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5、第二世界 ...

  •   第一章
      
      “快点!客厅和卧室都打扫了吗?尤其是那间主卧,一根头发丝也不能有,还有厨房是开放式的,油烟垢渍那么厚,都要刷洗干净,烊烊最爱干净了,他瞧见了会吃不下饭。”
      
      一脸焦急的江秀云,指挥着打扫厨房的佣人,又跑去楼梯根冲楼上喊道:“嘉树,秋林,快起床了,烊烊就快到了,别蓬头垢面的见人。”
      
      江秀云刚喊完,陈秋林推开卧室门下楼,一脸怒气地看着自己妈妈,说道:“算了吧!表哥从来不会多看我一眼的,打扮好看又有什么用?”
      
      瞧着精心梳洗打扮过的女儿,江秀云安慰说道:“这次不同,烊烊要住上一段日子,你们相处的时间很多,说不定他会对你这个表妹有好感。”
      
      “好了!”江秀云不耐烦地喊道:“赶快上楼叫你哥哥起床!我都快要忙死了。”
      
      陈秋林不情不愿的上了楼,走进了还在蒙头大睡的陈嘉树的卧室。
      
      江秀云忙得原地转圈,捂着脑袋一脸头痛的样子,抱怨道:“家里真是太乱了!”
      
      陈家今早的画风有些新奇,原本睡到晌午才会起床的一家人,一大清早就开始忙活了。
      
      而在距离陈家不到五公里的地方,一辆悍马正徐徐前进。
      
      司机全神贯注的开着车,心思全然不在车里,司机旁边的一个中年男子,正喋喋不休的讲述这个地方究竟多好?
      
      两个小时之前,路两旁偶尔还会出现民居,现在只剩一片片茂密的森林,仿佛进入了一片原始森林中。
      
      车后座的少年,仿佛看累了风景,收回了目光,转而闭目养神起来。
      
      少年十五岁年纪,白暂的皮肤透着清爽干净,面庞轮廓呈现舒缓的线条,举手投足间散发着养尊处优惯了的慵懒气,浑身透着一股让人既舒服又疏远的富贵感。
      
      少年的眉眼十分精细,乍一看和上一世的左烊有几分神似。
      
      这一世,左烊的身份是贪玩荒废学业的富家小少爷,因为连着两次升学考试败北,家人无奈之下,将他送到了远在加国的姨妈家来专心复习,准备半年后的升学考试。
      
      前几年,家人带着左烊来过姨妈家,姨妈家在加国远离城市的乡村,住在一栋偌大又陈旧的老别墅里,周围只有几个邻居,剩下的只有漫无边际的枫树和松林。
      
      所以送左烊来姨妈家,可以让他收心复习。
      
      姨妈家还算有些家底,左烊来了顶多是无聊,也不至于吃苦。
      
      左烊的车快到了,姨妈家里,江秀云正在指责女佣烤的面包太硬。
      
      楼上,刚刚梳洗完毕,但仍旧一脸困意的陈嘉树下楼,身后的陈秋林依旧阴沉着脸。
      
      江秀云看了眼自己的一双儿女,恨铁不成钢地摇了摇头。
      
      餐桌上摆放着丰盛的早餐,江秀云瞧着依旧不满意,不停地换来换去。
      
      陈嘉树走过来,往嘴里扔了颗葡萄,说道:“这次表弟在我家住一段日子之后,姨夫是不是得多给我们一点分成了?”
      
      江秀云没看儿子,继续忙手里的活,说道:“别高兴得太早,还得让烊烊顺心了,凡是你都让着点他。”
      
      陈嘉树听了这话,委屈地说道:“我一直都让着他,是他从来都瞧不上我,我清楚现在咱们家靠姨夫生活,不会傻到去得罪烊烊的。”
      
      陈秋林跟着说道:“妈妈不也经常抱怨姨妈,总说姨妈生的命好,打心眼里瞧不起我们这种穷亲戚。”
      
      江秀云听了,急忙堵女儿的嘴,瞪着眼警告说道:“这话赶紧忘了,让烊烊知道可不行!”
      
      说罢,又朝窗外望去,焦虑地自语道:“也该到了吧?”
      
      车熄火以后,左烊才微微睁开双眼,眼前的男子笑容满面地说道:“到了,左少,这里风景不错,的确是个好地方,我见了都不想走了。”
      
      男子憨憨地笑着。
      
      左烊神情冷淡,继而说道:“我跟左总谈谈,让你留下来陪我?”
      
      男子听了,立马闭了嘴,笑容收敛了起来,有点尴尬又犯愁地说道:“左少您说笑了,公司还有一大堆活等着我呢。”
      
      都知道左烊不愿意来这里,男子送左烊来是个苦差事,万一左烊反悔要回去了。
      
      没完成任务,左总肯定会迁怒到自己。
      
      所以,一路上男子才拼命说教的。
      
      知道左烊不爽,男子赶忙下车提行李,又替左烊开车门,比刚才更加殷勤了。
      
      左烊下车,看了眼这栋陈旧又庞大的别墅,眉眼间缓缓舒展了一些。
      
      这个世界要攻略的对象就住在这里。
      
      男子要帮忙送行李进屋,左烊顺手牵过行李箱,说道:“你回去吧,去跟左总说,我喜欢这里了,会住到约定好的时间再回去。”
      
      听到这话,男子如同受到大赦,惊喜万分的连连答应。
      
      左烊径直走向别墅,刚按了一声门铃,屋门立马就打开了。
      
      开门的人是江秀云,她身后站着陈嘉树和陈秋林,还有佣人和厨娘。
      
      左烊扫了一眼所有的面孔,就是没有见到自己该见的人。
      
      “烊烊”江秀云过分激动,语气都有些颤抖:“好几年不见了,现在又高又帅,姨妈差点认不出你了。”
      
      说话的同时,江秀云上前迈了一步,打算要拥抱一下左烊。
      
      左烊身躯微微向后一倾,眼神低垂斜瞟过去,做出一种本能的抗拒动作。
      
      毫无表情地说道;“姨妈。”
      
      “哎!”江秀云热情答应。
      
      她这才想起来了,左烊打小就不喜欢被别人碰触。
      
      连忙笑着收回动作,朝屋里招了招手,亲切地喊道:“烊烊赶紧进屋吧!”
      
      左烊进屋,径直走向了准备好丰富早宴的餐桌。
      
      陈秋林见到左烊的一瞬,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神情中带着股惊喜,眼巴巴的一直盯着左烊,似乎是很惊诧左烊这几年的外貌变化。
      
      看到左烊手里拉着行李箱,陈嘉树伸手想替他接过箱子,但左烊的手压根没有松开,陈嘉树又尴尬地收回了手。
      
      即使表兄弟好几年没见,左烊对他依旧是那副淡漠的样子,陈嘉树的手落了个空,没敢再做任何亲近的举动。
      
      江秀云热情招呼:“烊烊路上饿了吧?早就做好早饭等着你来呢!”
      
      左烊看了眼餐桌,喉结微微动了下,然后点了点头。
      
      江秀云立马招呼厨娘拿出新餐具来,还关切地说道:“姨妈知道你用不惯别人的,特地给你准备了没用过的新餐具。”
      
      左烊说道:“不用了,我不放心别人准备的,餐具我随身带来了。”
      
      说罢,指使厨娘从行李箱里拿出带来的餐具。
      
      见到厨娘能动他的箱子,左烊毫无反应的样子,陈嘉树难为情地别过了脑袋。
      
      厨娘从左烊的行李箱里,拿出了一套精致的餐具,江秀云紧紧盯着那套餐具,眼睛里闪过一丝贪婪的目光。
      
      即使看一眼也知道,这套做工讲究的餐具价值不菲,江秀云想着能不能把它留下来?
      
      摆放好餐具之后,左烊没有顾忌别人,径直吃了起来。
      
      江秀云招了招手,让陈嘉树和陈秋林都坐下吃饭。
      
      左烊专心吃饭,一句话也不说,江秀云又不敢给他夹饭,不想让饭桌上的气氛太过尴尬,便问道:“你爸爸妈妈都还好吧?”
      
      左烊:“嗯。”
      
      江秀云:“这次你要多住一段日子,下次不知道又得等到什么时候了。”
      
      左烊:“嗯。”
      
      见左烊答应了,江秀云脸上多了几分笑意,然后叙旧说起了过往。
      
      左母和江秀云,其实是异父异母的姐妹,父亲带着江秀云,母亲带着左母重组了一个新家庭。
      
      姐妹的感情不是太好,江秀云后来嫁了一个外贸公司老总,之后就移民加国当起了阔太太;左母嫁给了正在奋斗的左父,现实拮据而前途坎坷。
      
      那时候,两家很少来往的,左母想去加国看望江秀云,江秀云总以各种理由推脱。
      
      时间一晃,十年过去了,两家人的境遇发生了颠倒式的变化。
      
      左父抓住机遇,一跃打了翻身仗,成了身家过百亿的企业老总;而陈父投资项目遭遇寒冬,所以的资产都被套住,然后疯狂贬值,最后只剩下了这栋房子还有不多的一些积蓄,没几年郁郁而终了。
      
      江秀云遭遇坎坷,回国找左母哭穷,左母看在姐妹一场,就把自己名下百分之一的股份给了江秀云。
      
      虽说不能大富大贵,但是安稳度日还是没问题的。
      
      正是打这时候开始,原身才知道有这么一位远在他国的姨妈。
      
      江秀云又讲起了左母的帮扶,声音哽咽着说道:“多亏了我这个好妹妹,要不然我们一家就得露宿街头了。”
      
      陈嘉树配合江秀云,也擦着眼泪,眼眶红红地说道:“我们一家人都惦记姨妈对我们的好呢。”
      
      “表弟,你一定要把这话给姨妈带到。”
      
      瞧着他们又哭又说的,左烊放下了餐具,淡淡说道:“我吃饱了。”
      
      江秀云听了,把哭声收了回去,关切地问道:“怎么就吃这么一点?”
      
      左烊说道:“没有胃口。”
      
      江秀云瞧着左烊的眼神,说道:“哎!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家里也没什么好吃的招待你,伙食肯定比你家的很差吧?”
      
      左烊说道:“嗯。”
      
      “不过照姨妈家的情况看,算是非常不错的了。”
      
      江秀云本来想哭穷的,左烊这话让她把要出口的话又咽了回去。
      
      江秀云神情一滞,陈嘉树朝她使眼色,示意江秀云先别说了。
      
      左烊扫了一眼,家里除了他们三个,还有厨娘和佣人,两人都是亚裔面孔。
      
      左烊问了句:“家里就这几个人嘛?”
      
      没想到左烊会这样问,江秀云感到意外,更有点心虚,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嗯,现在你来了,正好六个人。”
      
      左烊微微一笑,稚嫩的嘴角浮现出深沉的弧度来,缓缓说道:“姨妈好像忘掉一个人了?”
      
      听到左烊这么说,一家都有点慌了,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左烊怎么会知道家里还有个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