秀云想转移话题,连忙陪着笑说道:“烊烊,让嘉树带去出去逛逛吧?这里的风景很不错。”
      
      左烊的脸色沉了下来,冷冷说道:“不用了。”
      
      江秀云的笑容僵硬,真摸不透左烊喜怒无常的脾性。
      
      左烊接着说道:“我困了。”
      
      这话一出,江秀云和陈嘉树都松了口气。
      
      本想着跟左烊多联络下感情,但左烊现在这幅样子,尬聊下去只怕会把事情搞砸。
      
      左烊要是负气回家了,那可就了不得了。
      
      听到左烊说困了,陈秋林自告奋勇,说道:“表哥我送你上楼,你的卧室已经准备好了。”
      
      “嗯。”
      
      左烊起身带着行李箱,径直朝楼上走去。
      
      陈秋林连忙赶到了左烊前头带路。
      
      眼看着左烊上了楼,江秀云跟陈嘉树紧绷的神经才算是松弛了下来。
      
      江秀云朝椅背上一靠,长出了口气叹道:“烊烊的眼神让人发憷,一眼能看穿你骨头似的。”
      
      陈嘉树同样也是一副散了架的样子,说道:“妈,我是真有些害怕他。”
      
      江秀云回头看向儿子,脸上同样泛着愁容。
      
      江秀云知道左烊生活细致,从不沾染一点脏了的东西,貌似打小就有洁癖。
      
      电话里,左母都跟江秀云强调了几遍,说左烊对床上铺设尤其敏感。
      
      所以为左烊挑选的床铺,从里到外都换成崭新的了。
      
      陈秋林站在门口,说这间房子收拾干净之后,江秀云都不允许任何人进去。
      
      陈秋林问道:“表哥,你还满意吗?”
      
      左烊打量了一眼卧室,卧室还算不少,中间有个隔断,一边摆着床,一边摆着茶几。
      
      房间了除了这些东西,还立着一个大衣柜,旁边有道门,大概是卫生间和浴室。
      
      房间里整体体现出一种古典怀旧的氛围,房子虽然有些老旧,但打扫得十分干净。
      
      左烊说道:“还行。”
      
      听到左烊认同,陈秋林笑了,说道:“表哥你满意就好,我替你收拾一下。”
      
      左烊把陈秋林挡在门外,冷冷说道:“我不喜欢别人进我卧室,以后也是一样。”
      
      “谢谢。”
      
      说罢,毫不留情的关上了门。
      
      陈秋林吃了闭门羹,心里难过极了,瞧着门依依不舍的离开了。
      
      在这个世界里,左烊要攻略的对象,是陈嘉树的堂妹陈可儿。
      
      早年间,陈家祖父下海经商,创下了一片不小的家业,后来一连生了两个儿子,儿子们长大以后都子承父业。
      
      陈家祖父过世后,生意就由两个儿子来打理,大儿子陈恒,也就是陈嘉树的父亲,主要管国内的生意。
      
      二儿子陈漳,女主陈可儿的父亲,接过了国外的生意。
      
      前些年的光景,陈家确实风光一时。
      
      后来陈漳夫妇坐飞机回国,结果半路上出了事故,只留下了陈可儿一个人。
      
      伯父陈恒顺理成章接管了弟弟的生意,也把陈可儿过继到自己名下抚养。
      
      意外再次降临,陈恒商海失意,生意失败,最后落了个钱财两空的下场,不但把自己的家底败光了,而且弟弟陈漳的财产也被他败光了。
      
      陈恒去世后,陈可儿就跟着伯母江秀云一起生活,一家人住在加国乡下农村,全靠左家的救济度日,对拖油瓶陈可儿自然没什么好脸色。
      
      经常无端责备陈可儿不说,还要受到她一双儿女的欺负。
      
      夏天天气热的时候,陈可儿就住在树林里的小木屋里;加国的冬天太过寒冷,到了冬天就蜷缩在地下室的一间小屋子里。
      
      不过,江秀云一家看她碍眼,就算她住在家里,也不允许陈可儿在她们活动的时间现身。
      
      后来,江秀云家跟左家撕破脸皮,丢了唯一的经济来源。
      
      彼时,又有个好消息,原来陈漳早年间给陈可儿买过一份巨额保险,这份保险成了催命符,让江秀云一家杀心顿起,把陈可儿骗到小木屋,然后把她锁在里面,最后在饥寒交加中死去。
      
      尸体最后抛入森林中,早让群狼毁尸灭迹了,一个不跟任何人接触,像野狼一样夜间活动的女孩,意外死亡显得理所当然。
      
      江秀云一家只说她脑子不太正常,冻死饿死也是正常的事情。
      
      得到那巨额保险金后,江秀云一家又过起了寄生虫的日子。
      
      这时候,正是江秀云最看不顺眼陈可儿的时候。
      
      左烊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变得漆黑,夜空中群星璀璨,月光又是极其皎洁,把屋里照得十分明亮。
      
      这个时候,正是狼女孩陈可儿回家寻找食物的时间。
      
      左烊闭目养神,一阵异样的响动钻进耳朵,像是陶罐掉在地上的声音。
      
      左烊立马睁开眼睛,穿上拖鞋下了楼。
      
      一楼客厅里摆放着一座座钟,左烊扫了一眼,看到时间正好是夜间十二点十五分。
      
      江秀云一家已经睡下来,客厅和厨房是相连的,厨房里还开着灯。
      
      厨娘穿着睡衣,头发松散,显然是刚刚睡下了,听到响动又来厨房里瞧是怎么回事?
      
      厨娘把陶罐捡了起来,然后关上了厨房门,又拿出一把锁头要锁起来。
      
      她的脸色带着愠怒,动作又有几分不耐烦。
      
      听到左烊下楼的脚步声,厨娘吓了一跳,肩膀一抖忙回过头看。
      
      看到左烊的瞬间,厨娘带着怒意的眼神变得狡黠恭维起来。
      
      厨娘关切地说道:“您还没有休息吗?”
      
      厨娘的面孔是典型南亚人的长相,双目深邃,皮肤黝黑,她会说中文,但是发音僵硬,吐字含糊。
      
      左烊问道:“为什么要锁门?”
      
      厨娘一愣,随即编慌说道:“家里有老鼠,锁门老鼠进不了厨房。”
      
      这谎话显然是江秀云教给厨娘说的,在加国虐待少年会被严惩的,陈可儿还没成年,为了不被邻居们发现她的做法,她也算是煞费苦心了。
      
      左烊目光一凛,问道:“老鼠这么厉害能推开门?”
      
      厨娘心虚地避开左烊的眼神,说道:“是太太交代让我做的。”
      
      左烊心下明白,说道:“我饿了。”
      
      厨娘知道左烊在家里的分量,连忙询问道:“需要我给您准备夜宵吗?”
      
      左烊:“嗯。”
      
      厨娘:“您想吃什么?”
      
      左烊:“随便!”
      
      厨娘听了,随即拿来一份芝士蛋糕和一根香肠,又倒了一杯咖啡。
      
      左烊看到摆好的食物,说道:“我吃夜宵喜欢安静,不喜欢有人站在旁边!”
      
      厨娘不敢不顺着左烊的意思,答应后就回屋睡觉了。
      
      左烊坐了片刻,没有动桌上的食物,等到屋里又恢复安静了,才上楼回了自己卧室。
      
      左烊不习惯睡懒觉,起床下楼没瞧见女佣和厨娘,而餐桌上只剩下了空盘子,倒满咖啡的杯子也是空的,左烊的目光顿时闪过一丝欣慰气。
      
      左烊继续下楼,走到了地下室里。
      
      别墅的地下室不小,有一个大的餐厅,有个卫生间,还有车库和搁置杂物的杂物间。
      
      左烊大致看了一眼,最后被一间窄小的房子吸引住了。
      
      左烊打开门的瞬间,一股霉味扑面而来,只见房间里十分凌乱,被褥又脏又乱,显然这里有人生活过,但是从来没有打扫过。
      
      而除了这间窄小的房间以外,其余的屋子都是十分干净,纤尘不染。
      
      左烊没有丝毫嫌弃,他走进了屋子,试着推了推屋里一扇低矮窄小的窗户,一推那扇窗户就开了。
      
      左烊俯身细看,瞧见窗框下面有留下的黑色脚印和手指印。
      
      夜里房门都是锁好的,左烊猜测这扇窗户可能是她出入家里的通道。
      
      左烊没有再做逗留,径直回到了一楼客厅里。
      
      现在除了吃饭,左烊基本都在屋里,不跟任何人讲话。
      
      到了晚上,一定会下楼吃夜宵,厨娘把夜宵做好,搁置到餐桌上以后,左烊就会离开回屋。
      
      连着吃了三晚的夜宵,而且夜宵的分量每次都会增加一些,像是一个人一天进食的分量。
      
      江秀云从厨娘嘴里听说了这件事,担忧的跟左烊说道:“烊烊,晚上吃那么多,肚子会不舒服的。”
      
      左烊冷冷回道:“我习惯了,不用你管。”
      
      江秀云讨了个没趣,一脸的哭笑不得。
      
      连着“吃了”五晚宵夜,她已经习惯了之后。
      
      第六天晚上,左烊让厨娘把宵夜送到他房间里,厨娘自然不敢违背左烊的意思,立马照着做了。
      
      深夜,所有人都睡觉了,宵夜摆放在茶几上,左烊趁势打开自己的房门,关了灯之后径自离开,走到了另一间客房里待着。
      
      许久之后,一阵窸窣的脚步声响起,左烊侧耳倾听,听到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近。
      
      最后,消失在了自己卧室里。
      
      左烊嘴角微微上扬,为了不弄出响动惊动她,左烊脱下拖鞋,光着脚一步步往外走。
      
      左烊的脚步极轻,一点声响都听不到,他轻柔地拧动门把手,缓步朝自己屋里走去,甚至连呼吸都十分收敛。
      
      左烊站在了自己屋门口,看到她正在往嘴里填塞食物,她吃饭的动作很急,甚至都不加咀嚼就会咽下去。
      
      见到这一幕,左烊柔软的心刺痛了一下。
      
      左烊缓步走了进去,女生的眼睛立马瞥见了左烊的身影。
      
      一瞬间,她十分慌乱,连忙后退了几步,用惊恐的眼神瞪着左烊。
      
      显出十分警惕的样子。
      
      或许是刚才拼命吞咽食物,这时候又受到了惊吓,她被噎住了,猛咳嗽了两声,蹲在地上,样子十分难受。
      
      见到这一幕,左烊瞳孔紧缩,连忙扑了过去,声音无比轻柔,能够抚慰人心。
      
      “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